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9章 差距
    我师父则说道:“之前听有学说,就在几个月前,化外天师曾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在闽南、广西和江浙一代出现过,那一次是他们唯一一次掌握化外天师的行踪,可一个人能同时在三个地方出现,又是完全违背常理的。”

    梁厚载想了想,说:“会不会有这种可能,也许化外天师只是一个名号,在葬教中,拥有这个名号的人不只一个人。”

    孙先生看着梁厚载,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化外天师有可能只是一个头衔,而非具体指某一个人?”

    “就是这个意思。”梁厚载点头道。

    他似乎是说出这句话以后,才意识到孙先生是个陌生人,立即低下头,羞臊得说不出话来了。

    而在这之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空气中的嘈杂再次恢复了平静。

    我能察觉到,就是梁厚载的一番话,改变了在场所有人的思维方向,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

    最终还是我师父拍了板:“现在来说,与其纠结于化外天师的真实身份,不如把主要精力放在李虎和卯蚩种这两个人身上,毕竟目前来说,他们算是两条更容易入手的线索。诸位老朋友,这段日子就麻烦你们动用各自手中的资源,查一查这两个人的来路吧。”

    师父的话意外得没有得到任何响应,可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心照不宣的表情。

    之后师父又对澄云大师和仉二爷说:“大和尚,这段时间,有义那边你多盯着点吧。老仉,有道我就交给你了,别让他出什么事。”

    澄云大和尚笑着点了点头,仉二爷则看向了我,对我说:“放心吧小子,有我在,没人能动得了你。”

    其实我是绝对不想和仉二爷有什么瓜葛的,光是他那一身气势,就能让我整夜整夜噩梦不断。可师父既然发话了,我也不好反对,只能冲着仉二爷点点头,一句话也没多说。

    当天晚上,李道长、孙先生和黄昌荣就住在了乱坟山的土房子里,澄云大师去了我冯师兄那边,仉二爷则跟着我一起回了大舅家。

    当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了,可大舅还没睡,电视上正转播着异常足球比赛,大舅躺在沙发上,喝着脾气看球。

    他的注意力都被电视吸引过去了,我开门进门,他也没察觉到。

    本来我不想打扰他来着,可我前脚刚进门,身后就传来哐当一声闷响。

    我转头朝身后看,就看见仉二爷双手护着自己的额头,慢慢蹲下了身子。

    一看他这样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个头太高,进门的时候撞在门梁上了。

    大舅呼的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脸惊愕地冲我喊:“有道,咋了这是,怎着弄出这么大动静……”

    话说到一半,大舅张着嘴,舌头却不大卷了,他愣愣地看着我身后,脸上的惊愕也变成了惊吓。

    我又回头望一眼,就看见人高马大的仉二爷站直了身子,正咧着嘴冲我大舅笑。

    我赶紧跟我大舅解释:“这是仉二爷,我师父的朋友,这阵子要在咱们这借宿。”

    大舅从鼻子里“嗯”了一声,缩了缩头,缓缓坐回了沙发上。

    仉二爷盯着我大舅好一阵子,最终叹口气,跟着我回房间了,刘尚昂则和梁厚载挤一张床去了。

    进屋以后,我就听仙儿在外头轰我大舅回去睡觉,自从她从我身体里脱离出来以后,客厅那张沙发一直是她睡觉的地方。

    我听着大舅嘀嘀咕咕地回了自己的卧室,才开始动手,从橱柜里拿了几床厚被子出来,给仉二爷打好了地铺。

    按说,我是小辈,仉二爷到我这里来暂住,无论如何也没有让他打地铺的道理,可他那身板实在大得出奇,我那张土炕也就是两米长,我睡都有点吃紧,他躺在上面,根本伸不开腿啊。

    好在仉二爷也不介意睡地铺,一夜相安无事。

    就算睡得在晚,五点半我依旧习惯性地起来晨练,我睁眼的时候,仉二爷已经不见了踪影,直到我收拾妥当,来到院子的时候,才发现仉二爷正在院子里打拳。

    他练得是那张大开大合的拳路,他的拳头威力非常大,我隔着三米远都能隐约感觉到他那双大拳头上的风势。可我总觉得他这套拳虽然威力大,可破绽也多,常常是顾首不顾尾,上中下三路都漏着风口,很容易被人取了巧。

    仉二爷打完一套拳,见我就站在门口,就朝着我招手:“来,小子,陪我练练。”

    我看他练得热闹,正要也有点手痒,见他这么一招呼,我也就没客气,径直走到了他面前。

    仉二爷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笑呵呵地对我说:“你们那一脉的天罡锁可是厉害,年轻的时候,我还在你师父手底下吃过暗亏呢,小子,你现在的天罡锁,练到几成火候了?”

    我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几成火候,不过我师父说,天罡锁这门套路,是久练成精,练得年头越长,用起来就越是水到渠成。我现在才练了七年,跟我师父没得比。”

    “嘿嘿,那就先试试再说。”

    仉二爷说了这么一句就直接攻过来了,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就看到他那只铁锤一样的拳头朝我飞了过来。

    情急之下,我只能朝一边闪身躲避。

    他的拳头从我身旁掠过的时候,激起的拳风就从我耳朵边上吹过,刮得我耳垂都隐约有点痛感。

    太恐怖了,仉二爷的拳头实在太恐怖了,从旁边看的时候我还没觉得,可听到那呼啸的拳风从我耳朵边上掠过去,我心里就有点发颤了。

    那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力道,我感觉刚才就像是有辆卡车从我脸边开过去了一样,那种冲击力,只要被它刮着蹭着,就是伤筋动骨的重伤!

    而且他身高臂长,攻击范围非常大。我刚才还觉得他这套拳路破绽太多,可就算是有破绽,我也得有命蹭到他跟前啊。

    仉二爷收了拳头,依旧是笑着对我说:“反应不错。”

    我很勉强地还了仉二爷一个笑脸,心里不敢掉以轻心,赶紧摆开了架势。

    仉二爷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下,带着些玩味地对我说:“多少年过去了,天罡锁怎么还是原来的老套路?起手式的架子都没变。”

    我正要说话,他这时却突然暴起,一记勾拳砸向了我的下巴。

    刚才明明见他打得是传统套路,可这一拳,却是西洋拳的打法。

    他动肩的时候我就留意到他一边出右手拳,一边架起了左拳,他这一下是打向了我的下巴右侧,我想避开,只能向左躲,可我一旦向左侧闪身,他那只铁锤一向的拳头就会有动作,到时候我根本没有第二次躲避的机会。

    他的手臂是很长,可手长不过腿,我向后猛一仰头,同时出脚,一脚踹在他的腰上。

    我也算是练了七年的八步神行,自以为脚上力气可以了,可仉二爷浑身的肉就像石头一样硬,我踹在他身上,反倒觉得整个脚掌都麻嗖嗖的,可他就像座山一样纹丝不动。

    一看情况不对,我只能快速出手,用出天罡锁的手法,攥住了仉二爷的手腕。

    天罡锁抓肉***只抓最脆弱的地方,一个人力气再大,只要被天罡锁锁住,就没有发力的空间了。

    可仉二爷不是凡人啊,我扣住了他的手腕,他的拳头是松开了,可手臂上的余力依旧震得我虎口发麻。

    他将手臂猛力一抖,我攥在他手腕上的五根手指就不受控制地松开了,接着他就扯着我的胳膊,一拧一扣,先是将我整个人拎到了半空,又压着我的肩膀,将我重重压在了地上。

    这一下,我感觉我的肩胛骨都快被他给压碎了。

    我试着挣扎了两下,可他力气太大,即便没钳制住我的关节,可我依旧动不了。

    仉二爷一边压着我,还一边冲我乐:“怎么样,我这把老骨头还可以吧?”

    就在他说完的时候,我听到屋子那边传来一阵急促的开门声和脚步声,我的脸贴在地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呼呼啦啦的几阵声响,几秒钟之后,梁厚载和刘尚昂也被仉二爷压在了地上。

    过了小半天,仉二爷才松了手,我从地上爬起来,不停地揉着肩膀,梁厚载和刘尚昂起来以后,也是各种龇牙咧嘴的表情。

    仉二爷依次看了看我们三个,又笑着对梁厚载他们说:“梁厚载,我知道你,你是李良的徒弟,刚才那一脚还挺狠的。至于你嘛,刘尚昂,过去没听说过你,不过你这身手,一看就是包有用调教出来的。嘿嘿,你们这三个毛小子,嗯,不错。我跟你们这么大的时候,还不如你们呢。”

    说到这,仉二爷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寂落,他叹了口气,嘟嘟囔囔地朝屋子那边走了。

    他进屋的时候,我远远听到他自言自语:“啥时候我也能弄个徒弟耍耍。”

    说起来,仉二爷收徒,应该是四年以后的事了,在我写下这些回忆的时候,仉二爷的徒弟已经在渤海一代混得风生水起,他接手了仉二爷在渤海湾的生意,表面上是个做旧货买卖的二道贩子,可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很多人都说他是渤海湾第一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这里不再多提。

    最近这段时间,我独立处理了几个案子,也渐渐习惯了四处奔波,原本我还很侥幸地以为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了。可是和仉二爷交过手之后我才明白,我和师父他们那代人相比,其实还差得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