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8章 疯虱卵
    时值深夜,路上几乎没什么人,马建国刻意将车开得很快,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就到了乱坟山地界,直到所有人都下了车,马建国才朝我们挥挥手,开着车走了。

    此时,乱坟山脚下的土房里还亮着灯,我离得很远就能看到土房的窗户里有人影窜动,还能闻到从屋子那边传过来的淡淡烟味。

    陈道长打开屋门的时候,浓烈的烟气就从门中飘散出来,那味道实在太重了,我吸了一口气,就忍不住咳嗽起来。

    我师父此时就坐在炕上,他竟然也端着烟杆,嘴巴里吐着烟雾。

    除了我师父,屋子里还有五个人。

    其中三个我认识,分别是澄云大和尚、永远看不见脸的李道长、曾被罗有方乔装打扮过的黄昌荣。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两个我从来没见过的人。坐在我正对面的,是一个身材异常魁伟的老人,他带着墨镜,我看不到他的眼睛,可即便是隔着两层黑色的镜片,我也能感受到从他眼睛中绽放出来的戾气,这股戾气和他身上散发出的煞气混在一起,让人不寒而栗。

    还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他就靠着墙皮坐在地上,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从头发的缝隙里,我看到他脸上沾着很厚的污垢,他嘴上叼着一根卷烟,我进门的时候,他朝我这边转了一下头,之后又将脸侧到了我师父那边。

    这几个人里,只有澄云大和尚没抽烟,另外的五杆老烟枪让屋子里蒙上了一层很浓的烟雾。

    陈道长也被这股烟气弄得有些不舒服了,他赶紧打开了窗户,让外面的风吹进来,烟雾稍稍散去了一些。

    师父放下手中的烟杆,对我说:“这里的人,你大多数都认得了。只有仉侗和孙先生你没见过。”

    说道“仉侗”这个名字的时候,师父指了指那个戴墨镜的老者,说到“孙先生”他则指了指地上的乞丐。

    那个被我师父称作仉侗的人冲我点了一下头:“我是仉家的首房长老,和你师父是同辈人,行当里的人都叫我仉二爷,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我们守正一脉向来不讲究什么礼数,他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只是冲着他点头。

    至于那个孙先生,一直坐在地上抽烟,没说话。

    这时候黄昌荣站了起来,走上来和我握了握手,然后又一语不发地退回去,坐在了他自己的位子上。

    黄昌荣的突兀举动起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可回头一想我才明白,其实我们两个,也算是第一次见面了。

    当初我在东北老黄家见到的那个黄昌荣,原本就是罗有方假扮的。

    看得出来,这些人和我师父都是老朋友了,大家都很随性,该抽烟的抽烟,该喝茶的喝茶,除了我进门的时候他们朝我这边看了一会之外,后来就没再理我。

    我进门以后,梁厚载他们也陆陆续续进了屋,师父也没多做介绍,只让我去弄几把椅子,毕竟屋里能坐的地方不多。

    陈道长抢了我师父的旱烟杆,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将案情大体描述了一下,他说得没有那么详尽,很多事只不过点到为止。

    直到陈道长把话说完了,澄云大师才发话:“你说的那颗虫卵现在在哪呢?”

    陈道长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小容器,一边打开一边说:“虫子和虫卵都在这里头了。”

    他这边话刚脱口,几个老家伙就一窝蜂地凑了过去,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只有那个孙先生不为所动,依旧坐在原地,默默抽他的烟。

    我简单地听了几耳朵,围在陈道长周围的几个人都在猜测这枚卵是什么,里面的虫是什么虫,可猜来猜去,也没人能说出它到底是什么。

    等到所有人都散开了,我师父才面朝孙先生这边说:“孙先生,你见多识广,应该知道这东西的由来吧?”

    孙先生撩了一下额头的脏乱头发,露出一张还算清秀的脸,而后我就听他说:“卵里头的幼虫,是不是跟头发丝似的,又细又长?”

    我师父和陈道长同时对着他点头。

    孙先生掐了烟头,低头沉思了一会,说:“那应该是疯虱的虫卵。在出马仙那个行当里,疯虱这东西也叫疯蚤子,有些养虫的人会将这东西种在人身上,种少了,可以控人心智,种多了,就能让人癫狂。在中原,疯虱这东西在百年前就绝迹了,它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晚晴的时候,一个养虫人带着这东西下南洋,被苗疆的蛊师抓了个现行,不过后来被那个养虫人逃了,至于他最后去了哪,就没人知道了。”

    梁厚载多嘴问了一句:“养虫人是干什么的?和苗疆蛊师有关联吗?”

    孙先生转过头来,对梁厚载说:“理论上来说,中原的养虫人,应该算是苗疆蛊术的分支。除了养虫人这个称号,也有很多人叫他们‘虫师’。不过早年间,他们曾盗学蛊术传承,所以一直以来,蛊师们都不承认他们的身份。在末代养虫人逃亡南洋之后,养虫人这个行当就不存在了,他们到了南洋以后,大多摇身一变,成了当地的降头。但这些人也不被南洋蛊师所接受,他们就自立门户,自称红衣降头。最后一个红衣降头,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说完这番话,孙先生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掏出一根烟重新点上,额头上的头发也落了下来,遮盖了他的眼睛。

    我师父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地说:“那个葬组织,和南阳人牵扯很深啊。”

    这时候,孙先生又将额前的乱发撩起来,看着我师父说:“你说的那个组织,在我们那个行当里叫做‘葬教’,这个教派就是在南洋建立起来的,我们曾猜测,他们的教主可能也是南洋人,不过就他们的行动模式上看,其影响范围,远远不止南洋这么简单。”

    我师父就问他:“你们对那个葬教了解多少?”

    “了解不多。”孙先生说:“这个教派的行踪非常诡秘,我们也曾试着调查过他们,可前后历经三年,也只搞到了极少的一丁点信息。对了,还有一件事,既然我今天来都来了,也不得不说。柴师傅,你是不是有一个同门师兄,叫赵宗典?”

    听到我师伯的名字,师父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精光,可脸上还是作出一副平淡的表情,用平淡的语气回应道:“是啊,怎么了?”

    孙先生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过了片刻,他才开口说道:“有消息称,你的师兄好像也加入了那个组织,而且他在葬教中的地位,可能还在化外天师之上。”

    化外天师之上?孙先生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是在怀疑,我的师伯赵宗典,就是那个葬组织的教主!

    我师父那张老脸顿时拉了下来,他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却被仉二爷抢了话头。

    就听仉二爷说:“赵宗典和我有过命的交情,他这个人我是了解的。虽然他平日里行事诡异,人品也说不上好,可如果说他加入了葬教,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而且他更不可能建立这样一个组织,他不是那种人。”

    仉二爷的语气非常平静,可在这种平静之下,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他就像一只匍匐的猛兽,随时都会暴起伤人。

    而且我隐隐有一种感觉,如果仉二爷如果要动手,在场的人加起来可能也不是他的对手。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

    孙先生怔怔地看着仉二爷,过了很久,他才闷闷地说一声:“希望如此吧。”

    之后孙先生额头上的乱发再次落下来,而他,也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中。

    屋里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尴尬,还是澄云大和尚站出来打圆场:“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才能让化外天师现身吧。现在我在明敌在暗,形势非常被动。”

    李道长则担忧道:“化外天师行踪非常隐蔽,想把他引出来,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被他这么一说,大家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过了很久,我师父突然拿手指点了点梁厚载这边:“厚载,你有话说?”

    我也是这时候才发现梁厚载向前倾斜着身子,似乎有话要说,只不过当着仉二爷和孙先生这两个生人的面,他不太好意思开口。

    梁厚载点点头,又朝仉二爷和孙先生分别投去一个犹豫的眼神。

    我师父就朝他摆了摆手:“有话直说,都是自己人。”

    梁厚载沉了沉气,才开口说:“我是觉得,也许化外天师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

    仉二爷给了梁厚载一个疑惑的目光,问道:“什么意思?”

    在仉二爷说话的时候,我看到梁厚载微微缩了下头,这也不怪梁厚载怯场,仉二爷身上的气场实在太骇人了。

    梁厚载沉默了大半天才重新开口:“庄师兄动用了大力量都无法找到这个人,我就觉得,化外天师可能只是葬教创造出来的一个虚拟人物,他根本就不存在。如果化外天师真的这么有手段,能把和自己相关的所有信息全都掩盖住,那他完全能将自己彻底掩藏起来,让咱们无从知道这世上还有他这样一个人。我觉得,葬教凭空捏造出这么一个人,又故意放出风声,说他是葬教的两大护法之一,这样一来,化外天师就成了咱们调查葬教的唯一线索,正道中人的所有注意力,都被牵引到了他的身上。”

    仉二爷若有所思地说:“你是说,葬教凭空捏造出这么一个人,就是为了消耗咱们的精力,将咱们的注意力带到错误的路上。”

    这时候,孙先生也点了点头:“确实有这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