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7章 蜡烛里的虫卵
    陈道长都这么说了,可冯师兄还是摇头:“不行,太危险了,不能让有道犯这个险。”

    “唉,我说你这孩子,平时挺机灵的,怎着到了这时候就这么死心眼呢?”陈道长笑嘻嘻地说:“你以为,老柴头在行当里混了这么些年,干饭都是白吃的?这老家伙鬼着呢,自打听说化外天师要对他的宝贝徒弟下手,他早就坐不住了,现在澄云大师他们已经在乱坟山那边聚头了,就等着化外天师露出点马脚来,他们好动手啊。你是不知道,他们这帮人赋闲好几年,早就待不住了,这次听说要开战,一个个都跟狼见了肉似的,好家伙,那一对对小眼,蹭蹭地放绿光啊。怪瘆人的慌!”

    冯师兄好半天才回过味来:“柴师叔……都布置好了?”

    陈道长点了点头:“啊,算是布置得差不多了吧,我们这帮老家伙是秘密行动,平时不露脸。你和有道呢,得想办法把化外天师引出来,到时候咱们一起动手,绝对跑不了他。”

    看陈道长说话时的样子透着一股满满的自信,我心里就不由地嘀咕起来。

    想办法把化外天师引出来,道长说得容易,可我庄师兄他们调查了化外天师这么久,可我们到现在也么有和他有关的任何资料,只知道化外天师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称号。他藏得很深很深,要想把他挖出来,在我看来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朝着冯师兄那边瞄了一眼,此时冯师兄也是一副很为难的表情,我估计他现在心里想的应该和我差不多。

    陈道长住了嘴,用一种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们,那表情,就好像是等着我们为他刚才那番话拍手叫好似的。

    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响应他,过了一会,陈道长脸上的表情就从期待变成尴尬了。

    他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咳咳,那个么,我今天来呢,主要是了解一下案情。那个……有义啊,你要是方便,就给我说说呗。”

    冯师兄“哦”了一声,花了几秒钟时间思考,之后就将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详细说了出来。

    在冯师兄陈述案情的过程中,陈道长偶尔会插两句话,可总体上来,还是我冯师兄一个人在叙述,陈道长绝大多数时间还是耐心地听着,我留意到,随着冯师兄一步步深入地拆解案情,陈道长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了。

    当我配合着冯师兄,说起宿舍楼地底的迷魂阵时,陈道长才将我们打断:“错了错了,那个阵不是迷魂阵,是夺魂阵,一看就是南洋养鬼人的手法。哦,对了,我处理五楼那些学生的时候,在厕所里发现了这么个玩意儿。”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黄铜色的东西,必将那东西递给了我。

    那是一把看上去很有年头的铜锁,锁的两面分别分别刻着一张类似于人脸的图案,大概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这两张人脸已几乎被磨平,只在眼睛的位置有两个清晰的小点,这两个点似乎是用尖锐的凿子直接在锁面上凿出来的,很深。

    刚看到这枚铜锁的时候,我只是觉得有些眼熟,仔细回忆了一下我才想起来,当初我们住在邮局家属院的时候,那个李老太太也曾给我我爸这样一枚锁,当时她还说这东西是镇邪的,让我爸将它挂在门梁上。

    我也是后来听师父说,这种锁,事实上是李老太太布阵时用的阵引。

    这枚铜锁的出现,似乎也再次印证了,李虎、卯蚩种,的确和当年的李老太太有牵连。

    这时候我又听陈道长说道:“对了,我在地底下的时候,发现那个夺魂阵被破了,而且是强破,坟头上面的邪气几乎全都被冲散。有道啊,你不会是用走罡破的阵吧?”

    我抬起头来,简单应一声:“是啊。”

    陈道长立即换了一种责备的眼神看着我,说:“哎呀你这孩子,是不是烧包的?在夺魂阵里头用念力破阵,那可是很危险啊,弄不好你魂都丢了!唉,熊孩子,不让人省心!”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了来了,当时我破阵的时候,刚走出罡步,确实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力场,那股力场,好像是要把我体内的什么东西给强行拉扯出去一样。

    冯师兄大概是怕陈道长继续责备我,立刻转移了陈道长的注意力。他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封装袋:“对了,我们一中体育场上还发现了这个东西。”

    陈道长伸手接过了封装带,看着装在袋子里的半截蜡烛,皱了皱眉头:“不就是根很普通的蜡烛吗?你们接着说,有道破了夺魂阵以后,又出了些么事?”

    还是由冯师兄向陈道长描述案情,只是说到和卯蚩种对峙的一些细节时,我才会从旁补充。连同卯蚩种诈尸、李虎半路将卯蚩种劫走,以及路工头的案子和橡胶厂爆炸的案子,冯师兄都一并告诉了陈道长。

    冯师兄将整个案情陈述完,陈道长就靠在沙发上,紧皱眉头地望着天花板,似乎是在沉思。

    过了很久,陈道长才重新坐直了身子,指着桌子上的封装袋问我:“你刚才说,你踩罡步的时候,星力降下来了,蜡烛没灭,星力散了,蜡烛才灭的?”

    我点点头。

    陈道长将封装袋拿起来,一脸狐疑地看着那半截蜡烛,自言自语地嘀咕着:“不应该啊,这不就是一根普通的蜡烛吗。”

    他一边嘀咕着,一边又下意识地将封装袋举起来,对着天花板上的白光灯仔细看着。

    片刻之后,陈道长霍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朝着我包师兄伸出一只手,语气急促地说:“快,手电筒!”

    冯师兄赶紧拉开办公桌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杆手电,递给陈道长。

    陈道长依旧举着那个封装带,打开手电,让白色的光束从侧边照向蜡烛。

    我也凑到陈道长身边,朝那根蜡烛观望,就看到蜡烛在手电光束的照耀下显得十分通透,烛身呈现出一种类似于半透明的状态,同时我也留意到,在被强光穿透的烛身中,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合影。

    我能看那个黑影,站在一旁的冯师兄也看到了,他从抽屉里拿了一把美工刀给陈道长。

    陈道长则拿出蜡烛,用刀刃在黑影出现的位置轻轻割了两下,之后他就抓着蜡烛的两端,用极缓慢的速度,将蜡烛轻轻掰断。

    一个蓝色的小颗粒从蜡烛的断口处脱落下来,那枚颗粒的大小、外形,都和绿豆粒差不多。上面没有什么特异炁场。

    冯师兄问陈道长:“这是什么东西?”

    陈道长摇了摇头,没说话,他再次拿起了美工刀,将桌子上的颗粒划开。

    随着表壳的破裂,一小股脓液似的脏水从中流了出来,陈道长赶紧松开手,没让那些脏水沾到他手上。

    和脏水一起流出来的,还有几条头发丝样的东西,凑近了一看,那应该是某种软体的虫子,有一些还活着,在脏水中极缓慢地蠕动。

    陈道长盯着桌子上的虫子,自言自语似地说:“这东西,是颗卵啊?这是啥虫子,从来没见过呢。”

    这时刘尚昂拿出手机,近距离拍了几张虫卵和幼虫的图片,给我包师兄发了过去。

    陈道长则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外形和啤酒瓶差不多的小容器,里面装着一些淡黄色的粉末。

    他先是将那些粉末倒在了茶几左侧的垃圾筐里,又小心翼翼地将虫卵和幼虫装进容器,小心封盖。

    这些事情都折腾完了,陈道长才对我说:“这东西,我带回去给澄云大和尚他们看看,这几个老家伙说不定认识。”

    当时梁厚载就站在垃圾筐旁边,一直看着陈道长撒进去的那些粉末出神。

    陈道长看他一眼,说:“降血压的药,我自己配的。”

    完了他又对我冯师兄说:“有义啊,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我的带着有道回去见见那几个老家伙。你这么的案子呢,我觉得,还是从锅炉上下手。你想啊,那个张军死了这么些年,李虎他们为么还要把锅炉偷出来捏?我觉得吧,张军死的时候,很可能在那个锅炉里头留下了点东西。前阵子我还挺有学说,刁书彬的事出了以后,化外天师现在到处毁灭和他有关的线索,所以我觉得吧,那个锅炉里头,可能就有和他有关的线索。”

    冯师兄摸着自己的下巴,说:“想调查那个锅炉,就必须先找到它,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先从张军下手,查一查他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是专业的,该怎着查怎着弄,都是你说了算,那个么,我们真得走了,几个老家伙还在乱坟山等着捏。回头我见着他们,也把案情跟他们说一说。”陈道长说话间,人已经站起来朝门外走了。

    冯师兄朝马建国扬扬下巴:“建国,送他们回去。”

    马建国“诶”了一声,抢在陈道长前头奔出门,拿着钥匙开车去了。

    我正要随着陈道长一起出去,冯师兄却突然拉住了我的肩膀,面带忧虑地对我说:“万事小心。”

    我点点头:“冯师兄,你也小心。”

    冯师只是松开我的肩膀,却没有回应。

    陈道长转过头来喊我,让我抓紧时间,我最后看了冯师兄一眼,就跨出了门。

    马建国一早将车开到了局子门口,我们出门就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