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3章 失手杀人
    梁厚载因为用力过大,当场失去了重心,险些摔倒,我赶紧伸手拉了他一把,帮他维持住平衡。

    老旧的木门还在不停地摇曳,发出一阵阵“吱呀吱呀”的细碎声响,寝室里窗帘紧闭,只有几道朦胧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隐约照亮了寝室中的摆设。

    一张桌子、两张床、两把椅子,以及一个电视柜,除此之外,寝室的角落里还堆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光线太暗,我也看不清楚那些堆叠在一起的东西是什么。

    寝室里没有人,我走到桌边的时候,依稀看到桌子上摆着一个杯子,我伸出一根手指,探了探杯面,里面的水还散发着接近体温的温度。

    刘尚昂冲到阳台上,拉开了窗帘。

    这一下寝室里明亮的很多,我才看清楚,堆在角落里的东西都是些衣服、鞋子,在这堆东西旁边,还有一个做饭用的小电锅和几把有些发焉的蔬菜。

    从外表上,这里就是一个普通的寝室,里面充斥着平日做饭留下的油烟味,桌子上除了我手边的水杯,也只有几个铝制的饭缸。

    梁厚载走到一张床前,伸手拍了拍床面,立刻就有一阵灰尘从床面上扬了起来,他抬起头来对我说:“很久没人睡过了,那样子他们只在这里吃饭,却从来不在这休息。”

    住在这里的宿管员平时都在忙些什么,就算不在这里睡觉,也没有时间去清洗一下自己的床单被罩吗?

    当梁厚载从床前离开的时候,他走动中带起的风让几乎垂到地面上的床单不停地摇摆起来。同时有一股淡淡的阴气,从床底下飘了出来。

    那股阴气非常非常微弱,如果不是我刻意感知着寝室中的炁场变化,是绝不可能发现它的。

    我立刻凑到床前,蹲下身,将床单掀了起来。

    来得时候我们没带手电,我就朝仙儿招招手:“灯笼!”

    仙儿立刻祭出狐火灯笼,来到我身边。

    借着狐火散发出来的幽幽绿光,我就看到床底下有一个一米见方的木板,上面贴满了不知名的符箓,看得出来,那块木板和上面的符箓已经有些年头,很多符箓已经出现了破损,但上面的灵韵依旧醇厚。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扔给刘尚昂,看着他吃下去之后,我单手用力,将床底下的木板拉了出来,一个可供一人穿行的洞口赫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没有那些灵符的镇压,洞口中的阴气如同洪水暴发一样倾泻出来,我看到刘尚昂用力咧了咧嘴,他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苦涩,看来是糖块开始发挥作用了。

    我从仙儿手中接过狐火灯笼,对梁厚载说:“你来殿后。”

    梁厚载朝我点点头。

    我俯下身,钻进了床下的洞口,这个洞是垂直向下延伸的,洞不算深,也就是一米左右的深度,可洞中的空气非常潮湿,不但潮,而且那种蔓延在空气中的湿气还给人一种很油腻的感觉,让人浑身不舒服。

    我很快来到了洞底,就看到左手边是一个人工开凿的隧道,隧道口是正方形的,很低、很窄,我只能再次匍匐下来,缩着身子在里面缓慢爬行。

    宿舍楼地底的土壤中夹杂着许多碎石和石灰一类的东西,我在隧道里爬行的时候,头顶经常会碰到隧道的顶端,那些嵌在土层中的石头硌得我头皮生疼,还时不时有潮湿的粉末掉下来,落在我的脸上和脖子上,让人瘙痒难忍。

    隧道是倾斜向下延伸的,越向下走,空间就越大,我从一开始的匍匐前进换成了蹲着步子前行,直到我能将整个身子直立起来的时候,也来到了隧道的尽头。

    在隧道的出口处,挂着一个直垂到地的黑色布帘,不断晃动的黄色火光从布帘和道壁间的空隙照射进来,在隧道的地面上留下了两道金线。

    我用青钢剑挑开布帘,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面积不算太大的洞厅。

    真个洞厅也就是有半个教室那么大,在洞厅的地面上,许多燃烧着的白色蜡烛摆成了一圈,而在这缕摇曳火光中间,十几个黑漆漆的小土堆毫无规律地排布着,每一个土堆上还插着一块狭长的木板。

    远远望去,这一打土堆,就像是一个个小型的坟头。

    除了我们脚下的隧道和洞厅相连之外,附近没有其他通道,洞厅的另外三面墙壁都是堵死的。

    确认洞厅中没有其他人,我才走了进去,仙儿和刘尚昂跟在我身后,梁厚载则是最后一个进来的。

    他进来以后,就耸着鼻子嗅了两下,转而对我说:“好重的胶皮味。”

    我也闻到了,此时的空气中正散发着一股很重焦糊味,那味道和煮熟的沥青很相似。

    我示意梁厚载不要说话,又让他和刘尚昂一起警戒,而我则跨过了地上的蜡烛,直接朝那些黑色的小坟头走了过去。

    跨过烛火的时候,我的步子迈得很大,加上我身子宽,带起了不小的风,可那些烛火却异常得壮实,随风飘动了几下之后又恢复了平静的燃烧状态,没有任何一根蜡烛熄灭。

    仙儿收了狐火灯笼,凑到我跟前小声地说:“这些蜡烛,好像是尸蜡做的。”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同时蹲下身子,从面前的一个小坟头处捏起一小撮黑沙,将它们放在手心。

    从外表上看,这些细小的颗粒似乎就是普通的黑沙,但它们的重量却比普通的沙子沉一些,而且在每一粒沙子上,都泛着一抹油腻的光泽,我捏起它们来的时候,从手指尖传来的触感十分柔和,还带着一丝弹性,就好像我抓住的不是沙子,而是一堆用橡胶做成的小颗粒。

    空气中的那股焦糊味道,也是从这些黑沙上散发出来的。

    我将手中的黑沙洒在地上,小声问仙儿:“你还记的那个南洋养鬼人吗?”

    仙儿沉思了好半天才眨眨眼睛,问我:“你是说……邮局家属院里的那个李老太太?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都快把她给忘了。”

    我点头:“嗯,就是她,当初在她们家的院子里,也有很多类似的坟头。”

    说完,我站起身来,对其他人说:“你们到隧道里等我吧,我要走罡。”

    梁厚载正站在隧道出口的位置,掀开帘子向隧道里张望,这时也转过头来问我:“你要破阵?”

    我朝他点头:“这里的阵可能是南洋人布下的,他们的传承和咱们差别很大,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其他破阵的方法。”

    梁厚载朝我身边的小坟头瞄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招呼着刘尚昂和仙儿出去了。

    我目送他们几个全都进了隧道,才将青钢剑插在地上,心至思存,踏出了第一步。

    刚刚进来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可当我迈出罡步的时候,却发觉脑袋有些发木,好像有一股力量正阻止我凝练念力,这股力量自我的头顶向全身蔓延,到达我的脚底之后,又以极快的速度上升,在它上升的同时,我能感觉到一股向上拔的力量,那力量似乎是要将我体内的什么东西给拔出去一样。

    好在我踩中星位的时候,星宿的力场已经压了下来,聚在我身上的怪异力场在星力面前简直不值一提,受到星力的重压之后,顷刻间烟消云散。

    三步九迹,步罡踏斗,每一步落下,洞厅中的星力场就会强大一分,我踩完整套罡步的时候,大量烛火被星力扑灭,空气中的阴气也渐渐消散了,只有离我最远的一根蜡烛还在勃勃燃烧着,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

    在星力消退之前,我就一直盯着那根蜡烛出神,片刻之后,星力消失,那根蜡烛也跟着熄灭了。

    洞厅中立刻变得黑暗不见五指,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一阵急促而尖锐的脚步声。

    这声音不是从我身后的隧道里传过来!

    我立刻警觉起来,喊一声:“仙儿,灯笼!”

    仙儿立刻手持灯笼冲了进来,在狐火的照耀下,我正对面的墙壁上也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洞口,还一个后背高高隆起的人就蹲在那根蜡烛前。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也抬头盯着我。

    我和他都愣了一下,而在下一个瞬间,他就用力将蜡烛拔出了土壤,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对面的洞口。

    我来不及多想,拔出青钢剑就追了上去。

    那人是个罗锅,奔跑的速度不算太快,可洞中空间狭窄,我行动起来也极为不便。

    他在前面一瘸一拐地跑,我就在后面弯腰猛追,我和他之间的距离眼看着在一点一点地缩小。

    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月光照进洞中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快到出口了,这时候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只不到一米。

    我用青钢剑去刺他的腿,可他好像背后长眼一样,每次都能有惊无险地躲开。

    从出口处出来,我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学校操场上。

    我直立起身子,迈开大步朝他扑了过去,伸手抓向他的脖子,可他又是猛一个闪身,竟然又躲开了。

    可他只顾着躲闪,也没留意到在他身旁有一个硕大的石墩子,那个墩子是给练武术的体育生压腿用的,在学校里摆了十几年了,还是一如既往得结实。

    哐的一声,他的天灵盖狠狠撞在那个墩子上,同时我还隐约听到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接着我就见他身子一软,整个人像烂泥一样趴在了地上,连他拿在手里的蜡烛都滚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