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2章 集体梦游
    我一直看着手表,机械指针一秒一秒地划过表盘,时间伴随着秒针的嘀嗒声很缓慢地流逝。

    三根表针在12点的位置重合之前,我已经能明显感觉到天地间的阴阳炁场发生了变化,一股异常精壮的阳气在空气中瞬间爆发,可在这一瞬间过后,这股阳气就慢慢地消退了,阴气依旧占据着天地炁场的主场。

    但也就在这股阳气消失后不久,我就能明显地感觉到,一股勃勃流动的阴气沿着楼道口缓缓蔓延开来,在二十分钟之内充斥了整个走廊。

    我预感到宿舍楼里将要出现变数了,梁厚载和仙儿的表情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但我们依旧没有行动,因为厕所中的炁场还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大概是凌晨一点半的时候,厕所深处突然出现了一道阴气,那股气息仅仅是惊鸿一现,而后就快速消失。

    这时候,我就看到一个淡白色的影子突然冲出了厕门,它的速度很快,我也来不及想太多,以及冲上前,伸手就朝那个影子抓了过去。

    我能依稀辨认出那是一个类似于人的影子,但它很模糊,我又看不真切,当我的手指触碰到它的时候,一股不夹杂任何炁场的寒意顿时沿着我的指尖扩散开来,几乎在一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

    这一次,黑水尸棺没有发动,那股寒意走遍我的全身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而原本应该被我抓住的那个白影,也在同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太快了,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在一瞬之间发生的。直到几秒钟之后我才想明白刚才都发生过什么。

    梁厚载也是在这时候才跑到我身前来的,他看着白影刚刚出现过的地方,问我:“刚才是怎么回事?那个影子是什么?”

    我无奈地摇头:“影子里带着很重的寒气,不是阴气,是寒气。我也没看清楚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仙儿突然“嗯?”了一声。

    我朝仙儿那边看去,就见仙儿紧皱着眉头,眼睛盯着不远处的一间宿舍。

    我问仙儿怎么了,仙儿朝着那间宿舍门口努了努嘴,说:“有人醒了……不对劲。”

    被仙儿下了梦魇的人,怎么会醒呢?

    我心中正疑惑,就听见那间寝室中传来一阵嘈杂,听声音,好像是有人正从床上起来,而且起床的人还不止一个。

    几秒钟之后,整个楼道里都传来了这样的嘈杂声。宿舍中的床也是那种十分老旧的双层床,这么多人同时起床,上百个老制金属床架都在同时晃动,以至于地面都发出了微微的震动。从三十多间宿舍里传出来的声音汇在一起,很有一种山呼海啸般的感觉。

    我又望向了仙儿,仙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吱——呀——

    随着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长音,我们身旁的寝室门被人推开了,几个只穿着短裤的学生从寝室中走了出来。

    这些人出门的时候还闭着眼,他们踮着脚,光脚走在冰凉的地面上,双手无力地垂着,同时昂着头,舌头从半张开的嘴巴里耷拉出来。

    看他们的样子,就像是有人拿绳索勒紧了他们的脖子,牵着他们在走廊里走动一样。

    这时候,又有一扇门被打开,从里面出来人,动作、神态,都和他们一模一样。

    很快,第三扇门、第四扇门依次被敞开,每个寝室都有七八个人来到走廊上,放眼望去,整个宿舍楼的五层走廊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每个人都在原地打转,因为走廊中空间狭窄,经常看到有人在走动时撞在一起,可他们浑然不知,避开对方之后,继续在原地打转。

    我发现,这些人的头顶都盘着一股淡淡的黑气,当这些黑气凝聚在一起的时候,走廊上就像是起了一层脏乎乎的黑雾,让周围的情景都变得飘忽起来。

    刘尚昂估计是被吓坏了,他跑到我跟前,怯生生地问我:“这些人干嘛呢这是,跟吊死鬼游行似的,怪瘆的慌。”

    我朝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嘴,之后我就走到其中一个跟前,阻挡住他的路线。

    他闭着眼,根本没察觉到我的存在,哐的一声撞在我身上,他本来就踮着脚尖,重心不稳,撞到我之后当场就倒在了地上,可在这之后,他又动作缓慢地爬起来,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围着原地打转。

    我当即皱起了眉头,紧盯着那个人。

    这时候,他微微睁开了眼,朝我这边瞄了一下,可紧接着,他那双还没完全睁开的眼又重新闭上了。我感觉他好像是想要醒过来,可此时正有一股力量压制着他,让他无法靠自己的意志苏醒。

    仙儿来到我身边,紧皱眉头地对我说:“我已经消除了他们身上的梦魇,可他们就是醒不过来。有道,我觉得这些人不是碰到了邪祟,他们是被控制了。”

    被控制了?可这些人明明就是一副鬼上身的样子。

    我向仙儿投去了一个不解的眼神,仙儿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对我说:“可能是迷魂阵,你还记得黄大仙的引魂灯吗?那个引魂灯不但可以吸引游魂,也能控制活人的魂魄。”

    听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在王庄村口碰到飞僵的时候,我就曾被飞僵的引魂灯勾过魂。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黄大仙干的?”

    仙儿很无奈地白我一眼:“想什么呢你!就黄大仙那点胆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吗,这地方可是柴爷的地盘。我是想说,有一些迷魂阵也像引魂灯一样勾人魂魄。你看到这些人头顶上的黑气了吗,我估计这应该不是邪祟留下的印记,而是他们的魂魄正一点点地被拔出体外。”

    在仙儿说话的时候,刘尚昂一直缩着头躲在我旁边,贼兮兮地朝仙儿那边瞅。他对仙儿一直有些惧怕。

    而梁厚载则若有所思地点头道:“的确有这种可能,如果是邪祟上身的话,道哥开着天眼,应该能发现邪祟的踪影才对。”

    事情似乎比想象中要麻烦了,我抬起手揉揉太阳穴,又走到楼道口,顺着倾斜向下的楼梯张望。

    在五楼的学生们出来“游街”之前,我记得楼道这边曾有一股阴气蔓延上来。

    此刻楼梯口的阴气再次消失了,连同之前被阴气充斥的走廊,如今也感知不到阴气的存在。

    可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了那股阴气不对劲。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琉璃卵,之前我和师父曾研究过这东西,在一次试验中,我们发现它对阴邪炁场有着极强的感知能力,比我的天眼还要强。

    我将琉璃卵托在手中,让它静止了一会,片刻之后,琉璃卵就在我的手掌心移动了一段距离,它是朝着西南方向滑动的,一边滑动,还一边抖个不停,同时我也能感觉到,在琉璃卵移动的时候,它的重量似乎比之前沉了几分,就好像有一股向下的力场在牵引着它。

    这就说明,在宿舍楼中确实有一股阴炁场,这股炁场在楼下的某一层,方位在西南方向。

    我又转身看了看游走在走廊中的那些学生,对仙儿说:“给他们种下梦魇,确保他们不会醒过来。”

    仙儿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她冲我点头,而后我就感觉到她身上有念力凝聚。

    我则拿出手机,拨通了冯师兄的电话。

    第一遍没打通,我又重新拨出了他的号码,这一次,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持续了十几秒钟,冯师兄才接起电话。

    “什么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冯师兄急促的声音,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我说:“一中这边出了点事,你能派人过来吗?”

    冯师兄那边停顿了一会,才问我:“出什么事了?”

    他那边好像很忙碌,我就用尽量快的语速说道:“一百多个学生中了迷魂阵,我怀疑布阵的人就在宿舍里,可能需要围捕。”

    这时候,冯师兄好像堵住了手机的通话口,和他身旁的人说了些什么,一分钟之后,他才重新接起手机,问我:“抓谁?卯蚩种?”

    我说目前还不确定布阵的人是不是卯蚩种。

    冯师兄又是一阵停顿,之后才对我说:“我现在正出警呢,估计要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我打电话的时候,刘尚昂就一直竖着耳朵在我身旁偷听。

    我这边挂了电话,就听他在一旁嘀咕着:“冯大哥现在不都升正局了吗,怎么还自己带队出警呢?”

    没等我说话,梁厚载就对他说:“冯大哥亲自出警,就说明出大事了。”

    我摆摆手,打断他们两个的对话,又朝仙儿招招手,示意她跟上,在这之后,我就用手托着琉璃卵,顺着楼道口向下走。

    来到四楼的时候,琉璃卵上传来的坠感稍微减轻了一些,之后我们又沿着楼梯回到了三楼……二楼,一直到了宿舍楼的最底层,琉璃卵上依旧传来轻微的坠感。

    可据我了解,学校里的这几座宿舍楼,好像是没有地下室的吧。

    我皱了皱眉,又朝着西南方向走,一直走到了宿管员的寝室门口,琉璃软上传来的下坠感还在,可朝着西南方向牵引它的那股力量,却变得非常弱了。

    阴气的源头,就在宿管员的寝室正下方!

    我从背后抽出了青钢剑,又朝梁厚载使了个眼色,梁厚载立即会意,抬起右脚,狠狠踹在了寝室的木门上。

    可我们谁都没想到这扇门竟然是虚掩着的,哐当一声巨响,木门以门轴为中心极速旋开,重重撞在了寝室的内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