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1章 腌臜之地
    等待是一件很无聊的事,见刘尚昂玩得欢,我突然有点心里不平衡,就摘了他的耳机,故意打算他道:“你刚才怎么进宿舍的?”

    刘尚昂按了暂停键,转过头来反问我:“我不就这么进来的?不是,你啥意思啊?”

    我就对他说:“宿管员怎么没查你的校牌?”

    刘尚昂“嗨”了一声,显摆似地说道:“我刚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就发现有个人在查校牌,于是我走路的时候就特别注意,一直走在他的视觉盲点上。视觉盲点你知道吧?这么说吧,其实我进来的时候,他根本没看见我,因为我在他的盲点上。”

    视觉盲点?当时宿管员不久面朝着刘尚昂吗,视觉上还会有盲点?他把事情说得这么悬乎,我心里也是半信半疑的。

    梁厚载就在旁边拍了刘尚昂一下,笑呵呵地调侃他:“吹吧你就,还视觉盲点呢,你咋不说是你人长得太没存在感,人宿管员直接把你忽略了。”

    “滚!”刘尚昂白了梁厚载一眼,转头又对我说:“道哥,我觉得刚才那个宿管员挺怪的。”

    我皱了皱眉头:“他怎么了?”

    刘尚昂想了想,说:“我也说不好,可我头年跟着老包做安保的时候就养成了一种习惯,看人先看手再看眼,刚才那个人的手没什么问题,可他那双眼,总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我又问刘尚昂:“他的眼什么样?”

    刘尚昂说:“我也说不上来,总之是觉得他那双眼睛和老包的很像,有这种眼神的人,身上都带着一种危险气质。不过这危险气质呢,有可能是出自天性,也有可能是后天养成的,如果是出自天性,说明这个人可能平时很暴躁,而且行事极端。如果是后天养成的,那就得小心点了。不过我看这个人手上的皮肤不算太粗糙,体格也不怎么结实,应该没有接受过特殊训练什么的,也就是个比较极端的正常人。”

    我被刘尚昂弄得一头雾水的,有点不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大概是发觉我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刘尚昂突然很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大概是觉得,他在对牛弹琴吧。

    其实我的感觉更恐怖,我觉得牛在对我弹琴!

    在这之后,我们谁也没再理谁,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十点整,高三的学生们终于下课了,沉静了近半个小时的教学楼又一次躁动起来,我们在宿舍楼的楼顶上都能听到从教学楼那边传来的轰隆声,那是大量学生在下楼梯的声音,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听到一阵阵桌椅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很多人正离开座位,准备离开教室。

    又是一个小时过后,子夜十一点钟,从学校的前院传来一阵低沉的铃声,那声音有点像寺院里的撞钟,但更沉、更缓。

    这一道铃是学校里的“晚安铃”,铃声一响,所有住校的学生必须立刻上床睡觉,这种铃声的辨识度很高,很容易被人听到,可它并不尖锐,也不吵醒已经睡着的同学。

    其实现在想想,我们学校那时候还是很人性化的。

    从十一点到十二点的这段时间,是宿管员巡房的时间,他们会透过宿舍门上的玻璃偷窥每一个宿舍,确认每一个学生都已经入睡。

    自从人潮的声音消失以后,我就讲耳朵贴在了地上,集中精神倾听着。

    我曾听住校的同学说过,宿管员查宿舍的时候通常会将脚步声压得很低,有时候宿管员来到他们的宿舍门口,他们都听不见。

    可三号宿舍的宿管员明显是一个例外,由于整个宿舍都异常安静,一楼的宿管员寝室开门时发出“吱呀”一声长音,我都听得一清二楚,而在这之后,先是一声沉重的关门声,接着就如同铁蹄和地面相交似的脚步声,那声音的音频非常高,宿舍里很快就响起了学生们的抱怨声。

    可他们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声音,又或者是对这个走路声音极大的宿管员怀有一些忌惮,除了偶尔抱怨两声之外,没人再作出太出格的举动。

    尖锐的脚步声慢慢地从一楼挪到了六楼,又从六楼挪回了一楼,直到宿管员寝室再次响起了关门声,我才直起身来,对仙儿说:“梦魇。”

    仙儿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用大拇指指着她自己,又笑着对我说:“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放心吧,谁都不会醒。”

    她这边刚说完,梁厚载就凑到我跟前,对我说:“刚才那个宿管员腿脚似乎不太方便啊,从一楼到六楼走了这么长时间。而且他落脚时感觉很重,好像走路的时候身子也不太稳。”

    我点了点头:“刚才那个人应该就是卯蚩种。”

    我和梁厚载说话的时候,仙儿已经开始做法了,我能感觉到她身上突然凝聚起来的念力。

    仙儿的速度很快,过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她就散了念力,朝我点一下头:“行了。”

    我立刻来动楼顶边缘,放下绳索,快速荡进了窗户,等到所有人都从楼顶下来之后,我才猫着腰,轻手轻脚地拐进楼梯口,顺着楼梯来到了五楼。

    王健和王大朋的那个退货雇主,之前都住在这层楼。

    我跺了一下脚,让走廊里的声控灯亮了起来。

    和我们当年去过的那个女生宿舍一样,两廊两侧的墙壁上有着大量被潮气滋洇出的斑痕,墙皮有皲裂、脱落的痕迹,所有宿舍的木门看上去都格外得老旧,有些门板的底部几乎看不到油漆,黑乎乎的木头就这么裸露在外面。在整个走廊中,都飘散着一股脚臭和汗酸混在一起的怪异气味。

    那味道,就像是从泡过醋的咸鱼身上散发出来的,又腥又酸。

    顺着走廊一直往西走,我发现其中一个宿舍门上还贴着张符,让我惊讶的是,这张丝毫感觉不到灵韵的念力的符箓竟然没有被宿管员撕下来,而且竟然还有人在符文下画了朵花。

    梁厚载看到那张符的时候,也是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穿过走廊,我们最终来到了最西头的窗户前,从这个地方向外张望,视线正好落在当年闹邪尸的女生宿舍楼上,从这里,还能看到教学楼和女生宿舍之间的自行车棚。

    我用手指敲打着窗沿,努力回忆着在走廊中看到的所有情景,除了那张可有可无的灵符,三号宿舍的五楼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在这里,我也没有感知到不正常的炁场。

    梁厚载就站在我身旁,他皱着眉头思考了一阵,对着我说:“我记得王大朋说,王健和他的雇主都是在夜起的时候遇到鬼打墙的,也就是说,他们在遭遇鬼打墙之前,都去过走廊东头的那个卫生间。”

    我转过身,朝走廊东头的公厕望了过去。

    之前从那里经过的时候,我也没有感知到什么异常的炁场,不过为了弄清楚鬼打墙究竟是如何出现的,我还是朝着厕所那边走了过去。

    厕所大门的旁边就是楼梯口,当我从楼梯口经过的时候,很突然地感知到了一股极其微弱的阴气,而且我能感觉到,那股阴气是顺着楼梯口蔓延上来的,它的源头应该在楼下。

    可当我集中精神去感知这股阴气的源头时,阴气又凭空消失了,它的消失和它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仅仅极短的一个瞬间,我就完全无法感知到它了,就好像它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梁厚载显然也感知到了那股阴气,他朝我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我则冲他摇摇头,继续朝厕所那边走。

    进了厕所,依旧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时候我已经有点躁了,对梁厚载说:“会不会咱们进来的时机不对,王健和王大朋的那个雇主,好像都是大半夜才夜起的吧。”

    梁厚载稍稍琢磨了一会,点点头:“有可能啊,十二点的时候天地间阴阳气场突变,一股精纯阳气会瞬间席卷大地。而且听王大朋说,王健是在天快亮的时候才摆脱了鬼打墙,这兴许就说明这地方的邪祟不算强,容易被阳气冲撞。我想,邪祟大概是惧怕十二点的阴阳交替,还没有现身。”

    我说:“咱们想到一块去了。那什么,先出去吧,这地方臭烘烘的。”

    说完,我就先一步离开了厕所,梁厚载跟着我出来的时候,突然停在原地,我问他怎么了,他望着阴暗的厕所内部,一边对我说:“按理来说,像厕所这样的腌臜之地,应该会有阴气盘绕才对啊,为什么在这地方,我连一丝一毫的阴气都感知不到?”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通常来说,只要是充满臭气的肮脏地方,都会有阴气盘踞。这种阴气成因和邪祟无关,是因为污秽的东西脏了风水,导致炁场不受控制得朝“阴”的方向倾斜。

    眼前这个厕所,确实有问题!

    我点了点头,说还是先等等看吧,说不定过了凌晨零点,这里会有一些异变。

    之后我们就靠在走廊东窗的位置,开始了新一轮的等待。

    我师父曾经对我说过,干我们这个行当的,万事不能着急,很多事情讲究一个时机,时机未到,就要耐心地等待。

    可我天生就是一个不喜欢等的人,先是在楼顶上等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又要等,虽然我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的那份烦躁,却变得越来越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