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7章 电视机坏了
    看样子,冯师兄这是又要升职了,估计这次升职之后,他会比过去还要忙碌吧。

    从寄魂庄回来之后,生活一下子变得平静起来,很长一段时间没再出现特殊的人、特殊的事。

    小时候,我总觉得这种平淡到如同嚼蜡一般的生活是种煎熬,可长大以后,这样的生活却成了我的奢求。

    其实从十五岁那年开始,我就已经在潜意识中去珍惜这种来之不易的平淡。

    我终于不用在火车和长途汽车之间奔波,终于可以一日三餐都在家里吃,而不是风餐露宿,终于不用担心我身边的人会出什么意外。

    从那年的十月中旬,一直到元旦期间,我身边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围绕着生活中的那种平淡,那些事情是无法给人太深的印象的,就像每个人每天都要吃饭、睡觉,你可不能记清自己在一个月前的中午吃了什么,也不可能记得一个月前的晚上做了什么梦。

    在那段时间里,师父的肺炎好了,他又开始抽烟,只不过不敢像过去抽得那么凶。

    仙儿在那段时间迷上了神雕侠侣,她在大舅家的院子里扯了一根绳,有时候就睡在上面,我知道,她这是对小龙女的一种模仿。仙儿虽然性子狠辣,但终究是个极少食人间烟火的狐妖,看着她躺在那根不到小拇指粗细的麻绳上,还真有那么点冰清玉洁的仙子气质。

    而且她的身子只有十来斤重,在一根绳子上睡觉对于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平时我上课的时候,仙儿就在我们学校的操场上闲逛,现在她有了实体,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只不过,在别人面前,仙儿通常会用幻术伪装一下,在我眼中,她长得雪白色的长发、腰上还缠着一根毛绒绒的白尾,可在别人看来,仙儿的一头秀发却是纯黑色,她腰上的白尾也不见了踪影。

    简单点说,在别人看来,仙儿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普通女人。

    因为她那招人的长相,在操场上闲逛的时候,还曾遭到过几个小混混的调戏。

    我也不不知道调戏她的那几个小混混最终怎么样了,但一般来说,敢和仙儿过不去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还有一段时间,仙儿迷上了看书,什么样的书她都看,类型不忌、荤素不忌,在那段日子里,每天到了晚上,她都会偷偷潜入市里的各大书店,把那些书店当成了她的免费阅览室。

    也有那么几天,仙儿迷上了厨艺,不得不说,在厨艺方面,她比我还没有天赋,说她做的菜难吃都是夸她。

    总之,在那段平淡的日子里,仙儿的种种举动总是让我的生活变得不那么无聊。她是那种很容易对一件事上瘾,又很容易三分钟热度的人,总是想起一茬是一茬,没什么长性。

    如马建国所说,冯师兄在十一月的上旬成了我们市警局的局长,他变得更忙了,忙到不可开交,在那段日子里,除了我建电子档案的时候他来了我学校一次,之后我就没再见到冯师兄。

    对了,还有黄大仙他们,自从他们搬到乱坟山之后,就经常和我们在一起吃饭,他家的情况,我了解得也比较多。

    他的干儿子黄枢在厂子里干了几个月,因为为人精明,又肯干,升职成了他们那条流水线上的小班长,工资比之前提了不少,也交上了保险。

    在黄大仙不屑的努力下,小六终于能认人了,他先是记住了黄大仙,后来又记住了黄枢,记住了我师父和我,记住了我大舅。

    陈道长说,小六丢了魂魄还能记住这么多事,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

    只不过小六的脑瓜虽然好用了一点点,可破坏力依旧强大,大舅在十月底换的新沙发又被它给抓得不成样子了,后来大舅也懒得换了。

    至于黄大仙本尊,他在陈道长的帮助下,化形能力比之前强了很多,现在不但能完整地幻化成正常人的样子,连身上的黄毛也看不见几根了。另外,在那段日子里,他一直在和陈道长研究勾魂锁和引魂灯,不过我听师父说,这两个人连着研究了两三个月,可一直都没什么成果。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这些同样平淡却又一点也不平凡的人几乎组成了我日常生活的所有部分,除了他们这群人,唯一让我上心的,就是我的学业。

    因为一个半月没上课,我已经完全跟不上老师的教学进度了,老师讲的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就像天书一样难以理解,我只能一边装模作样地听讲,一边偷偷地自学。

    十二月底,学校组织了月考,我所有科目的成绩几乎都在及格线上徘徊,可让我惊奇的是,我在班上竟然不是最垫底的。

    竟然还有人的成绩比我差,怎么会有这种事?

    月考结束之后,很快就到元旦了。也就是在元旦那天,我们没放假,而学校则在大会堂里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元旦晚会。

    可我们学校所谓的“大会堂”,最多也只能容纳几百个人,全校四个级部,将近两万人,这么小的会堂肯定坐不开啊,后来就只有复读班的学长学姐们去了会堂,而其他的人,都只能看电视直播。

    当时每个班里都配了一个电视,可以直播会堂里的画面,我记得刚升高中的时候,校长给我们开了一个电视会议,可从那以后,我就没见这个电视开过,直到元旦。

    班主任来到教室,先是告知我们要看元旦晚会,之后他就跑到电视柜后头插上了电源,结果在开电视的时候才发现电视开不开了。

    之后班主任又对着电视和电视柜后面的插座摆弄了一阵子,十几分钟之后终于确认了电源没有问题,出问题的是电视机。

    所有人都担心电视一坏,班主任又要趁机占用我们看直播的时间讲解试卷了。

    没想到班主任竟然决定把电视机修好,当然不是他自己修,而是将电视后勤部,让后勤部的人去修理。

    而且将电视机搬到后勤部的任务,就落在了我头上,就因为教室里的那个破电视只有我自己能搬得动。

    我也忘了在零二年那会有没有液晶电视了,反正我们学校里的电视都不是液晶的,而是那种又大又厚的老型电视,屏幕大概是29寸的,可重量却快赶上大舅家的电冰箱了。

    我抱着电视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校保安在楼底下巡查,他一看见我,就扯着嗓门冲我大吼:“干什么的?”

    就好像我是偷电视的一样。

    我特不想理他,可又担心他上来找茬,就闷闷地回了一声:“修电视的。”

    之后那个保安也没再理我。

    来到后勤办公室,几个后勤部的老师正围在一张桌子上喝茶聊天,其中有一个人看上去不像是学校里的老师,他的皮肤黝黑而粗糙,看上去像个庄稼人,可身上的衣服却明显比周围的人值钱,几个人中就数他说话最多,其他人都在附和着他说。

    另外,这个人的怀里还抱着一只看上去有点像黄鼠狼的动物,可这只动物脸上有黑白相见的花纹,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辨认出这是一直果子狸。

    这几个人此时讨论的话题,也似乎和这只果子狸有关。

    我将电视放在地上的时候发出一些声响,他们立刻停止了谈论,几双眼睛同时朝我这边瞅了过来。

    我指了指地上的电视机说:“电视坏了,班主任让我拿过来修。”

    其中一个男老师皱起了眉头:“电视坏了也不能来后勤啊,这里哪有人会修?”

    这时候,有人拍了拍怀里抱果子狸的男人,对他说:“哎,老路,我记得你以前干过电器维修来着,给帮忙修修呗。”

    那个被称作“老路”的人笑了笑,问身旁的人:“有螺丝刀吗,最好是十字花的。”

    很快就有人打开办公桌抽屉,从里面拿了一个十字花螺丝刀递给老路,老路拿着螺丝刀来到我跟前,蹲下身,先是将他的果子狸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之后就对着电视摆弄起来。

    我朝果子狸看了一眼,它此时正趴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老路,一副很安静很乖的样子。

    我又看向老路,他的皮肤黑里带着红,一看就是经常在太阳地底下晒着,在他的后颈上,甚至还有晒伤的痕迹,可他又不像是一个干重活的人,因为在他的手掌上,几乎看不到老茧。

    就在我盯着他看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来,对上了我的眼睛。

    大概是觉得我的眼神中没有多少善意,他先是愣了一下,之后又问我:“咋了这是,怎么这样看人呢?”

    我就问他:“你不是学校里的老师吧?”

    他冲我眨了眨眼:“你咋知道的?”

    我说:“面生。”

    他笑了笑,低下头,继续摆弄电视机,嘴上一边对我说着:“我是做工程的,你们学校最近要盖个教师公寓,工程是我承包的。唉,你说你这孩子,看着人不大,那看人的眼神咋这凶呢?”

    听他这意思,他是个包工头。

    他这身皮,应该就是常年在工地上晒黑的,不过像他这种工头到了工地上,一般都只是盯着,很少自己上手干活,也怪不得手掌上这么细嫩了。

    我应他一句:“我眼小,显得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