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5章 周烈
    庄师兄一边开着车,一边对我们说:“你们上次弄到的这颗尸丹,真有可能是当年始皇帝寻找的长生丹。听药监局的几个朋友说,这颗尸丹的确有活化细胞、补血养身的药效,而且没有什么副作用,长期服用的话,也确实可以强身健体。不过这东西并不能让人长生。”

    说到这,庄师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狄保全他们已经审问了那个阴阳师,陕北的那具邪尸,是他和已经过世的一个老阴阳师养的。养尸的目的就是为了培育这颗尸丹。而且我们调查过了,芦屋仓镰是播磨一脉的弃徒,多年前就因为养尸被逐出了宗门。至于马神婆,早年是湘西一代的神婆子,也是因为犯戒被赶出了湘西,这个女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赶尸人一脉的部分传承,只知道她是三十年前和芦屋仓镰认识的,后来又成了芦屋仓镰的姘头。”

    我师父拿着那张化验单,点了点头,有些担忧地说:“阴阳师在陕北一代养尸这么多年,养尸人一脉就没有发现吗?”

    庄师兄手里还握着方向盘,头也不回地说道:“他们早就发现了,但是不好插手去管,那个村子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就处在养尸人一脉和百乌山的地盘分界线上,西边的村口属于养尸人的地界,王二麻子的祖宅则属于百乌山。这些年,狄保全他们也多次想对芦屋仓镰下手,可这个阴阳师精得很,他和马神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离开过村子的东山头。养尸人一脉想对付他们,但也是鞭长莫及啊。”

    这时梁厚载在一旁问道:“百乌山不知道芦屋仓镰养尸的事吗?”

    “应该是知道的,”庄师兄回应道:“可是百乌山这一百多年来也是乱得很,自顾不暇,也许是没有精力去管芦屋仓镰的事。但也有一种可能,就是芦屋仓镰养尸,是得到了百乌山默许的,而且我让人查过芦屋仓镰的账户流水,去年年底和今年年中,他曾给赵德楷汇过两笔钱,虽然数额都不大,但可以确定,这个芦屋仓镰和赵德楷之间,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联系。”

    师父紧了紧眉头,叹口气,说:“这个赵德楷究竟想干什么,先是搞教派,骗信徒的钱,现在又和阴阳师牵扯上了。”

    庄师兄说:“这段时间,我们调查过赵德楷,这家伙最近在想尽办法用各种手段圈钱,只是目前还不清楚他弄这么多钱要干什么。另外,闫晓天和寄魂庄合伙做生意的事情,老夫子已经知道了,但他并没有反对。”

    说到这,庄师兄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又接着说道:“之前我和冯师弟讨论过百乌山的事情,我觉得,要想让闫晓天做成气候,就有必要把赵德楷拉下马来,冯师弟和我的看法基本一致。”

    我说:“赵德楷的问题肯定要处理,但现在还不能着急。现在来看,赵德楷在外面做得很大,百乌山里也都是他的人。要处理他,必须等闫晓天在门中积攒起自己的势力,到时候里应外合,才能拔除赵德楷这颗钉子。对了庄师兄,上次我从百乌山拿回来那颗阴玉,现在也在寄魂庄吧?”

    庄师兄背对着我点头:“已经测验过了,那颗阴玉和东北邪墓里出来的那颗是同一种东西。不过目前还没有十足的证据表明,那颗阴玉就是赵德楷带进百乌山的。有道,你有时间最好联系一下闫晓天,让他着手查一下那颗阴玉的来路。”

    我摇头:“不行,现在百乌山里都是赵德楷的人,闫晓天贸然查这件事很容易暴露。到时候,万一他和寄魂庄联手做生意的事也漏了风声,反倒让赵德楷占了先机。还是再等等吧,等到闫晓天培养起自己的势力了,再讨论这些事。另外,那颗阴玉也找机会交给闫晓天吧,让他将那东西放回仓库里,别让赵德楷起疑。”

    从后视镜里,我看到庄师兄脸上露出一副略带玩味的笑容。

    过了小片刻,他才侧着脸对我说:“真不敢想,你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

    庄师兄这是在夸我吧?弄得我还怪不好意思的。

    我故意扯开了话题:“当时在东北老黄家的时候,收集了不少子弹吗?”

    “你是说那种长钉样的子弹啊?”庄师兄回应我:“我们清理墓穴的时候确实收集了很多,还找到了六把发弹用的弹簧枪,其中两把寄给刘尚昂了,听冯师弟说,你们下墓的时候还用上了?”

    我“嗯”一声,说:“确实用上了。其实我有点想不明白,尸魃的皮肤很硬,连青钢剑都砍不开,那种子弹是怎么打进它身子里去的。”

    庄师兄想了想,说道:“估计和子弹上的符印有关系,那种子弹不是中空的吗,符印就纹在子弹的内侧面,我们也是将子弹展开以后才发现的。那枚用来做研究的子弹就在寄魂庄,回去以后可以给你看看。”

    我师父从旁边插上话:“什么样的符印?”

    庄师兄摇了摇头:“不好描述,不过我师父说,那种符印和鬼门的走阴符很像。师叔还等回到寄魂庄以后自己看吧。”

    在这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些百乌山的事情,因为庄师兄下了高速之后,就将车开上一条山路,路况复杂,他要集中精力开车,我们和他说话,他也就是偶尔应上一两句,后面的聊天内容比较零碎,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回到寄魂庄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我因为身上的伤还没有彻底痊愈,师父就让我明天再去内阁,晚上先好好休息一下。

    吃过晚饭,我们早早地入睡,第二天一早,还是一如往日的晨练,只不过我因伤在身,晨练的强度没有平时那么高。

    大概是早上八九点钟的样子,我和师父才下了井,走过灵泉,我催动番天印开启了秘门,之后就来到了内阁。

    这次回来,我主要是想查查黑石棺中的宝剑是什么来路,我还记得带有剑图的书简大体在什么位置,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它。

    展开书简,在整支书简最开头的位置,就画着那把剑的手稿,我绝对不会认错,这就是我在石棺中看到的那把剑,剑柄和剑身的比例,还有剑柄末端的宝石,都是分毫不差的。

    在书简的开篇,先提到了一个名叫周烈的人,这个人表字无心,是西汉末年的一个任性豪侠,少年从过军,跟着西域副校尉陈汤打过北匈奴,陈汤就是当年说出“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那个人。

    周烈不是个带兵打仗的人,他就是陈汤身边的一个侍卫,一个小卒,但书简上却拿他和西楚霸王项羽作比较,说他杀人的本事几乎能赶上霸王的水准了,也是个能以一当千的猛人。

    而且这个人虽然擅长骑马,但他爱马如痴,每次上战场都不舍得骑自己的战马,往往都是步战,而且他不擅长使用长兵器,最趁手的武器是祖上传下来的一柄五尺长剑和两支手戟,在周烈拿到这把剑之前,剑是没有名字的,后来还是他自己给剑取了名字:天罡。

    天罡剑?

    看到这,我心里不由地惊了一下,转头看向师父,师父则朝我手里的书简扬了扬下巴,示意我继续往下看。

    我继续向下看,越看,心中就越是惊讶。

    书简上说,周烈在战场上搏杀五个春秋,自己领悟出了一套没有固定招式的剑法,这套剑法因剑得名,也叫天罡剑。

    可我师父不是说,天罡剑是唐代还是隋朝的什么人传进寄魂庄的吗,怎么在西汉末年就有了?

    我没多问,继续向下看。

    周烈从军的这些年里,积攒了不少军功,可当北匈奴被破,朝廷论功行赏的时候,他因为生性自由不爱受拘束,没有接受朝廷封赏,只从朝廷领了一笔钱财,回河东郡做起了游侠。

    在河东郡的时候,他结识了一个外出游学相士,而这个相士,就是我们寄魂庄的开山鼻祖,庄君平!

    我越发觉得不对劲了,再向下看,书简上就用很重的笔墨记述了周烈和祖师爷相处中的一些细节,书简上说,周烈因为性情豪迈,出手又很大方,朝廷给的那点赏银很快就被他花光了。他没有正业,后来完全是靠我们祖师爷接济,依旧过着他任性豪迈的生活。

    祖师爷和他达成了一个默契,在周烈还活着的时候,他的一切生活开支,全部由祖师爷一力承担,但在他死后,则需将天罡剑的剑谱传给祖师爷的门人。

    周烈去世的时候,祖师爷已经过世三十年。

    在祖师爷过世之后,一世祖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建立了寄魂庄,也就是在那三十年里,寄魂庄几次动荡,都是周烈出面摆平的。

    一世祖感怀周烈的恩德,在周烈过世之后,倾尽家资,为周烈做了一处墓穴,并拿出了寄魂庄剩下的最后两个黑石棺,给周烈和周烈的妻子做了棺椁。

    书简上说,因为周烈的命格奇特,并不适合与妻子合葬。最终只能“合葬不合棺”,也就是说,两个人葬在同一个墓室里,但尸骨不放在一个棺椁中。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个地下墓室里,会出现两口黑石棺的缘故。

    而切书简上还明确地提到了,像这样的黑石棺,寄魂庄原本共有十一个。

    在书简的最末段,说周烈的命格属于炉中火命,却又是邪火,和普通的炉中火有很大的区别,有这种命格的人,死后的尸骸是可以用来镇邪尸的。

    看到这里,整部书简已经被我完全展开了。上面虽然没有说周烈的墓到底建在了哪里,可种种迹象都表明了,改造乱坟山老墓的人,就是一世祖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