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3章 活下来了
    我很担心尸魃会趁我们没有还手之力的现在突袭我们,可是它没有,当地下传来的力场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尸魃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不那么自然了。

    而这时候的陈道长却却是满面红光,不管变换着手印,在他的身上,我能感觉到很强的念力,而且这股念力正以极快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强。

    陈道长竟然在和尸魃斗法!

    而且在这种无声息的对垒中,我能清晰地感觉到,陈道长竟然还占了上风。

    我不知道尸魃和陈道长分别施展的怎样的术法,但我能感觉到,从地面传来的那股力场正在慢慢变弱,虽然变弱的速度非常缓慢,可我还是感觉到了。

    之前师父说陈道长是有大本事的人,我还一直对此存有疑虑,可他竟然能和尸魃斗法,这已经完全超乎我的想象了。

    就在我一脸惊奇地看着陈道长的时候,陈道长转动眼珠,向我投来一道求助似的目光。

    一看他那眼神我就知道,他这是快扛不住了。

    我想站起来帮他,可我的腰还是被拉扯着,根本站不起来,情急之下,我解开了番天印上的蚕丝布,手臂一甩,直接将它掷向了尸魃。

    因为受到力场的影响,我使不出太大的力气,番天印在半空飞动的速度也不算太快。

    当番天印飞向尸魃的那一刻,尸魃的嗓子里立刻发出“嗤”的一声锐响,那声音像是蛇吐信子的声音,又像是在尖叫,听得我头皮一阵发麻。

    而在下一刻,尸魃就破功了,地上的力场在一瞬间完全消失,尸魃扭动着身子,想要避开朝它飞过去的番天印。

    我就地向前一滚,伸手抓住还在半空中飞行的番天印,又快速起身,手持番天印砸向了尸魃的面门。

    所有的动作几乎都是在石火电光间做完的,尸魃刚被破了功,反应有些迟钝,被我砸了个结结实实,也就在同一时间,它挥动着蛇尾,狠狠抽在了我的左肋上。

    被蛇尾抽中的那一刻,我先是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紧接着,整个左半身都仿佛失去了知觉一样。

    我被蛇尾上的力道击退了好几米,等停下来的时候,我就护着左肋跪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

    番天印还在我的手中,在印面上,还沾着尸魃的一些血肉。

    这时我还听到陈道长在念咒,头顶上有“啪、啪、啪”的沉闷枪声,我听到仙儿在叫我的名字,也能感受到梁厚载身上的念力。

    我不知道我的肋骨是不是断了,也不知道内脏有没有受损伤,左肋传来的巨大疼痛让我头昏目眩,我想喊疼,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从眼角的余光里,我隐约能看到尸魃正在剧烈地扭动身子,似乎在躲避什么东西。

    刘尚昂被蛇尾打中,他那瘦小的身子骨顿时飞了出去。

    梁厚载手里拿着一大把辟邪符冲向了尸魃,可还没到尸魃面前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仙儿举着狐火灯笼在尸魃身旁徘徊,尸魃就不停地用蛇尾驱赶她。

    当时我的脑子已经有些断片了,所有的情景都是以片段的形式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知道梁厚载和刘尚昂他们正在和尸魃对峙,但我记不清其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能出现在我脑子里的,都是破碎的片段。

    直到我师父那边突然大吼一声:“有道,番天印!”

    之后就有什么人伸手拍了一下我的后背,一股暖流瞬间流遍我的全身,我就像是吃了强效的止痛药一样,就连左肋上的疼痛也跟着消失了。

    我的思路也瞬间变得清晰起来,我知道,师父刚才喊那一声,就说明阴阳真已经布好了。

    我立刻举起番天印,思存九天,快速踩出一套完整的罡步。

    这时候,我能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念力从身后不远处传来,不断灌入我的体内。之后,这股念力又混同着我的念力,一齐进入了番天印。

    在我的感知中,周围的世界顿时变得有些朦胧,梁厚载他们的人影在我眼中是模糊的,地上的水潭和正对面的尸魃看起来也有些发虚。

    片刻之后,周围的人影和景物变得更加飘渺,唯独尸魃的身影,却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我似乎能清楚地看到尸魃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和鳞片,能听到它若有若无的呼吸声,甚至可以感知到它的每一根头发飘动的幅度。

    直到黑水尸棺的幻象出现在我和尸魃之间的时候,我意识到,番天印已经被彻底催动了。

    之前在云南龙王墓,黑水尸棺也像这次一样陈放在了我的面前,我知道它只是一抹幻象,可身处于这一抹幻象两侧的我和尸魃,却都是真实的。

    我跨黑水尸棺的幻象,来到尸魃面前,它没有动,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在它的眼中,我看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除此之外,还有极度的不甘。

    我知道,如果不是它之前被地脉中的阴气削弱,只凭现在的我根本无法镇住它。

    我举起番天印,在尸魃的身上轻轻扣了一下,我没感觉到番天印中有念力流出,可尸魃却像是受到了强烈的电击一样,它的身子剧烈地颤抖了几下,然后我就看到它的皮肤开始龟裂,它的头发也变成一抹黄沙,随着从隧道方向吹来的风四处飞落。

    仅仅一瞬间的功夫,尸魃的整个身子都破碎了,化作一大捧沙尘,围着我的身子盘旋了很久,才慢慢落在地上。

    周围的情景又回复了正常,从师父和罗菲那面传来的念力也快速消退了,所有人都正用一种惊奇的目光看着我。

    我能看到他们,却感觉不到空气中的潮气,脚踩在地上,也感觉不到地上那些碎石的尖锐了。

    我环顾着周围的环境和在场的所有人,我感觉自己和他们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在看他们的时候,就像是透过一根连接两个世界的窥镜在窥视他们,那种感觉,就好像他们都是电视里的人,而我,就坐在电视机前,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以及他们的一举一动。

    片刻之后,我心里莫名地沉了一下,之后我几乎是处于本能地放下番天印,朝着尸魃刚才停留过的地方深深作揖。

    作完这个揖,我才算是真正觉得自己回复了正常了,我不再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了,我终于可能感受到潮湿,透过鞋底,我也能感觉到地面上的碎石已经硌脚。

    而在这之后,一阵虚脱顿时在我的全身蔓延开来,左肋的疼痛感变得比之前还好强烈,那种剧烈的疼痛瞬间让我的脑子短路,我只感觉两眼一黑,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我曾听庄师兄说,人在深度昏迷的时候,其实还是有自主意识的,在这种时候,人依旧会做梦。

    可我昏迷的时候从来不做梦,至少我不记得我做过梦。

    所以我昏迷的时候,时间仿佛流逝的非常快,我感觉自己好像只是闭了闭眼,又睁开了眼,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病房里。

    仙儿和罗菲就守在我身边,两个人在聊天,罗菲手里还拿着水果刀,以及一个削了一半的苹果,空气中飘着一股新鲜苹果的清香,在这股香味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

    床很软,我试着坐起身来,可左肋依旧很疼,背部和腰部稍一用力,针扎似的疼痛就让我忍不住“哼”了一声。

    仙儿和罗菲听到我的声音,同时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仙儿看着我,先是长长松了口气,之后又对罗菲说:“菲,你给柴爷打电话说一声吧,别让他老挂念着。”

    罗菲朝着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之后就拨通了我师父的电话,告诉师父我已经醒了。

    在罗菲跟我师父打电话的时候,我就问仙儿:“我昏迷多长时间了?”

    仙儿叹口气,说:“三天了。唉,都怪那个陈道长,在你身上贴了张回春符,那种符箓,可以在短时间内激发人的体能,可符箓失效之后,却要睡上三天三夜。”

    怪不得催动番天印的时候我感觉不到疼痛,原来是陈道长在我身上贴了符。

    我也松了口气,说:“我是因为这个才昏迷的啊?嗨,在墓里的时候,我突然感觉眼前一黑,还以为是伤势太重,快要死了呢。刘尚昂和梁厚载他们呢?”

    仙儿白我一眼,说:“陈道长的回春符只是你昏迷的诱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还是因为你伤势过重。你是不知道,刚送你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你肋骨断了四根,有一根错了位,险些扎进肾脏里,可把我们这些人吓坏了。好在你命够硬,没死成。大仙和瘦猴买饭去了,已经出去二十分钟了,估计再有一会就回来。”

    听着仙儿的话,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觉得,她和罗菲的关系,好像比之前好了很多。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

    罗菲此时已经挂了电话,回头来对我说:“柴爷他们一会就过来。”

    我看着她手里的苹果,闻到从苹果那飘来的香味,我就忍不住问她:“你手里那个苹果,给我削的吗?”

    “美得你。”仙儿在旁边插嘴道:“你刚动了刀,最近这段时间只能吃流食。”

    动刀?怎么还动刀了?

    我想掀开被子看看什么情况,仙儿却一把按住了我的手,对我说:“别乱动!你有一根肋骨碎裂面比较大,骨片扎进了腹腔里,可不得动刀吗。也就是你,身子骨硬,要是换成别人,挨了尸魃这一下,估计现在已经到阎王老爷家喝早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