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2章 尸魃现身
    水里果然有东西,如果金属制成的手电碰到的是石质的水底,撞击声要比这尖锐得多。

    空气中的那份压抑,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稍稍直起了身子,双眼紧盯着被泛着惨白色灯光的水面,一边又竖起耳朵,倾听着水中的声音。

    我和水洼之间的距离大概有两米左右,在这个距离上,趴在地上的我只能看到水面上的光和涟漪,却无法看到水里的情况。

    我担心尸魃会突然冲出水面,一手攥着番天印,另一只手,则紧紧抓着青钢剑的剑柄。

    过了很久,水面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可水洼里却依然没有动静。

    看样子,尸魃并不在里面。

    心里这么想着,我一边觉得有些失望,另一方面,又松了一口气。

    我缓缓站起身来,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就凑到水洼前,朝水中望了过去。

    在被防水手电照亮的深水中,赫然出现了一个人首蛇身的女人,我看向它的时候,它也在看着我。我记得它的脸,就是我曾在那个贴满灵符、挂满黑色铁链的墓室中见到过的那张脸。

    尸魃!

    它是活的,当它看到我时,它脸上的表情明显发生了变化。从警惕变成了极端的愤怒和恐惧。

    我第一时间抽出青钢剑,一剑朝水中刺了过去,同时大喊:“尸魃,摆阵!”

    “阵”字刚脱口,水面上突然暴起了大捧的浪花,尸魃几乎是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冲出了水面。

    天罡剑对付邪尸,以退为近,以守代攻,我在出剑的同时就已经后撤了一步。

    “当”的一声锐响,青钢剑似乎是撞击在了金属上,接着我就感觉一道巨力从青钢剑的剑身传到了我的手腕,当时我就感觉自己的手腕像是被重锤击中了一样,先是一阵碎骨般的疼,接着手上一软,青钢剑直接脱手飞了出去。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也没心思去管青钢剑飞到哪去了,只听到青钢剑落地的时候,地面上传来哐当一声锐响。

    尸魃的力气极大,我不敢和它硬拼,赶紧缩身,急退了好几步。

    这时候冯师兄还惊叫了一声:“尸魃醒了?”

    对啊,尸魃怎么醒了?夏师伯不是推算,尸魃受到阴河洗涤,要在十天之后才能醒过来吗?

    难道说,我夏师伯也有算错的时候?

    可当时我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尸魃破水而出之后,身在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又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赶紧闪身,尸魃的身子和狭长的蛇尾就擦着我的肩膀飞驰而过,它体表的阳气被耗尽了,透过蛇皮散发出来的,是它深藏在体内的精纯阴气。

    当那股阴气突然渗入我的皮肤时,我的整个身子都在那一瞬间僵住了,那种感觉很难形容,既像是受到了电击,又像是被冻僵了一样,好像在那一刻,我身上的阳气和生气都要消失了似的。

    万幸的是黑水尸棺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快速化解了我身上的阴气。

    陈道长这时候也冲过来了,他也带了一把桃木剑,就是普通的桃木,硬度和锋利的程度都和青钢剑没法比,可这把剑陈道长也凝练了很多年,上面的灵韵很强,用它来对付邪尸,威力一点不比青钢剑小。

    可陈道长的剑触到尸魃身上的时候,竟然“咔”一声断了!他看着手里的断剑,不由地愣了一下,而尸魃却在接下来的一瞬间扭动蛇尾,朝陈道长抽了过去。

    陈道长背上可没有黑水尸棺,如果这一下被抽中,光是从尸魃体内传出来的阴气就够他喝一壶的。

    我也没想那么多,一个箭步向前,推开了陈道长,之后就猛一缩头,想趴在地上,躲过尸魃致命的一击。

    尸魃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我刚想弯身,蛇尾已经到我眼前了。

    眼看着我就要被蛇尾打中面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枪声。

    啪!

    我一点也没记错,那声音就是“啪!”,像是两只手拍在一起发出的声音,那种声音很脆,但又有种闷闷的感觉。

    已经到了我眼前的蛇尾突然顿了一下,我立刻后退,和尸魃拉开了距离。

    刘尚昂也梁厚载也跑到我身边,快速将我朝后拖,我看到刘尚昂手里拿着一把看似笨重的枪械。

    那是一把手枪,可枪管比猎枪还粗,除去枪管,光是笨重的枪身就有两个成年人的拳头那么大。可从外型上看,它就是一把手枪。

    和尸魃拉开一段距离之后,刘尚昂伸手从背包里拿出一颗子弹,装填进了枪管里。

    那种子弹从外表上看和钢钉没有两样,但在子弹的表面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孔。

    这种子弹我曾在东北老黄家见过,当初那些雇佣兵,就是用这种子弹打伤了那个无面道人。

    我很想知道刘尚昂手中的枪是怎么来的,可现在还不是关心这种事的时候。

    此时的尸魃还在远远地盯着我们,我们不敢妄动,它也不敢动。之前被刘尚昂发射出去的那枚“钢钉”就扎在它的蛇尾上,由于子弹中空,弹面上又有无数小洞,这样的子弹嵌入尸魃的血肉之后,就像血槽一样,将尸魃体内的血放了出来,同时被放出来,还有尸魃体内的阴气。

    我一感知到那股阴气,就冲着身后的人喊一声:“吃糖,多吃两块!”

    说话间,我快速朝师父和罗菲那边看了眼,现在他们两个已经开始摆阵了。

    尸魃似乎并不关心我师父和罗菲在干什么,它从刚才开始,视线就一直落在我身上,确切地说,应该是落在我手里的番天印上。

    虽说它已经受到了极大程度上的削弱,和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相比,它身上的尸气只有当时的一成左右,但即便是这样,它这么看着我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一阵阵地发颤,我知道,即便是尸魃的力量只剩下了十分之一,我们也很难镇住它。

    仙儿和陈道长也慢慢地移动到了我身后,陈道长简短地对我说:“给你师父多争取一点时间。”

    我默默地点头,眼神一直盯着尸魃。

    我特别讨厌这样的对峙,我面前的东西不是人,而是邪尸,这也不是高手过招,这是搏命,抢到先机的一方才有更大的机会活下去。

    尸魃似乎对刘尚昂手里的枪非常忌惮,我伸出手,拍了刘尚昂一下,同时从口袋里拿出三张封魂符。

    刘尚昂在调整呼吸,过了很久都没有开枪,我没有催他,只是默默地等着。

    我也不确定自己等了多久,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时间仿佛变得很慢,每一秒钟都变得很长很长。

    直到刘尚昂突然向前迈出了半步,我知道,他要开枪了,立刻抖动手腕,将三张封魂符全部扔向了尸魃。

    刘尚昂几乎是在我扔出封魂符的同一瞬间抠下了扳机。

    啪的一声,一道精光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长弧,朝着尸魃的蛇尾飞了过去。

    这种子弹的速度比普通子弹要慢很多,可和我扔出去的封魂符相比,还是快了不只一个层次。

    尸魃对于我扔出去的三张封魂符无动于衷,唯独扭动蛇尾,避开了那颗子弹。

    它的速度确实快得惊人,我几乎没看清楚它是如何移动蛇尾的,只看到它变了姿势之后的样子,而刘尚昂发射出去的那颗子弹,也就在下一瞬间扑了个空。

    不远处的水潭中有水花激荡,刘尚昂的子弹在掠过尸魃之后,落入了水中。

    封魂符是在子弹落水之后才贴在尸魃身上的,可这一刻我就傻眼了,连尸蛟骸骨都能镇住的封魂符到了尸魃这里竟然完全没了作用,接触到它的皮肤之后,三张符同时飘落,就像三张废纸一样落进了尸魃身旁的水洼中。

    看着那三张完全没起作用的封魂符,我才突然想起一件事。这些封魂符确实能镇阴煞,可尸魃是里阴外阳,皮肤表面是带着一层阳气的,即便这层阳气目前已经很微弱了,可它毕竟还在。

    也正式因为这层阳气的存在,让师父的封魂符失效了。

    这下麻烦了,我原以为封魂符才是对付尸魃最有效的武器。

    尸魃在避开刘尚昂的子弹之后,依旧没有什么行动,它就是那么静静地盯着番天印,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像尸魃这样的顶级邪尸都是有心智的,她越是这样一动不动,我就越觉得危险。

    这时候,身后的陈道长小声问我:“它不动,咱们也别妄动,只要为阴阳阵争取足够的时间就行,避免硬拼。”

    尸魃好像听懂了陈道长的话,这边陈道长话音刚落,尸魃那边就传来一阵异常急促的悉索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它要干什么,就感觉脚下突然出现了一股极强的牵动力。

    那股力量拉扯我的腰身,似乎是要将我拉到在地,我想后退,可双脚好像陷进了泥潭里,根本拔不动。

    我试图和那股力量抗争,可它实在是太强了,我很快就失去了重心,整个人仰面倒地。

    不只是我,周围的人几乎全都横七竖八地倒在了地上,只有陈道长还苦苦支撑着,他此时正咬着牙,艰难地结了一个手印,嘴里念念有词。

    尸魃似乎有些惊讶,它歪着头,一脸疑惑地看着陈道长。

    与此同时,我感觉从地下传来的那股力量变得更强了,我觉得自己的脊椎都快被拉扯得变了形,从我的身体里发出一阵骨头快要错位时的“咔咔”声。

    我斜着眼睛朝师父和罗菲那边看,这股力场似乎没有影响到他们,此时我师父已经踩完了罡步,罗菲将艮字幡插在地面上,她盘腿坐在艮字幡前面,嘴里念念有词,脸上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看起来,催动招魂幡对于罗菲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