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1章 暗坑深处
    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沿着这条隧道走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碰到尸魃,必须提前做好所有的准备。

    最后,我又在师父的示意下清点了一次大家的装备,确认没有问题了,我们才进隧道。

    这条隧道很宽敞,几个人就是并排也能走得开,可地面和隧道顶端生出了大量石钟乳,而且越向前走,石钟乳就越是密集,加上地面湿滑,并不容易行走。

    走到后半段的时候,钟乳林中还出现了一些暗坑,我走在前面,每遇到一个暗坑,我都会用青钢剑在坑旁的石钟乳上刻下一个十字形的记号,用以提醒后面的人。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前方传来了流水声,我知道,我们应该快到隧道的尽头了,在隧道之外,应该是一个瀑布或者暗河。

    可当我几乎就要走出隧道,哗啦啦的水声已经出现在我耳边的时候,脚下的一个暗坑却引起了我的主意。

    这些暗坑,大多是一些位于钟乳林阴影里的水洼,有大有小、有深有浅,而且水洼的边缘湿滑,一脚踩上去,很容易栽跟头。

    可我眼前这个暗坑,坑的边缘却用巴掌大的石砖围了起来,那些石砖是直接嵌入地面的,被它们包围的暗坑直径大概有半米左右,从外观上看,这个围着砖块的坑,就像是一口人为挖掘的井口。

    我打开手电,朝“井”里照了照,里面的水很深,在水与光的折射下,我竟然看到有一群鱼苗从中游过。

    我立刻转身招呼冯师兄,冯师兄凑过来的时候,我就朝着井口扬了扬下巴。

    冯师兄凑在井前,和我一起向下看,不一会,又有一群鱼苗从中游过。

    我问冯师兄:“造墓的人在这地方安置一口井是什么意思?”

    冯师兄想了想,说:“里面有鱼游过,就说明,在这个井下面应该一条暗河吧,而且咱们在墓里走了这么久了,从来没见到生命的迹象,唯独这口井中出现了生灵……这口井应该是一个标记,有生命出现,就说明咱们走的这条路,就是墓穴中的生路,离开生路,也许就是一片死地了。”

    换句话说,我们走过的这条路,就是造墓者给自己留下的一条生路了,出了生路,是生是死,那可就说不好了。

    这时冯师兄又说道:“这地方没有明显的换乱炁场,可磁场却乱得很,你看我的罗盘。”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风水盘拿了出来,我就看到罗盘上的指针毫无规律地晃动着,而且晃动的频率非常高。

    冯师兄说:“炁场不乱磁场乱,说明这里的地脉本身就有很大问题,远古时代的人不会利用炁场,但对地脉的了解比后来人更深,我估计,他们应该会将墓穴的主要结构建在这种地脉附近。简单点说,出了这条生路,才算是正式进了远古人搭建的墓穴。”

    我留意到,冯师兄说话时的口气似乎是在警告我,不要离开生路。

    我一直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我,过了片刻,他又开口了:“在我们屯蒙一脉的传承里,有三种墓属于禁地,是绝对不能进的。其中一种就是这种建在异常地脉上的远古墓穴。”

    “那咱们到底进不进去?”我问冯师兄。

    冯师兄沉思了片刻,说:“可以进,但不能离生路太远。”

    我又问他:“可是,如果尸魃进了古墓呢?”

    冯师兄则摇头道:“尸魃可以不镇,可这样墓,是绝对不能深入的。而且,如果尸魃进去了,咱们反倒省事了,那样墓,即便是尸魃进去,也没办法出来。”

    听到冯师兄的话,我心中有些犹豫,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来到这个地方,眼看快要见到尸魃了,竟然要无功而返吗?

    这时候梁厚载背着师父走了过来,之前我和冯师兄的对话师父也听到了,他到了我身边,就对我说:“你冯师兄说得没错,那样的墓,确实是不能进的。就在外围逛逛吧,如果能找到尸魃,咱们就镇,如果它进了古墓,咱们就不管它了。”

    我就问师父:“师父,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还说过,师祖曾进过这个古墓吗?而且师祖还嘱咐你不要轻易下墓,说墓穴里机关很多。可咱们一路走下来也没见到什么机关啊,我就在想,师父应该是进到了古墓的深层,他口中的机关,就是在那里看到的。”

    师父点了点头:“你师祖的情况和咱们不一样,他年轻的时候身边有个朋友,那是个苗疆的老司,他和李良一样,也是夜郎族后裔。每次你师祖要下古墓,老司都会到场,他们这些夜郎后裔精通巫术,在年代过于久远的墓穴里走动,倒也有保命的本钱。我二十多岁那会,你师祖之所以让我到云贵一代寻找李良,也是因为发现了一座远古的墓穴,而那时候老司过世,为了下墓,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将李良拉入了伙。”

    一边听着师父的说辞,我一边将视线投向了梁厚载那边,梁厚载接触到我的目光,立刻朝我摇了摇头:“我这几年的主要精力一直都在辰州符上面,至于巫术,我现在只学了一点皮毛。如果你要下墓,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梁厚载这么一说,下墓的事情基本上没指望了。

    我点了点头,对冯师兄说:“那就在生路附近走走吧,如果碰不到尸魃……对了,夏师伯不是说,这次咱们下墓,一定能找到尸魃么?”

    说话的时候,我将视线投向了师父。

    师父受到我的提醒,也说:“的确是这样。”

    师父这边说着话,我就感觉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沉重了。

    不能继续深入,只能在生路附近查探,可夏师伯又说我们肯定能找到尸魃。那也就是说,尸魃如今就在离隧道不远的地方。

    她离我们,已经非常近了。

    气氛瞬间变得极度压抑,我拿出了青钢剑,将它递给师父,师父犹豫了一下,没伸手来接。他转过头,朝着罗菲招了招手,嘴上说道:“罗菲,到我身边来,准备好招魂幡。”

    罗菲从背包里抽出招魂幡,来到我师父跟前,师父又对我说:“继续走吧。”

    我认真地点点头,就要朝着隧道外面走,这时候师父又在身后嘱咐我一声:“万事小心。”

    我没回头,却依旧点了点头,之后就提着青钢剑,走出了隧道,临出来之前,我还在隧道的出口留了记号。

    隧道之外是个明显有过人工开凿痕迹的洞穴,洞很深,狐火照不到它的尽头,在洞穴的地面上,遍布着大小不一的水洼,小的,只有拳头大小,大的,却几乎可以称得上水潭了。每一个水洼中都是满满的水,水面极为平静。

    冯师兄又在一旁提醒我:“这里的地脉异常,不要走得太深。”

    我没有回话,沉了沉气,继续向前走。

    虽然洞穴中充斥了大量的水洼,可空气中却没有太大的潮气,这里的潮湿程度甚至比隧道里还要轻一些。

    同时,地面也没有想象中的湿滑,只是走在地上,是不是会踩到一些碎石,那些石头坚硬而尖锐,隔着一层胶皮制成的鞋底,都感觉有些硌脚。

    我们就这么慢慢地走着,每走一段路,我都会在地面上留个记号。

    期间我路过了一个面积很大的水洼,那个水洼直径在三米上下,几乎可以算是一个小型的水潭了。

    和其他的水洼不一样,这个水洼附近的地面积了很多水,地面湿滑,我们从它旁边路过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的。

    过了这个水洼,我们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依旧没有发现尸魃的踪迹。

    这时候冯师兄凑到我跟前,对我说:“从上一次休整至今已经整整六个小时了,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我看了看队伍里的人,大家脸上都有些疲色了,于是我就对冯师兄点头,带着队伍朝隧道那边走。

    我们肯定不会在洞穴这里休整的,毕竟尸魃极有可能就在附近,谁知道在我们休息的时候它会不会突然出现。目前最安全的选择,还是先回到隧道里。

    沿着原路返回的时候,我再次路过了那个三米宽的水洼,我就发现在水洼的边缘,还有大量的水溢出来,水面也在微微地晃动。

    这一次,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其他的水洼都是水面平静,虽然满水,却都没有外溢。唯独这一个,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将洼中的水挤了出来。

    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

    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就感觉心脏一下子紧了起来。

    我立刻抬手,示意身后的人停下,然后就悄悄凑到了水洼前,朝着洼中小心观望。

    我手里拿着手电,但不敢打开,生怕惊扰了水里的东西,可仅靠着狐火灯笼里的幽光,我又看不清楚水下究竟有什么。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水里如果真的有东西,也只可能是尸魃了。

    我后退了两步,将很子匍匐在地上,同时朝着其他打了几个手势,示意他们也像我一样趴在地上。

    直到确认了所有人都已经卧倒了,我打开防水手电,直接将它扔进了水洼,之后又快速将耳朵帖在地面上。

    说是水洼,其实里面的水很深,手电落水时激起了一阵浪花,片刻之后,我才听到水底隐约传来“嘭”的一声闷响,那声音很微弱,不仔细听几乎察觉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