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5章 水棺
    师父愣了一下,说:“嗯,不管怎么说,尸魃这一族存在的时间离现在肯定离现在很远。这个地宫如果真是建立于那个巫术横行的时代,咱们可就得小心了。我年轻的时候曾跟着你师祖下过一个老墓,也是一个史前古墓,那里头的机关大多带着大巫们的念力,厉害得很,一旦中招,后患无穷啊。总之你多加小心吧,别着了道。”

    说完,师父稍稍压低了身子,朝着另外一扇铜门摸了过去,我跟在师父身后,就感觉离那扇门越近,地面就变得越湿滑。我只能半蹲着身子,一手举着灯笼,腾出另一只手来扶着地面,才能勉强保持身子的平稳,可我师父却依旧是两条腿直立着行走,虽然动作很小心,但远没有我这么窘迫。

    师父站得这么稳,大概是因为久练八步神行,下盘力量比我强的缘故。

    可我心里正这么想着,我师父突然“哎”了一声,我就看到他一脚没踩稳,顿时一个趔趄,眼看着就要仰面摔倒在地上。

    我赶紧向前滑了两步,用后背顶住我师父。

    师父扶着我的后背,很吃力地稳住了重心,随后长吐一口浊气,对我说:“这里的路面太光滑了,你可得小心点了。”

    明明是你不小心好吧!

    心里这么想,我嘴上可不敢这么说,连忙冲师父点了点头。

    师父扶着我的肩膀,重新站稳,之后又问我:“有道,你有没有觉得,这扇门前的阴气,比其他地方重了很多。”

    我依旧是点头:“不只炁量大,而且更精纯,我估计,铜门另一侧,应该就是阴气的源头了吧。”

    我师父挑了挑眉毛,若有所思地在原地站了一会,最终也没说话,继续朝着铜门那边走去。

    之前我们走的那扇铜门因为长时间被湿气腐蚀,已经变得非常脆弱,师父只是轻轻一推就让它支离破碎了。可眼前这扇门却似乎没有受到湿气的影响,看起来依然十分坚固,可怪异的是,它竟没有完全闭合,两扇门板之间敞着一道一尺多宽的缝隙。

    而空气中强劲的阴气,就是从这个缝隙中流淌出来的。

    来到铜门前,师父伸出一只手,试探性地拉了一下门板,可门底的锈迹已经将这扇门板和潮湿的地面连成一体,师父连加了几次力气,门板依旧稳稳地立着,纹丝不动。

    我师父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指着门缝问我:“你觉得你能钻过去吗?”

    我粗略地目测了一下铜门间的缝隙,之后朝着师父摇了摇头:“悬。”

    师父白我一眼:“长这么大块头干什么呢,下个墓都麻烦。”,说完,他就拿出了青钢剑,翻转剑身,在铜门的底部狠狠砸了两下。

    随着“吭吭”的几声闷响,铜门下方的锈迹被我师父砸脱了大片,之后我就和师父两人合力拉动门板,终于让缝隙的宽度稍稍扩大了一些。

    师父让我试试能不能钻进去,我来到门板间的缝隙前,猛力向里面挤了两下,挂满铜锈的粗糙门板将我的衣服磨出两三个窟窿之后,我也终于挤了过去。

    铜门的另一侧,是一个十分狭窄的通道,我在里面行走的时候必须侧着身子。

    通道的地面同样非常湿滑,可通道的壁面却非常粗糙,上面布满了无数的坑洼和棱角,虽然那些棱角已经被几千年的滴水磨得十分光滑,可当我的后背紧贴在石壁上的时候,还是被它们硌得生疼。

    我贴着墙,朝通道更深处走了几步,这时候师父也钻进来了,他朝我扬了扬下巴,示意我继续前进。

    狭窄的通道深处一直有风吹出来,那阵风非常凉,刮在身上、脸上,给人一种置身冰潭的感觉,而且在这风中,还夹带着极强的阴气。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通道前方传来了细碎的流水声。师父从后面拉了我一下,让我停下。

    由于左右空间过于狭窄,我无法转头,只能头也不回地问师父:“怎么了师父?”

    我师父沉默了小片刻,才对我说:“前面有可能就是河脉的源头。这么重的阴气……那地方指不定藏着什么东西,我给你的封魂符你还带着吗?”

    我简短地应一声:“带着。”

    就听师父说道:“先拿一张出来,以防万一。”

    师父给的那些封魂符我全都放在了身子右侧的口袋里,可我的右手还打着灯笼,而在这个无比狭窄的小空间,我的身子完全被通道两侧的石壁夹住,很难活动。无奈之下,我只能将仙儿的狐火灯笼叼在嘴上,然后腾出右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封魂符。

    原本我只想拿一张出来的,可这两张符被空气中的潮气粘在了一起,我只用一只手又分不开它们,只能一起拿出来。

    之后我又将封魂符叼在嘴里,右手重新掌灯。

    师父也就在我刚折腾完的时候问我一声:“拿出来了吗?”

    我嘴上叼着符箓没法说话,就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之后师父就拍了拍我的左肩:“往前走。”

    我这才重新挪动步伐,朝着水声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在狭窄的通道中扭捏前行了进二十分钟,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比较宽敞的空间,当我的身子从布满棱角和坑洼的石壁中解脱出来的时候,心里也一下子舒畅了很多。

    眼前是一个充斥着强烈阴气和潮气的洞穴,四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挂满了豆大的水珠,而在洞穴的正中央,是一个面积不算太大的水潭。

    那股精纯无比的阴气,就是从这个水潭中散发出来的。

    地面湿滑无比,我和师父互相搀扶着,一小步一小步地凑到水潭边缘。

    潭水似乎不算特别深,我贴着灯笼照了照潭面,就看到清澈的潭水底部有一个长长的黑影。

    一看到那个影子,我和师父同时变得紧张起来,师父立刻端起了青钢剑,而我则一手掌着灯笼,一手拿着封魂符,严阵以待地挡在师父身前。

    我盯着水面下的影子,一动也不敢动,可那个影子同样没有任何动作。

    我不知道那个影子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它才是地河阴气的源头!

    就这么僵持了很久,我和师父一动不动,水下的黑影也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我感觉腿都有些麻了的时候,师父从后面拍了我一下,对我说:“那东西可能不是活物。”

    我转头看向师父,师父也没多做解释,他拿出手电,按了电钮,一道惨白色的光束瞬时照进了水潭。

    探照手电的光束有些很强的穿透力,它直接穿透了潭水,照亮了潭底的那个影子。

    这时我才看清楚,潭底的东西其实是一个狭长的石棺,石制的棺材盖断成了两节,就散落在石灌的两侧。

    师父盯着水里的棺材,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好重的阴气。”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手电交给了我,我拿着手电,用光束扫了扫那个石棺。这时候我师父突然俯下了身子,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要检查一下水潭里的水质,可紧接着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师父弯下腰之后,脑袋直接朝水潭栽了过去。

    我这才意识到,因为地面太滑,师父这是没稳住重心,快要摔倒了。

    当时师父和我之间的距离大概也就是半米左右,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想,赶紧伸出手,抓住了师父的手腕,可我忘了地上滑,这一下不但没拉住我师父,也被他的重量带着,也朝水潭那边栽了过去。

    哗啦一声,我和师父同时落了水。

    看似平静的水潭也在这个时候发威了,在平静的水面下,是一股非常强劲的暗流,我和师父刚一下水就被卷进了暗流中。

    我刚才落水时留了个心眼,闭住了气,下水之后没被呛到,意识很清醒,一感觉到暗流,立刻取下腰间的氧气罩带在脸上,紧接着又打开了背后的制氧机。

    再朝我师父那面看,此时师父也看着我,在他的鼻口上,也罩上了氧气罩。

    水潭不算太深,我们两个很快就沉到了潭底。

    其实水中的暗流也不算特别强,到了水底之后,我和师父抓着那些类似于水草、苔藓的植被,可以勉强稳住身形,不至于被暗流冲走。

    阴气这么重的水中竟然能长出植被,说实话,这已经有些超乎我的想想了。

    我手中的狐火灯笼是不怕水的,即便到了潭底,狐火依旧霍霍地燃烧着,就像在地面上一样。而刘尚昂准备的手电也都有极佳的防水性,在水下照样能够使用。我打开手电,照了照周围的情形。

    在我面前两米左右的地方,就是之前看到的石棺,而自石棺再向前十米左右,就是水潭的边缘了。

    在光束照射到的那面潭壁底部,有一个很大的洞口,里面不时流窜出一缕缕狭小的气泡,以及水草和苔藓的断枝断叶。

    看样子,那个洞应该就是水潭的入水口,河脉上游的水就是从这个洞口流入水潭的。

    我转过头,又拿手电照了照脚后跟的方向。

    在我们身后的潭壁上有三个并排的小洞,这三个洞,就是水潭的出水口了。

    虽然说,顺着这些洞口出去的话,我们说不定能回到地河的下游,而且我基本上可以确定,三个小洞中间的那一个,应该就连通着之前我们经过的那个隧道中的河脉。

    可问题在于,这三个洞口实在是太小了,根本无法容纳一个人钻过去。

    我抓着潭底的植被,逆着暗流爬到师父身边,我用手碰了师父一下,又分别指了指水潭的入水口和身后的出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