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3章 继续深入
    在这之后师父就陷入了沉思,过了片刻,他才自言自语地说:“这座雕像,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一边说着,师父就摸着自己的下巴,再次陷入沉思中,我和仙儿都不敢打扰他。

    可过了很久,师父却叹了口气:“唉,忘了在什么地方见过了。有道,继续走吧,咱们时间不多,别在这种事上费功夫。”

    我点点头,招呼众人继续前进,仙儿则很自觉地退到了队伍的后半段,走在刘尚昂和陈道长中间。

    第一座雕像出现以后,第二座、第三座雕像也出现了,我粗略地算了一下距离,每座雕像间的距离大概在一千米左右。

    走过第二座雕像时,就能隐约听到前方传来“哗哗”的水声,那声音,很急,也很沉重,不像是流水声,而更像是高处的水落向低处时发出的激荡声。

    当我们走过这三千米的距离之后,终于来到了河道的源头,那是一个直径在五六米上下的水潭,在水潭的正上方,还有一个小型的瀑布。

    虽然河道已经干了,但水潭几乎是满的,瀑布眼看着也要干了,只有一缕很小的水流缓缓倾泻,不断落入潭中。

    怪异的是,尽管瀑布中的水不断填充进来,可水潭中的水位却丝毫没有变化,潭面也平静到连一丝波纹都没有。

    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下,隐约能听到一阵急促的“悉索”声,似乎在水潭下面,还藏着一条流速很快的暗河。

    师父看了看水潭,对我说:“你别看这个潭子表面上平静,底下的暗流却凶得很。”

    说完,师父又转过身,朝我冯师兄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冯师兄立刻会意,伸出左手的食指,朝瀑布顶端点了点。

    我也能理解冯师兄的意思,他让我们上瀑布。

    之前准备的绳索派上了用场,除了仙儿以外的所有人都取出索钩,同时朝着瀑布上方扔了过去。

    可瀑布上根本没有用来固定索钩的石头坎,当我们拉动绳索的时候,六支索钩同时脱钩,又从瀑布上掉落下来。

    我立刻转身,朝着刘尚昂招了招手。

    刘尚从背包里拿出了登山用的钉锤和一条看起来十分粗壮的登山索,然后不声不响地来到瀑布前,将第一支长钉打进了潮湿的石壁上。

    他的手脚非常麻利,一边在石壁上打入长钉,一边踩着这些长钉向上爬,短短几分钟之后,刘尚昂已经爬上了瀑布。又是一阵钉锤碰撞的叮当声之后,他将绳索扔了下来。

    一直以来,我都无法想象包师兄是如何在一年之内将刘尚昂训练成这样的。

    我走上前,试着扯动了一下登山索,刘尚昂将它楔得很结实,我连加了两次力,登山索都没有任何松动。

    之后我就抓着登山索,攀着那些长钉快速向上爬,瀑布原本就不高,我很快就到了顶,之后我就回过身,朝下方的人招手。

    这些长钉和登山索只要能承受住我重量,其他人就没有任何问题。

    当我回过头去看刘尚昂的时候,却发现他正在不停地揉着嗓子,脸上也是一副很痛苦的表情。

    瀑布上方的阴气很重,我们之前吃下去的糖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我的胃里也不停泛出一股股的苦腥味。

    只不过黑水尸棺也同时发挥了效力,不断消解着涌入我体内的阴气,以至于我感受的苦腥味并不太强烈。

    在这之后,师父他们也一一上来了,仙儿和罗菲似乎都没有感受到那股苦腥似的,两个人面色如常,可其他人的脸上,都多多少少带了一点痛苦或者恶心的表情。

    师父上来以后,就拿出手电,朝着周边照了照。

    一般来说,和瀑布的落水口相连的,肯定是河脉,在我们面前,也有一条河脉,河水的流速平缓,其中带着很重的阴气,而在河脉十米之外的尽头,又连着一个水潭,水潭上方,依旧是一个瀑布。

    当师父将手电的光束打在我的头顶上方时,我顺着光束照射的方向望去,就看到在我头顶的正上方,是一个用石砖垒成的拱顶,砖面上似乎还有一些纹刻,可因为洞顶太高,没人能看清楚砖面上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指着拱顶问我师父:“这个地方是人工修建的?”

    师父仰头望着拱顶上的石砖,对我说:“这地方原本就是一个地宫,有人工建造的痕迹很正常。”

    说完,师父关了手电,又转过头来对我说:“在乱坟山待了这些年了,我也是第一次到这地方来,早年你师祖曾叮嘱过,说地宫内机关太多,除了镇尸用的主墓室,其他地方最好不要轻易涉足。你打头阵,所以要格外小心,谁也不知道那些机关布置在什么样的地方。”

    我很认真地点头,又问师父:“谁会在乱坟山这种地方建墓呢,怪不吉利的?”

    师父则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说道:“早年乱坟山是什么样子的,谁也不知道,说不定是一块风水宝地呢。这里的阴河,在过去也未必就是阴河啊,也许就是一条普通的河脉。千年过去,这地方的风水变了,才催生出了乱坟山这样一个死地。”

    师父说话的时候,冯师兄凑了过来,他将风水罗盘拿给我们看,就见罗盘上的指针正以极快的速度旋转这,跟上了发条似的。

    师父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一语不发地看着冯师兄。

    冯师兄说:“这地方的磁场非常怪异,师叔、有道,你们在前面走,要多加小心了。”

    这时我师父才问他:“罗盘不能用了?”

    冯师兄回应道:“暂时用不了了,不过目前来说,咱们的方向还没错。”

    师父这才稍显安心地点头,之后他又指了指不远处的瀑布,对刘尚昂说:“胖墩,上!”

    刘尚昂拔了钢钉,拆了登山索,一语不发地冲到瀑布那边,又是一番折腾。

    爬上瀑布顶端之后,眼前又是一条连着水潭的河脉,而在水潭上方,又是一个瀑布。

    小队里的人都很安静,刘尚昂再一次攀上瀑布,将登山索扔了下来。

    瀑布、河脉、水潭,同样的光景,重复出现了七八次,到最后,刘尚昂带来的钢钉已经有些不够用了。

    万幸的是,在梁厚载将最后一枚钢钉打在瀑布顶端之后,这样的循环终于结束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两个狭窄的洞穴,其中一个似乎就是河脉的源头,不断有河水从中流出来,洞口中散发出极强的阴气。

    而另一个洞口则不知道通向哪里。

    冯师兄分别来到两个洞口前,拿着手电朝里面探了探,完了又折回头来,指着那个相对干涸的洞口对我师父说:“只能朝这边走了,另外一个洞里的阴气过重,除了师叔和有道,其他人抗不住的。”

    我师父显得有些犹豫了,他沉思了片刻,对我冯师兄说:“你们先在这等等,我和有道进去看看。”

    冯师兄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们说话的时候,仙儿一直就凑在我师父身后偷听,当她听到我们两个要离队行动的时候,立刻抓住我的胳膊:“我也去。”

    我回过头去看她,对她说:“里面的阴气太重,你现在不是我的伴生魂了,真出了状况,我也护不了你啊。”

    仙儿露出一副很坚决的表情:“我不管,我就要跟你去。”

    她说话的时候,罗菲也走过来了,她拿出了艮字幡,正要说什么,旁边的师父却先是朝她摆了摆手,又转过头去对仙儿说:“小狐鬼,你刚得了实体,脆弱得很,就别跟着了吧。”

    师父的语气中是带着几分严厉的,仙儿朝我师父看了一眼,对上我师父那双透着威严的眼睛,也有些怂了。

    趁着仙儿犹豫的时候,我挣开了她的手,对她说一声:“我一会就回来。”就赶紧和师父朝洞口那边走了。

    我们两个走到洞口的时候,仙儿又唤了我一声:“左有道!”

    我和师父同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去看她,就见她一路小跑地过来,就连罗菲也不声不响地跟了来。

    仙儿朝着自己的手心吹了一口气,那边闪着幽绿色狐火的灯笼竟然凭空出现在了她手中,她将狐火灯笼递给我:“灯笼你拿着。”

    我接过狐火灯笼,仙儿又看了我师父一眼,默默地退到一边。

    罗菲也跑了过来,将什么东西塞到了我手中,我摊开手掌一看,那是一串沉香手链,上面带着非常醇厚的灵韵。

    我的手脖子粗,这串手链我带不上,只能将它放在口袋里。

    和仙儿一样,罗菲将东西给我以后,也后退到一边,默默地看着我。我分别给了她们一个微笑,试图让她们安心一些,可她们还是默默地站在那里,一脸担忧地望着我,我也没再说什么,转过身,打着仙儿给我的狐火灯笼进了洞口。

    由于洞口狭窄,我和师父只能一前一后地向前走。

    灯笼里的光不算强,可覆盖范围很广,前方百余米的情景都被它照的一清二楚。

    越是深入,洞穴的左右宽度就越是狭窄,刚开始,我和师父还能勉强避开河脉,侧身沿着湿漉漉的岸边向前走,可到了后来,我们就只能蹚进了河里,任由浅显的河水没过我们的脚踝。

    河水中的阴气非常强烈,先前吃过的糖块很快就没用了,我只能一边前行,一边靠黑水尸棺来祛除从脚跟漫入体内的阴气。

    又走了一段距离,身后的师父突然叹口气说:“唉,儿女情长啊。”

    我停下脚步,转头朝我师父看去,师父也看着我,他冲我笑了笑,说:“你这孩子也是好福气啊,像我和你师伯,阳神不全,一辈子都不能结婚,就是结了婚,也是死婚。”

    师父这么一说,弄得我有些尴尬了:“师父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