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2章 地脉干涸
    我立刻起身,从厨房拿了碗,为大家盛了饭,可当我拿着最大的一个碗,准备给自己盛饭的时候,却发现在我的位置上已经摆好了饭,两碗。

    我也不知道这两碗饭是罗菲盛的还是仙儿盛的,反正既然盛了,也省了我的事。

    于是我重新坐下,伸手去拿左边那碗饭,可这时候仙儿突然推了一下右边那碗,对我说:“吃这碗。”

    不就是米饭嘛,吃哪一碗不一样?

    我心里一边疑惑着,一边朝右边那晚饭伸出了手,可就在这时候,罗菲突然将左边的一碗饭推到我面前。

    我顿时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左边一碗饭是罗菲盛的,右边一碗饭是仙儿盛的,不管我吃那一碗,都会得罪另外一个人。

    话说这两个人到底在杠什么?

    我们三个的举动,师父全都看在眼里,这时候,师父拿筷子敲了敲桌面,眯起眼,朝我们仨这边一扫,面无表情地说:“好好吃饭!”

    我师父的威慑力还是相当大的,罗菲和仙儿表面上没再难为我,双双拿起了筷子,可背地里,我却能感觉到她们正在拿余光瞄着我。

    选择哪一碗饭的问题,依旧存在。

    我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将之前准备好的大碗拿了过来,把两碗米饭都倒了进去,然后用筷子用力搅了一会。

    罗菲看到我的举动,低着头笑了起来,仙儿白我一眼,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她还真的是有实体了,竟然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吃东西。

    这一顿饭,饭桌上的气氛非常诡异,除了我大舅,全程几乎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每个人都是闷闷地吃着。

    午饭过后,师父带着我和梁厚载去准备下墓用的符箓和守阳糖,刘尚昂和冯师兄开始着手准备其他的必要物资。剩下的人也是各有各的忙碌。

    直到第三天的子时,师父让所有人带好东西在乱坟山集合,准备丑时下墓。

    这次下墓的人很多,除了罗菲,陈道长和冯师兄也来了,原本师父不想带着仙儿,可仙儿硬是要去,师父被她缠得没办法,最终只能许了她。

    子时到丑时的这段时间里,我们重新清理了一遍物资,冯师兄也用风水盘重新探了乱坟山的风水,而庄师兄也打来了电话,告诉我们沿着东北方向寻找,应该能找到尸魃。

    在这两个小时里,除了有工作要做的人,其他人都在安静地等待着,互相之间没有任何交流。

    直到手表上的指针走过了凌晨三点的时候,空气中的压抑气氛也达到了顶峰。

    师父带着所有人进入土房,掀开了床板。

    我和师父打头阵,梁厚载和陈道长殿后,刘尚昂则依旧走在整个队伍的最中间。

    自从进过东北老黄家的邪墓之后,这个队形几乎就是固定不变,唯一的变化,大概就是今天的殿后多了一个陈道长。

    因为河脉之前有过一次大涨,为防万一,我们身上穿的都是潜水服,背上还有一个小型的供氧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防水手电、防水信号枪、防身用的长刀外加一个结实的军用水壶,另外还有辟邪符和师父连夜赶制的糖块。

    每个人的背包里还有绳索和登山锥一类的东西,而刘尚昂的背包是最大的,里面具体装了什么东西我不是很清楚,只是在昨天早上的时候看到刘尚昂装了很多压缩饼干进去。

    包括我们每个人身上的行头,也全都是刘尚昂在两天时间内准备出来的。

    此刻,地下河脉的水势已经退了,河床上却依然湿漉漉的,我打开手电在河床上照了照,原本光洁如同璞玉的河床上出现了大量坑洞,每一个坑洞都是手掌大小,深度不超过一厘米,坑洞的边缘非常光滑,摸一摸,还有点腻手的感觉。

    师父和我一样蹲着,伸手摸了摸坑洞的边缘,之后师父又抬起头来,朝着过去镇邪尸的方向照了照。

    我也抬起头来,朝灯束照过去的地方看一眼,之后问我师父:“河床上怎么这么多洞?”

    师父拿手电照了照河床,咂了咂嘴,说:“河水漫上来的时候,应该是把尸魃卷到河床上来了,尸魃身上的阳气太重,这面河床是属阴的,抗不住那股阳气给烧成这样的。”

    我师父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电照了照河道那边,他朝着河道扬了扬下巴,对我说:“过去看看情况。”

    我也没废话,一路小跑地来到河道旁,师父则压着队伍,不让其他人朝河道这边靠近。

    到了河道旁,我才发现河道里的水基本上空了,掏出手电来照了照河道的道壁,上面同样出现了大量的坑洞,手掌大小、不到一厘米的深度、边缘光滑。

    我趴在河道上,伸手触了触河底,此时存留在河道里的水也就剩下了半根手指的深度,而且已经感知不到明显的阴气了。

    我退到师父身边,对他说:“尸魃身上的阳气非常凶,地河的阴气几乎都耗尽了。”

    师父紧紧皱起了眉头:“地河的阴气和尸魃身上的阳气强弱相当,阴气尽了,尸魃身上的阳气应该也耗得差不多了。可地河是死的,尸魃是活的,它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恢复过来,咱们抓紧吧。”

    说完,师父又回过头去喊:“有义,走哪个方向?”

    冯师兄没有立即回话,过了片刻,他才用手电照了照河道。意思是让我们走河道。

    乱坟山底下的炁场异常,冯师兄不开口说话是对的。

    师父朝身后的人招招手,说一句:“把糖吃了,跟上!”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给我。其实因为黑水尸棺的关系,我就算不吃糖也没有什么大碍,可师父还是习惯性地给了我一颗。

    我也没拒绝,一边拨开糖纸,将糖块放进嘴里,一边带着大家跳进了河道。

    进入河道之后,冯师兄又拿手电照了照河道的深处,我们就朝着光束延伸的尽头继续前进。

    一般来说,在河道的底部应该都是沉积的泥沙,可这条河的底端却是非常光滑的岩石,由于常年受到阴气的影响,石头上的温度非常低,走在上面,就好像走在寒冬季节的坚冰上一样。

    顺着河道走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样子,师父突然停了下来,他拉了我一下,示意我也停下来。

    之后,我就看到师父伸出了手指,在河道的道壁上触了触。

    师父收回手来,又回过头朝冯师兄那边喊:“有义,方向没错吧?”

    这次冯师兄应了一声:“没错。”

    师父又看了一眼河道壁,朝我摆摆手,示意我继续向前走。

    我有些不理解师父的举动,忍不住问他:“师父,你刚才在干嘛?”

    “背尸,”师父先是简短地回了我一声,过了一阵子,又对我说:“之前在河床那边的时候,用背尸的手法触摸那些坑洼,还能感知到尸魃的阳气。可这地方的壁面上却只剩下阴气了,我就在想,尸魃有可能根本没从这地方走过。”

    说到这,师父转了话头:“不过,既然你冯师兄说方向没错,那肯定是没错的,放心走吧。”

    对于冯师兄,我也是发自内心的信任,也没多想,继续向前走。

    我也不知道之后又前进了多远的距离,只记得走了没多久,天然的河道上就出现了人工雕琢的痕迹,我看到河道的道壁上出现了一些砖瓦,这些四楞砖和瓦片就是毫无规律地镶嵌在壁面上,和被尸魃的阳气侵蚀过的河道一样,这些砖瓦上,也有着许许多多的坑洞。

    随着我们越来越深入,壁面上的砖瓦也变得越来越多,同时,由尸魃阳气腐蚀而成的坑洞却变得越来越稀少了。

    到最后,河道两侧的壁面完全变成了由四楞砖垒起来的砖墙,而尸魃的痕迹,也在这堵砖墙出现的同时消失了。

    师父大概还是有些不放心,再次回头询问了冯师兄一次,而冯师兄的回应依旧简短:“没错!”

    又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笔直的河道中出现了拐角,我刚一走进拐角处,就看见面前十米开外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两米高的黑影,我立刻抬手,示意身后的人停下。

    之后,我用手电仔细照了照那个影子,它此时就站在河道中央的位置,从外形上看似乎是一个体型巨大的人,可当手电的光束照在它身上的时候,却依旧只能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

    我立刻抽出了青钢剑,快速摸了过去,几秒钟之后,当我来到它跟前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个座黑色的雕像,它是用一种不反光的黑色岩石雕琢而成的,这种材质让我想了东北老黄家的地窖。

    我转过身,朝着拐角那边喊一声:“仙儿!”

    仙儿立刻穿过拐角,凑到了我这边来,我用手拍了拍那座石像,问仙儿:“仙儿,你还记得东北老黄家的那口暗井吗?”

    仙儿朝着石像观望了一会,才冲我点头:“记得啊,暗井下面的那个地窖,好像就是用这种不透光的石头做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学着我的样子,伸出手,在石像上摸了两下,之后又对我说:“错不了了,就是这种石头,上面还带着温度。”

    这时我师父也走过来了,问我怎么回事。

    我指着那个雕像对师父说:“之前去东北老黄家,我们就发现了一个地窖,地窖的墙、地,都是用这种石头做的。”

    我师父同样伸手摸了摸雕像,之后对我说:“这是拔了阴阳气的黑曜石,在咱们这一脉也叫无根石,这种石头不反光,不吸收任何炁场和念力,很奇特。咱们寄魂庄就存了不少这种石头,当初老黄家摆血煞阵,还是从寄魂庄接的材料,其中就有无根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