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0章 交出传承
    我赶紧跟出去,梁厚载和刘尚昂也一路小跑地跟在我身后,只有仙儿,一直站在正对门的地方瞪着我,动也没动一下。

    师父的步伐很急、很快,我跟着他,几秒钟就出了院子,可这一次,仙儿离得我远了,我却依然没有身子虚弱的感觉。

    师父带着我们快速走上了村里的大路,风风火火地赶回了乱坟山。

    即便是到了乱坟山,我的身子依然没有出现异常。

    看样子,如今的仙儿,已经不是我的伴生魂了。

    过去我一直觉得仙儿很烦,她寄宿在我体内,我也总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她监视着。过去我常常希望有朝一日仙儿能离开我的身体,可如今她真的离开了,我心里却莫名地失落起来。

    就好像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被人拿走了,而且它再也不会回来了。

    回到乱坟山的土房,我才发现陈道长也在,此刻,那个一向嘻嘻哈哈没正行的陈道长,正满脸愁容地坐在炕头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师父进门的时候,陈道长还叹了口气。

    我很想问陈道长这是怎么了,可师父在场,显然没有我说话的份。

    师父进屋以后就坐在陈道长身边,点上旱烟吞吐起了云雾。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了,我和梁厚载、刘尚昂三个人互相对望了几眼,大家都被师父和陈道长的样子弄得心事重重的。

    过了很久,师父才抬起头来对我说:“如果那天我听了你的,事情也许不会变得这么麻烦。”

    师父的话让我有些回不过味来,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又是片刻的沉默之后,师父才对我说:“尸魃丢了。”

    我愣了一下,几乎是和梁厚载同时惊呼一声:“尸魃丢了?”

    师父灭了烟锅,朝我们点点头:“地河的水漫了上来,把尸魃冲走了。这具尸魃的威力很大,它现在不知道会到哪里去,可不管它到了哪,都是一场灾祸啊。咱们得把它找回来。”

    听着师父的话,我也意识到事情已经非常严重了。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河脉的水会流向哪里,要找回尸魃,谈何容易啊!

    当时我已经有点慌神了,还是梁厚载接了师父的话茬,说道:“河脉里的阴气很重,尸魃又被镇了这么多年,一时半会应该不会醒过来吧?”

    师父朝梁厚载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点头道:“你说得对。根据我夏师兄的推算,尸魃应该会在十天之后醒过来,咱们必须在十天之内找到它,将它彻底镇住。”

    梁厚载就问我师父:“要请同道来帮忙吗?”

    师父这次却摇了摇头:“没时间了,等咱们发出通知,再等他们到这,至少要八九天的功夫,咱们等不起。”

    我明白师父的意思了,他是打算用番天印强镇尸魃,而唯一能使用番天印的人,就是我。

    可我能催动番天印是不假,却只能勉强达到“祭”的境界,要想用它镇住尸魃,我还差得很远。

    这时候,师父从炕头的小盒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包袱,我认得那个包袱,它是多年前师伯带我入行的时候留下的,里面有一张字条,还有一面“艮”字幡。

    师父解开包袱,将艮字幡拿在手上不断把玩着。

    我不也知道,师父将它拿出来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意图。

    过了片刻,师父才将艮字幡放在一旁,抬头看着我说:“罗菲已经快到了。”

    我隐约猜到师父想干什么了,但我没说话,只是看着师父,等着他说出后面的话。

    师父伸出手,从枕头地下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将艮字幡放了进去,我留意到盒子里还有一本用麻线装订的老书。

    之后,师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地将盒子交给了我,并对我说:“等一会,你把这个盒子交给罗菲,告诉她只有两天时间。”

    我抱着盒子,依旧一言不发地看着师父。

    师父叹了口气,说道:“咱们守正一脉的镇魂幡呐,催动起来,也不需要自身有太高的修为。像罗菲那样的天阴体质,花上两天的时间研究一下,应该就能勉强催动了。”

    将招魂幡交给罗菲来使用,这已经算得上将寄魂庄的传承泄露给外人了。

    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则对师父说:“可罗菲她,不是咱们守正一脉的人啊。”

    “没有别的办法了,”陈道长在一旁说道:“你现在想要催动番天印,必须有你师父和赵宗典合力摆出阴阳大阵来辅助,可赵宗典一直下落不明,只能换个人来摆阵,罗菲就是最好的人选。”

    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可守正一脉的传承……”

    “咱们的传承是用来救人的,”师父将我打断:“尸魃一出,必然会有一场大祸,不知道多少人要受到它的屠戮。现在你要考虑的事情,是如何镇住尸魃!”

    师父说话的时候,刻意用上了十分严厉的口吻,可我听得出来,在他的语气中,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犹豫。

    可他最终还是决绝地对我说:“务必要将艮字幡交给罗菲。”

    我看着手里的木盒子,突然觉得它异常沉重,沉重到我几乎拿不稳它。

    陈道长拿了一根卷烟点上,长吐一口烟雾之后,转头问我师父:“罗菲什么时候到?”

    师父从鼻子里长出一口气,说:“刚才有义打电话来说,他们已经出了地级市,估计再有十来分钟就到了。”

    陈道长点了点头,又对我说:“传承是死的,人是活的。在这件事上……有道,你绝对不能犹豫。”

    我没有回应陈道长的话,只是抬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师父。

    他们两个在接触到我的眼神之后,就将脸扭到了一边。

    要将艮字幡交给罗菲吗?虽然我对罗菲是没有偏见的,可这招魂幡毕竟涉及到我们守正一脉的传承啊。

    传承,传承,这些年来,这两个字几乎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如今要经我之手将它交给守正一脉之外的人,我的心里,完全无法接受。

    我知道,师父说得没错,师伯不在,拥有天阴体质的罗菲就是催动招魂幡的最佳人选。可为什么他选择了我,为什么要借我的手,将艮字幡交给罗菲?为什么要把这样一个责任压在我身上?

    师父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犹豫,他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耳边淡淡地说了一句:“不要犹豫。”

    说完,他就和陈道长一起离开了土房。

    梁厚载走到我跟前来,看了看我手中的盒子,叹了口气,也转身出了房门。刘尚昂大概是看我的状态不对劲,也没敢多做停留,跟着梁厚载一起离开了。

    他嘴巴碎,刚一出门就问梁厚载:“那个盒子里装得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梁厚载很简短地回了他一句:“传承。”

    他们两个的对话很清楚地传到我的耳朵里,当听到“传承”这两字的时候,我心里就一阵烦躁。

    所有人都走了,只留我自己一个人站在屋子里发呆。

    我也试着说服自己,将这个承载了阴支传承的小盒子交给罗菲,可一想到里面的东西就是招魂幡,我心里就无法平静。

    也不知道我就这么站了多久,乱坟山下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嗡鸣声,接着我就听到了罗菲的声音:“柴爷!”

    我师父好像完全忘了招魂幡的事,竟然和罗菲寒暄了起来,说着一些诸如“小姑娘长成大姑娘了”、“越大越懂事了”云云。

    我转身坐在炕上,揉了揉太阳穴,看着怀里的盒子,还是有些烦躁。

    这时候,我听师父对罗菲说:“有道在里头呢,他有样东西要交给你。”

    然后院子里就传来了罗菲稍显急促的脚步声。

    当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还是像上次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能让人忘记烦恼的活力。

    我看着她,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展开了,朝她露出一个笑容。

    罗菲脸上依然带着那种充满阳光的笑容:“柴爷说你有东西要交给我。是什么呀?”

    我的手颤了一下,可终究还是将那个木盒递了过去:“招魂幡。”

    罗菲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住了,她怔怔地看着我,似乎是不确信我刚才说的话。

    我站起来,将盒子递到她面前,又说了一次:“招魂幡。”

    罗菲这才缓缓伸出手,接过了盒子,当她将木盒拿走的那一刹那,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轻松。尽管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她看了看我,又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忍不住惊呼一声:“艮字幡!”

    说完,她又抬头望向了我:“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能……柴爷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有些尴尬地冲她笑:“其实,将艮字幡交给你,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乱坟山丢了尸魃,我们需要你帮个忙。”

    罗菲眨眨眼睛,没说话,似乎是等着我继续说下去。

    我沉默了一会,才对她说:“要镇住尸魃,只能靠我的番天印,可我的修为还不足以很好地催动那东西,所以才需要你帮忙。这件事处理完以后,我希望,你能把这面艮字幡还给寄魂庄。”

    罗菲就这么看着我,过了一会,她突然笑了:“我明白了,就是先借给我用一下呗。这有什么啊?你看你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我拿走就不还了似的。”

    罗菲的笑容有一种很强的感染力,就是每次她露出笑容的时候,我也会忍不住笑起来:“也是啊。我想多了,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