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9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
    为了这事,老师还让我叫家长来面谈,说是想问一问我的家长,为什么不让我好好上学,天天带着我在外面跑。我不知道冯师兄平时是怎么帮我请假的,为什么我天天在外面跑,算在了我父母的头上?

    上学那会最怕的就是叫家长,我没敢把这事告诉我爸妈,最后还是我冯师兄去了学校,那天我们班主任说话似乎很难听,把我冯师兄教育了一顿,像我冯师兄这种搞刑侦出身的,说实话脾气并不好,可为了我,他还是没敢在老师办公室里发火,硬吃了一顿训。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梁厚载明明也跟着我一起东奔西走的,可他的学习成绩却一点都没落下,一如既往得好。

    那时的我真心羡慕他有那么好的智力。

    日子无聊了,时间过得也快,一个星期之后,十一长假终于来了,我们学校比较抠门,七天的长假缩减成了两天半。也就在我们放假的前一天,仙儿醒了。

    那天我正趴在写字台上做数学题,仙儿突然钻了出来。

    她就是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了我身边,还伸手拍了我一下。

    我被她吓了一跳,扭头看着她,就见她正冲着我笑。

    她今天看上去和平时不太一样。我感觉,她的面容似乎比过去更红润、也更成熟了,而且她身上那件白色长裙,似乎也比过去华丽了很多,而她头上的那一捧青丝,此时竟然变成了雪一样的白色。

    白色的长发,配合着精致而成熟的面容,竟有几分惊心动魄的美感。

    她看着我,不说话,我也默然不语地看着她。

    就这么对视了很久,仙儿突然问我:“你发现我有什么不一样了吗?”

    我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两下,试探着问她:“换了身衣服?”

    仙儿皱了皱眉头:“还有呢?”

    我想了想,说:“发型换了?”

    仙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还有呢?”

    我摸了摸下巴,很沉重地说:“嗯,看着比原来老相了……啊——”

    我还没说完呢,仙儿突然捏住我胳膊上的一小块皮肉死命地拧,疼得我当场就是一声惨叫。

    我这一声惨叫惊动了梁厚载和刘尚昂,他们两个一阵风似地冲进了我的卧室。

    梁厚载一眼看见仙儿,立马转头,推着刘尚昂就往外面走。

    这家伙太没义气了,看见仙儿对我动刑,不但不帮忙,竟然还逃了。

    刘尚昂离开屋子的时候,我就听他在嚷嚷:“怎么着了这是?那个女的是谁?”

    初听到他的话时,我也没在意,直到梁厚载问他:“你能看见仙儿?”

    我这才感觉到不对劲了,刘尚昂就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他怎么可能看到仙儿?

    我朝梁厚载和刘尚昂那边看去,就发现这时的候刘尚昂也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仙儿。我愣了一下,也将视线挪回了仙儿身上。

    仙儿抚了抚额角的长发,笑着问刘尚昂:“实话实话,姐姐我美么?”

    刘尚昂先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接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很惊讶地望着仙儿,语气生硬地说:“仙儿?”

    仙儿笑得花枝招展的,冲刘尚昂点了点头:“你也知道我啊?”

    刘尚昂的脸色却一下子变得铁青:“你是鬼?”

    仙儿白了刘尚昂一眼,又转过脸儿来跟我说:“鬼有了实体,还能算是鬼么?”

    我说:“你以前不也有实体么?”

    仙儿将手放在我的脖子上,又问我:“你现在发现,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了吧?”

    我发现了,是体温,仙儿的手掌上,竟然传来了体温!

    我立刻伸手探了探她的手腕,感觉不到脉搏,但那种和常人无异的体温却是丝毫不做假的。

    我怔怔地看着仙儿:“你……活过来了?”

    仙儿笑着掰开我的手,说道:“也不算是活过来吧,就是有实体,不算是鬼了吧。其实我也说不好自己现在算个啥,介于人和鬼之间吧大概。”

    这已经完全超出我能理解的范畴了,我知道她这些年一直被养魂玉的灵韵滋养着,可再怎么滋养,她身上也不可能长出肉来吧!

    仙儿走到窗户跟前,轻轻推开了窗户,一阵稍显温热的风吹进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又转过头来,带着些埋怨地看着我,说:“如果我再不出来,你就被别人给拐走了!唉,活着真好,能呼吸到夏天的空气,真好。”

    我一时间有些回不过味来,听着她说得话,脑子里却想着别的东西。

    这时候梁厚载突然问她一声:“你到底是怎么变成实体的,就算从质量守恒上来说,也是不可能的吧?”

    仙儿的心情似乎特别好,她靠在窗沿上,笑嘻嘻地说:“还不是多亏了养魂玉和黄玉太岁,你们以为有道为什么那么重啊?他身上一直带着我的一部分体重呢,不信你们让他称一称,现在绝对不到二百斤了。”

    她这边刚说完,我就闷头冲出了卧室,跑到大舅的房间把电子称拿过来,往上面一站,果然,称面现实的重量只有98KG……闹了半天我只轻了十斤。

    仙儿也跟着我过来了,她还是带着一脸藏不住的笑:“是不是轻了很多。”

    我摇了摇头,跑到仙儿面前,抓着她的胳膊试着举了举,她果然只有十斤左右的样子,轻得很。

    仙儿就对我说:“这些年黄玉太岁带给你的养分,有一部分被我吸收了,所以我才能有实体啊?你别那样看我行不行,跟见了鬼似的!”

    说真的,我今天看仙儿,绝对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

    黄玉太岁的养分还能被她吸收了?她又没有消化系统,怎么吸收?

    对于此,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仙儿却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本来呢,靠着养魂玉慢慢滋养,等到你成年的时候,我就能恢复全部的功力,可是现在我不出来不行了,一下吸了养魂玉剩下的灵韵,化形都不完整。你看你看,我还有尾巴。”

    她一边说着,一边掀起了裙子的一角,我果真看到了一条毛茸茸的白色狐尾,上面的白毛看起来软绵绵的,摸起来应该很舒服的样子。

    仙儿松了裙角,走到茶几那边,拿起了一把水果刀。

    我当时整个脑袋都是木的,看着她行动,却完全没思考她要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仙儿突然凑到了我面前,竟然拿刀顶上了我的脖子。

    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没等我反应过来呢,仙儿就将我压在了墙上,怒冲冲地问我:“你是不是喜欢上罗菲了?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

    刀子紧紧地压在我的脖子上,却没有划破我的皮肤,我立刻就明白了,仙儿是拿刀背抵着我呢。

    我松了口气,对她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现在还没成年呢,师父不让我早恋。”

    仙儿依然作出那副凶神恶煞的表情,狠狠盯着我:“那你成年以后会不会喜欢上人家?”

    我被她问得挺烦的,随口就说:“三年以后的事,谁知道。”

    之前仙儿只是和我开玩笑,可不知道怎么的,我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竟然把她给激怒了,她脸上的表情这一下是真的显出怒色了,而且我从余光里看见她动了一下手腕,将刀刃翻转了过来。

    我一看势头不对,赶紧把她推开,我没敢太用力,可她身子轻,一下被我推开了很远。我怕她摔倒,又伸手扶了她一下。

    仙儿随手把刀子扔在地上,大舅家的地板是木的,刀子掉在上面,发出“嘣”的一声闷响。

    她就这么气呼呼地盯着我,我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可我也不想认怂,就这么跟她对视。

    梁厚载和刘尚昂也跑了过来,可他们两个站在门口,也不帮我解围,一句话都不说。

    刘尚昂我能理解,他直到现在还把仙儿当成邪祟来看,当时他看着仙儿的眼神里,还带着一丝恐惧。可梁厚载就有点过分了,他笑着靠在门上朝我和仙儿这边观望,完全就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嘴脸。

    万幸的是,就在这时候,我师父来了。

    我面对着仙儿,而仙儿背后就是窗户,我看到师父进来以后连门都没关就朝着屋子这边走,似乎有很急的事。

    师父一进客厅,就朝着梁厚载和刘尚昂嚷嚷起来:“左有道在哪?”

    梁厚载和刘尚昂赶紧从门前让开,师父透过屋门,一眼就看见了我,接着就朝我招手道:“带上番天印,跟我来。”

    这些天师父还在生我的气,就因为在蜡树林的时候我和他顶了几句嘴。最近他一直不怎么理我,没想到今天竟然主动来找我了。

    从师父那焦急的表情上看,这次他来找我,应该也没什么好事。

    我撇了仙儿,赶紧跑到卧室里拿了番天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师父和仙儿都站在客厅里,两个人正大眼瞪小眼地对望着。

    我来到师父身边的时候,师父突然问仙儿:“你怎么……提前出来了?”

    仙儿先是白了我一眼,又很不耐烦地对我师父说:“和他在一块待腻了。”

    师父也朝我这边看了一眼,有些担忧地对仙儿说:“你不会是强行融了养魂玉的灵韵吧?你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仙儿:“我知道,可我就是在他那待够了。不就是阴德不全嘛,反正我本来就是妖,阴德从来没完整过,一直也没什么出过什么事啊。”

    师父顿时换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狠狠地指了仙儿两下,却没说什么,转头冲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