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2章 强行养魂
    我笑着摆了摆手:“当然不行了,你让厚载帮你出主意,最基本的诚意还是要有的,最起码得请厚载吃个饭吧?”

    闫晓天愣愣地看着我,过了很久,他突然蹦出一句:“左有道,你不是想坑我吧?”

    我当时就乐了:“坑你?你有什么好坑的?行了,不跟你扯这些了。我们什么时候能走?”

    闫晓天看了一下手表:“还有十五分钟我师父就交班了,嗯……半个小时以后动身。”

    我说行啊,之后就拿了一些水和食物,装进罗菲的背包里。

    这一下她的背包就沉了很多,我提议回去的时候背包由我来背,罗菲却拒绝了,她一边说着这样的重量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一边还举起胳膊来,给我秀了一下肱二头肌。

    别说,她还真的有那么一丢丢肌肉。

    我和闫晓天看了看她的胳膊,又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忍不住笑。

    罗菲见我们两个是这种反应,带着一点点恼怒地说:“你们别瞧不起人啊,我力气可大呢。”

    “对,大,”闫晓天赶紧附和她:“力气可大了。”

    闫晓天那边说完了,罗菲又将视线转向了我这边,我也赶快说:“哇,好大的肌肉,一看就不是一般水平。”

    罗菲立刻就被我们惹笑了,看着她掩嘴笑的模样,我又有了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我觉得我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可当我在脑海中翻找了几遍之后,才发现我从小到大,没有任何一段记忆是和她有关的。

    在来到陕北之前,我不认识她,也从未见过她。

    可这种熟悉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半个小时以后,闫晓天先出门探了探风,确认安全之后,才唤着我们两个出了屋。

    罗菲最终还是将背包给了我,五六瓶矿泉水塞进去之后,背包的重量对她来说确实太沉了。

    回到西北堂,我和罗菲取了自行车,之后就辞别闫晓天,离开了百乌山总坛。

    再一次路过那两道铜门的时候,凶神只是在开第一扇门前询问了一下罗菲,之后就没再出现。

    出了第二道铜门,罗菲迅速骑上自行车,带着我离开了百乌山门外的峡谷。

    直到我们两个一前一后地骑着车,路过一个黄土坡的时候,罗菲突然停了下来。

    我骑车来到她身边,问她怎么了。

    罗菲转过头来看着我,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我,说:“你不会是真的要算计闫晓天吧?”

    她这么一说,我还愣了一下,我盯着她的眼睛,在月光下,她的眸子里闪烁着一种很灿烂的光彩,那种光彩,像是一种光洁的聪明,又像是俏皮。

    我环抱着双臂,忍不住笑了:“呵呵,竟然被你看穿了。不过也不能算是算计吧,你看啊,他这件事这么麻烦,我要帮他的忙,多少也要拿点好处吧?”

    罗菲也学着我的样子抱着手,问我:“你想拿什么好处,非要把闫晓天骗出百乌山?”

    我摇了摇头:“让他到延安和我们见面可是为了他好,上次在河南的时候赵德楷就跟踪过他,如果他在百乌山联系我们,也不能保证不被赵德楷偷听啊。说真的,这一次来百乌山,我也是冒了很大的险,我虽然对闫晓天还算信任,可万一他的电话被赵德楷监听了,我这一次肯定有来无回。”

    罗菲瞪大眼睛看着我:“赵德楷跟踪闫晓天?”

    我点头:“嗯,当初在河南,我们曾从闫晓天的车底盘上找到了一个跟踪器,我们曾让人帮着查过,可以确定,那枚跟踪器就是赵德楷装上去的。而且那种跟踪器价格非常昂贵,以赵德楷的财力,应该是买不起。”

    罗菲显得有些疑惑了,虽然她没说什么,可从她的眼神里,我就能看出她的疑惑。

    我就继续对她说:“我认为,赵德楷极可能是和百乌山外的什么人联合了,或这么说吧,有人想借赵德楷之手,搅乱百乌山。虽然百乌山已经没落了,可它毕竟是行当里的千年大派,百乌山一乱,黄土坡大概也不会太平。所以,就算闫晓天不求我帮忙,我一样会帮百乌山。”

    罗菲一边慢慢点着头,一边问我:“可是,你到底想从闫晓天这里拿什么好处呢?他这人穷得要命,好像也没什么油水可捞吧。”

    她说话的时候,明显带着几分担忧,我知道,她是担心我真的会对闫晓天不利。

    我笑了笑,对她说:“放心吧,我不会对闫晓天怎么样的。至于拿好处这件事呢,我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也别多想。只不过,究竟拿什么样的好处,我现在也说不好。唉,这些事太烧脑子了,还是让梁厚载来想吧。”

    有风掠过,撩起了一阵短暂的沙尘,也撩起了罗菲额前的长发。

    月光洒在她那被乱发扰动的脸上,她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虽然没有仙儿那样的雍容和径直,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干净和……灵动,我也不知道用灵动这个词来形容她是否确切。

    风沙过后,罗菲用手指简单梳理了额前的乱发,这时她才发现我一直在盯着她看。

    那一刻,她脸上好像变得红润了一些,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我:“你看什么呢?”

    我几乎想都没想就说道:“我总觉得,好像从什么地方见过你,可我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你。”

    罗菲笑了:“说不定是在梦里见过呢。”

    我也笑了笑:“梦里……估计不太可能。”

    有仙儿这尊大神在,我每天晚上梦到什么,她大概都是知道的吧,如果我曾在梦里梦见过罗菲,仙儿在第一眼见到罗菲本人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大的反应。

    我心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刻意去感知了一下仙儿的状况。

    她还在沉沉地睡着,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这一次她比以往任何一次睡得都久,而且我还能从她身上感知到一股很强的灵韵,这道灵韵正以极快的速度融入到仙儿的体内,滋养着她的三魂七魄。

    我知道这道灵韵来自于我脖子上的养魂玉,可这几年来,养魂玉的灵韵一直是以很慢的速度溢出,这股灵韵流经我的胸口之后,会和我身上的纯阳气融合,然后两种气同时融入仙儿的魂魄,让她的魂魄一天天变得越发茁壮。

    按照正常的速度,再过三年,仙儿就可以获得完整的魂魄了,她甚至可以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实体。到时候,她将离开我的身体,独立存在。而我也不会因为她离我太远而变得虚弱。

    可现在,养魂玉的灵韵似乎被强行抽空了,它们此时全都包裹在仙儿的周围,以最快的速度让仙儿的魂魄变得完整。

    想到这,我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仙儿要出来,她急着要从我的身体里脱离出来!

    我赶紧掏出了戴在胸前的养魂玉,果然,养魂玉上面已经一点灵韵也不剩了。

    我变得焦急起来,像这样强行养魂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仙儿就会灰飞烟灭。

    罗菲大概是看到了我脸上焦急表情,就在一旁问我:“怎么了?”

    我没时间跟她解释,只是说道:“这附近还有没有补给点,我有点事要办。”

    罗菲稍微思考了一阵,指着东南方向对我说:“朝那个方向走三公里有一个。你要去?”

    我点了点头,说我有很急的事情,必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罗菲也没再多问,骑车下了黄土坡,朝着东南方向去了,我也蹬着车蹬,紧紧跟在他身后。

    她带着我来到了一个土壑的底部,我就看到在不远处的土崖下架着两个帐篷。

    这个地方,应该就是百乌山的补给点了。

    我放下车子之后就快速冲进了一个帐篷,从里面找了一支蜡烛,还有一个打火机。

    我带着这两样东西跑到背风处,才发现自己忘了带红线了。

    罗菲跟在我身后,不远不近地问我:“你是要锁魂吗?”

    我转过头,冲她点了点头:“你有红线吗,最好是带金丝的红线。”

    罗菲立刻摘下了脖子上的吊坠,拆了坠饰,只把红绳给了我:“给,金丝红线。”

    我给了她一个很感激的眼神,也来不及说谢,接过红线,一边轻唤着“仙儿”的名字,一边在我自己的左手腕上绑了锁魂印,而后左手托着蜡烛,右手点燃火机,将蜡烛点着。

    刚开始,烛火很微弱,几秒钟之后,这道烛火和仙儿的魂魄相连,突然“呼”的一下旺了起来。

    我这才松了口气,看着烛光也知道,仙儿的魂魄现在非常壮实,她没有大碍。

    罗菲站在一旁看了我半天,突然问我:“你在锁自己的魂吗?仙儿是谁?”

    我就对她说:“仙儿是我的伴生魂,你知道伴生魂吗?”

    罗菲点了点头,又十分惊讶地看着我,说:“可我感觉,仙儿好像是个人名吧,人死后,魂魄是不可能成为另外一个人的伴生魂呀。”

    “是人名,”我忍不住笑了:“可仙儿不是人,她是一个狐仙。对了,你之前不是一直在问我,我到底想从闫晓天那得到什么好处吗?”

    没等罗菲回应,我就继续说道:“其实我们寄魂庄和百乌山一样,缺钱缺得厉害,虽然庄里现在也有不少的产业,可还是收不抵支啊。其实吧,我是打心底希望闫晓天做上百乌山的掌派的,可就算他以后当了掌派,想得到实权,必须有自己的实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