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0章 第三条路
    而后他又问我:“你是罗家的人,可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说:“远房亲戚,最近才回到罗家的。”

    说真的,当时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了,说瞎话都不用打草稿的。

    他一脸狐疑地看着我,又问我:“你属于老罗家的哪一脉传承?”

    我说:“属于鹰爪翻子一脉。”

    他顿时瞪大了眼睛:“老罗家还有鹰爪翻子的传承?”

    我说:“有的。”

    我留意到,我说话的时候,罗菲一直用一种非常紧张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是怕我露馅。

    言多必失,如果眼前的老人再多问几句,我露出马脚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他的眼睛一直在我身上打量着,打量了一遍又一遍,片刻之后,他竟突然笑了,指了指我的腰,又指了指我的肩膀,说道:“番天印,青钢剑,你是左有道。”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淡然,但那声音传到我耳朵里,却让我心中羞臊无比,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强行扯走了遮羞布,又被赤条条地扔在了大马路上。

    可是,既然已经被识破了,我也没有再装下去的道理,压着心中的羞臊,朝他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笑脸,点了点头。

    他大概也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反应,见我冲他笑,竟然愣了一下,片刻之后,他才微微皱起了眉头,问我:“寄魂庄的人,到百乌山来干什么?”

    说话间,他还朝着闫晓天看了一眼,眼神中带着几分责备。

    在这种情况下,要么坦诚要么隐瞒,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但我心里很明白,我其实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我思考了很久,回想起师父曾说过,百乌山的这位老夫子是个很有德行的长者,我还是打算赌一次。

    我决定坦白,我知道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但我还是决定坦白。

    我轻轻吐了一口气,对他说:“偷地契。”

    他似乎没明白我的意思:“地契?什么地契?”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罗菲从背包里拿出了罗家的那张地契,给老夫子看了看。

    他盯着那张地契,很久没说话。

    看到他的表情,我大概也能猜到,这位老夫子大概也不知道罗家的地契也在百乌山。

    一看有戏,我决定是试一试第三条路能不能走得通:“除了要拿回罗家的地契,我这次来,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

    老夫子抬起头来盯着我,问:“什么事?”

    我想了想,说:“这件事,有可能关系到百乌山今后百年的兴衰,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老夫子看我时的眼神变得更疑惑了,他沉吟了片刻,才问我:“关于什么的?”

    我很简练地说:“关于百乌山的下一代掌派。”

    我这么一说,闫晓天大概已经猜到我想干什么了,他拉了一下我的胳膊,带着些愠怒地对我说:“左有道,我的事你别搀和。”

    “你的事?”老夫子斜眼看着闫晓天,语气有些冰冷:“谁说我要把掌派的位子传给你了?”

    闫晓天顿时哑口,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老夫子又看向了我,他的眼睛深邃而厚重,让人无法看穿他现在究竟在想什么。可他看着我,我也只能和他对视,在这种时候,我的眼神不能有任何的逃避,而且我原本也没打算逃避什么。

    几分钟过后,老夫子突然问我:“你现在是什么修为?能达到你师父的几成了?”

    我想了想,说:“三成吧,在特定条件下能达到五成。”

    老夫子抚了抚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有问我:“你跟着你师父学艺多少年了。”

    这一次我想都不用想,直接回应他:“七年了。”

    谁知老夫子的脸刷的一下就拉了下来,他看了看我,又看看闫晓天,最终叹口气,对我说:“你跟我来。”

    说完他就朝着胡同口那边走了。

    我有些回不过神来,也朝着闫晓天望去,闫晓天则一脸不解地朝我摊了摊手。看样子,连他也不知道老夫子在想什么。

    跟着老夫子走,是福是祸谁也说不清楚。

    可我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也没别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老夫子走路的速度不快,我要跟上他也算轻松。在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赵德楷从阁楼窗户冒出了头来,几年过去了,他还是和当年一样,打扮得看似端庄,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蛮不讲理的狠辣气质。

    我认出了他,他却没认出我来,只是在窗前看了我一眼,他就把头缩回去了。

    想想也是,我这些年的变化还是比较大的,赵德楷认不出我来也属正常。

    而当赵德楷推开窗户的时候,老夫子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过了四五条街,老夫子最终将我带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屋前,他让闫晓天和罗菲在外面等着,只让我一个人跟他进了屋。

    屋子所处的位置,正好是长明灯的灯光无法覆盖到的一个盲点,屋里很暗,老夫子点了油灯,又倒了一杯凉水给我。

    他坐在屋子最深处的一张椅子上,慢条斯理地问我:“柴老焉最近怎么样?”

    我问:“谁?”

    老夫子没好气地看我一眼:“柴老焉,你师父。”

    我说:“挺好的。”

    老夫子“嗯”了一声,说:“当初我见他的时候,我师父预言他活不过七十,没想到他这些年倒是越活越结实了。唉,也就是他柴老焉,能有这个命。”

    说到这,他看了眼我手里的水杯,问我:“水你怎么不喝啊?”

    我笑得有些尴尬,很诚实地说:“我怕有毒。”

    听我这么一说,老夫子的脸都绿了,可他也没深究,而是转移了话题:“你说,你是为了下一代掌派的事来的,到底什么事?”

    我将水杯放在桌上,回应道:“我在河南见到闫晓天的时候,闫晓天曾被人跟踪。”

    老夫子皱起了眉头:“闫晓天?谁告诉你他是下一代……”

    没等老夫子说完,我就接上了后面的话:“追踪他的人是赵德楷。”

    我曾听师父说过,百乌山的下一代掌派,无外乎闫晓天和赵德楷这两个人,只不过赵德楷心术不正,老夫子一直看不上他,多少年来,早就把大位暗许给闫晓天了。

    听到“赵德楷”这三个字的时候,老夫的手猛颤了一下,他似乎是怕我看出他心中的焦虑,还刻意拉了拉袖子,将这只手遮住。

    他沉了沉气,才抬起头来看着我:“闫晓天,赵德楷,他们两个人的事,和下一代百乌山掌派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是认为,百乌山的下代掌门,就会从这两个人里面出吧?”

    他说话的时候,嘴角眼角都带着笑意,就好像我猜错了一样。

    说实话,看到他当时的表情,我真的以为自己猜错了。可我回头一想,不但师父说过,闫晓天和赵德楷是下一代百乌山掌派的最后两个人选,连包师兄、冯师兄也提起过这件事。

    任何事情,只要是包师兄和冯师兄调查、推断出了结果,就一定不会有差错。

    心里这么想着,我又变得坚定起来,盯着老夫子的眼睛说:“我没猜错,百乌山的下一代掌派,就是要从这两个人里出,别的不说,单论修为,也只有这两个人能撑起百乌山的基业。”

    老夫子和我对视着,一句话都没说。

    我沉寂了片刻,又对他说:“赵德楷这个人,心术不正,就算你把百乌山交到他手上,他也守不住。”

    一边说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了赵德楷的存香盒,朝老夫子递了过去。

    老夫子接过盒子,打开,阴气一经外泄,他就立刻盖上了盒盖。

    他抬起头来,问我:“这是什么东西?”

    我没直接回答他,而是反问:“您知道守陵人一脉吗?”

    老夫子将存香盒放在一旁,狐疑地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又问他:“那您知道,最近在咱们这个行当里出现了一个‘葬’组织吗?”

    这一次,老夫子摇了摇头。

    我就耐下心来,将龙王墓、王大富、邪墓、神秘组织、阴玉,所有事情连成一条线,将我这两年经历的事情有选择性地告诉了老夫子。

    说句实在的,我这样做的风险非常大,万一百乌山就是葬组织的一个分支,万一老夫子就是那个组织中的人,他修为比我高,经验比我丰富,只要他想对付我,我今天绝对是有死无生。可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赌一把,而我唯一的赌注,就是师父对老夫子这个人的判断。

    师父曾说过,老夫子是个性格迂腐的好人,我不管他的性格怎样,我只希望他是一个好人。

    我说话的时候,老夫子一直静静地看着我,一句话都不说。

    陈述完了这些年的经历经历之后,我又补充道:“我现在怀疑,赵德楷极可能和那个神秘组织有往来。”

    老夫子看着我,他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的,过了很久,他才将视线从我脸上挪开,望向了桌子上的阴玉。

    当他伸手去抓存香盒的时候,我又对他说:“其实以闫晓天的性格,也不适合统领百乌山。”

    老夫子再次看向我:“你什么意思?”

    这一次,我明显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愤怒。

    当这个眼神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师父是对的,老夫子的确是将大位暗许给闫晓天的。我刚才说了赵德楷那么多坏话他吭都不吭一声,可我只是质疑了闫晓天一下,他就要恼了。

    我笑了笑,解释道:“他这个人,太善良,容易上当受骗,也容易被人利用。其实赵德楷跟踪他的事,他是知道的,可我敢打赌,他回到百乌山这么久了,应该从来没提过这件事。”

    老夫子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他摸着自己的下巴,同时盯着我的眼睛,我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老夫都没有说话,我只能引着他开口:“当然了,在我们寄魂庄看来,闫晓天比赵德楷更适合坐掌派的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