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8章 似曾相识
    这时候,身后的阴气突然朝我这边凑了过来。

    我心里顿时一紧,转身去看,就看到一个长发白须的老人站在我身后不到半米的地方,此时他正用充满好奇和警惕的眼神盯着我看。

    我很想问他是什么人,可又想起罗菲和闫晓天嘱咐,终究还是忍住了,和他对视一眼之后又重新转过身,跟上罗菲。

    罗菲还有些担忧地回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理会身后那个老人才松了口气。

    铜门大开,罗菲推着车子出去了,我紧跟在她身后出了门,就在我前脚刚踏出门口的时候,身后的老人突然喊了一声:“你是谁?”

    我当即愣了一下,但看见罗菲还在慢慢向前走着,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也没做回应,继续跟着她走。

    直到身后又传来一阵“咔——咔——”声音,我知道是铜门在慢慢关闭,才回头看了一眼,这时候老人已经没了踪影,透过青铜锻造的大门缝隙,只能看到深不见底的黑暗。

    罗菲这时也转头望向了大门,直到那扇门完全闭合了,她才长出一口气,说:“还好你刚才没有和它说话,不然你就走不了了?”

    我看向罗菲,问她:“刚才那个老人,是个厉鬼啊?”

    罗菲摇头:“它已经不是厉鬼了,是凶神,被它缠上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百乌山为什么会找这样一个东西来镇守山门呢,每次过那两扇门,就像过鬼门关似的。”

    凶神,就是成魔的厉鬼,非常厉害。和尸魃一样,我们这一脉的门人如果碰上了这种东西,如果手里没有番天印,就是个死。

    怪不得罗菲和闫晓天都不让我说话呢,我只要对着它说了话,朝它吐了阳气,立刻就会被它缠上,到时候我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听罗菲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后背都出了一层冷汗,尤其是想到离开百乌山的时候还要走这两道门,我就觉得头皮发麻。

    过了两道铜门之后,途径一座吊桥,就算是正式进入百乌山的地界了。

    整个百乌山都是建在地下的,罗菲说,百乌山在地上也有门庭,但那只是一个门面,真正的百乌山总坛,就是我们所在的这个地宫。

    眼前这个地宫是东晋时代建立的,从地面到洞顶间的距离大约十五到二十米,洞顶由七十二根大石柱支撑,每根石柱的直径都在五十米以上。

    如果放在几年前,我乍一听到“五十米”这个数字,说不定还会惊讶一下,可自从见了龙王墓的迷宫、邪墓里的悬塔和寄魂庄的内阁之后,五十米直径的石柱已经不会让我感觉到稀奇了。

    除了七十二根大石柱,洞中还有很多星罗棋布的古代楼阁,将这样的楼阁建在地下,护理的开销可是异常巨大的,而百乌山势微之后,已经没有足够的财力去保护这些古建筑,除了十三座主要堂口一直在保养之外,其他的老堂口很多都已经破败不堪了。

    闫晓天之前提到的西北堂,就是一个被废弃多年的老堂口。

    那是一座三层的小楼,建筑材料基本以木头为主,由于常年得不到修缮和保护,外层的墙壁已经暴满了黄土,很多地方还出现了干裂的裂痕。

    堂口外有几个套马柱和一个很长的石槽,看样子,这地方在古代应该是一个类似于驿站的地方。

    我和罗菲将自行车停靠在门外,一前一后地迈过了门槛。

    我一进去,就听见暗处有人在小声叫我名字:“左有道?”

    我挑了挑眉毛,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说:“是闫晓天的吗?”

    话音刚落下没多久,闫晓天就从阴暗处钻了出来,他用很快的速度凑到我跟前,很仔细地看了看我,才点点头:“嗯,还真是你,头发长了,有点认不出来了。”

    他看我的时候,眼睛一直眯缝着,似乎眼神不太好。

    罗菲就在一旁问他:“哥,你怎么没带眼镜啊?”

    闫晓天稍显尴尬地说:“啊……来得急,忘了。”

    我记得我上次见他的时候他眼神好着呢,根本不需要带眼镜,不过我也没多问,说不定他上次带得是隐形眼镜。

    我接过了话头,问闫晓天:“什么时候去偷地契?”

    闫晓天想都不用想就回应我:“等夜深以后吧,地契应该是放在东南堂,啊,也就是藏宝阁那边,我特意和师兄换了一下班,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的班是我值。”

    就在我们几个说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闫晓天赶紧凑到门口看,我下意识地朝暗处躲了躲,眼睛却盯着门外,几秒钟之后,三四个穿白色长衫的人举着火把从门外走过,他们并没有朝堂口里面观望。

    我也是在看到这些人之后才反应过来,闫晓天今天也是穿了一件差不多的长衫,只不过闫晓天的长衫上纹着深蓝色的纹路,而那些人身上的长衫,却是纯白的。

    直到闫晓天退回来之后我才问他:“你们在总坛活动还要穿制服啊,你的制服怎么跟他们不一样呢?”

    闫晓天朝自己身上看了看,说:“什么制服?这是我们的道衣。他们是入门弟子,我是入室亲传,等级不一样,衣服当然不一样了。”

    罗菲也在一边为我解释,说在百乌山这地方,品级越高,衣服上纹路的颜色就越深,像百乌山的掌派,衣服上的纹路就是纯黑色的,而那些入门弟子,说白了和记名弟子差不多,他们的衣服上根本没有纹路。

    罗菲说话的时候,闫晓天就不停地冲我点头,我留意到他看我的时候,好像老是要张嘴说话,只不过罗菲还没停下,他插不上嘴。

    直到罗菲说完了,闫晓天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可还是没说什么。

    我就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有话说?”

    闫晓天就笑了:“嘿嘿,我就是想问问,婚约那事,你们俩怎么想的?”

    我就很直接地告诉他:“我和罗菲都觉得不靠谱,所以这婚约,我们不认。”

    “不是吧,”闫晓天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你们这么搞,那罗菲还不是要砸在我手里?”

    我说:“反正你和她那么熟,砸你手里总好过砸我手里吧?”

    “哎,你们俩什么意思啊?”罗菲稍带着些愠怒地将我打断,她看着我和闫晓天,问我们:“我就这么不招人稀罕啊?”

    闫晓天还是在笑:“不是你不招人稀罕,是我们俩没法稀罕你啊。不对,应该是我没法稀罕你,我觉得你和有道挺合适的。”

    “行了啊你,”我白闫晓天一眼,说:“别往我身上推。都还没成年呢,订什么娃娃亲啊。罗菲你也别着急啊,估计等我接手守正一脉的时候,你就找到真爱了。到时候我解除婚约,你就可以和你的真爱长相厮守了。”

    这时候闫晓天突然问我一句:“万一,你得等到五十岁才能接手柴爷的位子怎么办?”

    我叹了口气,双眼盯着闫晓天,可一时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罗菲看了看闫晓天,又看了看我,突然掩着嘴笑了。

    从昨天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她这人特别爱笑。

    见过面之后,闫晓天就带着我们来到了总坛中部的一个小阁楼,这间阁楼是平时留给宾客们住的,虽然一直保养妥善、每天都有人打扫,可自从百乌山的鬼市没落至今,这里根本就没来过几个客人,客房里的家具数百年没换,还都是些古物。

    闫晓天将我们安顿下之后,又偷偷给我们弄了点吃的,他说他要去赵德楷那报个到,子时过来找我们,说完他就走了,临走前还嘱咐我们不要开灯,以免被人发现。

    可地下的光线原本就很暗,不开灯基本上什么都看不清,也没办法吃东西。于是闫晓天拿来的那些食物全都变成了摆设,一直在桌子上放着。我和罗菲则坐在楼道口的位置,安静地等闫晓天回来。

    我等了一阵子就有些烦了,就掏出手机来玩贪吃蛇,当时我的手机上就只有这一个游戏,罗菲就坐在我旁边看我玩。

    她很安静,我玩的时候,她一点声音都没有,眼看快到十一点的时候,我收起手机,转头一看,才发现罗菲竟然靠在楼梯扶手上睡着了。

    阁楼外的路上点着长明灯,借着从门口照进来的微火,我能看到她正闭着眼,鼻子里还传来非常非常轻微的鼾声。

    看着在黑暗中陷入沉睡的她,我突然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我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来源于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好像曾见过她,不只见过,而且非常熟悉,只是长久未曾相见,我已经忘了以前的事。

    没多久,闫晓天就来了,他进来的时候拿了一件大号的白色道衣给我,让我换上。

    我拿着那件道衣,想了想,问闫晓天:“你们百乌山有多少入门弟子?”

    闫晓天说:“七十二个,对应地煞之数。”

    闫晓天说话的时候,罗菲也醒了过来。

    我又问闫晓天:“那……这些入门弟子你能认得过来吗,他们互相之间能认得过来吗,你的师父师伯能认得过来吗?”

    这一次,闫晓天思考了一会才回应我:“就这么几个人,应该都能认得过来。”

    我直接将那身道衣塞给他,他就用一种很不解的眼神看着我。

    我对他说:“你傻呀,一共七十二个入门弟子,整个百乌山的人都能把他们认个遍,你让我穿着这么一件衣服出去,只要被人看见,必然会被揭穿啊大哥!我还是扮成罗菲的家仆吧,这样还能藏得深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