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6章 洋芋擦擦
    一进门,我就发现餐桌上多了两个盘子,里面装着一些类似于土豆丝的东西,还放了辣椒,黄橙橙、红彤彤的。

    刚才从我身边经过的那个服务生,原来是给我们屋送菜的,想想也是,这个时间,整个饭店里好像也只有我们这么一桌。

    罗菲指着其中一个盘子对我说:“这家店做的洋芋擦擦特别好吃,我好几天前就想来了,没想到你们就住在对面。”

    我看了眼满盘子的土豆,感觉没什么食欲:“哦,我来的之前刚吃过饭。”

    罗菲从筷子筒里拿了筷子,给我一双,说道:“尝尝嘛,别看这东西貌不惊人,味道出奇得好呢。”

    我接过筷子,坐下来,有些不确信地看着盘子里的土豆条,怎么看怎么不觉得它好吃,可当我用筷子夹起一缕放进嘴里的时候,却发现这东西果然如罗菲所说的一样,味道出奇得好。

    土豆的香气中带着几分油辣,里面还夹着肉丝,不但味道鲜香,口感也很有意思。

    我一边吃着,一边问罗菲:“百乌山怎么去?”

    “百乌山离这很远呢,坐车要整整一天的时间,下车以后还要走很长的山路,”她说着说着,突然又问我:“你说服闫晓天了?”

    我点头:“说服他了,不过这一次,我只能一个人去,我另外两个朋友去不了了,闫晓天怕我们人太多容易露馅。”

    罗菲想了想,说:“要不我跟你一块去吧,百乌山那地方戒备森严,你一个外人,肯定进不去。”

    我摆摆手,说:“不用,到时候闫晓天会接应我。”

    “他接应你你也进不去,”罗菲对我说:“你毕竟是个生人,闫晓天就算要带你进去,也找不到由头。我跟你一起去呢,可以说你是我们家的家仆,借此带你进去。”

    我点点头,说也行啊,之后又问罗菲坐什么车去,罗菲说只能做公共汽车,没别的办法。

    坐公共汽车去百乌山?我光是想想心里就觉得怪怪的。

    按说,像百乌山这么一个神神秘秘的门派,不是应该和我们寄魂庄一样,建在十里大山的最深处,别说是公共汽车了,就连飞鸟野兽,都不愿意到那地方去。

    不过坐公共汽车就坐公共汽车吧,总比用两条腿走着去强。

    没用多久,我就把一整盘的洋芋擦擦吃完了,罗菲胃口小,只吃了一半就吃不动了,剩下的一半只能打包。

    吃过早饭,我先是跟着罗菲回了一趟罗家,弄了两辆自行车出来,罗菲说下了公共汽车之后还要走很长的路,骑自行车能省一些力气。

    这算是我第二次来到罗家了吧,我进院子的时候,罗老汉正在院子里打太极拳,他就这么自顾自地打拳,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也懒得理他。反倒是罗菲见到他的时候还要行礼,就像我耿师兄向我师父行礼时那样,口气、动作,都要毕恭毕敬的。

    可罗老汉的架子明显比我师父大多了,罗菲向他行礼,他也只是稍稍点了一下头。

    看着罗老汉的样子,我就有一种感觉,罗菲和他的关系,好像远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好。

    直到我和罗菲一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出门的时候,罗老汉才绷不住了,远远冲我们喊:“你们干什么去啊?”

    我转过头去就回应他:“去帮你把小市抢回来。”

    说完我就要走,罗老汉又冲我吼一声:“怎么抢?”

    我没理他,出门骑上自行车就走了,罗菲全程没说话,一直抿着嘴笑。

    出了胡同口我才问罗菲:“看样子,罗老汉对你也不算很好啊?”

    罗菲笑着说:“他平时不这样。你昨天薄了我义父的面子,他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没睡好,今天见到你,气还没消呢。”

    我抿了抿嘴,也没再说什么。

    不是我不想说,我本来还想说罗老汉小气来着,可我能感觉到,在我和罗菲说话的时候,仙儿有些恼了,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在嘀嘀咕咕的,她声音小,我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罗菲骑车走在前面,带着我来到了市里的长途汽车站,我们骑来的车子都是可以从中间折叠的,买过票之后,我们将自行车折叠好放进后备箱,然后上车,坐在了最前排的座位上。

    由于公共汽车的车型很小,车座和车座之间的间距也很小,也只有坐在第一排,我才能伸开腿。

    我给耿师兄打了电话,告诉他我要去百乌山,也告诉他闫晓天到时候会接应我,同时让耿师兄帮我转告梁厚载和刘尚昂。不过我没说这次是和罗菲同行,如果让梁厚载和刘尚昂知道我和罗菲通行的话,他们两个还指不定怎么调侃我呢。

    耿师兄虽然对我独自前往百乌山的事表示担心,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我小心一点。

    上车二十分钟以后,车上又陆陆续续地来了几个乘客,直到早上九点整的时候,司机才上了车。

    那是一个年纪在三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因为常年坐在挡风玻璃前,皮肤被晒得黝黑,他看起来和罗菲很熟的样子,上车之后,他先是看了一眼后视镜,之后就转过头来问罗菲:“你咋没去上学呢?”

    罗菲冲他笑了笑:“家里有点事,就提前回来了。”

    而后那个司机有指了指我,问罗菲:“这是谁啊,你同学?”

    没等罗菲说话,我就对司机师傅说:“家仆。”

    这两个字一脱口,罗菲就掩着嘴笑了,司机师傅朝我挑了挑眉毛,用一种很疑惑的眼神看了我一会,之后他就转回身去,嚷嚷一声:“都系好安全带,一会有人检查。”

    说完,他就启动了车子。

    之前罗菲已经说了,从这里到百乌山,光是坐车就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当时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只考虑了今天晚上可能要在车上过夜,却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坐这么长时间的车,中途肯定是要吃饭的,可我到了第一个休息区才发现,我浑身上下就只有五毛钱,买瓶水都不够。

    罗菲倒是带钱了,可我跟她又不熟,也不好意思问她借,再说了,买车票的时候我都没掏钱,现在吃饭还要人家请,这也有点太那啥了。

    其他人都下车吃了饭,罗菲回来的时候发现我一个人在车上干坐着,就问我:“你没吃东西吗?”

    我谎称自己吃过了,罗菲也没多问。

    好在坐车嘛,体力也没什么消耗,一顿发不吃我还能扛得住。可当汽车使出城际公路,在黄土坡边缘的土路上行驶了整整一个下午之后,我就饿的不行了。

    我胃里空,车子又颠簸,弄得我肚子一直咕咕直叫。

    罗菲之前一直望着窗外出神,这会也被我胃里的抗议声给惊到了,她盯着我看了好半天,突然问我:“你中午就是没吃饭吧?”

    我这才点了点头:“嗯,没带钱。”

    罗菲翻了翻随身带着的小背包,从里面拿了一个塑料袋给我:“早上剩的洋芋擦擦,你先垫垫吧。”

    我也是饿的不行了,就接过塑料袋,刚一打开,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馊味。

    天气这么热,洋芋擦擦又在塑料袋里捂了大半天了,不馊才有鬼了。我叹了口气,将塑料袋重新包好了。

    罗菲又在一旁问我:“你怎么不吃啊?”

    我无奈地笑了笑:“馊了。对了,那个……借我一百块钱吧,回去以后还你。”

    罗菲也没废话,从钱包里掏了一张红票给我,一边还说着:“你中午怎么不问我借呢,问你吃饭了吗,你还说吃了。”

    我收了钱,很诚实地说:“主要是跟你不熟啊。说实话,你要是个男的吧,我也就开口了,可我从小没怎么和女孩子打过交到,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呢。”

    我说的全都是实话,我觉得,面对罗菲这种性格开朗的人,老是藏着掖着,她弄不好反而会瞧不起我。

    罗菲一脸好奇地问我:“没和女孩子打过交道,你学校里没有女生啊,身边也没有姐姐妹妹吗?”

    我想了想,说:“学校里是有女生,不过没有女生愿意跟我玩,我身边有个哥们,人长得帅气,班上的女孩子倒是时不时地跟他说说话什么的,不过那家伙吧,特别腼腆,人家和他说话,他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回应,所以我这些年也没沾上他的光。至于姐姐妹妹……还真有一个,不过她不是人。”

    “不是人?”罗菲还是一脸好奇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也没多做解释。

    仙儿知道我说得是她,明显有些不太乐意了,我就听她又开始一个人嘀咕起来,这一次我依旧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说真的,当时我都在担心,她是不是在给我下咒了。

    罗菲脸上的表情从好奇变成了认真,她很认真地看了我一会,突然点了点头,说:“嗯,确实,就你这种长相,学校里的女生肯定都不爱和你说话。她们喜欢的都是那种眉目清秀的男的,你长得太凶了。”

    “我凶吗?”我一边问她,一边拿出手机来照了照,我当时用的手机上深色金属壳,而且表面光滑,有时候可能拿来当镜子用。

    “凶啊,”罗菲笑呵呵地对我说:“你看你这双小眼,又细又长的,看人的时候就像在眯着眼蹬人,而且脸上还有疤。”

    我对着手机壳,仔细观察自己的眼睛,可我怎么觉得,自己的眼神挺和善的呀,哪里像是在瞪人了。而且我脸上的疤是上次对付罗刹的时候才留下的好吗,再说这道疤也不是特别明显,就是在左脸颊上有一道一厘米长的浅痕,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