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5章 不靠谱的婚约
    原来她也觉得娃娃亲不靠谱,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叹了口气,说:“什么悚不悚的,你义父也就是做做势,吓唬吓唬人,其实他就是面上厉害,心里头虚着呢……我不是说他不好啊,就是现在吧,你们罗家的情况也不太乐观,他顾虑多也正常。”

    罗菲点了点头:“也是,没想到这都被你看穿了。前段时间我还见过闫晓天来着,你猜他怎么说?”

    我想了想,说:“闫晓天啊,他大概会说,婚约这件事是师父定下来的,再扯一通什么父母之意媒妁之言一类的。”

    “你认识闫晓天?”罗菲眨了眨眼睛,问我。

    我点头:“嗯,跟他交情还不错。嘿嘿,闫晓天这家伙,人挺好的,就是闷骚得厉害,性子迂腐得不行,跟个老头子似的。”

    听我这么一说,罗菲就乐了:“你怎么这样说自己朋友啊?要是让闫晓天听见,非跟你翻脸不行。”

    我也笑着说:“我当着他的面也这么说,他脾气好,不至于为了这个和我翻脸。”

    罗菲愣了一会,接着又笑了:“嗯,不过你说得也对,闫晓天那人确实挺闷骚的。”

    我发现,两个人凑在一起说另一个人的坏话,还真是一件特别来劲的事情。

    之后我又问罗菲:“昨天你义父不是说,今天是让一个叫罗泰的人来和我接头吗,他怎么没来?”

    罗菲说:“泰哥有点急事,昨天晚上去广州了,孙家的事我也知道一些,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帮助。而且我觉得吧,你既然来了,怎么样也要见一见,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不打算和你见面的。”

    我笑着对她说:“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本来我还想着,万一真见到你了,我就把自己捯饬得乱七八糟的,说点脏话什么的把你吓跑。没想到你也不认婚约的事,害我白担心一场。”

    “我本来也想这么干来着,”罗菲掩着嘴笑道:“本来我来的时候,想穿着校服直接来呢,可出门的时候被我义父抓住了,他又逼着我换了一身衣裳,才放我出门。”

    我说:“要说我师父和你义父也是够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折腾出婚约这种事来。哎,其实我觉得,你和闫晓天挺般配的,要不我回去跟我师父说一声,你回去也跟你义父说一声,把你们罗家和寄魂庄的婚约废了算了。”

    这一次,罗菲却摇了摇头:“闫晓天啊,我从小和他一块长大的,他大我几岁,从小就很照顾我。可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我拿他当亲哥,他拿我当妹妹。他喜欢的是他师娘那种类型的女人,温柔娴淑、相夫教子。我呢,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反正我还早着呢,不着急。”

    我说:“你不喜欢他也不能拿我当挡箭牌吧,再说了,咱俩互相都没接触过,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谁也没想拿你当挡箭牌啊,”罗菲说:“像你这种人,整天凶巴巴的,谁看得上你啊!哎,说正经的,昨天你和我义父对峙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好像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你说,如果咱们俩联手的话,能不能把婚约这事搅黄?”

    我就问她:“你想怎么搅黄?”

    罗菲显得有点为难:“义父这么强势,我哪有主意啊!”

    我又想了想,说:“这事吧,我确实有办法,不过得等,等到我师父把位子传给我,我大概就有权取消婚约了。”

    罗菲朝我这边凑了凑:“柴爷什么时候把位子传给你?”

    我叹口气说:“这我到哪知道去?就我师父那性子,他是肯定不会取消婚约的,所以说这事得等啊。”

    说完,我又将话题引到了小市上来:“先别琢磨这些了,反正离婚约奏效还有好几年时间呢。那什么,你知道孙家把小市的地契放在什么地方吗?”

    罗菲点了点头,说道:“孙家现在是百乌山的分支,地契也放在百乌山那边……你不会是想偷地契吧?”

    我说是啊,而且我还告诉她,现在寄魂庄和百乌山的关系比较复杂,我不打算把寄魂庄牵扯进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偷地契,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出来。

    这一下,罗菲又犯难了:“可如果地契放在孙家还好说,现在地契在百乌山门下存着,那地方守卫森严,几乎不可能偷得出来啊。”

    她说完之后,我们就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地契在百乌山,事情确实变得麻烦了。

    我思考了很久才再次开口:“闫晓天现在在百乌山吗?”

    罗菲想了想,点头:“应该在,你想找他帮忙?他对百乌山忠心着呢,这件事,他肯定不会出手。”

    我说:“他出不出手都得找他,这件事没他帮忙办不了,这样吧,你把他联系方式给我,我给他打个电话,摸摸他的底。”

    罗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闫晓天的手机号给了我。

    我让罗菲在屋里等我一下,之后就拿着手机离开了包间。

    接下来我要对闫晓天说的话,有一些不能让罗菲听到。

    来到二楼的楼道口,我看四下里没人,才翻开手机盖,准备拨号。

    可我这边这一个号码还没按下去呢,仙儿就气鼓鼓地钻了出来,她趴在我肩膀上瞪着我,眼里都快冒火了。

    我看她一眼,有点不解地问她:“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

    仙儿从鼻子里“哼”一声,换了一种很鄙夷的眼神看我,嘴上说着:“哟,这么快就跟人熟络上了,左有道你可以啊。”

    她说话的口气怪怪的,弄得我心里也是莫名火大,我就跟她对着呛:“我跟人也没说几句话,你什么态度!再说,我们不都商量好了要悔婚了,这不正合你意吗?”

    仙儿瞪着眼嚷嚷:“什么叫正合我意,你爱喜欢谁喜欢谁,关我什么事!神经病!”

    说完她就缩了回去,可过了一会又钻出来了,还朝我吼:“一口一个我们、我们的,你和她什么关系就我们。你说,你是不是觉得人家好看,就对人家有非分之想了?”

    我刚才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仙儿竟然抠上字眼了。

    我吵不过她,也没打算跟她吵,就说我现在忙正事呢,让她先消停一会。

    仙儿又狠狠瞪了我一眼,不说话了。

    我拨通了闫晓天的电话,很快,电话另一头就传来闫晓天的声音:“喂,您好。”

    我:“是我,左有道,有个事要麻烦你一下。”

    闫晓天沉默了一小会,接着我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好像急匆匆地换了个地方,之后才回话:“怎么是你啊,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我说是罗菲告诉我的,闫晓天就笑了:“你和罗菲见面了?哈哈哈,怎么样,我老妹长得俊吧?”

    我叹口气,说:“你别闹了,我这正烦着呢。说正事,孙家的地契是不是在百乌山放着呢?”

    闫晓天就问我:“什么地契?”

    我就简单地把小市的事说了一遍,完了问闫晓天:“我现在打算去你们百乌山偷地契,这个忙你帮不帮吧?”

    过了一会,闫晓天才有些为难地说:“大哥你这是要我亲命啊,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帮你!”

    我说:“你们百乌山到底怎么想的,为了个破婚事就抢罗家的地盘,你觉得罗老汉是个甘心吃瘪的人?这事弄不好,你们百乌山要和罗家结下梁子的。哪怕这事真成了,你就愿意和罗菲过一辈子?”

    闫晓天犹犹豫豫地说:“可这种事,我说了也不算啊,那都是我师父定下的。”

    我就跟他说:“这次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把你和我切磋的事说出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闫晓天:“我靠,你威胁我!左有道,我记得你不是这样的人啊,吃错药了你!”

    这时候,有个服务员端着菜盘子从我身边路过,我先是捂住了手机的听筒,直到他走远了,我才对闫晓天说道:“地契我是一定要偷出来的。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地契能偷出来,对你,对我,对寄魂庄和百乌山都是好事,现在罗家是摇摇欲坠了,你们百乌山也是一样,百乌山和罗家,是绝对不能闹翻的。为了百乌山,这个忙你也要帮啊。”

    过了大半天闫晓天才回应:“唉,你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我催他:“还想想,你得想到什么时候啊?我现在已经往百乌山那边赶了,帮还是不帮,你利索点!”

    我话都说到这种底部了,闫晓天竟然还在犹豫,过了大半天也没给我回话。

    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又催促他:“闫晓天你行不行啊,不就偷个地契吗,看把你给怂的。算了,你不帮拉倒,我自己一样能偷出来。”

    “谁怂了!”闫晓天的语气明显也有些恼了:“行行行,你来吧,我帮。但是你来了以后,一切听我的,你只要能答应这一点,我就帮你。对,还有啊,你自己一个人来,梁厚载和刘尚昂就算了,人多了容易被发现。”

    我考虑了一下,说行啊,一个人就一个人吧,反正东西一到手就撤。

    这时我听到电话另一端有人在唤闫晓天的名字,他让我到了百乌山给他电话,说完就匆匆挂了。

    直到挂了电话,我才发现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我根本不知道百乌山在哪!

    可当我再次拨打闫晓天的电话时,他已经离开服务区了。

    没办法,我只能一溜小跑地回包间找罗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