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3章 明码标价
    耿师兄似乎是看不下去了,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嘴上喊一声:“有道!”

    我将脸转向了耿师兄,对他说:“师兄啊,你没看出来,罗老爷根本没打算跟咱们寄魂庄深交嘛,咱们不就是来送个礼,他就给你使脸色,你再对他毕恭毕敬的,他还不是一样臭着张脸?你说,咱们来这一趟,也是给人家添堵,要不咱走吧。”

    我说话的声音很大,耿师兄听得到,罗老汉当然也能听到。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罗老汉竟也不生气,还用一种指点江山的口吻对我说:“哼,你连别人的冷脸都承受不了,以后守正一脉的基业交到你手上,谁能放心?”

    他说得好像义正言辞的,可事实上,就算门派之间打交道顾虑的事情比较多,别人给你冷脸,你也没有兜着忍着的道理。

    我就对他说:“我们守正一脉向来是不看别人脸色的,我们和人相处,讲究一个不卑不亢、坦诚相待,如果相处的时候,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那这样的关系,也没必要处下去。”

    罗老汉摸了摸下巴,看着我说:“你知道我和你师父是什么交情吗?”

    我摇了摇头:“从来没听我师父提过。”

    我没说谎,我师父确实没怎么提过罗老汉的事。

    可听到我的话之后,罗老汉却显得有些愠怒了:“柴宗远没跟你说过我的事?我和他是战友,一个战壕里爬出来的兄弟,他怎么可能没说过?”

    我也忍不住惊讶了:“我师父还当过兵?”

    罗老汉盯着我,我也盯着他,我们就这么小眼对小眼地对视了好半天,罗老汉才叹一口气,说:“柴宗远真的没提过啊,怪不得呢。”

    说完,他又看向了我,说:“想当年,你师父也是这臭脾气。那什么,刚才的事,算我不对,你作为小辈,给我留个面子,好好的,跟我说话的时候恭敬一点。”

    罗老汉说话的语气突然变得温和起来,弄得我还有些小尴尬,其实我也意识到了,用那种语气跟一个老人说话,确实有点不合礼数,可看他刚才那个样子,我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

    在罗老汉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听到耿师兄长长松了口气。

    之后罗老汉又对我说:“半年前,我见过闫晓天了,他也是上门来提亲的,那小子不错,比你有风度,人也实诚。”

    我点了点头:“嗯,闫晓天确实不错,我和他接触过一段时间,这个人嘛,人品不错,天资也很好,就是有点迂腐。”

    罗老汉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你认识闫晓天?他可是百乌山的人!我听说,当年在四川鬼市,他师父赵德楷还在你手里吃过亏。”

    我说:“闫晓天性子比较单纯,也不在意这些。对了,之前我师父让我来的时候,特意嘱咐我要见到罗菲。”

    说到这,罗老汉的表情又变得有些火躁了:“你想见就见?想得怪美,罗菲在外地上学呢,你师父也是,你要来他也不早说,昨天才给我打电话,现在罗菲还在路上呢,估计后天才能到。”

    原来罗菲不在啊,这样正好,这一次我就算见不到她,也不是我的问题了。

    我心中正窃喜,耿师兄却不早不晚地说了声:“反正最近也没事,我们就等一等吧。”

    罗老汉显得有些犹豫:“等一等……也行啊,不过最近我这边也不太平,估计没办法招呼你们。”

    耿师兄就问他怎么了。

    罗老汉叹口气,说:“刚建国那会,龙虎山在这边开了一个小市,58年的时候他们撤走了,就把那些小市留给了我。可你也知道,在做生意这方面我也没什么头脑,小市经营了几年就变得入不敷出,还被孙家坑了一把,把小市里一半的店面都盘给了他们。可老孙家的人你也是知道的,野心大,手上也黑,这些年我没怎么管小市的事,他们竟然把剩下的那一半店面也给占了,我去找他们理论,他们却硬是说我们当初就是把整个小市送给了他们,就为了这事,我就回来找当初的合约嘛,没想到那份合约,竟然不见了。”

    他啰嗦了这么多,我就一个问题:“小市是干什么的?”

    耿师兄就在一旁向我解释:“和鬼市里的门市差不多,也是卖灵符、法器一类的东西,这种小市在行当里也被称为‘小鬼市’,全国各地有很多,除了阴历的七月,这些小鬼市都是在每月的十五号开市,十六号闭市,七月的时候因为咱们寄魂庄鬼市开张,全国各地的小鬼市都不营业。”

    说完,耿师兄又特别多事地问罗老汉:“这次的事,需要我们帮忙吗?”

    罗老汉笑着说:“如果寄魂庄的人能出手帮忙,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刚才还跟我们使冷脸,现在竟然一点都不客气。

    见罗老汉没跟我们客气,耿师兄竟然莫名奇妙地显得很开心,他还问罗老汉:“我们怎么帮你呢?”

    罗老汉也笑着说:“随便,你们看着帮吧,明天我让罗泰去接应你们,最近这段时间,小市的事一直都是他在调查的,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

    耿师兄张张嘴,还要说话,可罗老汉这时却大手一挥:“送客!”

    此前之前站在门口的老仆立刻就上来请我们出门了。

    一直到离开了罗老汉的家,我还是有种脑子转不过来的感觉。

    快走出巷子的时候,我问耿师兄:“罗老汉怎么就突然提起小市的事来了?”

    耿师兄回头看了眼罗老汉家门口,笑着对我说:“从咱们一进屋,他就想说这事了,但是罗老汉这人爱面子,想拜托咱们又不好意思说,你现在知道他为什么摆那么一张冷脸了吧?”

    我也笑了:“他是长辈啊,摆冷脸,居高临下,咱们要是吃瘪,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提条件。呵呵,原来是这样,帮他处理小市的事,就是见到罗菲的条件。”

    耿师兄点了点头,笑着对我说:“你这小子,现在也鬼精鬼精的。”

    我也跟着笑了笑:“这几年天天和梁厚载混在一起,就是傻子也该变聪明点了。”

    我们两个一边说着话,一边上了车。

    耿师兄发动了车子,一边对我说:“刚才看你和罗老汉杠上了,我还真有点担心,他那人,在行当里也是出了名的吃软不吃硬,没想到被你这么一搞,罗老汉竟然没发飙。”

    我笑了笑,说:“他不敢和我翻脸。我师父就我这么一个徒弟,以后我迟早是要执掌守正一脉的,他和我闹翻,就是和守正一脉闹翻了。头两天我让包师兄调查过罗家,随后现在罗家和鬼门没有太大关联了,可早年的时候他们曾是鬼门的信众,民国年间才脱离出来,虽然脱离了鬼门,可历代家主对鬼门可都是非常忠心的。如今的鬼门是风中残烛,风小,它还能活,风一大,它就灭了,以罗老汉对鬼门的忠诚,他绝对不敢撩起寄魂庄这阵大风。”

    耿师兄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你想得这么深?”

    我说:“还没完呢,罗老汉让咱们处理小市的事,估计又要把百乌山牵扯进来。”

    耿师兄皱了皱眉头:“你什么意思?”

    我就跟他解释:“闫晓天已经来提过亲了,现在师兄又带着我来提亲,我估计,这些大概都是罗老汉算计好的。他不敢得罪百乌山,也不敢得罪寄魂庄,如今两个门派都找到他头上来了,他只能想个办法将自己摘出来,让百乌山和寄魂庄互斗,到时候,斗败的一方自动出局,也不会将事情怨到他身上。”

    耿师兄冲我眨了眨眼睛:“这么复杂?早知道我就不把小市的事情担下来了。”

    “嗯,刚才确实有点着急,”我说:“不过那也就是我的猜测,不一定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问问梁厚载怎么看这事。”

    耿师兄将车开到了省道上,转过头来问我一句:“听冯师兄说,梁厚载这些年跟柴师伯学了不少东西啊?”

    我摇了摇头:“没怎么教他,厚载现在修习的东西,还是李良爷爷留下来的。”

    “哟,这孩子还真是顶聪明的啊,自学都能学成这样。”耿师兄一边说着话,一边提了车速,朝延安市方向驶去。

    回到旅店的时候,梁厚载和刘尚昂都不在,连师嫂和萧壬雅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和耿师兄从旅馆对面的饭店里买了点饭菜回来,耿师兄还外带了几瓶啤酒,说是中午要放松一下。

    我们两个在落宿的屋子里摆开了饭局,耿师兄说,自从他自己一个人在外行走以来,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他爱喝啤酒,又担心喝酒误事,这些年一直没沾过。

    我问耿师兄:“师兄,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至于这么小心么?”

    耿师兄仰头灌了一大口酒,说:“现在不能说,等你当上了守正的掌门,自然就知道了。咱们寄魂庄的门人啊,各有各的身份,你看庄师兄和冯师兄就知道了,对于我们这些门人的身份呢,也只有三脉的掌门才知道底细。”

    我又问他:“之前我听说,萧壬雅是赵师伯从百乌山手里硬抢过来的?”

    “嗯,”耿师兄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咱们那位赵师伯啊,经常干些没谱的事,当初他把壬雅塞给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壬雅和百乌山的关系,也是头几年,百乌山突然问我要人,我才知道壬雅那丫头是赵师伯抢来的。唉,就因为这事,每次我到陕北都得小心翼翼的,百乌山的人记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我下黑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