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1章 陕北罗家
    梁厚载就向他解释:“不管是不是串通好的,咱们都不能管了。门派和门派之间打交道,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刚才从芦屋仓镰身上取来的尸丹,问梁厚载:“厚载,你说,这颗尸丹到底有什么特别的,要阴阳师耗费百年之功才能养出这么一颗来?”

    梁厚载摇了摇头:“谁知道呢,看起来也就是融合了大量草药的药力,其他的,没什么大用吧?”

    我看着手里的尸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片刻之后,梁厚载又笑着对我说:“哎,道哥,你听过徐福的事吗?”

    “徐福?”我有些不解地看着梁厚载:“你说给秦始皇求长生不老药的那个方士啊?”

    梁厚载笑着点头:“对,就是那个人,当初他不是求药求到倭国去了吗,你说,这玩意儿不会就是他当初求的丹药吧?”

    这颗尸丹是长生不老药?开玩笑呢!

    反正这种事梁厚载本来就是说着玩的,我们谁也没当真,我就乐呵呵地对梁厚载说:“徐福的事,都是传说,当不得真。”

    “怎么当不得真?”梁厚载半玩笑半认真地说:“他当初就是到了倭国,还在弥生时代开创了一种新传文化体系,就是弥生文化。就是现在,在倭国,有迹可寻的徐福遗迹还有五十处之多呢。”

    我也是惊了,过去一直以为徐福东渡只是个传说,没想到是真的!

    我问梁厚载:“你说的这些,都是历史课本上的?”

    梁厚载显得有点无奈:“咱们又不学倭国史,哪有这些内容,我前阵子从一本杂志上看的。”

    刘尚昂大概是觉得插不上话,就拿出游戏机玩了起来。

    我忍不住问他:“你最近怎么话这么少了,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刘尚昂吭了吭鼻子,叹口气说:“这些年一直跟着老包,和社会有点脱节了,我得先补补课,要不侃不过你们。”

    梁厚载也笑着问他:“咋补课?拿游戏机补啊?”

    刘尚昂“啊”了一声,白梁厚载一眼,说:“都是你,啰里吧嗦的,害我死了一条命……”

    他正说着话,梁厚载就突然把他的游戏机抢了,完了就朝村子里面跑。

    刘尚昂向来特别宝贝他的游戏机,赶紧朝梁厚载那边追了过去,一边追还一边喊:“你别闹,那玩意儿是我借的,老贵了!”

    我也跟着刘尚昂一起跑,边跑边嘱咐他们俩小声点,别吵到村里人。

    回到张老汉家的时候已经快到清晨五点钟了,我们跑了一路,一路上所有的村户全被我们吵醒了,期间还有两个脾气大的庄稼汉直接拎着烧火棍冲出了屋子,可一看是我们三个,他们也只是笑了笑,接着就回屋了。

    对于村里人来说,我们三个除了喜神,功劳是很大的。

    回到睡觉的屋子,我们三个又凑在一块闹了好一阵子,眼看天快亮了才老实睡觉。

    中午的时候,张老汉把我们叫醒了,说是村里人给我们摆了宴,叫我们去参加。

    刚开始我还客气了一下,说除尸本来就是我们的本分,不用这么客气。

    可张老汉却说:“往年到了这个时候,都是要上贡品,供奉喜神的,现在喜神没了,就供奉你们这三个娃娃呗。嘿嘿,正好,自从有了喜神,村里也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大家聚一聚,吃一吃,喝一喝,也不都是为了谢你们。可你们要是不去,大家才会过意不去咧。”

    他说话的时候,奶奶已经帮我们打了井水,她不会说话,只是指了指地上的一桶清水,冲我们笑。

    我发现,今天不管是张老汉还是他的老伴,都换成了一身干净衣服,衣面熨得平平整整。

    我们仨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跟着张老汉来到了王二麻子的祖宅。

    村里人的性格确实泼辣,我们刚把这个宅院处理干净,他们就把宴席摆在这里了。不过说起来,村子里好像也只有这个宅院,能一次性容下这么多人了。

    当天中午,村里人杀鸡宰羊,还拿出了自家酿的老酒,好好热闹了一番。

    刘尚昂天生就喜欢热闹,这一中午可把他乐坏了,我也是来者不拒的那种人,和张老汉他们坐在一起,也是有说有笑的。

    可怜了梁厚载,他本来就腼腆,也不喜欢人多的场面,整个中午,他几乎都是在一个人闷着头吃东西,有时候别人给他敬酒,我和刘尚昂还要站起来挡一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梁厚载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碰上生人,尤其是对他无比热情的生人,他就会说不出话来。

    在这件事上,唯一的特例大概就是闫晓天了吧。

    现在,闫晓天应该已经回到百乌山了吧,也不知道他回去以后赵德楷会不会难为他。

    午饭过后,大家散了场,张老汉就摆上了摇椅,在芦屋仓镰住过的那个屋子里打起了盹。

    张老汉心大,不把老宅的事放在心上,可我却怎么也放不下心,他午睡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宅子里警戒着,虽然早就可以确定宅子里已经没有邪尸和阴气,可我还是反反复复检查了好几次。

    张老汉醒过来之后,说他睡得很好,这宅子比窑洞好,通风,而且东山上风大,也不热,竟然当天下午就想搬过去。

    我好说歹说,才打消了张老汉的这个念头,他最终还是决定,等他儿子把新家建好了再搬。

    毕竟宅子里的邪气刚散,张老汉就这么慌慌地搬进去,指不定还会出别的问题。

    在之后的两天里,我又反复往东山那边跑了好几趟,感觉确实没有问题了,又给冯师兄打了电话,大体说了一下东山一代的风水布局,问他有没有需要改动的地方。

    在庄师兄的嘱咐下,我们动手拆了马神婆的那件土房,又在老宅后院的古井北边栽了三棵柿子树。

    至于装邪尸的那口杉木棺材,则被我和村民葬在了黄土坡的沟壑里。

    说实在的,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处理那些邪尸,原本邪尸处理完了,我拿钱走人,谁也不会说我什么。可不知道为什么,和张老汉接触了两三天之后,我就总觉得自己要对老两口以后的日子负责,不能保他们大富大贵吧,至少也要保证他们以后不会出问题。

    眼看快到周末,耿师兄终于来接我们了,他来之前提前给胡南茜打了电话,胡南茜则问张老汉的儿子要了尾款,打进了我的账户里。

    临走的时候,张老汉一直送我送到了村口,嘱咐我有时间的话回来看看。

    我摇下车窗,朝着张老汉挥手告别,心里总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拐过一个路口,张老汉的身影也在我的视线中消失了,我这才收回手来,摇上了车窗。

    耿师兄看了眼后视镜,笑了笑,说:“怎么,在这住上瘾了?”

    我靠在椅背上,叹口气:“很久没在这么安静的地方待过了,现在就算在王庄,一天到晚也是乱哄哄的。”

    耿师兄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我一下,玩笑地说道:“才多大点人,就学人家装沧桑了,呵呵。”

    这一次他笑出声来了,我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

    和以前一样,耿师兄只要笑出声,就好像脖子被掐住,肺里的气出不来似的,那声音听起来特别沙哑又特别粗糙。

    过了一会,他又对我说:“回头去城里给你置办身行头,你就这么去了,人家罗老汉再看不上你。”

    我说:“算了吧,反正我平时就这样,你就给我弄一身西服西裤的,我也穿不出那气质来。对了耿师兄,一直听你们说罗老汉、罗老汉的,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耿师兄将车开出了土路,上了国道,之后才回我:“他是罗菲的义父,七十多岁了,年轻的时候是个武师,甩九节鞭的功夫非常厉害,而且这老家伙有威望,人脉也广,这些年有他护着,百乌山那边一直不敢动罗菲,不过现在老头子上年纪了,很多事也是力不从心,就想着把罗菲托付出去。”

    说到这,耿师兄将脸转向了我,说:“你以为,这次你见罗菲,是谁提议的?”

    我有些不确定地:“罗老汉?”

    “就是他,”耿师兄点点头,继续望着车前窗,一边说道:“他现在就是想看看你这家伙到底怎么样,能不能配上罗菲。我估计柴师伯应该没告诉你,其实现在和罗菲定亲的人,可不止你一个,还有闫晓天和赵德楷。之前罗老汉对寄魂庄还是比较中意的,可就在不久前,他见到了闫晓天。我听柴师伯说,你和闫晓天交情不错,所以说,这个人你应该也是有些了解的。”

    耿师兄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地瞥我两眼。

    我冲他笑了笑:“你不就是想说罗老汉中意闫晓天吗。那不是更好,反正这门亲事,我也没打算认。”

    耿师兄叹口气,说:“你认不认是你的事,罗老汉认不认你,是另一回事。算了,我还是实话跟你说吧,就算你和罗菲这事成不了,你也要和她、和罗老汉处好关系,鬼门和罗家,都是咱们寄魂庄的资源,不能被百乌山夺去了。”

    这时候梁厚载在后面插上了嘴:“耿大哥,我怎么听你这说法,我道哥和罗菲的婚事,属于政治婚姻啊。还有啊,这个鬼门和罗家是一回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