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9章 烦心事
    还好,折腾了整整一个上午,村子周边的邪炁场都散了,在大雨的冲刷下,连蔓延了半个村子的腐臭都快速被冲淡,如今几乎彻底消失。

    这时候,旁边有人戳了我一下,我转头看去,就看见刘尚昂递过来一片瓜瓣。

    刚吃过饭,我没什么胃口,就冲刘尚昂摇了摇头。

    梁厚载就在一旁问我:“想什么呢?”

    我叹了口气:“我觉得那个阴阳师有问题。”

    梁厚载点了点头:“嗯,他确实有问题,之前刘尚昂不是让你包师兄调查过了吗?”

    我朝着村子东侧望了一眼,叹了口气说:“关键问题是,他千里迢迢跑到这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梁厚载笑了笑,说:“谁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来的,不过这家伙没什么本事,翻不了天。呵呵,今天在老宅的时候,他还现了现身手,我做法事的时候他在驱魔,就是用弓箭朝那具邪尸身上射,当时他凝练出了念力,就他那念力……只能说是有点念力,完全无法具化成形。你现在可以打开棺材看看,邪尸的腰上还有两个箭孔呢。”

    念力没有具象化吗?这么说来,那个阴阳师确实没什么本事了。

    毕竟念力这东西,是做不得假的。

    我点了点头,之后就继续望着大雨出神。

    梁厚载又笑着问我:“我看,你不只是为阴阳师的事发愁吧?”

    我说:“你难道不觉得,这地方,其实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养尸地?毕竟邪尸的数量如此巨大,肯定是人为将它们聚集在一起的。”

    梁厚载笑得更灿烂了:“这种事,大眼一看就能想得到吧。哎,道哥,你说实话,你现在是不是正为罗菲的事发愁呢?这两天仙儿没把你怎么着吧?”

    他刚才开口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他要说这件事,我索性就当做听不见,只是望着雨,不理会他。

    梁厚载大概是等了很久都没等到我的回应,说了声“无聊”,就拉着刘尚昂走了。

    最近这段日子,刘尚昂似乎变得安静了,其实不是,他这段时间弄了一个GBA,没事就在那打游戏,根本没功夫理我们。有时候我也想借过来玩一下,可刘尚昂拿那东西当宝贝一样,谁也不让碰。

    他们两个走了以后,我就一个人发起了呆。

    起初雨水落在黄土地上的时候,常年干燥的土地也曾被这些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惊动,扬起小捧的尘,可当雨势稍微大了一些之后,地面很快就湿透了,此时土地的吸水力已经无法消化越来越多的雨水,地上积起了一个个小水洼,连同原本淡黄色的大地也变成了浓郁的深棕色。

    黄色的是土,棕色的,就是泥潭。

    此时的院子里除了满地的泥巴,还有被雨水冲刷得无比洁净的石磨,在雨中泛着一层油光的篱笆,可在我眼中,却只有深棕色的泥潭。

    望着泥潭,听着遮天盖地的“哗哗”雨声,在这样的单调中,我竟也觉得有些困了,就靠在墙上,闭上了眼。

    就在这时,我身旁的门帘被掀开,张老汉笑呵呵地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朝着矮桌上看了一眼,笑着问我:“咋没大吃瓜呢?”

    我说刚吃饱了饭,吃不下了。

    老汉笑着点了点头,坐在我身边,抽起了旱烟,他的旱烟杆和我师父的很像,也是一个长长的黑杆,镶了银嘴,又嵌了一个黄铜的烟锅,连烟袋都是那种洗得有些发白的灰色。

    只不过从烟锅里飘出的烟味,没有我师父的那么烈。

    大概是见我一直盯着他的烟杆看,张老汉就将烟杆递给了我:“抽两口?”

    我笑着摆了摆手。

    张老汉收回了旱烟,突然问我:“今年多大了?”

    我想了想才回答他:“十五。”

    “才十五?”张老汉很惊讶地看着我说:“刚看你们仨,就那个不高不矮的像这个岁数,额还以为你们得二十好几咧。”

    不高不矮的人,说的就是梁厚载,他虽然也经常风吹日晒的,可诡异的是,这家伙那身皮越晒越精细,白白嫩嫩的像个姑娘,我虽然白,但肤质却很糙,刘尚昂则是又黑又糙。

    张老汉说我像个二十好几的人,我认了,可刘尚昂,看上去怎么着也得三十了吧,上次在老家,我还亲眼见到一个高中生叫他“叔”来着。

    我有些尴尬地对张老汉说:“我们这些人就是这样,常年风吹日晒的,显老。”

    听我这么一说,张老汉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也略带尴尬地笑了笑,说:“唉,额说话就是糙咧些,你别往心里去。哎,我刚才听那个姓梁的娃娃说,你碰上了咧些糟心的事?”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拿起一块西瓜,没吃,就这么拿着,一边对张老汉说:“嗯,确实有点糟心事。处理完这边的事,我要去见一个女的,这个女的和我有……怎么说呢,算是娃娃亲吧。可我从来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老汉看着我,过了片刻,他突然问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想了一会,也没办法给出答案,就一直沉默着。

    张老汉就笑了:“看来是有啊。呵呵,额在你这个年岁的时候,同龄的孩子,都该谈婚论嫁咧。”

    过了一会,张老汉又说道:“其实嘛,你们那个年岁的孩子呀,不懂啥么叫爱,不是女娃娃好看,你就爱她咧。两个人在一块,和和睦睦,互相关心,有额一口吃的,就饿不着你,有额一口喝的,就渴不着你,这才叫爱情嘛。”

    我听着张老汉的话,双眼盯着手里的西瓜瓤,还是没说话。

    张老汉拍了拍我的肩膀:“见一见嘛,如果不稀罕就告诉人家,不要耽误了人家,是个男人,就不要怕。”

    说完他就站起了身,从桌子上拿了两瓣西瓜回了屋。

    依旧是我一个人望着院子里的雨,院子里的泥,无意中,我发现院子西边的一段篱笆上开着两朵喇叭花。

    豆大的雨点落在花瓣上,让花朵不停地颤抖起来,可它就算被雨水不断地摧残着,却依旧不屈不挠地挂在篱笆上,一副宁死不离的样子。

    我咬了一口手里的西瓜,吭了吭气:“见就见吧,反正又不会掉块肉。”

    就在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听到仙儿在我体内“哼”了一声。

    她似乎极不想让我见到罗菲,可我既然都来到陕北了,也不想做临阵脱逃的缩头乌龟。

    这场大雨一直从中午持续到了晚上,子时以后,雨消云散,夜空变得异常干净,站在张老汉的院子里,都能看见银河。

    我担心村里还有没清理干净的紫僵,就跑到不远处的那个土丘上守望,刘尚昂来的时候带了夜视望远镜,我就是用这个笨重无比的电子望远镜,观察着村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即便梁厚载也说了,芦屋仓镰没什么本事,可我还是担心他会趁夜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就多朝东山老宅那边瞅了几眼。

    没想到我这一瞅,还真瞅出问题来了。

    在望远镜的镜筒里,我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人跳出了老宅围墙,朝着村子这边摸了过来。

    那个人的动作异常敏捷,一看就是接受过专业的训练,而且从体型上看,这个人应该就是芦屋仓镰。

    他走下山坡的时候,我还看到他的背上有一个长长的东西,似乎是某种武器。

    我将夜视望远镜放在一旁,对梁厚载说:“有人过来了,厚载,你在这守着,瘦猴跟我来。”

    说完,我就和刘尚昂一起跳下了土包,也朝着东山那边摸了过去。

    快到村口的时候,刘尚昂突然抬起手,示意我停下。

    我立刻停下脚步,然后就见他将耳朵贴在了路面上,似乎在仔细倾听着前面的动静。

    过了十几秒钟,刘尚昂又快速爬起身来,他朝我勾了勾手,之后就钻进了路旁的一条土沟里。

    我跟着他一起进去,刘尚昂一边匍匐在地上,一边示意我也趴下。

    趴在土沟里的时候,我的耳朵离地面很近,就听到远处有一阵极轻盈的脚步声,正快速朝我们这边接近。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可我感觉那脚步声眼看着就要来到我们跟前的时候,它却突然停了下来。

    我想伸出头去观望,但又怕被发现,于是朝着刘尚昂看了看,他此时也没有任何动作。

    我们两个就这么干等着,时间似乎变得非常漫长,我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身子匐在土坑里,被碎石硌得生疼,手也有些麻了。

    可那个脚步声依旧没有再次响起。

    芦屋仓镰大概早就发现了我们,现在已经悄悄折回去了。

    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想站起来,可刘尚昂依旧在静静地趴着,他的身子和月光下的黑暗融为一体,而且我能察觉到他刻意将呼吸放得很慢、很轻。

    就在这时候,村路上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快速从我们身旁掠过。

    直到那脚步声走得稍微远了一点,刘尚昂才不出一点声音地缓缓坐起来,朝着村路上观望。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坐起身来,朝村路上一看,就看见一个人影快速闪进了张老汉的院子。

    刘尚昂又安静地等了片刻,才蹑手蹑脚地爬出了土坑,也朝张老汉家潜了过去,我就紧跟在他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