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8章 别跟着我
    我不了解阴阳师他们那一套,也不清楚邪尸对于他们是怎样一种存在,只是问他:“你怎么确认那东西是恶鬼的?你叫什么来着?”

    他说:“芦屋仓镰,我的名字是芦屋仓镰。这种恶鬼,在佛教里面叫罗刹鬼,在我们大和历史上,曾在本能寺出现过一只,后来被我们芦屋家的祖先压制在了寺内,我见过那只罗刹鬼,和这里的罗刹鬼一模一样。”

    我又问他:“你知道马神婆是怎么死的吗?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芦屋仓镰想了想,说:“她用了毕生的法力限制住了恶鬼的行动,让我在这里看守,她耗尽法力之后,就发疯了。她,其实是日本人,她是中日战争的时候被她的父亲遗弃在云南的遗孤……”

    我忍不住打断他:“我提醒你一下,不是中日战争,是你们倭国人的侵华战争。”

    听我这么一说,他竟然还厚着脸皮笑了,直接跳开了这个话题:“马神婆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是中国之友,我希望,我们也可以成为朋友。”

    这个人一直给我一种阴阳怪气的感觉,让人很难信任。

    我皱了皱眉头:“我看过你的笔记本了,你好像在研究这里的阴气。”

    他很客气地朝我点头:“对,这里的恶鬼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研究对象。可是我没有想到,我们完全没有办法战胜的恶鬼,对于你们来说,十分容易对付,这超乎我的想象。既然说到了这里,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我拍了拍粘在袖口上的尘土,不打算理会他,直接朝山下走去。

    他却一路小跑地追上我,说道:“我希望您能东渡讲学,我们阴阳师也需要知道战胜恶鬼的方法,只要您愿意东渡,我可以安排您的食宿,另外,您也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

    我懒得理他,他大概是见我兴趣不大,又补充道:“除此之外,我们也会用一些阴阳术作为交换,虽然我学艺不精,可我们的阴阳术,我想,对于您来说,还是很有价值的……”

    我有些听不下去,又将他打断:“你们的阴阳师原本就源于中国,你们的那些术,也不过是我们的阴阳学说的一个延伸。交换?我和你有什么好交换的。”

    他笑着对我说:“您不要对我怀有这么大的敌意,我们阴阳师是希望发展的,我想,您也是,我们需要交流,只有交流,才能发展。”

    虽然他脸上依旧带着笑,可我能感觉出来,他现在已经变得有些激动了,一番话说下来,语言组织得也有些乱。

    我停下脚步,眯眼看着他,说:“你说的没错,想发展,就得交流。”

    听到我的前半段话,他脸上的表情就放松了下来,笑容也变得比刚才真实了一些。

    可我的话还没说完:“但那也要看和谁交流。你们这些人,也不是完全没有优点,我承认,你们的学习能力很强,从古至今,你们都特别擅长吸纳别人的优点。你让我东渡做什么交流,还不就是想从我这骗术法,我强大的时候,你们大概会认我为宗家,自己乖乖地做我的分支。可如果哪一天我落难了,你们不但不会帮我,还会落井下石,弄不好还会自称正宗,恨不得亲自下手掐死我。”

    此时芦屋仓镰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僵住了,可他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您这样说,也把我们想得太坏了,我们不是您想象的这样的。”

    我没理他,继续往下说:“我没想象过什么,你们原本就是那样的。看看你们倭国的国内史和你们的世界史,自从一千多年前你们建国之后,就不断在重复这样的史实,一代一代人地重复,有时候我都怀疑,这难道就是你们的本性?”

    其实我并不了解倭国的历史,以上这些话,都是师父曾经告诉我的,我只是将师父的话原封不动地传述给了芦屋仓镰。

    而且师父的话好像有一种魔力,我越是说,心里就越生气,恨不得掏出青钢剑来把芦屋仓镰给剁了。

    还好,我还是忍住了。

    他被我说得一愣一愣的,直到我快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他又一溜小跑地跟了上来,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他就像是盛夏时的一只绿豆蝇,在我耳边飞来飞去,让我烦躁不已。

    我原以为只要我不理他,他自己一会就走了,可没想到他一直跟着我走到了山脚,却还是粘着我不放,我被他烦得不行了,直接抽出青钢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看了看脖子上的青钢剑,又看向我,作出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

    我颠了颠剑身,对他说:“你再跟着我,我把你剁碎了喂狗你信不信。”

    他张了张嘴,可视线又落在青钢剑那锋利无比的剑刃上,终究还是没说出话来。

    我收了青钢剑,用余光瞅他一眼,就快步下山,进了村子。

    刚一进村,我就看到刘尚昂蹲在村口旁,一个人偷偷地抽烟,他远远看见我过来,赶紧把烟扔了,憨憨地冲我笑。

    我看了眼被他扔到一边的烟头,有些责备地问他:“你怎么又抽烟了?”

    刘尚昂没回我,只是问:“你和那个阴什么师聊得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这家伙满嘴跑火车,一句实话没有。还吆喝着要请我去倭国讲学,不知道安得什么心。”

    刘尚昂咧嘴笑了:“那家伙是叫芦屋仓镰来着吧?”

    见我点了点头,刘尚昂接着说道:“刚才我让老包查了他一下,在阴阳师这个行当里,还真有这么个人,而且名气似乎还很大。他四年前来了中国,曾和赶尸人一脉有过冲突,那个马神婆叫马晓华,是抗日的时候留在云南一代的弃婴,后来被湘西老司收养,她之所以会一些赶尸人一脉的东西,大概就是从老司那里偷学来的。而且这个马晓华从几十年前就和阴阳师有往来,尤其是倭国人刚投降那两年,她和阴阳师的联络显得异常紧密。”

    听刘尚昂这说话,这个姓马的神婆,弄不好是个倭国特务啊。

    我全程不说话,一直盯着刘尚昂。

    刘尚昂说完之后,还和我对视了一小会,可他没坚持几秒钟就有点怂了,怯怯地问我:“道哥,你怎么这样看我,怪瘆人的。”

    我挑了挑眉毛:“瘆人?不就看你两眼,你至于这么埋汰我?”

    刘尚昂说:“不是,你这眼神吧,和柴爷爷一模一样的,快起来真的特别瘆人。我靠,这么一说我才发觉,你现在和你师父越来越像了,我不是说长相,我说气质,你们俩看人的时候表情都是一模一样……”

    我立即将他打断:“别跟我闲扯,现在是不是只有梁厚载一个人在收集邪尸,你跑到这偷滑来了?”

    “可不能这么说啊,”刘尚昂反驳道:“你这样说,显得我怪没义气似的。我这不是,帮着你调查那个阴阳师来着吗,怎么能是偷懒呢。”

    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径直绕过他,朝着村子里面走了。

    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我刻意转过头,朝村东的土山的看了一眼,远远就看到芦屋仓镰正站在宅子门口,似乎也在远远望着我们。

    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开始,我就一直觉得他有问题。

    我和刘尚昂来到村里的时候,才发现此时正在挖掘邪尸的,除了梁厚载还有几个身子壮实的村民,这些村民将土壤挖开,直接伸手,将一具具紫僵拖出地面,完全没有怯意。

    想想也是,这些村民在村子里活了这么多年,天天晚上都有游尸出来逛游,见多了,也就不怕了。

    不过说起来,这个村子也实在是偏僻,外面的人进不来,村里闹僵尸的传闻,也不容易传出去。

    哦,对了,在这些村民眼里,村里闹得不是僵尸,而是喜神。

    有几个村民经常在游尸出现的时候趴在窗户上观望,早就记下了紫僵的每一个洞穴的位置。

    有了这些人的帮助,我们赶在天色阴下来之前将所有紫僵全都挖了出来。

    梁厚载指挥着村民将这些紫僵全都堆在了村外的黄土沟里,我在沟壑附近的山上踩了一套罡步,在这之后,沟壑中的尸臭就变成了腐臭,刺鼻的味道顿时覆盖了大半个村子。

    而在我们处理这些僵尸的时候,我留意到,芦屋仓镰一直站在远处,偷偷地看着我们。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正午时分,太阳刚刚升到的一天中的最高点,不久之后就有一大片阴云飘到了村子上方,几滴雨点落地之后,一场瓢泼大雨顿时笼罩了整个黄土坡。

    在下雨之前,我和梁厚载赶着驴车,把杉木棺材运回了张老汉家。

    刚一进院门,张老汉就指着棺材上的七星海棠问我:“好好的棺材,咋给划拉成这个样了?”

    我没好意思接话。

    因为下雨的缘故,中午张老汉家就没开火,老两口拿出了之前存下的一些饼子,和我们一起,就着自己腌的咸菜简单凑合了一下。

    连着一天多喝着这里井水,习惯了以后,水中的酸味消失了,反倒多了一丝甘甜。

    吃过饭,我们三个就搬了马扎,坐在屋门口望着漫天大雨发呆,张老汉切了西瓜,几十个鲜红带着翠绿的瓜瓣就放在我们身旁的矮桌上。

    我一直开着天眼,用力感知着村子附近的炁场,试图探寻一下附近还有没有阴气和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