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7章 谁说道门没落了
    贴在邪尸身上的灵符还带着些未耗尽的灵韵,我将它脖子上的灵符撕下来一些,它立刻张大了嘴,想朝我脖子上咬。

    由于身子还被镇着,邪尸的动作非常迟缓,在它伸头的一刹那,我也抓住了它的脖子,心至思存,使出天罡锁的手法,******这一次**我只用了一半的力气,但也足以让它体内尸气难以流通了,它还是维持着刚才伸出脖子、张大嘴巴的样子,但浑身的肌肉已经完全僵住了。

    之后我又撕了它身上的灵符,封了中庭和下庭。

    我下手不重,它身上的尸气没有被彻底镇住,也依然能从地面上抽取坤气来补充尸气,不过它现在就像一个有意识的植物人,虽然还活着,虽然还有感觉,却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它都无法作出反应了。

    我将邪尸扛在肩上,沿着狭窄的隧道朝井口那边走。

    说起来,这具邪尸的确很奇怪,它身上的尸气比黑僵强一些,但还没有达到飞僵的程度,可身上的阴气却和厉鬼差不多,而且它的皮肤很硬,摸起来有点像粗糙的石头,浑身冰凉,头发却带着温度,那种温度比常人的体温要高一些,但高不太多,也就是四十度左右的样子。

    我回到梁厚载身边的时候,梁厚载看了眼邪尸,皱着眉头问我:“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摇了摇头:“谁知道呢,应该是又是一具异变过的邪尸吧,好在不难对付。”

    一边说着,我还推了梁厚载一把,示意他也向外面退。

    他退了两步,又回过头来问我:“沉吗,要不我替你一会?”

    我朝他摆摆手:“这货比我重多了,你扛不动。哎,赶紧走吧,我脊梁骨快顶不住了。”

    听我这么一说,梁厚载赶紧加快了脚步,快到拐角的时候,他又和刘尚昂一起压着那个叫什么屋什么镰的阴阳师快速向外走。

    几分钟之后,我们总算是回到了井口。

    这具邪尸确实重量惊人,我放下它的时候,就听见自己的腰椎“咔”的一声轻响,如果再扛它一会,我估计我的脊椎骨真要变形了。

    井里也没个梯子什么的,刘尚昂和梁厚载张开双手,撑着干燥的井壁一点点蹭了上去,他们爬出井口之后,又将一根绳子放了下来。

    我问那个阴阳师:“你自己能上去吗?”

    他转过头来,盯着我看了好久,突然问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边说着,他还不停地用手指我身旁的邪尸。

    我没理他,直接将绳子捆在他身上,仰头喊一声:“拉!”

    刘尚昂和梁厚载立即动手,很快将阴阳师拉了上去。在这之后,他们重新扔了绳子下来,我先是将邪尸捆得结结实实,又爬出了井口,和他们一起将邪尸拖出了井口。

    此时阴云还没有飘到村子上方,烈日当头,灿烂的阳光照射在邪尸身上的时候,一缕缕淡淡的烟从邪尸的头发中缓缓生气,同时还传来一股烧焦的味道。

    我对梁厚载说:“厚载,你做一场法事,把邪尸身上的阴气驱了。刘尚昂,你在宅子里逛一逛,将所有的邪尸聚集一下,收集邪尸的时候带着他,他对于老宅子应该很了解。”

    我对刘尚昂说话的时候,还特意指了指那个阴阳师。

    说起来,我对这个阴阳师还是比较放心的,主要是因为他没什么本事。

    就这么一具邪尸都能被他错认成什么地狱里的恶鬼,笑死人了。

    布置好这些事之后,我就要回张老汉家把棺材运过来了。

    宅院大门被阴阳师反锁了,我没有钥匙,加上门前还堵上了大量的石头,搬运起来也很麻烦,没办法,还是要翻墙出去。

    可就在我三步踏上墙头的时候,那个阴阳师突然冲到了墙垣下,朝着我点头似地鞠躬,嘴里还说着:“我叫芦屋仓镰,是一个阴阳师。”

    我看着他,想不通他做这样的自我介绍是什么意思。

    就听他接着对我说:“有些事情,我想向先生请教。”

    对于眼前这个人,我没什么好感,也再理他,直接下了墙,朝张老汉家去了。

    下山的时候,我又朝着天空看了一眼,此时阴云已经覆盖了远方的大片天空,估计再有两三个小时,村子的天就要转阴了。

    还有很多事要做,时间却十分紧张。

    我加快了脚步,一路狂奔地回到老汉家。

    耿师兄带来的棺材看起来也就是百十来斤的样子,可事实上,这种棺材内外好几层杉木,加起来的重量接近六百斤,我自己一个人肯定是运不到山上去的。

    张老汉看出了我的为难,找了村里的王大莽撞,让他给我帮忙。我也是跟着张老汉进村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村子和王庄很像,村子里的人大多都是王姓,像张老汉这种人,都是早年迁过来的外姓人。

    至于那个王大莽撞,他给我帮了那一次忙之后我就没再见过他,也忘了他的名字,只记得这个怪异的外号,也记得当时他从村子找了一辆驴车,帮我将棺材运上了村子东面的土山。

    当地人的性子很泼辣,王大莽撞明知道宅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却并不在意,直到刘尚昂和梁厚载清理了宅门另一侧的石头,又开了门,他就和我一起将棺材运进了宅院,才大大咧咧地走了。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当地人都有种油泼辣子似的粗放,想必这个每晚都有游尸出没的村子,早就变成一座荒村了。

    我回到宅子的时候,梁厚载已经驱散了邪尸身上的阴气,我又试了试邪尸身上的尸气,也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就将它塞进了棺材,盖上棺盖之后,取出青钢剑,刻下了七星海棠。

    由于本人学艺不精,刻出来的七星海棠那叫一个难看,梁厚载辨认了半天也没认出我刻的东西是星宿和海棠,刘尚昂一口认定我刻的东西,是一堆黏在一起的饺子皮。

    好在我下手纹刻的时候凝练了念力,不管我刻得像不像吧,反正那些海棠上带着我的念力,镇住邪尸还是没问题的。

    在此之前,刘尚昂已经将宅子里的所有紫僵都集中在了东厢房里,我画了两张封魂符,将符烧成灰搅拌在水里,又将这些符水含在嘴里,喷在了那些邪尸身上,喷水的时候,我也用上了背尸的手法,将黑水尸棺的炁场引入了符水中。

    封魂符的灵韵加上我的精纯阳气,再加上黑水尸棺的炁场,这些紫僵一碰到符水,尸气瞬间就消散了,紧接着,东厢房就扬起了一股让人无法忍受的腐臭味。

    等所有事都折腾完了,我就跑到宅院外头给胡南茜打了电话,告诉她我为了镇尸动用了一口杉木棺材,让她帮我谈一谈价钱。

    挂了电话,我长出一口气,朝着宅院方向望了一眼。

    此时宅院里的阴气已经完全消失了。

    和胡南茜之前告诉我们的一样,这次的生意并不难做,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紫僵而已。

    但有两件事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会出现这么多紫僵尸,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会出现倭国的阴阳师?

    一边这么想着,我就将视线转向了那个阴阳师。

    我看他的时候,他正咧着嘴冲我笑。

    这时梁厚载在一旁对我说:“那些游尸怎么办?”

    我对梁厚载说:“集中一下,我用罡步镇了拉倒。厚载,你和刘尚昂帮我把游尸收集一下吧,我有些话想问问这个阴阳师。”

    梁厚载叹了口气:“唉,我发现你是真会享受,这种脏活累活都是我们两个干。”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人已经朝山下走了,临走的时候,还拉上了刘尚昂。刘尚昂一边跟着梁厚载朝山下走,一边背对着我举起了拳头,伸出了食指和无名指中间的那根指头。

    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这根手指单独出现的时候是什么意思。

    一场大雨即将来临,南风变得比之前更烈了,当风从山头上掠过的时候,撩起了大量的黄沙。

    那个阴阳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笑呵呵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有话要说,就朝他扬了扬下巴,问他:“你有话说?”

    他笑了笑,说:“我听说,中国的道门已经没落了,没想到还能碰到你这样的高人。”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眉头不由地就皱起来了:“谁说道门没落了?只不过道家大多隐修,很少在人前显摆自己的本事。”

    我这边刚说话,他又张开了嘴,一脸笑意地要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的笑容就有点心烦,抢在他前头说道:“你一个倭国人,跑到陕北干什么来了?”

    他的表情变了变,之后还是笑着对我说:“我和这里马神婆是道友,是她请我来的。”

    我没说话,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他好像没领会我的意思,见我不开口,他也讪讪地笑了笑,闭上了嘴。

    我只好又问他道:“你知道马神婆是哪门哪派的吗?”

    他这才接着说:“不知道,但我是她请来的,几年前,她写信说这里出了恶鬼,专门写信给我,让我来帮她。”

    我说:“你说的恶鬼,就是那具邪尸?”

    他愣了一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过了一分钟左右才对我说:“恶鬼是从地狱里来的东西,不是你说的……邪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