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6章 阴阳师
    窗户上的黑布蒙住了光,屋子里非常暗,刘尚昂就拿出了手电,在屋子里照了照,这时候我们才看清楚,在厢房阴暗的角落里,囤积着大量的紫僵,这些僵尸全都是活的,当手电的光束打在它们脸上的时候,它们还朝我们作出龇牙咧嘴的表情。

    正常来说,受到这样的惊扰,这些紫僵应该暴起伤人了,可它们竟然只是朝我呲牙瞪眼,却没有如想象中那样起尸。

    我从刘尚昂手中接过手电筒,直接进了屋,刘尚昂看到这么多僵尸,显得很紧张,他原本想跟在我身边,我朝他摇了摇头,让梁厚载在外面陪着他。

    说真的,虽然紫僵不难对付,可它们的数量毕竟太多,万一等一会起尸了,我也没百分百的把握能保护好刘尚昂。

    我走到尸堆前,用手电仔细照了照紫僵的脸,紫僵之所以叫紫僵,就是因为它们的皮肤收尸气影响,呈现出一种青中带紫的异色,如果身上没有尸气,它们的颜色应该是青绿色的。

    可眼前这些紫僵,脸上的紫色很淡,说明体内的尸气应该是被压住了,滞而不聚。

    我就拿着手电在紫僵身上照了照,果然发现在其中一具僵尸的腰上贴着张灵符,上面的符印,乍一看和梁厚载的辟邪符有点相似,但仔细一看,又不太一样。

    我揭了灵符,同时抽出青钢剑,一剑劈在那具紫僵的身上,锋利的剑刃从它的喉咙上划过的时候,它身上的尸气就已经散了。

    对于这样的邪尸,只用青钢剑就够了。

    我走出厢房,将那张灵符递给梁厚载:“这种符印你见过吗?”

    梁厚载拿着灵符看了看,朝我摇了摇头。

    我咂了咂舌,也没说什么,又到对面的西厢房看了看。

    两座厢房中的情况基本相同,也是堆积了大量紫僵,也出现了那种奇怪的“辟邪符”,只不过在西厢,地板和墙壁上都有一些爪痕和剑痕,显然是有人在这里和僵尸进行过一场激战。

    之后我们就朝正堂那边走,快到堂口外面的时候,梁厚载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外形怪异的东西,对我说:“御祓串。”

    我看看梁厚载手里的东西,那就是在一根三尺长的木棍上拴了一张白色的硬纸条,纸条和木棍是用红绳相连的,在绳头上还帮着一个金黄的铃铛。

    我冲梁厚载挑了挑眉毛,问他这东西是干什么的。

    梁厚载说:“我前阵子看过一本奇物志,上面说,御祓串是倭国阴阳师常用的一种法器,用法好像有点类似于咱们的浮尘。”

    听他这意思,马神婆屋里的牛皮本子,其拥有者似乎是个阴阳师。

    过去我曾听师父提起过阴阳师这个职业,师父好像很看不上那些人,说他们不阴不阳的,不修心只修术,本末倒置。

    我之前也没在现实中见过阴阳师,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样,可既然我师父都这么说了,对于阴阳师这个职业,我多少也是有些偏见的,不对,不是偏见是鄙夷。

    “这么说,那张符也是阴阳师留下的了?”我问梁厚载。

    梁厚载皱了皱眉:“有可能吧,我就是想不明白,阴阳师不好好在倭国待着,跑陕北干什么来了?”

    “谁知道呢。”我说话的时候,伸手推开了正堂大门。

    顿时就有一股浓郁的阴气铺面而来,这阴气浓而不烈,扑在人脸上的时候,也只能让人感觉到一丝凉意。

    它甚至都无法侵入我的体内,光是我自身的阳气就能将其化解了,黑水尸棺也没有发动。

    正堂的面积很大,在正对门的位置,还放着一个狭长的供桌,上面摆了一些点心样的贡品,还点了香火。

    那些香火显然是不久前才点燃的,还有大半截没烧光。

    不只如此,地面也被清理得很干净,在屋子的一角还有一把干净的太师椅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几盘没吃完的菜,有荤有素。

    看这样子,王二麻子的祖宅一直都有人住啊。

    可究竟是什么人会住在这样一个到处都是邪尸的地方。那个倭国阴阳师?确实有可能是他,可他为什么要住在这呢。

    在堂子里转了三圈之后,我最终确定,阴气的源头就在地板的正下方。我试着和仙儿沟通,让她看一看地下有没有机关和暗道,可她虽然醒着,却发神经似的怎么都不肯理我。

    最后我也是没办法了,只能靠一双肉眼在屋子里探查起来,梁厚载和刘尚昂也一起帮忙。

    我们仨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把堂子找了个遍,就差把地板掀开看看了,可依旧没什么收获,仙儿也依旧不肯理我。

    我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此时天色虽然还算明亮,可在天空的南部边缘却能隐约看到一道阴霾,加上今天又是刮得南风,估计再有几个小时,那片阴云就要飘到村子上空了。

    看着这样的天色,我心里就有些烦闷,对仙儿说:“赶紧出来帮忙,等天色阴下来,这边的事就不好处理了。”

    这次仙儿回应我了:“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弄完这边的事,好去找你的罗菲啊?”

    我:“我说你这人,怎么还……”

    仙儿打断我:“别跟我说话,烦着呢!”

    说完就又不理我了。

    她不帮忙,我们仨也不能直接把地板给拆了吧,我也是没办法了,就带着梁厚载和刘尚昂离开了正堂,重新回了院子。

    当我们出门的时候,供桌上的香火正好烧完。

    香火一灭,宅子里的阴气陡然重了几分,梁厚载皱了皱眉头:“这些香火还有压制阴气的作用?”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也转身朝着供桌上望去,就看到香炉里的香灰竟然自己扑出来了,一小捧一小捧地向外扑出来,远远望去,就像是有一个人正凑在香炉跟前,断断续续地朝香炉里吹气,将那些香灰吹了出来。

    不过两三分钟之后,阴气的浓度不再变化,香炉里的香灰也停止了外扑。

    梁厚载就对我说:“看起来,这个供桌应该是做过特殊的布置。”

    我点点头,但没多说什么,离开正堂之后,就径直朝着后寝那边过去。

    虽然我已经可以确认,阴气的源头就在正堂地板下面,可当我们走在宅院中的时候,还是能明显感觉到,随着我们离后寝和后院越来越近,阴气也变得越来越浓了。

    后寝的门是敞开的,我没进去,只是在门外朝里面望了一眼,就看到正对门的地方摆着一张榻榻米,墙上还挂着一把弯弓和一柄体积巨大的白羽扇子。

    阴阳师大概一直住在后寝中,以至于后寝的阴气没有那么重,可绕过后寝,当我们来到后院的时候,却能感觉到阴气变得非常浓郁,在这个后院的上空中,就飘着那朵阴气团聚而成的黑云。

    我在本来就不算宽敞的后院中转了两圈,最终确认这些阴气来自于院子东南角的一口老井。

    之后我趴在井旁,拿手电朝里面一照。

    井不深,从井口到井底也就是两米左右的距离,这口井早就枯了,井里没水,而在靠近井底的井壁上,开出了一个足够一人通行的洞口。

    我朝梁厚载和刘尚昂招了招手,然后就纵身下了井。

    我沉重的身子落入井底的时候,又是一阵尘土飞扬,我挥着手,一边驱赶着鹏飞的尘土,一边侧着身子钻进洞口。

    根据我的经验,像这样的洞,一般来说都会连通着一条狭长的隧道,这个经验在这里也同样适用。

    洞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可洞中的隧道却是天然形成的,由于隧道很窄,我也只能侧着身子行走。

    我听到身后传来了两声闷响,接着又听见一阵稍显急促的脚步声,是梁厚载和刘尚昂跟上来了。

    我稍稍加快了脚步,在经过一个拐角之后,隐约看到前方闪烁着淡淡的黄光。

    手电的光束和那道黄光混在一起,让我很难看清黄光周围的景象,直到我关了手电才看清楚,在距我十米左右的地方站着一个老人,他穿着一身很奇怪的衣服,头上还带着一个黑色的高帽,在他手上,有一盏烛灯,此时烛火正随着隧道里的风声微微摇曳。

    梁厚载在我身后喊了一嗓子:“阴阳师的打扮!”

    梁厚载喊话的时候,那个老人也张开了嘴,似乎要对我说什么。不过我没给他这个机会,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了他的肩膀。

    也是看他上了年纪,身子又瘦弱,我也没敢下重手,只是扯了他一下,然后就将他按在了墙上,另一只手就抢了他手里的烛灯。

    他试着扭了几下身子,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力气还不错,不过那也看和谁比,当他扭动身子的时候,我单手猛一发力,掰了一下他的肩胛骨,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之后就老实了。

    在我身后就是刘尚昂,梁厚载和过去一样走在最后。

    刘尚昂凑到我跟前的时候,因为动作太快带起了一阵风,烛灯的灯火本身就很微弱,又受到这阵风的惊扰,当场就灭了。

    谁想烛灯一灭,被我压着的人就大叫起来,他说的是日语,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梁厚载远远冲着他喊:“说人话!”

    他愣了一下,才换了中文说:“快走,它要醒过来了!”

    他的中文说得很流利,基本听不出口音。

    我就问他:“它是谁啊?”

    “恶鬼,”那人几乎是咆哮着说道:“从地狱逃出来的恶鬼!”

    我重新打着了手电,对刘尚昂说:“你留下,看住这家伙,我进去看看。”

    一边说着,我就将那个人交到了刘尚昂手中,然后拔出青钢剑,朝着隧道深处移动。

    结果我刚没走出多远,那个人又嚷嚷起来:“别进去,那是恶鬼,你们对付不了的,我是道摩的芦屋仓镰,我是芦屋仓镰!你们一定听过我的名字。”

    我转过头来,拿手电照了照他的脸,又问梁厚载:“你听说过这名字吗?”

    梁厚载冲我摇了摇头。

    我们两个相视一笑,也没再理会那人,继续前行。

    他还不死心地朝着我们喊:“你们把这些东西带上,没有我的阴阳符,你们镇不住那只恶鬼。你们快回来,这不是鬼屋探险,真的有鬼!”

    接着又传来了刘尚昂的叫嚷声:“老实点,别动!”

    鬼屋探险?开玩笑,他把我们三个当什么了?

    走了一段路之后,我感觉到阴气变得更强了,就停下了脚步,对梁厚载说:“厚载,你在这守着吧。这地方太狭窄了,咱们两个一起行动,空间有点施展不开。”

    梁厚载冲我点头,留在了原地。

    说实话,对于那个日本阴阳师的话,我也是半信半疑,留梁厚载在这,主要是怕我一会出了什么事,他好第一时间去通知刘尚昂。

    随着不断深入,空间渐渐变得宽敞了一些,我已经可以正着身子走路了。

    又是几分钟之后,我来到了一个十平米左右的洞室,在正对着我的地方,有一具很怪异的邪尸,从它身上散发出的浓烈尸气上我就知道,那就是一具邪尸。

    可看它的外表,真的就像是聊斋里描绘的厉鬼,它的身子很结实,一根根膨起的肌肉就像是专业的运动员一样,可它的皮肉却浮现出一种类似于金属的光泽,而且它的头发是火红色的,下颌骨上的两颗獠牙斜着钻出嘴唇,又粗又长,就像是里两根野猪牙。

    它是活的,当我看它的时候,它也在转动着眼珠打量着我。

    而且我留意到,在它身上贴着大量的灵符,它的尸气被镇住了,可身上的阴气却完全不受灵符的制约,依旧不断地挥发到空气中。

    我走到它跟前,一边仔细打量着它,一边琢磨着怎么处理它。

    不能用黑水尸棺,不能用天罡锁,不能用青钢剑,也不能用封魂符和罡步,我这些年练的这些东西,随便拿出一样来就能让它灰飞烟灭。

    它要是灰飞烟灭了,我辛辛苦苦带来的棺材不就没用了吗?

    怎么才能镇住它,还能让它的尸身保持完整呢。

    麻烦,果然很麻烦。

    我想来想去,还是打算用天罡锁对付它,不过不能用全力,只要将它的尸气封住一半,然后再带着它出去,将它扔在烈日下暴晒半个小时,同时做一场法事,散了它身上的阴气。

    这样的话,应该还能给它留具全尸,我带来的杉木棺材也能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