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3章 臊子面
    张老汉说的这番话,他的老伴好像听懂了似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那种笑容是发自内心的,丝毫没有做作。

    看到张老汉和老伴那种简单而又淳朴的恩爱,我的脸上也一直带着笑。

    这时候,灶台上的水已经烧开了,张老汉的老伴也擀好了面,当面条下锅的那一刹那,温热的水汽立刻满屋子蒸腾起来。

    由于厨房比较狭窄,张老汉只能从灶台下面撤了出来,而她的老伴则接替了他的位置,来到铁锅前,用一双长长的筷子在锅里搅动起来。

    张老汉来到我跟前,对我说:“走嘛,咱们出去唠一唠,在这待着,要影响老太太干活,到时候她要是生气了,凶着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满脸带笑地拉着我出了厨房。

    这时天色变得有些阴沉了,似乎是要下雨,可气温依然很高,燥热也变成了闷热。

    到了院里之后,张老汉从井里打了些凉水上来,说这里的井水甘甜得很,让我喝一点,解解暑。

    其实井里的水我刚才就喝过了,不但不甘甜,还微微有些发酸,不过我也没多说什么,喝了一口水,说这水确实挺甜的。

    张老汉就笑了:“是不是嘛,我就说家里的水甜,我儿子他们回来的时候,却老是说井水酸,舌头有问题嘛。”

    我笑着问他:“您的子女平时不在身边啊?”

    老汉说:“都在城里头住的,他们想接我去城里住,我住不惯,还不如留在这。就上个月吧,我的大儿子,他混得好,想尽尽孝,就买了村东头王二麻子的祖宅,说是要给我们修个大房子,让我们住一住,没想到那地方闹脏东西咧,我儿子说村里不太平,让我搬出去,可我们家足足代代都在这里生活,也没有出过什么问题嘛。再说村里闹了那东西,我们走了,村里其他人咋办呢你说?反正我不同意走,我那儿没办法了,才把师傅们请来了,你看,还得麻烦你们大老远跑这一趟。”

    闹了半天,眼前的张老汉竟然是雇主的父亲。

    看他这一身朴实的打扮,我还真是没往那方面想。

    他说完这番话之后,又指着院子里的棺材问我:“这口棺材,是给什么人准备的?”

    我说:“给邪尸准备的,不过不一定用得上,要是用不上啊,我还得抬回去。对了,张爷爷,你对王二麻子祖宅闹僵尸的事,知道多少?”

    听我这么问,老汉就笑了:“我说呢,你咋不在屋里好好呆着,跑厨房这边来找人了。闹了半天,是套额的话来咧?”

    我也笑了笑,说:“也不算是套话吧,就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这就对咧,这就对咧,”张老汉说:“不管干啥子嘛,都要先了解一下情况,你这个娃娃,办事牢靠着呢,不像我们村里的马老婆,本事不大,还要做什么法事,凑什么热闹,把自己的命都给搭进去了。”

    我皱了皱眉眉头:“马老婆是什么人?”

    就听张老汉说:“村里的一个神婆子,在过去的时候,家里人生了病啊、中了邪的,都会去找她看看,那时候她还是挺灵验的,帮了不少人,可她也就那么大的能耐,王二麻子祖宅里的东西又不是一只两只……嗨,她这人就是太自负。”

    我又问张老汉:“那个神婆是怎么死的?”

    张老汉想了想,说:“哦,好像是中了邪,她那些在祖宅那边做了场法事,当天晚上人就疯了。她无儿无女的,疯了以后就一直在她侄子家住着,有一天早上,他侄子去镇上办点事,没人看着她,她就跳井死了。”

    中邪?祖宅那边不是闹僵尸吗,神婆怎么会中邪呢?

    听到张老汉的讲述,我大概能确定事情不只是闹僵尸这么简单了。

    我想了想,又问他:“除了姓马的神婆,村里还有其他人中过邪吗?”

    张老汉摆了摆手,说:“没了没了,除了马老婆,村里也没人遭过罪。王二麻子家祖宅离村里也挺远的,就在那边的山头上,出了事以后,只有马老婆一个人去过,好像只要不到那边去,就没啥事。”

    他一边说着,还伸出手来,指向了村子东面的一座小山头。

    之前来的时候因为太阳大,阳气足,那座山头上还没有什么异相,可现在天色阴了,我开着天眼,就能看到山头上盘踞着一层淡淡的黑气。

    那种气息是阴气的具象话,说明山头上的阴气很重。

    张老汉也看着那座山头,说:“那个地方快有六七十年没有人住过了吧,有个精啊鬼的挺正常,可怎么来了那么多僵尸呢?”

    我问他:“张爷爷,你见过那些僵尸?”

    老汉摇了摇头:“没有,我哪见过那个,是那个姓胡的女的说的。”

    我们俩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老太太端着两碗面从厨房出来了。

    三指宽的裤带面,泼着牛肉碎炒出来的臊子,上面还盖着一层红澄澄的油泼辣子,飘散出一股浓浓的香味。

    就算我原本不饿,在看到这两碗面之后,胃里也觉得有些空了。

    我当时大概是露出了一副嘴馋的样子,张老汉拍了拍我的背,略带自豪地说着:“我老伴的手艺可是好,光是看上一看,就让人流哈喇喇。”

    他这样弄得我还怪不好意思的。

    我和张老汉夫妇一起端着面条回到屋里的时候,梁厚载和刘尚昂都靠在炕上睡着了。

    赶了这么长时间路,说实话,大家都累了。

    我叫他们两个起床,张老汉则搭起了圆桌,招呼我们三个吃饭。

    一碗裤带面,算不上是什么山珍海味,也没有特别复杂的烹饪过程,像这样的饭菜没办法用美食家的眼光去评论,这是平凡人的饭菜,吃起来就一个字:香,尤其是当宽宽的面条混着牛肉臊子和红彤彤的辣油一起在舌头上翻滚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

    说真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这么过瘾的东西了。

    吃过饭,我们帮着两位老人收拾了碗筷,之后我就给胡南茜打了电话,问她王二麻子祖宅里具体是什么情况。

    胡南茜说据她了解,就是一大群紫僵,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她在电话里也提醒我,如此大规模的僵尸聚集,本身就有些不正常。

    挂了电话,我给手机定了闹钟,然后就洗洗睡了。

    至于王二麻子祖宅的事,还是明天白天再说吧。

    旅途劳顿,我刚一躺下就睡着了,梁厚载和刘尚昂也一样,我们三个睡得太急、太沉,临睡觉之前竟然忘了关灯。

    我平时睡觉是很少做梦的,就算做了梦醒过来以后也记不住。

    可这一天晚上,我却被梦魇困扰,不停地做着各式各样的怪梦,我梦见自己高考失利,梦见我这些年修行得来的念力一下全没了,我梦见自己无法再开启天眼,梦见我大把大把地掉头发最后变成了秃顶……

    最后一个梦,我梦到番天印从很高的地方摔落在地上,它落地的时候,发出“嘣”的一声巨响,接着就像摔落在地的高脚酒杯一样,四分五裂、碎片横飞。

    我顿时被惊醒,呼的一声从炕上坐了起来,赶紧摸了摸枕头边的番天印,还好,番天印还在,而且完好无损。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心里稍微沉静了一些。

    就这样做了一小会之后,我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做恶梦了,我试着唤了仙儿几下,可她除了在刚开始的时候“哼!”了一声之外,之后就不再理我了。

    我注意到屋里还开着灯,就伸出了手,想去拉炕头上的灯绳。

    也就在我刚刚把胳膊伸值的时候,院子突然传来“嘣”一声闷响,这声音,和我在梦里听到的那个声音几乎一模一样。

    我立刻变得警觉起来,沉了沉气,仔细倾听着院子里的声音。

    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院子里又传来一声闷响。

    那声音听上去,似乎就是有某个硬物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但又仿佛是有人正拿着厚重的铁锤敲击地面。

    梁厚载和刘尚昂也纷纷被门外的声音惊醒,我朝分别朝两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不要说话。

    又是一分钟过去,那声音再次出现了,这一次,我感觉声音比之前清晰了很多,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正朝屋门这边靠过来。

    当闷响声第四次出现的时候,它已经来到了屋门前,透过贴在门板上的纸层,隐约能看到门外有一个人影。

    同时我也能感觉到,当这个人影出现在门前的时候,院子里正有大量阴气盘踞。

    梁厚载看向我,对着我做了一个口型:“邪尸。”

    我点了点头,从枕旁拿起番天印和青钢剑,快速下炕,来到了门旁。

    门外的邪尸应该还没有修出心智,如果是有心智的邪尸,番天印和青钢剑和它就隔着一道门板,光是感知到这两样东西上的炁场,它也不会这么一动不动地呆站着。

    在我来到门前的时候,还能听到院子里有一阵细碎的“沙沙”声,那声音听上去好像是鞋底和地面摩擦的声音,似乎是有很多腿脚不便的人正穿过小院,朝着我们这边慢慢接近。

    刘尚昂从背包里抽了一把开山刀,来到我身后,梁厚载也过来了,他手上拿着灵符。

    之后我又试着感知了一下门外的炁场,确定除了阴气和尸气之外没有其他异常炁场后,我才一把拉开了屋门,梁厚载在同一时间甩出一张灵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