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1章 彩礼
    王大富就在一边接我的话茬:“对对对,身体要紧。柴师傅,要不这酒你拿回去吧,等身子养好了再喝。”

    我师父也不说话,就是吹胡子瞪眼地看着我。

    其实我就一直想不明白了,酒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我师父一见酒场就来劲呢?再说他体检的时候医生就说了,说他转氨酶低,本身酒量就很小。

    过了一会,黄师兄又端着菜过来了,他一看到师父和我剑拔弩张的事态,也不敢多停留,放下菜就逃命似地走了。

    那天晚上,师父终究还是没能喝到酒,梁子重新封好了酒坛,临走的时候,还让师父带上,师父也没客气。

    因为在酒桌上挡了师父的酒兴,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师父一直生闷气,也不怎么理我。

    梁厚载和刘尚昂到了寄魂庄之后就跟着夏师伯去了后山,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我在庄里闲来无事,就一直泡在藏经阁的内阁,有仙儿陪着我,倒也不算太无聊。

    原本我是打算找一找有关九州鼎的线索,可内阁里的书简实在太多,我翻了好几天,还是没能找到九州鼎的相关记载。

    听庄师兄说,就在我窝在内阁翻竹简的时候,师父已经和王大富签订了雇佣合同,以后王大富的事务所就算没什么生意,每个月也能从寄魂庄领到一份丰厚的雇佣金,这样一来,王大富和梁子的生计问题就算是解决了。

    其实我也知道,师父之所以弄出这么一个合同,一方面确实是想借王大富的能力探寻七座大墓的下落,而另一方面,说白了还是想接济一下王大富和梁子。

    来到寄魂庄的第七天早上,我正在练习养心功,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嗡嗡”地震动了两下,打开手机一看,是胡南茜发来的短信:“起床了吗,方不方便接电话?”

    我回来一条“方便”,紧接着,胡南茜就打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我就听到另一头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噪音,好像有人正拿电锯锯开木头。

    过来一会,才听到胡南茜的声音:“有道啊,我这边有笔生意,和邪尸有关的,你来一趟陕北吧。”

    之前师父还说,胡南茜那边一年能有一桩生意就不错了,可黄大仙的事才结束了多久啊,怎么又来生意了?

    我就问她:“什么生意啊,你具体说一下呗。”

    胡南茜那边又传来一阵嘈杂,过了大半天她才回我的话:“有个老宅子闹僵尸,我和华子已经看过了,就是普通的行尸,只不过数量比较多……”

    她后面还说了一些话,可另一头的噪音太大,我没听清楚。

    直到那阵噪音消停下来了,我才问她:“数量比较多?有多少?”

    胡南茜立即回应道:“百十来具吧,反正都是些普通的紫僵,你走一套罡步就镇住了。那什么,我这边还有点事,先不跟你说了啊,总之你赶紧过来吧,等会我把地址发给……”

    之后又是一阵强烈的噪音。

    胡南茜挂了电话,我回味了一下她刚才说的话,总觉得里面好像有别的事,可想来想去,一时间又想不出到底哪不对劲。

    反正不管怎么说,师父已经将胡南茜那边的生意彻底交给我了,这一趟生意我肯定是要跑的。

    师父这几天一直在炼丹房研究那块阴玉,我来到丹房的时候,师父正坐在门槛上抽烟,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

    他远远看到我过来,就没好气地白我一眼,问我:“干什么来了?”

    我就对师父说:“胡南茜刚才打电话了,说是陕北那边又一桩生意,让我过去一趟。”

    师父吐了一口云烟,说道:“陕北啊?正好,我这有样东西,你顺道给罗菲带过去。”

    师父这么一说,我终于想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陕北,罗菲。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有一段天定的姻缘,姻缘的主角就是这个罗菲,这个家在陕北的罗菲。

    胡南茜这么着急地让我去陕北,不会就是为了骗我去见这个罗菲吧?

    这时师父已经转身回了屋子,过了片刻,又拿着一个檀香木的四角盒子出来,对我说:“正好耿有博也要去陕北,你坐着他的车去,和他一起,把这些东西交给罗菲的义父。”

    我问师父:“这里面装得什么啊?”

    师父直接打开了盒子,一边说着:“你和罗菲的事呢,虽然早就定下了,可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耿有博去这一趟,相当于给你们两个说媒的,这些东西,就是咱们寄魂庄准备的亲家礼。”

    我看看了盒子里的东西,都是些金银首饰之类的东西,另外还有小半瓶阴阳沙。

    一看到这些东西,我头都大了:“师父,你别闹了,我现在还没成年呢,耿师兄说得哪门子媒啊?再说了,现在都是自由恋爱,你们这属于包办婚姻!”

    我师父跟我大眼瞪小眼的:“哟呵,你这还一套一套的,还包办婚姻,你懂个屁!我告诉你啊,这些东西必须送到,回头罗菲要是说没见着你人,回来我打断你的狗腿。”

    师父说着话,就想把那个盒子交给我,可后来他又犹豫了一下,说不行,现在将东西交给我,指不定就被我给扔了。

    在这之后,师父就死拉硬拽地将我弄进了屋里,又给我耿师兄打了电话。

    当时耿师兄就在寄魂庄附近,师父打完电话,他过了半个多小时就赶来了。

    耿师兄一进屋门,就非常有礼貌地跟我师父打了招呼,师父将盒子交给他,嘱咐他道:“这次你去陕北,务必要让罗菲和这小子见面,这些东西呢,都是咱们寄魂庄准备的彩礼,务必要送到罗老汉手上,切记切记。”

    耿师兄接过盒子,也没看里面的东西,就用一块红色布将盒子包上了,完了他朝我这边瞅了一眼,笑呵呵地问我:“你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我本来还气呼呼的,可一看到耿师兄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什么脾气都发不出来了,只是有些尴尬地冲他笑了笑,没说话。

    耿师兄抱着盒子来到我身边,小声对我说:“可罗菲和你的事呢,决定权终究还是在你们两个。见一见吧,反正就是见个面,又不会少块肉。”

    耿师兄临走前,师父还嘱咐他从宗祠后面拉一口棺材过去,也不用拉太好的棺材,杉木的就行。

    之后耿师兄就去准备了,留我一个人待在炼丹房里面对师父。

    师父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点了一锅旱烟,慢悠悠地对我说:“你耿师兄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就将耿师兄的话转述给了师父。

    师父笑了笑,说:“你耿师兄说得没错,在这件事上,你不能缩头,该见还是要见的。罗菲是你的姻缘,这份姻缘不是我定的,而是寄魂庄和鬼门多少年来的契约,现在罗菲是鬼门最后一个门徒,咱们寄魂庄和她年龄相仿的‘有’字辈门人,也只有你了,你和守正一脉的历代门人都不同,你的阳神完整,可以娶老婆生孩子。行了,你也别想太多了,去见见吧,说不定见这一面,你还真喜欢上了呢?”

    我说:“我还没成年呢,学校里不让早恋。”

    我师父抿了抿嘴,白我一眼,之后就一个人走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坐在炼丹房的门槛上,心里五味陈杂,也拿不出个主意来,于是就试着呼唤仙儿:“仙儿,仙儿?”

    我知道她没睡,可连着叫了她两声之后,她很久都没有回应我。

    我感觉她可能是生气了,在这种时候她才会不理我,我当时也是没辙了,就先拿出手机来,给夏师伯打了个电话,说我要去陕北一趟,想带着梁厚载和刘尚昂。

    挂了电话,我又尝试着唤了仙儿一声:“仙儿?”

    “干嘛!”这一次仙儿回应我了,她的声音气呼呼的。

    我说:“没事,就是想找你聊聊天,我现在心里烦得要命。”

    仙儿:“没心情跟你聊,正烦着呢!”

    我就问她:“我去见罗菲,又不是你去见,你烦的啥?”

    “要你管!”仙儿从我肩膀上钻出头来,气闷闷地说:“不想见就不见呗,你犹豫个什么劲呢,左有道,你丫不会是特别想见罗菲吧,哼,你肯定是从知道有她这个人之后,就一直对人家朝思暮想的。”

    我本来就心烦,被她这么一搅,我就更烦了:“你少来!我要是真想见她,现在就不烦了。”

    仙儿盯着我的眼睛说:“不想见就不见,又没人逼你,你身上不还有钱吗,干脆回山东得了,你把这事跟你爸妈一说,你现在这么小,你爸妈肯定不同意。只要有你爸妈出面说项,你师父肯定不会难为你的。”

    听她这意思,好像特别不想让我见到罗菲似的。

    我想了想,说:“还是别了,我爸妈这两年为了我的事,已经够糟心的了,我不想让他们掺和进来。唉,见就见吧,耿师兄说得也对,见一见嘛,反正也不会掉块肉。可你说,我见了她说什么呢,直接告诉她我不能早恋,还是……”

    没等我把话说完,仙儿突然嚷嚷起来:“你爱见不见!爱说什么说什么!”

    说完,她就从我肩膀上钻回去了。

    我就纳闷了,正说得好好的她怎么就恼了呢,我又唤了她几声,结果她凶巴巴地吼了声“滚!”,然后就死活不肯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