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9章 调查结果
    庄师兄和冯师兄的话让我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不过我还能大体听懂他们的意思。

    师父紧紧皱起了眉头,他看了我一眼,问我:“有道,你还记得那个假王大富吗?”

    听师父这么一说,我立刻就明白了师父的意思:“那个假王大富,就是被阴玉复制出来的。”

    王大富守着龙王墓,时常和阴玉接触,师父的推测,确实是有可能的。

    可在我心里,却很难接受这种事。

    复制人……这也太扯了吧,可我心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望向了那条被复制出来的金鱼,此时它正在鱼缸里欢快地游着,如果不是看到了水面上浮着的那条死鱼,我大概会以为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认为鱼缸里的鱼,还是我最初看到的那条。

    但我知道它不是。

    我心里乱糟糟的,努力回忆了当初在龙王墓里发生的事,问师父:“梁子当初也进了主墓室,可他不就没受到阴玉的影响吗?”

    进入主墓室之后,我们就一直和梁子在一起,可以确定,和我们一起离开龙王墓的那个梁子,就是梁子的本体。

    师父摸了摸下巴,说:“大概是因为他和阴玉接触的时间比较短的缘故,阴玉还没来得及发动,就被黑影窃走了。”

    说完,师父稍微顿了顿,之后又说道:“不管怎么说,当初咱们在村子里见到的假王大富,很可能就是王大富的复制体。有学、有义,阴玉的事情除了咱么几个,还有谁知道?”

    庄师兄想了想,说:“还有我师父和赵师叔了,师父已经嘱咐过我,让我不要声张。”

    师父点了点头,又对庄师兄说:“尤其是王大富,这件事一定要对他保密。”

    庄师兄皱了皱眉头:“可我总觉得,王大伯或许早就知道这些阴玉有复制能力。”

    我师父望着庄师兄,问道:“这话怎么说?”

    这时候,我冯师兄就在一旁解释道:“如果王大富不是一早就知道阴玉上具备某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他似乎没有理由为了守护这么一块玉,而在龙王墓那种地方独居这么多年。对了,柴师叔,今天早上耿有博回来过一趟,说梁子今天晚上会在饭庄那边摆酒席,帮你接风洗尘。”

    师父无奈地笑了笑:“什么接风洗尘,他这是为了九州鼎的事来的。今天晚上的酒席都有谁参加?”

    冯师兄摇了摇头:“不知道,有博也没说,反正咱们的饭庄也进不了生人,就算有人作陪,大概也就是几个寄魂庄的老雇主。”

    说完这些,冯师兄又转移了话题:“杌齿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

    师父挑了挑眉毛,示意冯师兄继续往下说。

    就听冯师兄说道:“那两根杌齿的表面都残留着微量的朱砂和煤,应该是有人曾炼化过它们。目前来说,里面出现异骨的唯一解释,就只有葛洪的炼丹术了。还有血煞阵里的那张人皮我们也调查过了,人皮来自于县城里的一个流浪儿,她失踪于去年冬天,失踪后,曾有人在她经常居住的桥洞里发现了大量血迹,但没有找到她的人。另外,我们也收集了影尸腐化后留下的脓水,经过检测,人皮和脓水中的DNA是匹配的,也就是说,出现在邪墓中的影尸,就是被剥了人皮的流浪儿。”

    听着冯师兄的话,我不自觉地瞪大了眼睛,可冯师兄的话还没说完:“最后一件事,是关于罗有方的,他在离开黄家庄的两个小时之后,就出现在了海南。没有人能在两个小时之内从东北赶到南海,除非这个世界上有不只一个罗有方。我们怀疑,罗有方极有可能和王大富一样,是本体和复制体并存的。”

    冯师兄说完以后,我师父就皱了皱眉头,问他:“可罗有方身上的念力可不弱啊,不是说,阴玉对于身附灵韵的生灵不起作用吗?”

    冯师兄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所以罗有方的事,我们一时间也给不出定论。”

    过了片刻,我师父又问道:“影尸是怎么炼出来的,你们调查过吗?”

    冯师兄依旧点头:“我前些天去找了狄保全,他虽然也说不出来影尸究竟是怎么炼出来的,不过我大体对他讲了一下血煞阵的布置和人皮的事,狄保全基本可能肯定,影尸必须活炼,也就是说……炼活尸,而且狄保全推测,这种邪尸,应该只能用女人的身子才能炼出来,男人身上阳气太重,不容易成尸。对了师叔,我之前听有道说,那具影尸是罗有方召出来的?”

    师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用手指不断敲打着桌子,桌面上发出一阵阵闷闷的响声,过了很久,师父才叹了口气:“又是炼活尸,罗有方这个人,不能留!”

    说完这句话,师父就陷入了沉默,庄师兄和冯师兄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们收起了桌子上的东西,又问我师父还有没有别的事要交代,师父说没什么事了,他们才急匆匆地离开了炼丹房。

    在这之后,师父就斜靠在墙上,不停地抽起了烟,一边抽烟,还紧紧地皱着眉头。

    我知道师父在愁什么,他是担心,罗有方炼活尸的事,我师伯赵宗典也有牵连。

    炼活尸,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可以算得上是大忌,这种事一旦做了,就是正道公敌,永世不得翻身。当年我师伯炼活尸的事情,只有我师父在内的寥寥几个人知道,他们不说,别人也不会知道。可如果哪一天,罗有方炼活尸的事被公之于众了,这件事会不会将我师伯牵扯进来,会不会将寄魂庄牵扯进来,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眼看快到黄昏了,师父才收起了烟杆,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饿了吧?”

    将近一天没吃东西了,能不饿吗?

    我冲师父点了点头,师父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光顾着想事情了,不小心把你给忘了。正好,今天晚上梁子他们不是要给咱们接风嘛,那就好好蹭他们一顿。”

    我看着师父,师父也看着我。

    几分钟前,师父还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怎么现在看他,我却觉得他心情好像很不错似的。

    师父盯着我看了一会,忍不住问我:“怎么了这是,你老盯着我作甚?”

    我就对师父说:“师父,我觉得你今天不大对劲呢。”

    我师父再次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我说:“你以前发愁的时候吧,一愁就是好几天,中间我跟你说话你都不愿意理我。可是今天,我刚才看你好像还愁眉苦脸的,怎么一转眼就缓过劲来了似的,这不像你啊。”

    我师父瞪我一眼,也不理我,径直出了门,朝着门楼那边去了。

    我三步并两步地跟上师父,对师父说:“师父,要不我叫着梁厚载和刘尚昂一起去吧?”

    师父想了想,摇头道:“还是算了。”

    我问为什么,师父就说:“梁子现在穷得很,你们仨都太能吃,我估计他没带那么多钱。”

    师父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

    我就奇了怪了,师父的心情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了,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庄师兄口中的饭庄,其实就是鬼市外的翡翠山庄,山庄的后院有一条小路,可以直通鬼市中的门市。

    今年的鬼市已经在我开学之前就结束了,翡翠山庄的生意冷清得很,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大厅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他们大多是在此地打尖的同道中人,见到我师父进门,有几个人就站起来朝我师父行了抱拳礼,我师父脸上也挂着笑,一一回礼。

    经营这间店的人,是屯蒙一脉的陈有才、黄有奇两位师兄,陈师兄负责后厨,黄师兄负责前台,偶尔也回到后厨那边帮忙,师父和在座的客人打过招呼之后,黄师兄就凑了过来,小声对师父说:“梁子他们在二楼雅间。”

    师父点了点头,就带着我上了二楼。

    梁子他们所在的雅间就正对着楼梯口,当时雅间的门开着,我们一上楼,梁子就看见我们了,忙朝着我们这边挥手。

    在他身边,还坐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那个老人将一头花白的长发扎成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辫,他穿着一身青紫色的老式唐装,在胸口的位置,还挂着一个亮银色的怀表,我看向他的时候,他就一脸温和地朝着我笑。

    时过境迁,虽然他的样子变了很多,可我还是很快就认出了他。

    王大富,眼前这个老人就是王大富。一段时间不见,他身上那股邋遢已经消失不见,代之以一种平静沉着的气质,而且在他身上,我还能隐隐感觉到一种威势。

    他身上的威势和黄家老太爷有些相似,都是锐利中透着几分老辣,只不过,黄老太爷的威势是锋芒毕露,而王大富身上的那股威势,却多了一份内敛。

    屋里除了梁子和王大富,没有其他人。

    我们来到门口的时候,王大富才站起身来,朝我师父恭恭敬敬地行了躬礼,之后他就笑着对我说:“这小子,才多久不见,长成大小伙子了。”

    一段时间不见,王大富的语言能力已经基本恢复了,只是在说话的时候还稍微有些卡顿。

    他说话的时候,梁子也冲着我不停地笑。

    我感觉梁子今天好像有些拘谨,换成是一年前的他,肯定会突然冲上来,对着我狠狠擂上一拳,然后嘻嘻哈哈地跟我掰扯一阵子。

    梁子让出了主宾的位子,让我师父落座,师父却摆了摆手:“什么主宾不主宾的,这里也没别人,随便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