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4章 老手艺
    “对,”梁子回应道:“我和王大富现在做的这个事务所,和老耿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最近这一个多月,老耿好像也在调查九州鼎的下落。唉,别管这么多了,你就说行不行吧。”

    他语气很急,弄得我也跟着毛躁起来:“行不行我说了不算,这事我得跟我师父商量一下。”

    梁子顿了一顿,之后我就听他叹了口气,说:“唉,行吧。你啥时候给我消息?”

    我说:“晚上吧。对了,耿师兄找九州鼎是……”

    没等我说完,梁子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也没再给他打回去,提了自行车,就到艺术楼那边和梁厚载汇合,之后又急匆匆地回了家。

    路上,我对梁厚载说了梁子的事,梁厚载也是建议我跟师父商量一下再说。

    回到乱坟山的时候,我师父正坐在一张摇椅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翻看当天的报纸。

    见我们回来,师父才放下了报纸,他盯着我看了一会,之后就挑了挑眉毛,问我:“梁子给你打电话了?”

    我当时就愣住了:“师父,你怎么知道?”

    师父笑了笑,说:“胡南茜今天打电话来说,耿有博从她那要了你的电话,我一猜就是梁子让他要的。怎么着,他在电话里怎么对你说的?”

    我想了想,说:“梁子就是说,他和王大富发现了一个墓,还说那个墓和九州鼎有关。”

    师父顺着我的话继续往下说:“然后他就委托你,让你帮忙查一查九州鼎的事?哼哼,这鬼主意,肯定是耿有博那小子给他出的。”

    我望着师父,点了点头,之后又问:“耿有博师兄怎么知道秘门里头有九州鼎的线索,师父你不是说,那里面的古籍,一千年来都没人看过吗?”

    师父摸了摸下巴,说:“的确,咱们寄魂庄的藏书阁,由秘门分成了内外两阁,外阁的古籍每一个人寄魂庄门人都能看,而只有能催动番天印的人才能打开秘门,进入内阁。可外阁中的书籍,也有很多是内阁中那些古籍的简抄本,耿有博大概是看过那些简抄,其中就有九州鼎的线索,只不过简抄本里的线索,肯定是不完整的。”

    等师父说完了,我才找到机会说:“听梁子说,耿师兄最近也在调查九州鼎的下落。”

    师父点了点头:“嗯,这很正常,你耿师兄是文物局的外派,他但凡是得知了这些古物的信息,肯定是要着手调查的。对了,这段时间一直忘了问你,番天印你现在能不能催动了?”

    我想了想才回应师父:“上次用了大空术以后,我感觉自己的念力提升了不少,现在催动番天印,能支撑个两三秒钟。”

    师父挑了挑眉毛:“才两三秒钟?”

    我很无奈地冲师父点了点头,师父又问我:“咱们寄魂庄的秘术,你研究了多少了?”

    “血符、大空术、催棺,”我掰着手指头说:“这三个术基本上能掌握了,其他的还没研究。”

    师父点了点头:“嗯,术法这东西,修习的时候讲究循序渐进,不易贪多,现在学会了三种,已经不少了。好了,最近这段时间你先不要研究那些秘术了。”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一边朝着土房里走,一边说:“传承固然重要,可咱们这一脉除了传承,还有一些老手艺需要一代一代地沿袭下去。”

    师父说话的时候,还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上。

    我跟着师父进了屋,才发现此时的小屋里摆满了锯子、钉锤一类的工具,在墙角的位置,还放了几块硕大的木板。

    一看见这些东西,我就知道师父要干什么了,他要教我做棺材。

    头些年,师父就曾提过,我们这一脉的门人除了传承,还有三门手艺要学,造纸、木工、厨艺。

    木工和厨艺都好说,所谓造纸,其实就是用土法制造符纸。

    跟着师父这么多年,这三门手艺我一样都没学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前些年我课业紧,师父又急着向我传道授业,传授手艺的事情,就一直搁置了下来。

    这时刘尚昂也跟着我进了屋,我师父回头看他一眼,朝他摆了摆手,说:“厚载啊,你先回家吃饭吧,我们这边还指不定忙活多久呢?”

    梁厚载当然知道,我师父这么说,就是不想让他见到造棺的过程,他冲我师父点了点头,之后就一阵风似地走了。

    我师父跑到屋门前,一直目送着梁厚载走远了,才将门重新关上,对我说一声:“看好了,记住制棺的步骤。”

    说完,师父就走到了墙角,伸出两手,抓起了体积最大的一张木板,又拿出了青钢剑,小心翼翼地将木板的毛边剃平整。

    他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对我说:“做棺材,最好的木材是阴沉木,不过这种木材很难找,虽然寄魂庄里还存这一些,但通常来说是不会用的。在平时,咱们用的都是檀香木和金丝楠,实在找不到材料了,也会用杉木。这些棺材呢,通常是为那些有身份的古尸准备的,你以后处理邪尸啊,尽量做到镇而不杀,过去你对付邪尸的时候用惯了黑水尸棺,这个习惯要改,因为邪尸一旦被黑水尸棺化解了尸气,很快就会溶成脓水,这样一来,咱们的棺材就卖不出去了。”

    说到这,师父抬起头来,朝我露出一个笑脸:“有道你记住,从本质上来说,咱们是生意人。在确保能镇住邪尸的情况下,也要找机会多赚两个铜板。”

    说完,师父就以极快的速度剃好了木板,又在木板上打凹槽、上铆钉。

    师父的动作很麻利,不一会的功夫,一口棺材的雏形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他打开橱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包袱,对我说:“咱们这一脉做棺材,分三道大工序和九道小工序,这里的三道大工序,就是出形、连板、雕文,出形呢,就是先将所有的零件简单拼接起来,作出一个棺材的形状,然后将棺材放在不见光的地方,等足七七四十九天,再将棺材拆开,将所有的板材放在艳阳下暴晒九天。”

    “暴晒九天?”我忍不住发问:“那这些木头还不都晒变形了啊?”

    师父瞪我一眼:“你急个屁,我还没说完呢!”

    师父一边说着话,一边打开了包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玻璃瓶子,我就看到瓶子里装满了晶莹剔透的体液。

    而后师父才对我说:“这些油脂是咱们寄魂庄的特产,只要把它们均匀地涂抹在板材上,板材就绝对不会变形,你可听好了,要均匀地涂抹在板材上,重点是‘均匀’。”

    说完师父又指着包袱里的东西对我说:“这个是枣核钉,这个是蝴蝶榫,还有这两根长钉,你看见蝴蝶榫上的两个小孔的吗,这两根长钉就是……好好听着,别走神!”

    之后师父又给我演示了这些东西怎么用,他用这些铆铆钉钉之类的东西,粗枝大叶地将棺材重新组装了一遍,完了又指那口看起来都快散架的棺材对我说:“棺材做好之后,就将它存放在阴凉通风的地方,这期间,你要用香火祭棺,还要在棺盖上贴七张封魂符,这主要是防止孤魂野鬼进棺,一旦有脏东西进了棺,这口棺材就不能用了。烧香烧足七天之后,你就不用再管它了。”

    我靠,我以为做一口棺材顶多就是耗费三四天的功夫,没想到这么麻烦,先是四十九天,之后又是九天,最后还要烧七天香火,前前后后加起来,足足两个多月才能出一口棺材。

    师父提起青钢剑,又拍了拍厚重的棺盖,继续说道:“制棺的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雕纹。咱们这一脉雕在棺材上的纹形也有三种,最简单的一种是七星海棠,如果你能确保邪尸入棺以后,以后都不会再起尸,就可以用这种纹形。第二种是九州图,如果邪尸入棺的时候尸气未尽,就要靠九州正气化解尸气。最后一种,也是最麻烦的一种,九龙压馆,这种纹形一般是和九州图配合使用的,有些邪尸身上的尸气太重,九州图也无法化解,就要借助九龙真气,先把邪尸的尸气压住,再用九州图来化解。如果你哪天真的碰到了这种情况,先刻九龙纹,再刻九州图,记住了吗?”

    这一次我没敢走神,聚精会神地听师父把话说完,然后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师父从解下了旱烟,点了一锅烟叶,他长吐了一口云烟,对我说:“做棺材的步骤我都告诉你了,不过你以前也没做过木匠活,还是要从最基础地开始练起。你跟我来!”

    说完,师父就大步走出了房门。

    我跟着师父来到院子里,师父抬手指了指斜靠在院墙上的一把斧头,又指了指院外的一棵老树,对我说:“把那棵树砍了,打成板材。”

    一听这话,我怕当场就懵了。

    不是吧,做个木匠活还要砍树?

    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这片地我有产权,那棵树也是我的,放心砍吧。”

    我回头看了看师父的脸,他正有一种非常决然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如果我再不拿起斧子,师父肯定会让我抄经书,我估计他现在都把纸和笔准备好了。

    比起抄道德经来,我看我还是乖砍树吧。

    最终,我还是长叹一口气,捡起墙边的斧头,砍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