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1章 遍地尸骸
    话音一落,她的身体就好像被瞬间融化了似的,呼的一声就瘪了下去,在这之后,一大堆油脂样的东西从她的衣服中流了出来,顺着土壤间的沟壑慢慢流向了河道之中。

    原本我还以为那些油脂状的东西,都是她的尸身腐烂之后形成的腐液,可这些液体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腐臭,相反,还有着一种淡淡的松香味,而且这种油脂不带一点颜色,就如同一缕流过土壤的清水一样,清澈剔透。

    对于罗刹的消亡,我心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反正就是一具邪尸,她的消亡对我来说,和一具毛僵、一具黑僵的消亡没有太大区别。我支撑着身体,有些吃力地坐起身来,朝着河道里观望,竟惊奇地发现,干涸的河道中竟然慢慢渗出水来

    刚开始,仅仅是河道的黄土被这些水一片一片地洇湿,可过了几分钟之后,土壤中的出水量变得越来越大,干涸的河道,正以很快的速度重新形成一条新河。

    我赶紧转过头去,朝着黄大仙奋力地挥手,口中喊着:“黄大仙,快让你的族群离开洞口,一会水位涨上来了!”

    我朝黄大仙喊话的时候,仙儿从我肩膀上钻了出来,似乎是想捂住我的嘴,可她刚刚伸出手来,我就已经把话说完了。

    而黄大仙在听到我的呼喊声之后,就一溜烟似地朝河道这边冲了过来,刘尚昂和黄枢也跟在他身后,朝着我们走来。

    我又看了看梁厚载和闫晓天,罗刹一死,他们两个也轻松了很多,梁厚载此时正用辟邪符为他自己和闫晓天拔毒,而闫晓天则一直低着头,表情中带着几分沮丧,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之后我又看向了仙儿,问她:“你刚才想干嘛?”

    仙儿看了正从远处跑来的黄大仙一眼,又朝我叹了口气:“黄大仙的族群……已经没了。”

    我瞪大了眼睛:“没了?”

    仙儿点了点头:“三百多只黄皮子,都只剩下了骸骨,只不过罗刹用它们的骸骨摆了一个阵,让这里的妖气经久不散,作出一副它们还活着的样子。”

    这时候,黄大仙从我身边蹿了过去,我想叫住他,可仙儿却冲我摇了摇头。

    刘尚昂来到我身边,张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道哥你破相了。”

    我白他一眼:“还用你说?反正一大男人,破相就破相吧,本来长得也不好看。”

    虽然我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很担心脸上的伤口到底是怎样的,不过现在且不说破相的事,我此刻最担心的,还是黄大仙。

    不知道他看到洞穴中的那些骸骨,会是怎样一种反应。

    我看着黄大仙钻进了河道西北方向的一个洞口,而在这之后不久,洞口就传来了黄大仙凄厉的叫声。

    我过去从没听过黄鼠狼的叫声,那声音尖锐刺耳,又有点像人类打喷嚏的“咔咔”声,我听得出来,黄大仙的声音是颤抖的,他的声音在还没有填满水的的河道中被放大了数倍,传到我的耳朵里,让我的整颗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我扶着膝盖,有些艰难地站起来,仙儿怕我摔倒,就在一旁揽着我的胳膊,扶着我。

    在仙儿的搀扶下,我强撑着身子走到了洞口旁,那个洞十分宽敞,我很容易就能钻进去。

    进了洞口,正对的位置就是一个铺满干草的洞堂,此时地面上摆满了一幅幅黄鼠狼的骸骨,而黄大仙就失魂落魄地坐在这些骸骨中间,在他的怀疑,还抱着一颗颜色有些发灰的头骨。

    在这种时候,我也不敢去打搅他,但又怕他想不开,于是我就找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静静陪着他。

    这地方的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很重的骚臭味,那是黄皮子的体腺散发出来的味道,经久不散,让人头昏目眩。在洞堂周围的土壁上,布满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洞,这些圆洞像蜂窝一样密集而又毫无规则地排布着,也不知道它们会通到哪里。

    悉悉索索……

    这时候,我左侧的一个洞口中发出了声响,我和黄大仙几乎是同时朝着那个洞口望了过去。

    片刻之后,就有一只身形和猫仔差不多大的黄皮子从里面钻了出来,它从洞里走出来的时候,目光是呆滞的,而且它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我和黄大仙的存在,来到洞堂之后,就左顾右盼地寻觅起来。

    黄大仙盯着它看了好久,才张口唤了它一声:“小六。”

    那只黄皮子没有回应,还是扭动着身子寻寻觅觅,当它爬到我面前的时候,似乎是下意识地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发现它的瞳孔中没有焦点,就如同那些被强行剥离地魂的人一样。

    黄大仙快速蹿了过来,用两只爪子抱住小六的脑袋,又唤了一次:“小六!”

    大概是因为心急,黄大仙这次说话的口气有些重,小六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赶紧从黄大仙那边挣脱出来,缩在角落里瑟瑟地发抖。

    在它发抖的时候,嘴角还不停地流出大股大股的口水。

    其实自从我看到小六的眼神时,就知道它大概已经疯了。

    黄大仙一直盯着小六,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凄凉。

    我看着满地的骸骨,冲黄大仙叹了口气:“葬了它们吧?”

    黄大仙将脸转向了我,他沉默了很久,才冲我点了点头。

    我扶着膝盖站起来,朝着洞外的黄枢和刘尚昂招了招手,让他们进来帮忙。

    当黄枢进入洞口,第一眼看到了那片骸骨,也愣在了当场,他看了看骸骨堆,又看了看黄大仙,最终将视线落在了我身上。

    我对他说:“把它们运出去吧,找个合适的地方下葬。”

    三百多具黄皮子的骸骨,处理起来还是十分麻烦的,为了保持这些骸骨的完整,黄大仙默不作声地将每一副骸骨的头、躯干、四肢的骨骼收拢在一起,我们再用干草包好,将这些骸骨一具一具地运出去。

    有一次,当我从地上掀开一片干草的时候,才发现这片干草下还藏着一盒烟和一只火机。

    不用说,这两样东西,就是我在不久前扔进河道的。

    之前小六一直缩在角落里,这时候却突然蹿到了我身前,快速捡了烟和火机,又回到它刚才缩身的角落,然后我就见它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香烟,有模有样地点上,默默抽了起来。

    它一边抽烟,嘴里一边发出“咯咯”、“咯咯”的笑声,可眼睛里却闪着亮泽,似乎是要流眼泪。

    直到我们将所有骸骨全都包好,运出洞外,黄大仙才背起了小六,带着它离开了河道。

    当时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干枯的河道已经被完全浸湿,河道中的水位也眼看就要没入洞口。而河道上的那股妖气,也正以极快的速度消散着。

    不远处,有两只身形硕大的黄皮子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它们是来找黄大仙的,可当它们来到河道附近,发现黄大仙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却远远停下了脚步,犹豫地观望着。

    黄大仙朝它们扬了扬头,喊:“没事,过来吧。”

    两只黄皮子这才放下了戒心,来到黄大仙身前,黄大仙告诉我,这两只黄皮子就是当初在我屋子外放毒烟的那两只,其中毛色发灰的那只叫大灰,另一只叫阿巴。

    我简单地和它们打过招呼之后,就带着刘尚昂和仙儿退到了一旁,让黄大仙和黄枢他们处理黄皮子的尸骸。

    我想,关于罗刹,关于族群,以及关于我,黄大仙大概有很多话要对大灰和阿巴说,我待在那里,他说话也许不会太方便。

    此时的梁厚载和闫晓天已经拔了尸毒,两人就坐在河边闲聊。

    我来到梁厚载身边坐下的时候,梁厚载看我的眼神里好像带着几分愧意。

    我问他怎么了,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今天对付罗刹,没帮上什么忙。”

    我说:“就这事啊?这有什么,我也就是仗着有黑水尸棺护身,要不然,我估计还不如你呢。”

    我留意到,在我和梁厚载说话的时候,闫晓天一直低头盯着河道,一言不发。可在我过来之前,他和梁厚载明明聊得挺开心的样子。

    梁厚载又问我:“你对付罗刹的时候,催动番天印了?”

    我说:“没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我这点道行,还用不了番天印。”

    梁厚载:“是吗?可我记得,你的念力没有那么强啊,还有啊,用血画符,这种术法,我不记得柴爷爷教过你啊。”

    毕竟有闫晓天这个外人在场,我也不好将大空术和血符的事详说,只是给了梁厚载一个神秘的笑容:“秘密。”

    梁厚载愣了一下,接着就领会了我的意思,他转了转眼珠,朝闫晓天看了一眼,之后也朝着我微微一笑。

    在这之后,谁也没说话,我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就仰面躺在地上,过了没多久,竟然真的睡着了。

    我记得仙儿把我唤醒的时候,应该是后半夜了。

    黄大仙他们已经处理好了族群的骸骨,在芦苇荡的西北方向弄出了一片小坟头,仙儿叫醒我的时候,黄大仙已经化成了人形,他简单地朝我抱了抱手,又十分简洁地说一声:“走吧。”

    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冲他笑了笑,对他点头。

    在这之后,我从闫晓天那里要了几把香火,在黄皮子的坟堆前上了三炷香,才带着大家回到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