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9章 罗刹现身
    我问他:“那她平时是怎么和你们联系的?”

    黄枢说:“是小六,它负责向我们传信。”

    我想了想,对仙儿说:“仙儿,你到黄皮子窝看看,找到罗刹的位置。”

    仙儿朝着河道那边望了一眼,有些担心地问我:“你能行吗,距离这么远呢。”

    我说你去吧,快去快回,我能挺得住。

    仙儿说:“行,那你可得挺住啊,这笔生意做完了,你还得留着命请我吃雪糕呢。”

    刚说话,她噌的一下就蹿出去了,速度那叫一个快,一眨眼的功夫就看不见影了。

    她这一走,我心里就直突突,这两年道行比以前高了那么一点点,我已经不至于当场昏厥了,可当她离我太远的时候,我还是会出现一些不良反应。

    仙儿走了还没一分钟,我两条腿都有点软了,腮帮子也隐隐作痛,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仙儿每次一离我远了,我的后槽牙就会有发炎的症状,一发炎,整张脸就是僵的,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梁厚载扶着我坐下,然后他又从口袋里拿了两张辟邪符出来,贴在刘尚昂和黄枢身上。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了。

    我不能说话,其他人也都莫名地安静了下来,刘尚昂也蹲在我跟前,不停地抓头挠腮的,也不知道他在烦躁什么。

    闫晓天则在我身后踱来踱去的,他的脚踩在碎裂的地面上,发出一阵阵细碎的脚步声,我听在耳朵里,也是无比烦躁。

    太阳彻底升起来以后,气温也跟着升了起来,我们的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浸透了,装青钢剑的包袱被我背在身上,也洇出了一小片汗渍。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梁厚载才有些担心地问我:“仙儿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事了吗?”

    我脸疼,说不出话来,只是朝梁厚载摇了摇头。

    仙儿是我的伴生魂,她如果有危险,我能感应到。不过暂时来说,我除了腿软牙疼,还没有感觉到其他的异样。

    可仙儿这一去,时间确实是太长了,我这心里头,也难免会有一些担心。

    就在这时候,从芦苇荡的干枯河道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炁场,阴气夹杂着尸气,瞬间笼罩了整个芦苇荡,就连原本十分明朗的天空,也跟着暗淡了下来。

    我强忍着后槽牙的疼痛,呲牙咧嘴地对刘尚昂说:“蜡烛!”

    刘尚昂朝我眨了眨眼:“什……什么蜡烛?”

    梁厚载赶紧对他说:“你背包里有根蜡烛,就在侧兜里,赶紧拿出来!”

    刘尚昂立即放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了师父塞进去的那根尸蜡做的蜡烛,并将它递给了我。

    我接过蜡烛,又对刘尚昂说:“火!”

    刘尚昂摸了摸口袋,一脸无奈地对我说:“坏了,火机被你给扔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闫晓天从口袋里掏出了火机,把我手里的蜡烛点着了。

    我将蜡烛插进了水泥路开裂的缝隙里,仙儿一阵风似地回到了我身边,我的后槽牙顿时就消肿了,腿上也有了力气。

    我站起来,朝着河道方向望了一眼,问仙儿怎么回事。

    仙儿一脸凝重地对我说:“我把罗刹引出来了,那东西不是普通的邪尸,你小心点。”

    我抽出青钢剑,问仙儿:“你怎么把罗刹引出来的?”

    仙儿很简短地说了句:“她想抽走我的地魂,我往外跑,她就追着我出来了。”

    片刻之后,她又补充道:“你小心点,那只罗刹身上的尸毒也很烈。”

    我点了点头,让仙儿回到我体内,又让刘尚昂和黄枢、黄大仙留在原地等着,让他们不要离开烛火照亮的区域,之后就和梁厚载、闫晓天一起走向了河道。

    其实我原本是不打算带着闫晓天的,可他非要跟着,我拿他也没办法。

    当我们穿过杂草地,来到河道外的那边空地上的时候,黄大仙口中的“罗刹娘娘”也从河道里爬了上来。

    远远看过去,那就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女人,她的头发很长,一直延伸到她的脚踝,黑色间杂着白色和灰色,随着从河道上掠过狂风胡乱飞动。

    在越来越昏暗的阳光照耀下,她穿在身上的那条汉裙上泛着一抹猩红色的光晕。

    说真的,看到她的时候,我心里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她不像是一具邪尸,而是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女巫。

    我们看到了她,她也远远看到了我们。

    她停下了脚步,视线依次从我们身上掠过,当她那双带着些赤色的眼睛朝着我这边砍过来的时候,我立刻就能感觉到有一股气息从我的胸口涌了进来,那是一种我从没见过的气息,冰凉冰凉的,其中还间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浮躁。

    当这股气息弥漫到我的五脏六腑之后,我就觉得自己的魂魄都跟着虚弱了几分,好在黑水尸棺及时发力,将这股气息顶出了我的体外。

    不只是我,梁厚载和闫晓天应该也有类似的感觉,我看到梁厚载在自己身上连续贴了六张辟邪符,而闫晓天则在原地站定,念起了口诀。

    我也不敢大意,一边默念着三尸诀,一边向着罗刹靠近。

    罗刹大概是见我没受到太大的影响,当即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着我,她没有张嘴,空气中却传来了她的声音:“你是什么人?”

    我知道,她这番话是对我说的。

    而当这个声音传到我耳朵里来的时候,强烈的尸气顿时将我完全围绕起来。

    眼前这个所谓的罗刹,的确不是普通的邪尸,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一种邪尸能拥有这样的传心能力,也没有任何一种邪尸,站在黑水尸棺面前的时候,内心一点也不恐惧。

    黑水尸棺一出,邪尸在百米之外就能感受到棺上的炁场,可我现在和罗刹之间的距离只有二三十米,她却丝毫没有表现出紧张。

    我站在了原地,让黑水尸棺化解着涌入我体内的尸体,一边朝着罗刹那边喊:“你就是罗刹娘娘?”

    罗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你是谁?”

    我悄悄解下了番天印,继续问她:“引魂灯和勾魂锁为什么会和你葬在一起?”

    她的问题依旧还是那一个:“你是谁?”

    我皱了皱眉头:“寄魂庄,左有道。”

    我话音刚落,罗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她仰起头来盯着我的脸,说:“寄魂庄?庄君平?”

    我说:“庄君平是我的祖师……”

    我这边还没等把话说完,罗刹就突然尖叫了一声:“庄君平!”,然后就朝我扑了过来。

    原本我还想再问问她,寄魂庄的两件宝物为什么放在她的棺椁里,没想到她听到我祖师爷的名字以后竟突然发狂了。

    不过当时我可没敢想太多,她一扑过来,我就立刻后撤一步,同时刺出了青钢剑。

    这是天罡剑对付邪尸的手法,以退为进,以守代攻,手、眼、腿,三点齐动。

    她的速度不算快,在她冲到我跟前的时候,我非常精准地刺中了她的脸颊,可当青钢剑的剑刃与她的皮肤相交的时候,去发出“叮——”的一声锐响,仿佛是刺在了某种异常坚硬的金属上。

    她身上的皮肤,比铜甲尸的皮还要坚硬。

    青钢剑没有挡住她的攻势,她依旧是来到我身边,伸出两只手就要掐我的脖子,我依旧后撤一大步,反手朝着她的喉咙又是一剑。

    可剑刃碰到她的脖子时,又是一阵异常坚硬的触感。

    而我的脖子上却有种火辣辣的痛,我在自己脖子上摸了一把,一看手心,竟然沾下了一缕黑血。

    我中了尸毒!

    可是,刚才罗刹分明没有碰到我啊。

    黑水尸棺上传来的寒气很快化解了我身上尸毒,眼前的罗刹太过诡异,我不敢在和她打贴身战,连忙后撤几步,试图跟她拉开距离。

    可她明明速度不快,却在我后退的时候追上了我的步伐,又伸手掐向了我的脖子,我还是一边后退,一边刺出青钢剑,这一次,青钢剑刺中了她的肩膀,可从剑刃传来的触感,也依旧是生硬无比。

    这一次,罗刹依然没能触碰到我,可我的脖子上却又多了一道伤痕,黑水直流不说,还火辣地疼痛。

    我还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继续后退,一边退一边出剑,可不管我怎么后退,罗刹都能跟上我的脚步,而且她每一次出手,都能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一道伤痕。

    往往复复几次之后,我已经变得有些心急了。

    她在我脖子上留下的伤口不深,远不足以致命,可鸡毛再轻,攥多了也是能压翻船的,这么一道一道的黑水不停地流下去,我早晚会挺不住。

    最束手无策的时候,我朝梁厚载和闫晓天那边看了一眼,刚才我带着罗刹后退的时候,正好从他们两个身边走过,也就是罗刹和他们擦身而过之后,他们两个就齐刷刷地倒在了地上,梁厚载正脸色发青地朝自己和闫晓天身上不停地贴辟邪符,罗刹的尸气太重,几乎是两三分钟之内,就有有一张辟邪符彻底失效,变成一张废纸。

    他们两个是指望不上了,我只能不停地后退,拖开罗刹和他们两个间的距离,以将他们身周的尸气浓度降到最低。

    我的脖子上依旧不断地受伤,罗刹反反复复就是那么一招,可诡异的是,她竟然每次都能在不碰到我的情况下伤到我。

    最后我也不得不放弃攻击,每次她朝我伸手的时候,我都要用青钢剑将她的手腕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