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8章 重回芦苇荡
    我还是没想明白他口中的罗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我们这个行当里,从来没人管邪尸叫做罗刹,所谓的罗刹,通常来说,指得是一种非常凶恶的食人鬼。

    我引导着它继续向下说:“你说的那个罗刹娘娘,长什么样子?”

    黄大仙根本不需要回想,直接回应道:“早前我们刚刚挖出罗刹棺的时候,她就是一具干枯的古尸,可有一天我无意间惊醒了她,她却变成了一个身姿丰润的女人,她说自己生前是西汉人,自称罗刹娘娘。”

    我又问它:“引魂灯和勾魂索,都是那口棺里的东西?”

    黄大仙点了点头。

    这下,事情就变得有些说不通了,引魂灯和勾魂索都是寄魂庄的宝物,在东汉末年之前,这两样东西就一直放在寄魂庄里。可既然是东汉年间才失踪,怎么会出现在西汉时候的棺木里面呢?

    我想了想,对黄大仙说:“你们除了挖到了那么一口棺材,还挖到别的东西没有?”

    黄大仙摇了摇头。

    我说:“没有挖到墓穴吗?”

    黄大仙还是摇头:“没有,那口棺材就是埋在土里的,那是一口做工非常精细的棺材,我们挖到它之后,也曾以为地下面可能有座大墓,可之后又向下挖了很久,一直挖到了岩层,也没有发现墓穴。”

    这时候黄枢突然插上了嘴:“现在,那个自称是罗刹娘娘的东西占了大仙的窝,整个族群都被控在她手里,她借此要挟大仙,让大仙帮她收集游魂。”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对黄大仙说:“这些游魂,是那个罗刹娘娘让你收集的?也就是说,村子外头那几条‘黄泉路’,也是在她的授意下布置出来的?对了,头两天有两只黄皮子在这个屋子里放过毒烟,那也是罗刹娘娘安排的吗?”

    黄大仙只回答了我最后一个问题:“大灰和阿巴是我派来的,它们两个平时不住在河道那边,罗刹娘娘醒过来的时候没发现它们俩,所以也没控制住它们两个。”

    我又问它:“那朱刚他们的地魂呢,也是罗刹让你收集的?”

    黄大仙摇头:“不是,我对朱刚一行人出手,只是为了报仇。”

    这时黄枢又在一旁说道:“大仙和罗刹娘娘之间有约定,她教给大仙对付朱刚的手段,大仙则在每个月的十五为她收集游魂,供她吸取魂元。不过,那两样法器大仙才刚入手不久,不太会用,今天才是第一次帮罗刹娘娘招魂。”

    刘尚昂挠了挠头,说:“对付朱刚的手段?朱刚不就是普通人嘛,黄大仙要对付他,还需要别人教吗,直接弄死朱刚不就完了?”

    黄枢摇头道:“可如果是直接杀人的话,大仙是要遭天谴的,罗刹娘娘说,只要勾出了朱刚他们的地魂,让他们的地魂在游魂堆里慢慢消散,到时候朱刚那群人只是丢魂却不会死,大仙也不会……”

    没等他说完,梁厚载就把他打断了:“胡扯呢,但凡是做了孽,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做,早晚都会有吃报应的一天。黄大仙,你把朱刚他们的地魂勾出来,想必是有别的原因吧?”

    黄大仙朝黄枢那边看了一眼,才回答梁厚载的问题:“我不想杀人,这次把朱刚弄回来,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可我的道行太浅,勾出他们的地魂之后,却无法再让这些地魂回归本体。”

    它说话的时候,连着朝黄枢那边看了好几次,每次看黄枢的时候,黄大仙的眼神里都带着一丝愧疚。

    我知道,它之所以愧疚,是因为没有下狠心对朱刚下死手,它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这种仁慈,对于黄枢和朱栓柱来说,是一种背叛。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只黄皮子挺可爱的,之前一直以为它不过就是一只不入流的畜生,没想到,他竟然比很多所谓的“人”更有人性,也更有良心。

    黄枢并没有责怪黄大仙的意思,当黄大仙把这番话说完的时候,我还看到黄枢朝着黄大仙点了点头,那样的颔首示意所表达的不是谅解,而是一种认同。

    没办法,一看到他们这样的人,我就忍不住想帮一把,罗有方说得没错,我有时候确实是妇人之仁,偶尔也会同情心泛滥,可妇人之仁就妇人之仁吧,本性里的东西,我改不了。

    我将青钢剑重新收进了包袱里,才对黄大仙说:“你放心吧,朱刚他们的地魂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你说的那个罗刹娘娘,醒过来多久了?”

    黄大仙想了想,说:“一年多了,这段时间,她一直隐匿在河道那边。”

    我皱了皱眉头:“芦苇荡那边我去过了,可在河道那里,并没有感应到尸气啊。”

    就听黄大仙又说道:“她藏得很深,加上当地妖气重,大概是掩盖了她身上的尸气。”

    我点了点头,对黄大仙说:“做个交易吧。”

    黄大仙愣了一下,他盯着我看了很久,似乎是想看出我心里在想什么,我也只是笑着看向他,一直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黄大仙才问我:“什么交易?”

    我笑着对他说:“我呢,可以帮你干掉那只罗刹,条件是,你跟着我回山东。”

    黄大仙一脸狐疑地望着我:“跟你回山东?”

    我说:“对。我觉得这个条件对你来说应该不算过分吧,你跟着我回去,说不定我师父哪天高兴了,还能传你点术法什么的。”

    黄大仙还是那种无比疑惑的表情,他就这么默默地盯着我看,没再做声。

    梁厚载也在一旁问我:“道哥,你就这么带着它回去,柴爷爷能同意吗?”

    我对梁厚载说:“师父那边我会去说,而且我觉得,引魂灯和勾魂锁能落在他的手上,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这时候,闫晓天也插上了嘴:“左有道,你可要想清楚了,它可是妖!”

    “我知道他是妖,”我转过头,对闫晓天和梁厚载说道:“难道你们不觉得,如果咱们能带着黄大仙走上正路,也算是一份功德?”

    闫晓天朝我翻了翻白眼:“算了,反正黄大仙是你抓住的,你想怎么处理那是你的事。”

    梁厚载也有些担心地说:“道哥,你这决定是不是做得太突然了?”

    我朝梁厚载笑了笑:“没什么突然的,就这么着吧。”,完了我又对黄大仙说:“怎么样,你想好了吗?”

    黄大仙看了看我身后的梁厚载和闫晓天,之后才问我:“你说的话,能作数吗?”

    我挑了挑眉毛:“你还有要求?”

    黄大仙说:“我跟你走,可以,但我要带上我的族群……还有黄枢。”

    我朝黄枢那边看了一眼,冲着黄大仙点点头:“没问题。”

    黄大仙依然犹豫了一阵子,又问我:“你师父真的是柴宗远?”

    我点头说是。

    在这之后,黄大仙才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朝着我点头:“好,我跟你走。”

    眼看事情都已经谈妥了,我这才站起身来,刚才一直蹲着和黄大仙说话,我的腿都有些麻了,站起来以后,就不定地活动膝盖和脚腕,一边拍着小腿肚子,一边对黄枢说:“弄点饭吃吧,折腾了一个晚上,都饿了。”

    闫晓天就在一旁问我:“你不是要去对付罗刹吗,怎么又要吃饭了。”

    我说:“等到太阳出来了再去找她,现在我饿了,我要吃饭。”

    黄枢冲着我笑了笑,之后就从炕上爬起来,一路小跑地朝灵堂那边去了。

    闫晓天目送黄枢进了灵堂后门,又看向了我,嘀咕道:“左有道,你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我没理他,径自走到炕前坐下,闭目养神。

    现在满大街都是游魂,从村子里散发出去的阴气可以覆盖方圆百里的地界,连芦苇荡都被笼罩在其中,如果我这时候去找罗刹,她占着天时地利,我又不知道她的实力怎么样,去了也是凶险万分。

    还不如等到明天一早,游魂也匿了,阴气也散了,芦苇荡阳气充沛,那个时候去找罗刹,也是事半功倍。

    按说闫晓天也在外面行走这么久了,我就纳闷了,他怎么连这种事都想不明白呢?本来看起来挺机灵一人,在百乌山那种地方从小待到大,聪明人也变成傻子了么?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黄枢才端着饭菜回来,肉菜依旧是一小锅香喷喷的老鼠肉,另外他还炒着一个辣味的野菜,这一荤一素的两道菜配合起来吃,还真是非常下饭的。

    吃过饭,我就躺土炕上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一早,太阳从地平线上露出了整个身躯的时候,闫晓天才迫不及待地把我叫醒。

    我又叫醒了梁厚载和刘尚昂,在黄大仙的带领下来到了芦苇荡。

    快要穿过荡外的那条峡谷时,黄大仙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对我说:“整个族群都在罗刹手里,咱们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过去,我怕……”

    我接上了他的话:“你怕你的族群会受到威胁。刚才在路上,我也在琢磨这事呢,我觉得,你最好是想个办法,把罗刹骗出来。”

    站在我旁边的黄枢摇了摇头:“没那么容易,这一年多来,罗刹一直窝在洞里,根本没露过面,我们联络不上她,更别说骗她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