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7章 罗刹棺
    可我虽然没办法控制住它,却也阻了它一下,趁着它的动作稍稍一顿的时候,我立刻后退,拉开距离。

    它一看我后退,竟想扑上来,当时我和它之间的距离也就是半米左右,我见它想扑我,立刻伸手,一巴掌拍在了它脸上。

    这一掌结结实实地拍在了黄大仙的鼻子上,它当场闷哼一声,然后就两眼一红,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趁着它还没缓过劲来,我就伸手抓住它的耳朵,猛力一扯。

    黄大仙此时虽然化了形,鼻子和耳朵也变了样子,可不管怎么变,鼻子终究还是过去那顶鼻子,耳朵也总归是原来那双耳朵。

    我手上力道大,它被我抓住之后,顿时疼得一阵惨叫。

    黄大仙大概是眼看着自己要被我制住了,突然身子一缩,瞬间脱去了化形,露出了它的原型:一只体型硕大的黄皮子。

    在它外形突变的时候,耳朵的形态也跟着变了,我一下没抓住,竟然脱了手。

    黄大仙脱离我的控制之后,就一个急闪身,朝着门口钻了过去。

    在它解除化形的时候我就预料到它这是打算逃了,甩手就朝门口扔了一张灵符。

    这张灵符是我之前画出来的一张废符箓,可黄大仙又不知道那是什么,连忙朝着一边躲闪。

    就在它闪身躲避的那一瞬间,我又一脚踹在它的背脊上,当场将它踹翻在地,然后将青钢剑架在它的脖子上。

    黄大仙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在那一瞬间,它的眼中竟然显现出一丝决绝。

    我连忙对它说:“你别激动,把话说清楚,留你一条活路!”

    我估计黄大仙眼中流露出这种神情,可能是要放毒气。这股气它一旦放出来了,我会不会遭殃还是其次,关键问题是,放出这样的气,黄大仙是要损道行兼折阳寿的。

    黄大仙用它那黑漆漆的小眼睛看着我,嘴上说着:“还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刮,随便你。”

    它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可那股臭气,它终究还是没放出来。

    对于几百年才修出来的这点道行,黄大仙还是很在意的。

    我怕黄大仙耍花样,又拿青钢剑触了触它脖子上的皮毛,青钢剑锋利无比,瞬间斩断了它脖子上的毛,并在它的皮肉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黄大仙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它身子猛地一颤,然后我就听到“哐当”一声,从黄大仙的身后,掉落了一个淡黄色的线团。

    我也不知道这个线团是干什么用的,不过它既然把这东西偷偷拿了出来,就说明它刚才确实不太安分。

    我只是朝这个线团看了两眼,也没深究,只是问黄大仙:“杀过人吗?”

    黄大仙冷冷地笑了笑:“我杀没杀过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又问它:“之前朱家老太爷起尸伤人的时候,受伤的那两个人死了吗?还有,芦苇荡施工的时候死得那些人,和你有没有关系?”

    黄大仙还是冷笑:“这些人和朱栓柱的死都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害他们的性命?”

    听它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

    说实在的,我真的不想开杀戒,可如果黄大仙害死过人,那就是触犯了铁律,这杀戒,我就是不想开也得开了。

    我收回了青钢剑,将剑倒提在手上,又后退两步,和黄大仙稍稍拉开距离。

    黄大仙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似乎是无法想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番举动。

    我低下头,吹散了地上的尘土,然后盘腿坐在地上,对黄大仙说:“有些事我要问你,你也别想着逃跑,在我跟前,你逃不掉。”

    黄大仙一脸不信任地看着我,它那双圆滚滚的黑色眼睛先是落在我手中的青钢剑上,之后又游过我的躯干,落在了番天印上。

    它沉思了好半天,突然问我一句:“你和柴宗远是什么关系?”

    我说:“师徒关系,你也认得我师父?”

    黄大仙依旧是一阵沉默之后才点了点头:“听人提起过。”

    我不打算在这种问题上面消耗太多时间,直接换了话题,问它:“听黄枢说,你曾得了一本古书?”

    黄大仙朝黄枢那边看了一眼,犹豫片刻之后,才默默点了点头。

    我又问它:“引魂灯和勾魂锁你是从哪弄来的?”

    这一次,黄大仙沉默了很久,可终究是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候,闫晓天走进了屋子,当他看到缩在墙角的黄大仙时,眼神中就露出一丝深深的沮丧。

    梁厚载和刘尚昂也跟着进了屋,梁厚载看到闫晓天的表情时,轻轻叹了口气,没多说什么,刘尚昂却大大咧咧地问他:“你怎么这种表情?生病了?还是受伤了?”

    闫晓天看了刘尚昂一眼,没说话。

    我也没管他们几个,又问了黄大仙一次:“这两样东西,你是怎么弄到手的?”

    说话间,我又端起了青钢剑,用剑刃指了指黄大仙心口的位置。

    黄大仙犹豫了很久,才极其简短地嘟囔了一声:“捡的。”

    我看着黄大仙的眼睛,黄大仙却不敢看我,还故意将视线转到了一边。

    看着它这个样子,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郁闷,看样子,它并不想对我吐露太多事情,即便是我拿青钢剑胁迫它。

    我也是没主意了,就朝梁厚载和仙儿分别投去一道求助的眼神,梁厚载摸了摸下巴,之后就走到了黄枢身边,他伸出手,摸了一下黄枢的额头,对我说:“这家伙恢复得差不多了。”

    仙儿立刻拿起了狐火灯笼,朝我晃了晃,又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

    黄皮子天生能辨阴阳,黄大仙也不例外,它能看到仙儿,也能看到我和仙儿之间的交流,此时它皱起了眉头,一直盯着仙儿手中的狐火灯笼,脸上的表情异常紧张。

    我朝仙儿摆了摆手:“算了吧,再折腾一次,黄枢恐怕要扛不住了。”说完我又冲梁厚载喊一声:“把黄枢叫醒吧。”

    梁厚载用力拍了拍黄枢的脸颊和脖子,过了好半天,黄枢才算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从土炕上坐起来,看了看周围的情形,最终,黄枢的视线落在了黄大仙身上,他看了看黄大仙,又看了看我手中的青钢剑,似乎也意识到黄大仙这是落在我手里了,我就见他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慌张。

    我用剑指了指黄大仙,问黄枢:“它手上的这两样法器,是怎么弄到手的?”

    黄枢看看我,又看着黄大仙,似乎也不知道该不该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过了几分钟之后,黄枢和黄大仙都没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有些不耐烦了,就对仙儿说:“仙儿,用狐火。”

    仙儿点点头,就提着狐火灯笼朝黄枢走了过去。

    黄枢虽然看不到仙儿,却能看到灯笼里的狐火,仙儿向他走过去的时候,对他来说,就像是有一抹鬼火正慢慢朝他靠近,我知道,他肯定能感觉到狐火带给他的刺骨寒意。

    黄枢瞪大了眼睛看着狐火,脸上是一种极端恐惧的表情。

    黄大仙大概是意识到了我们相对黄枢做什么,它朝着我伸出了一只爪子,很焦急地叫嚷起来:“你们不要为难他,他还是个孩子!”

    我颠了颠青钢剑,冲着他说:“现在不是我们为难他,是你在为难他。问你什么你都不说,我只能想办法撬开他的嘴了。”

    “你想知道什么?”黄大仙问我。

    我一看有戏,就朝着仙儿招了招手,示意她停下了,之后又问了黄大仙一次:“引魂灯和勾魂索,是怎么落在你手里的?”

    黄大仙依旧是好一阵的犹豫,最后咬了咬牙,对我说:“这些东西,都是从罗刹棺里找到的。”

    我挑了挑眉毛:“罗刹棺?”

    这一次,我等了很久黄大仙也没有回应我。

    我重新问了一遍:“罗刹棺是什么东西?”

    黄大仙依然犹豫不决,它张了几次嘴,都没说出话来。

    这畜生的性格也太不爽利了,我眼睛盯着它,心里却烦得要命。

    还好,在黄大仙沉默了好半天之后,黄枢开口了:“罗刹棺,是大仙头些年在河道里发现的一口古棺,这两样法器,还有那本古籍,都是这口棺材里的东西。”

    黄大仙转头看着黄枢,我读不懂它当时的眼神,只是从它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丝恐惧和责怪。

    黄枢冲着黄大仙叹了口气:“大仙,咱们还是说了吧,现在不说,以后可能没有就会了。”

    黄大仙那毛茸茸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可是,如果把罗刹娘娘的事情说出来的话,朱栓柱的仇怎么办?”

    黄枢:“朱刚他们现在已经受到惩罚了,我爷爷的事……放一放吧,现在还是先救了你的族群再说其他的,那个罗刹娘娘,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问黄大仙:“罗刹娘娘是谁?”

    黄大仙依旧犹豫了一下,之后慢吞吞地说:“是……是多年前,我们挖掘河道的时候挖出来的一具古尸。”

    说到这,黄大仙抬起头来看我,我朝它扬了扬手:“你接着说。”

    黄大仙这才继续说道:“几十年前,我和我的族群被村里人赶尽杀绝,不得已从芦苇荡逃走。十几年前我们回来的时候,早年挖的洞府已经塌了,也是没办法了,我们只能重新挖一个,却没想到,挖出了一个罗刹棺材,那里面有一只火罗刹,也就是因为她的缘故,芦苇荡那边的河道才在几年前干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