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5章 地魂
    阴气和怨气一散,怨鬼也跟着魂飞魄散了。

    黑水尸棺能镇天下一切邪煞,而对于这些邪祟来说,我们这些背负着黑水尸棺的守正一脉门徒,几乎没有任何弱点。

    当第一只怨鬼魂飞魄散之后,剩下的四只怨鬼明显变得犹豫起来,它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能感觉到一股股的阴气不断传入我的大脑,可在转瞬之间,阴气就会被黑水尸棺彻底消化。

    一直到我来到其中一只怨鬼面前的时候,它才朝我伸出了手,掐向了我的脖子,我立刻抬起青钢剑,用出了背尸的手法,将黑水尸棺的炁场灌入了青钢剑中,然后用青钢剑在怨鬼的额头上轻轻一点。

    就听“哧溜”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青钢剑上划了一下,而我面前的怨鬼则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将背尸运用在青钢剑上,这一招还是我在来的路上才想到的,原本只是想试验一下,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还剩下三只怨鬼,我怕它们跑进村子害人,就将青钢剑插在地上,之前灌入青钢剑的黑水尸棺气场又没入了地面,在图表的上层缓缓铺散开来。

    我的道行太浅,灌入到青钢剑上的炁场其实是很弱的,可黑水尸棺的炁场好像就是天生对邪煞之气有着极大的破坏力,当它的气场在地面上散开,并接触到最后三只怨鬼的时候,立刻就顺着怨鬼的身子一路上爬,快速消耗着怨鬼身上的阴气和怨气。

    可是,五只怨鬼全都消散了之后,黄大仙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恍若失神一般,动都不动一下。

    我伸出手在它面前晃了晃,可它的眼睛竟然眨都不眨一下。

    我估计,它是因为刚才离怨鬼太近,受阴气和怨气的影响太大,以至于魂魄都受损了。

    之后我又试着推了它一下,可它依旧没有反应,我心里有些无奈,原本还想问问他引魂灯究竟是从哪得来的,没想到它竟然傻了。

    我叹了口气,而后就伸手去拿它手中的引魂灯。

    可就在我伸出手的时候,却从余光里看见黄大仙的肩膀突然抖了一下,同一时间,梁厚载冲我这边喊了一声:“小心!”

    之后,我就听见哗楞楞一阵碎响,紧接着,有什么东西快速扑向了我的左脸。

    我立刻做了一个下潜的动作,就感觉头顶上掠过一道很急的风,同时还有锁链破风时发发出的碎响。

    光是听到这些动静我也知道刚才从我头上掠过去的是什么东西了。

    在锁链的碎响声再次响起来之前,我就和黄大仙拉开了距离,一剑刺向了它的肩膀。

    黄大仙没来得及躲,肩膀中了一剑,霎时间鲜血横飞。

    我退到黄大仙两米开外的地方,拿青钢剑指着它,而它也用右手护着左肩,警惕地看着我。

    这****的畜生,我刚才救了它,它竟然装傻骗我,还偷袭我。

    我朝着它的右臂看了眼,就看到它的小臂上缠着一条乌黑的锁链,那条锁链很长,一直拖在地面上,在锁链的末端,还有一个极为尖锐的钩子。

    眼前这个索钩,也是我们寄魂庄的东西,这是勾魂锁,和引魂灯是配套的。

    黄大仙盯着我,眼神不停地闪烁着,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下意识地颠了颠手里的青钢剑,它大概是以为我要出手了,连忙向后退了几步。

    其实我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在它后退以后,我就大喊了一声:“闫晓天,你不是要抓黄大仙吗?”

    闫晓天一溜烟似地跑到了我旁边,我看了他一眼,他却不看我,我留意到,他的眼神中带着一点点沮丧。

    可是他为什么要沮丧呢?

    虽然闫晓天这人比较迂腐,不过黄大仙的修为和他差太多,我估计黄大仙应该干不过他,于是就抱着手站在了一边,准备看好戏。

    闫晓天从包袱里取出了一把鹿尾浮尘吗,之后我就见他在黄大仙对面摆开了架势,之前他得我师父点播了一下,已经有点上道了,没想上次一样法器一入手就开始念咒,这一次,他只是凝练的念力,但并不急着施展术法。

    黄大仙也没有动,右手中拖着勾魂锁,一直死死盯着闫晓天,闫晓天同样也在死死盯着它。

    两个人就好像是高手过招一样,好像都在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

    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我心里就无比尴尬,说到高手这个词,黄大仙就是一不入流的畜生,化形都化不好,当然不是高手,闫晓天道行还不错,可他和我一样,都还没出师呢,当然也算不上高手。

    像这样的两个人对上手的时候,通常都是抢攻、占先机,谁手慢谁遭殃,可它们两个竟然还对视起来没完了,我实在不明白他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这时候仙儿手持着狐火灯笼跑到我跟前,说是发现了朱刚他们的地魂,让我过去看看。

    一听说朱刚他们的地魂找到了,我也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管闫晓天和黄大仙,立即跟着仙儿走了。

    仙儿带着我,来到了四十米开外的一个巷子口,朝着里面指了指,对我说道:“喏,都在里面了。”

    我朝着巷子里望了望,就看到巷子里正聚着一群既看不见脸也看不清身子的灵体,它们此时正飘飘忽忽地晃动着身子,似乎是想逃离这个地方。

    由于这些灵体的形态实在太过模糊,我看了好半天也没辨认出谁是谁来,就问仙儿:“这些灵体,就是朱刚他们的地魂?”

    仙儿小鸡啄米似地冲我点了点头:“对啊,朱刚一行人的地魂全都在这了。”

    这一下,我就犯起了难,要想救朱刚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的地魂重新引回体内,可现在我根本分不出来这些地魂是谁的。

    万一到时候弄错了,让这些地魂进错了身子,结果会怎样,我可说不好。可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有好结果。

    我思来想去,没什么对策,又问仙儿:“你能分辨出这些地魂都是谁的吗?”

    仙儿想了想,说:“狐火可以照出状态比较好的地魂,不过状态不太好的嘛……就……”

    听她说话吞吞吐吐的,我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问她:“什么状态,什么意思啊?”

    就听仙儿说道:“状态好呢,就是魂还比较壮实,一时半会消散不了,状态不好呢……我想我不说你也明白了。”

    听仙儿的口气,眼前这些地魂,绝大多数状态都不怎么好啊。

    可这些地魂万一都消散了,那朱刚他们可就彻底完蛋了。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里变得有些焦躁。

    仙儿看着那些地魂,也叹了口气:“唉,如果柴爷在就好了,他画的定魂符,肯定能稳固住这些地魂的魂元。”

    定魂符,我也会画,可我画符的功力也就那么回事,画出来的符,基本上和废纸没什么区别。

    不过说起画符来,梁厚载的造诣可是很高啊。

    想到这,我立刻叫来了梁厚载,先是问他会不会画稳固魂元的符箓,结果梁厚载非常果断地摇了摇头。

    我也是沉思和犹豫了很久,才对梁厚载说:“你把符纸和朱砂拿来,我教你画定魂符。”

    梁厚载却很无奈地朝我摇头:“就算你教给我,我也学不会啊,你们守正一脉的念力和其他门派的不一样,没有你们那种念力,也画不出你们那一脉的符箓。”

    这下真的是麻烦了,我看着巷子里的地魂,平生第一次没了主意:“现在怎么办?”

    梁厚载环抱双臂,抿着嘴一句话也没说。

    我刚才那个问题也不是问他,就是自言自语而已,我也知道,在这种时候让梁厚载拿主意,实在是为难他了。

    想来想去还是没什么办法,我索性就不再想了,让梁厚载先把这些地魂弄到灵堂去,然后我就和仙儿一起去了一趟村西口的孤房,把朱刚他们也全都弄到了灵堂。

    当所有都聚齐了以后,我就让仙儿先把那些状态比较好地魂摘出来,将它们送回宿主体内,之后我就拿一条红绳,在这些宿主手腕上绑了阴阳锁节,防止刚回到他们体内的地魂重新溢出来。

    毕竟地魂离体时间太长,需要一段时间来融合。

    这是我第一次绑阴阳锁,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绑好了六个,而状态比较好的地魂数量,也恰恰就是六个。

    其他的地魂依旧漂泊在外,其他人,依旧浑浑噩噩。

    让我驱鬼,靠着背上的黑水尸棺和我师父给我的青钢剑,我还行,可如果让我救人,以我那点修为道行,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可是师父现在又不在,也没人能帮我,万事还是靠自己。

    行写得行,不行也得行,硬着头皮上吧。

    我让梁厚载拿了黄纸,和朱砂,刘尚昂又随便给我找了一张床,收了上面的铺盖,给我腾出了画符的地方。

    我将符纸放在桌面上,捋平整了,然后就沉下一口气,开始感应天地灵韵。

    天地之间的那股大灵大韵,无处不在,无所不至,可我怎么就是感应不到呢,我努力了大半天无果,最后还是用了老办法,把所有大神的名讳全都在脑子里默念了一遍,请大神们保佑我,这样虽然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但至少在心里能多那么一点点虔诚。

    念叨完之后,我迅速落笔,趁着心里那点虔诚没完全消失,一口气画了三道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