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0章 丢魂
    看得出来,此时的刘尚昂,比我和梁厚载都要紧张得多。

    村子西头的房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这道门正对着村子里的大路,黄大仙只要从灵堂出来,一眼就能看到我们。

    我不敢耽误时间,更不敢直接破门,那样会弄出很大的动静,只能带着刘尚昂他们两个绕到了土房后面,土房的这道后墙上有一个很大的裂口,正好能容一个人通过。

    说起来,村子里房屋大多数都是这样,一眼看上去,都有着随时倒塌的危险。

    刚才我明明看到黄大仙他们进了屋,可当我从裂口朝屋子里观望的时候,却发现土房里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

    而也就在我朝着裂口中观望的时候,透过对面墙壁上的窗户,正好看到黄大仙推开了灵堂前门,很警惕地朝村西口那边望了几眼。

    我连蹲下身子,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

    不过在片刻之后,灵堂那边传来了关门声,我站起来朝着村路上观望,没有看到黄大仙,看样子,他已经进入灵堂了。

    刘尚昂用胳膊肘戳了我一下,张嘴想说话,我立刻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可没忘记,黄枢自进了这间土房之后就没再出去过,谁知道这家伙藏在什么地方,刘尚昂贸然张口说话,很可能被他听见。

    我一边期望着闫晓天能把黄大仙拖住,一边蹑手蹑脚地钻过了墙上的裂口,进了土房,梁厚载和刘尚昂就紧跟在我身后。

    进屋以后,我们就在屋子里小心查探起来,企图弄清楚朱刚他们到底到哪去了,仙儿也跑了出来,帮着我们一起查找。

    我们三个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线索,最后还是仙儿钻入了地下,说土炕的床板下有个暗道,里面妖气很重。

    现在不能保证我们进屋的时候没有被发现,耽搁得时间越长事情可能会越麻烦。

    我一个箭步冲到土炕前,双手抓住床板猛力一掀,那张看似沉重的床板竟很轻松就被我整个掀开了,我朝着床板底部看了看,才发现这个床板只是在表面铺了一层薄薄的旧木板,里面却是用干稻草填充的。

    而在床板之下,果然有一条坡度很大的暗道,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坡度很大的圆形土洞,洞口边缘还有很多散乱的爪印,看样子应该是黄皮子挖出来的。

    我让梁厚载帮我支撑着床板,而后就纵身跳了下去,刘尚昂跟着我身后,梁厚载最后一个进洞的时候,又轻轻将床板重新盖上。

    回想一下,我们似乎又变成了进邪墓时的样子,我打头阵,刘尚昂做中坚,梁厚载殿后。

    土洞里的路极不平坦,路面上坑坑洼洼的,而且还毫无规律地布着一些碎石,加上路面坡度大,我们只能倾斜着身子,才能保持住重心,防止自己直接滚下去,可即便是我们足够的小心,下坡的时候还是难免会牵动地面上碎石,当那些碎石从坡道上滚落,并发出一阵阵碎响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土洞深处的人肯定会察觉到我们的行踪。

    可既然都进来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迈开几个大步下了坡道,朝着土洞深处一阵猛冲。

    坡道之后,就是一条还算平坦的隧道,这条隧道不算长,在隧道尽头亮着昏暗的黄色光晕,借着这道光晕,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一个铁褐色的大笼子,朱刚他们就被锁在里面。

    就当我走到隧道中间位置的时候,隧道尽头的黄昏突然剧烈地摇曳起来,我立刻取出了青钢剑,却看到黄枢举着一只点燃的油灯,从隧道另一端的闪出身来,在他手上还拿着一把菜刀。

    他看到我们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之后又停下来,问我:“你们三个不是走了吗?”

    他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之前我就一直感觉黄枢和黄大仙好像不是一路人,原本还想停下来问他一些事情,可这时候刘尚昂突然就冲了过来,举着烧火棍,一滚砸在了黄枢的脸颊上。

    这一棍子,刘尚昂可是用上了很大的力道,我就听“嘭”的一声闷响,黄枢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仰面倒了下去,连那根粗壮的烧火棍都断成了两节。

    黄枢这一下是彻底昏过去了,我赶紧冲过去,一手接住油灯,另一手勾着黄枢的脖子,防止他摔到头。

    而在刘尚昂突袭黄枢之后,朱刚他们只是表情木讷地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之后又齐齐将脸转到了一边,似乎并不关心黄枢的死活,也不关心我们几个的突然出现。

    我将黄枢平稳地放在地上之后,才转过头质问刘尚昂:“你干什么!”

    刘尚昂将手里的半截烧火棍扔在一边,说:“什么叫我干么?啥意思啊,他不是黄大仙的人吗,我要是不解决了他,万一他嚷嚷起来,不就把黄大仙引来了?”

    我叹了口气,没再深究下去。

    不得不说,刘尚昂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

    之后我们三个就走到了笼子前。当时朱刚就坐在笼子最靠边的位置,我来到他身边,用油灯的灯火照了照他的脸,唤他一声:“朱刚。”

    过了很久,朱刚才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依旧是说不出的呆滞,瞳孔也没有焦点。

    而他在看了我这么一眼之后,再次将脸转到了一边,木然地看着铁笼的底座发起了呆。

    我又对他说了一句:“我们是来救你的。”

    这一次,朱刚没有任何反应。

    仙儿凑到朱刚跟前,仔细看了看朱刚的脸,之后她才笑呵呵地对我说:“看样子,朱刚他们是被黄皮子迷了心智了?”

    我看到仙儿那一脸轻松的笑意,就知道仙儿肯定有解救的办法。

    我就对她说:“你不是最精通这些迷魂术了吗?赶紧的,把朱刚他们身上迷魂术破了,别耽误时间。”

    仙儿的笑容比刚才更灿烂了:“好啊,你求我,我就帮他们解术,外加二十盒冰激凌。”

    我被她搞得很无奈:“行啊,这次赚了钱,我请你吃个饱,动手吧。”

    “这就完了?你还没求我呢。”仙儿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说。

    我白她一眼:“快点吧,一会黄大仙该回来了。”

    仙儿也还了我一个白眼,说一声“没劲”,然后就从我胸口处取出了狐火灯笼,在朱刚的头顶上照了照。

    她刚提起狐火灯笼的时候,脸上还带着非常自信的微笑,可当狐火在朱刚的头顶上转了两圈以后,仙儿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我对她修的那些术法不是很懂,但光是看她的表情也知道,要破除黄大仙的迷魂术,似乎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仙儿大概并不死心,朝着灯笼吹了一口气,就见那道狐火烧得比之前更旺了,她又拿着灯笼照了照朱刚的天灵盖,可是朱刚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候,仙儿才有些为难地转过头来,对我说:“冰激凌的事先作废吧?”

    我就问她:“怎么,黄大仙的迷魂术破不掉?”

    仙儿摇了摇头:“不是,朱刚他们好像不是中了迷魂术,而是丢了魂,我拿着狐火照他的时候,只能照到他的天人两魂,照不到地魂。”

    人有三魂七魄,仙儿口中的天地人三魂,在我们守正一脉的传承里被称作“胎光”、“爽灵”和“幽精”,三魂中只要少了一个,人就会变得呆滞,少两魂长睡不醒,三魂具散性命就没了。

    不过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把地魂给丢了,一般的丢魂,丢的通常都是人魂。

    我又让仙儿拿着狐火灯笼照了照笼子里的其他人,他们和朱刚一样,全都是丢了地魂。

    仙儿微微皱起了眉,对我说:“野修的黄皮子没有这种本事,那个黄大仙搞不好是有传承的。”

    梁厚载这时也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我觉得也是,这个黄大仙化形的能耐不高,说明道行不深,可从他身上却感觉不到明显的妖气。它的修为,还远远没有达到大妖的级别,光是靠机缘修行的话,应该不可能领悟收敛妖气的诀窍。”

    他们两个说完以后,就齐齐将视线转向了我这边,似乎是等着我拿一个主意。

    我看了看被关在笼子里的那些人,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黄枢,沉思了很久才对仙儿说:“仙儿,有件事需要你帮个忙。”

    仙儿朝我眨了眨眼睛:“干嘛呀?”

    我说:“我记得,你应该是可以制造梦境的吗?”

    见仙儿点了点头,我才接着问她:“你能不能给黄枢造一个梦,让他醒过来以后,误以为梦里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

    仙儿盯着我看了大半天,过了好一阵子才明白了我的意思:“你是说,让他觉得咱们从来没进来过?”

    我点了点头:“就是这样意思,能办到吗?”

    仙儿笑了笑,说:“当然能啊,别说是让他做梦了,就是让他说梦话,梦游,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仙儿的话提醒了我,我又问她:“说梦话也没问题?”

    “对啊。”仙儿忽硕忽硕地眨了眨眼睛,看着我说:“怎么,你想从他嘴里套话?”

    我点头:“对,设法让他透一透黄大仙的底细。”

    仙儿:“二十盒冰激凌,我要草莓味的。”

    我朝着她亮出了大拇指:“成交!”

    仙儿心情一下变得特别好,脸上挂着笑,蹦蹦跳跳地跑到了黄枢跟前,她先是拿着狐火灯笼在黄枢面前晃了晃,黄枢原本还处在昏迷中,被他这么一照,鼻子里竟然传来一阵呢喃般的“哼哼”声,随后又均匀地打起了呼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