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7章 迷迭香
    灵堂的外墙上有四扇窗,南北墙上各两扇,我们此时就蹲在北墙的墙根处,在我们头顶上,则是一扇镂空的木窗。

    刘尚昂稍稍直了直身子,朝床里忘了一眼,然后朝着伸出了一只手指头,接着又指了指他自己的眼睛、指了指我。

    我完全看不懂他的手势,忍不住悄声问他:“什么意思?”

    刘尚昂翻了翻白眼,也压低了声音对我说:“灵堂里有一个人,咱们从窗户进去的话,肯定会被发现。”

    我皱了皱眉,也稍稍立起了身子,朝着窗户里一看,棺材前果然有一个人影,那人似乎是在为朱家老太爷的尸体守夜。

    从影子的轮廓上来看,那个人应该是蜷缩着跪在地上,他的头压得很低,几乎埋在了胸口上,我将耳朵贴在窗户上,仔细聆听了一会,还听到了轻微的鼾声。

    那个人竟然跪在棺材前睡着了。

    我对刘尚昂和梁厚载做了一个噤声的时候,然后掀开窗户,纵身跳了进去,由于我的身子太沉,即便能控制住落地时的声音,却很难控制我落地的时候,地面产生的轻微震动。

    棺材前的人似乎非常警觉,我刚一落地,他就突然将头抬了起来。

    我在心里说一声:“对不住了。”,快速迎上去,伸手抓住他的后颈,用力一捏,他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昏过去了,我又拖住他眼看就要歪倒的上半身,将他轻轻放在了地上。

    之后我又回到窗边,将窗户顶起来,示意刘尚昂和梁厚载赶快进屋。

    他们两个的动作比我轻盈多了,翻窗而入的时候,没有声响,地面也没有震动。

    刘尚昂和梁厚载进来之后,我又悄悄前行到了南墙的窗户前,朝着前院里望了两眼。

    此时,在灵堂守灵的人都已经睡了,每个人的鼻息都带着轻微的鼾声。

    我对刘尚昂和梁厚载使了个眼色,又指了指屋子里的黄木棺材。

    他们两个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快速跑到木棺前,两个人一左一右抓着棺材盖,同时用力……没能抬起来。

    梁厚载朝我摇了摇头,我就朝刘尚昂招了招手,示意他到窗边来警戒。

    刘尚昂很麻利地朝着窗户这边走了过来,而我则来到了棺材前,双手抓着棺盖,慢慢地发力,这个看似用木头打成的棺材盖确实很重,我几乎是用上了十成的力气,才将它掀开了一道缝隙。

    我刚才不敢用猛力,是担心棺盖和棺身有可能粘合在一起了,贸然发力将它打开,可能会发出声响。现在,既然棺材盖能被我悄无声息地掀开一道缝隙,就说明它和棺身是分离的,这样就不需要再顾虑太多了。

    我沉了沉气,让浑身的肌肉稍微放松,然后用了一股猛劲,快速掀开了棺盖,梁厚载立刻跳进棺材,我就硬扛着棺盖的重量,几乎是用上了浑身的力气,才让那块死沉死沉的盖子以很缓慢的速度重新落下。

    其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我长吐了一口气,不断揉着胳膊,恢复力气。

    等梁厚载检查过朱家老太爷的尸体之后,我还得再把棺盖掀开一次。

    棺材里空气稀薄,我没敢等太久,三分钟之后,我就第二次打开了棺盖,梁厚载快速从棺材里爬了出来,又配合着我盖上了棺盖。这时刘尚昂突然转过头来,一脸急躁地指了指窗外。

    一看他那神态我就知道,这是来人了。

    我快速在屋子里扫视了一下,这间屋子里除了棺材,能藏身的地方就只剩下靠近西墙的那两口大钢锅了。

    可要到西墙那边去,必须经过灵堂门口,这样一来,外面的人还是会看到我们。

    眼看没地方躲了,我立刻回到北墙下,掀开了木窗,纵身跳了出去,刘尚昂和梁厚载紧跟在我身后离开了灵堂。

    我们三个快速除了后院大门,刘尚昂给大门重新上了锁。

    当铁索被扣合的时候,不可不避免地发出了“咔嚓”一声脆响。

    这时候我就听到有什么东西顺着灵堂的窗户窜进了后院,我赶紧拉着梁厚载和刘尚昂离开后院大门。

    我们前脚刚离开,就有什么东西顶在了后门上,将那两扇被锁住的门板顶开了一道缝隙。

    我们三个几乎是同时将身子紧贴在了墙壁上,这样一来,门另一侧的东西就很难看到我们。

    我可以压低的呼吸的声音,斜着眼睛望向了后院大门的方向。

    借着月光,我就看到一直毛茸茸的手臂从门缝里伸了出来,那根手臂很细,而且非常得长,手指上长着尖锐的爪子,在月光照耀下泛着一层幽幽的绿光。

    那只手探出门缝之后,就顺着门板摸索起来,直到手指触碰到门板左侧的门轴后,又快速收了回去。

    在这之后,我就听到门的另一侧传来一阵“呼哒呼哒”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某种动物在****自己的爪子。

    没多久,那声音就停下了,而后就传来一个阴不阴阳不阳的声音:“红花油?”

    这个嗓音太独特了,我一听就知道是黄大仙在说话。

    联想到刚才从门缝里伸出来的那只手臂,我越发确定这个所谓的黄大仙,就是黄皮子变的。

    就在这时候,后院又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脚步声,有人走到了黄大仙附近,小声说:“朱刚他们不太对劲,大仙快去看看吧。”

    黄大仙:“嗯,我知道了。”

    我朝刘尚昂和梁厚载使了个眼色,又朝不远处的一间土房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们朝那个地方移动。

    之后我们三个就贴着墙壁快速挪动身子,移动的时候,每个人都刻意放轻了脚步。离开院墙之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那个黄土垒成的破房子里。

    进屋之后,我就朝着窗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黄大仙窜上了院墙,他趴在墙头上,动作就像是一只真正的黄皮子,此时正昂着脖子,朝着四周观望。

    这一次,他的脖子整个伸出了领口,我才发现他的脖子很长,上面长满了黄色的绒毛。

    而黄大仙的一双眼睛,还在夜色中泛着幽绿色的光。

    我透过窗户看见了他,他却没有发现我。

    黄大仙在墙头上张望了一会之后就下去了,我远远听到黄枢在向他喊:“朱刚那边要控制不住了!”

    之后,灵堂后院里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梁厚载凑到我身边来,问我:“看样子朱刚出事了,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我摇头道:“先去找闫晓天,朱刚的事情先放一放。”

    刘尚昂听我这么说,就露出了一脸不爽的表情:“不是吧,你现在又要去找闫晓天?万一朱刚今天晚上嗝屁了,这次的生意不就白干了?”

    梁厚载就对他说:“现在黄大仙已经对咱们起疑了,村子里的人都着了他的道,咱们在这种时候去找朱刚,万一和黄大仙碰上了,他弄不好会拿这些人来要挟咱们。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闫晓天,由他引开黄大仙的注意力,咱们才能放心行动。”

    刘尚昂叹了口气:“唉,怎么这么麻烦啊?那个闫晓天也是够不让人省心的,开车开成那样也就算了,咱们跟他约好了进村的时间,他竟然到现在也没来。”

    我朝刘尚昂摆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之后我就问梁厚载:“朱家老太爷的尸体查过了吗,怎么样?”

    梁厚载想了想,说:“老太爷的尸身之所以长年不腐,是因为体内被灌注了大量的妖气,之前老太爷起尸,恐怕也是受这股妖气的影响。而且在棺材里,我还发现了这种草药。”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棵形态细长的草药,那棵草药看上去有点像松树的松枝,草药的主体是一根灰褐色的细长茎杆,上面斜生出了很多狭长的绿色枝桠。

    我总觉得,这种草药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一时间又说不好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它。

    这时,仙儿从我肩膀上钻了出来,她看了看梁厚载手中的草药,对我说:“这不是迷迭香吗?头两年柴爷还种过来着。”

    对了,这东西是迷迭香,头些年,我师父确实在院子里栽种过一些。

    怪不得我之前一只觉得米饭里飘散出来的味道有些熟悉,那就是迷迭香的味道!

    梁厚载见仙儿趴在我肩上,就笑了笑,说:“哟,您老这是睡醒了?”

    仙儿白了他一眼,然后就环视了一下四周,问我:“这是什么地方?”

    我说:“一个招了黄皮子的荒村。仙儿,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能睡了。”

    “那当然了,多睡觉有助于美容养颜嘛,”仙儿先是随便应了我一句,又说:“闹黄皮子?怪不得这地方的臊气味这么重呢。柴爷呢,怎么没看见人?”

    “我师父没来,”我回应她:“这次的事,师父让我们独立处理。对了,仙儿,你对黄皮子这东西了解得多吗?”

    仙儿想了想,说:“黄皮子啊,算是比较了解吧,它们的修行方式和狐狸差不错,野修的话,修出来的术法也差不多,总之就是差不多。”

    梁厚载问她:“野修是怎么个修法?”

    仙儿回应道:“就是只有机缘,没有传承的修行。有些黄皮子啊、狐狸啊、蛇啊,天生就有灵性,能感知到天地灵韵,这就是机缘,没有传承,就是没有师父带着修行咯。一般来说,野修成精的动物会的术法很少,能修得小成的术法,一般都和它们的特质有关联,就拿黄皮子来说吧,它们的术法一般都是用来蛊惑人心的,还有放毒气,再不然,就是招魂引魂了,毕竟黄皮子天生就是能看到脏东西的嘛。对了,这么一说我还想起来了,我师父早前跟我说过,法力比较低的黄皮子要想招魂,好像就要用到迷迭香做魂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