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5章 鼠肉汤
    刘尚昂大概是觉得我嫌他啰嗦,狠狠白了我一眼,可还是立刻闭上了嘴。我突然想起灵堂里面还放着朱家老太爷的尸体,虽然暂时还不确定那具尸体是不是已经成为邪尸,可保险起见,我还是撸下了手上的狗宝珠链,给刘尚昂套在了手上。

    朱家老太爷的灵堂,是整个村里最大的一栋宅子,也是唯一一个带院子的宅子,进了院门,我就看到院子里放着很多简易的木床,每张床上还散乱地堆着一些衣物,看来我们之前估计得没错,最近两个月来,朱刚他们就是一直住在灵堂里的。

    这时候,黄大仙推开了屋门,朝我们招招手,示意我们进去吃饭。

    当他推开门的一刹那,周围的妖气变得更加浓郁了,但不管是我还是梁厚载都装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笑着朝黄大仙点了点头,就走向了灵堂。

    跨过灵堂的门槛之后,一眼就能看见靠近东墙的位置摆着一口黄木棺材,我试着感知了一下,棺材没有邪尸特有的尸气,看样子,朱家老太爷的尸体的确没有演变成邪尸。

    此时的灵堂里聚集了很多人,在屋子的西墙下陈放着两口很大的钢锅,所有人都排好了队,很有次序地从黄枢那边领了碗筷,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表情,他们的身体似乎非常虚弱,几乎是拖着身子在慢慢地行走。

    我留意到有一个人走到了其中一口钢锅前,盛了大半碗米饭,又从拿着勺子,从另外一口锅里舀出了一些棕灰色的肉块和粘汤,倒进了自己的饭碗里。

    刘尚昂凑到我跟前,悄悄对我说:“那玩意儿是一看就是老鼠肉。”

    他说话的时候,还可以做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好像老鼠肉是一种非常恶心的东西。

    我连邪尸身上的尸油都吃过,几粒老鼠肉当然不会对我的心理造成什么伤害。

    我看了刘尚昂一眼,对他说:“别多嘴。”

    之后我就在人群里仔细观察起来,试图找到朱刚。可惜我失败了,朱刚根本就不在这些人之中。

    在我们进入灵堂的这段时间里,黄大仙就一直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这时他朝着我们笑了笑,问刘尚昂:“你怎么知道那是老鼠肉?”

    他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种皮动肉不动的假笑,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刘尚昂。

    我这是这时候才留意到他的瞳孔比正常人大很多,而且黑亮黑亮的,看起来有点瘆人。

    刘尚昂也冲他笑了笑,说:“我前几天才在一个山珍店里吃过竹鼠火锅,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哎,黄大仙,别人都吃饭了,你怎么不吃啊?”

    黄大仙很生硬地皱起了眉头:“你认得我?”

    刘尚昂还是一脸的笑容:“那哪能啊,你忘了,在村口的时候,那俩人不就管你叫黄大仙来的吗?哎,他们为啥叫你大仙啊,你是干什么的呀?”

    黄大仙这才松了眉头,指了指屋子西侧的两口钢锅对我们说:“快吃饭吧,我已经吃过了。”

    他说完之后,就急急地出去了,刘尚昂在后面冲他喊:“屋子里怎么还有棺材啊。”,他也没回应。

    黄大仙走了以后,那些已经盛好饭菜的人就蹲在了屋子的角落里,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看他们的样子,好像非常赶时间。

    可就在这时候,有两个人吃饭了碗里的饭菜,就随手将碗筷放在地上,之后又靠着墙壁睡起了午觉,他们入睡的速度同样很快,几乎是刚一合眼,接着就响起了鼾声。

    黄枢远远地冲我们喊:“赶紧打饭,等一会饭菜都凉透了。”

    梁厚载给了我一个询问的眼神,似乎是问我要不要吃这里的饭菜。

    我也没犹豫,直接到黄枢那边领了碗筷,黄枢递给我的那只碗明显比其他人的大一号,我看了看手中的碗,问他:“为什么我的碗和别人的不一样?”

    “这是黄大仙特意嘱咐的,”他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筷子和勺子递给我,一边对我说:“黄大仙说了,你们三个正在长身体,应该多吃一点。”

    我又问他:“我们可以带回去吃吗?”

    他朝我眨了眨眼:“你要把饭菜带走,为什么?”

    我就对他说:“从小没在食堂吃过饭,这地方这么多人,跟食堂似的,我觉得怪别扭的。再说了,守着一口棺材,谁能吃下饭去?”

    他低着头沉默了一会,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之后才对我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些人很奇怪?”说话间,他还指了指屋子里的人。

    我点了点头:“确实很怪。”

    就见黄枢叹了口气,对我说:“这些人都是病人,这次黄大仙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给这些人治病的。”

    病人?治病?你当我是傻子么?

    我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他们得了什么病啊,会不会传染啊?”

    “你放心吧,这人得的都是心病。”黄枢说:“这样吧,饭呢,你们可以带回去吃,下午三点来钟的时候我正好有空,你们把碗筷放在屋里就行,到时候我会过去收。”

    我笑了笑:“哟,那岂不是要麻烦你了,我们吃完饭给你送回来吧。”

    黄枢朝我摆摆手:“不用了,吃完中饭,灵堂这边还要哭丧,你们还是别过来了。”

    说到这黄枢顿了一下,又凑到我跟前来,悄悄对我说:“你是不知道,这些人哭丧的时候可瘆人,你要是来了,弄不好整晚上做恶梦。”

    我故意作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说:“这地方是灵堂?”

    黄枢很无奈地撇撇嘴:“唉,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你们赶紧打饭吧,到了一点我就得把锅收了。”

    我没再多说话,走到人群的末尾排好了队。

    过了一小会,梁厚载和刘尚昂也来到了我身后,我朝他们手里看了看,发现他们捧在手里的那两只碗和我的一样,也比其他人的大一号。

    我仔细数了一下,在灵堂里排队吃饭的人总共有十三个,可胡南茜给我们的那份文件却说,算上朱刚,会老家给老太爷迁坟的人一共有二十二个,其他人都去哪了?

    朱刚带来的那些人,大多都是跟着他一起做买卖的亲戚朋友,虽然朱刚这两年投资连锁酒店赔了不少,可他经营的那个集团生意还是很不错的,大部分跟着他干的亲朋也都算得上是一方富豪了,着眼前这些人却好像长期营养不良一样,身子骨都很瘦弱,其中的大部分人,都穿着和身材好不相称的肥大衣裤。

    我还看到了之前在村口见到的那两个人,此时他们的表情非常木讷,如同木偶一样缩坐在墙角,慢慢吞吞地吃着碗里的饭菜。

    其他人吃饭的速度都异常得快,只有这两个人是慢吞吞的。

    当我来到第一口钢锅前准备盛饭的时候,就闻到白腾腾的米饭里散发着一股很怪异的香味,那不是食物该有的香味,而是一种颇具刺激性的茶香,其中还微微夹杂着轻微的苦涩。

    我刻意保持着面色的平静,盛了大半碗米饭,又来到了第二口钢锅前。

    从锅里散发着一股经久不散的热气,混杂着浓郁的肉香和酱香,让人很有食欲。可当我用汤勺在锅子里搅动的时候,却感觉周围的阴气陡然重了几分。

    我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之后又故作平静地撑了小半勺汤汁,均匀地洒在了米饭上。

    黄枢似乎是留意到了我皱眉头的那一瞬间,远远对我说:“在这种荒村里很难搞到食材,唯一能吃到的肉类就是老鼠肉了。不过你们可以放心,这些老鼠我都检查过,全都是健康老鼠,我煮的时间也够久,就算肉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也都被烫死了。”

    如果他没说这番话,我可能还觉得这一锅老鼠肉挺美味的,可当他说出“不干净的东西”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浇在米饭上的那些肉汤,无论怎么看都觉得特别恶心。

    不过出于礼貌,我还是笑着朝他点头,之后就转过身,快速离开了灵堂。

    没过多久,梁厚载和刘尚昂也出来了,我们就一起出了院子,朝我们住的地方走。

    还没等走多远,我就看见黄大仙带着几个人朝灵堂那边过去了,这些人和灵堂里的那些很不一样,每一个都养得白白胖胖的,可脸上的表情却也都十分木讷。

    在这些人里,其中一个就是我们要找的朱刚,他走进院门的时候,还下意识地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不过他的目光里透着几分呆滞,快速瞄了我们一眼之后,就跟着黄大仙进了院子。

    由于担心黄大仙起疑,我们三个也没敢多做停留,快速进了巷子口,回到了我们落宿的土房子。

    一进屋,梁厚载就快速关上了屋门,刘尚昂则坐在了地上,拿起筷子就要吃饭,我连忙拍了他一下,冲他摇了摇头:“饭有问题,别吃。”

    刘尚昂似乎对他碗里的那些老鼠肉特别感兴趣,很不舍地将碗筷放在一边,又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了压缩饼干,分给我和梁厚载。

    梁厚载咬了一口饼干,压低了声音对我说:“看样子,这个黄大仙确实有问题。”

    我点了点头:“而且他的戒备心很重,之前刘尚昂只是叫了他一声‘黄大仙’,就让他起疑心了。”

    梁厚载说:“的确是这样,咱们刚进村子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番天印和青钢剑,我觉得,他好像是在忌惮柴爷爷。”

    忌惮我师父?

    梁厚载的话,思维跳跃性太大,我脑子又有点转不过弯来了,就问他:“这话怎么说?”

    梁厚载就对我说:“你想啊,柴爷爷在这个行当里名气很大,青钢剑和番天印又是他的随身宝物,很多歪门邪道都知道这两样东西。如果村子里闹邪尸的事情真的是黄大仙搞出来的,他现在最怕的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你是说,黄大仙在担心正道中的人得到了消息,会来搅他的局,尤其是担心我师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