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0章 跟踪器
    我说:“那就好办多了,你会开车吗?”

    闫晓天还是点头,只不过这一次他看我的时候,眼神里多了几分感激。

    就算他是傻子应该也能听明白,这一次的生意,我是打算和他一起做了。

    我心里也清楚,就百乌山那种鬼地方,如果闫晓天这次丢了生意,回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既然我们寄魂庄打算交他这个朋友,那我就索命卖个人情,好人做到底吧。

    我将装青钢剑的包袱背在身后,又把番天印别在腰上,之后才站起身来,对闫晓天说:“你带来的那些保镖,就别让他们跟着了,这种事,掺和的人越少越好。”

    我一边对闫晓天说着,一边推开了别墅的大门,此时闫晓天的女秘书就站在门外,她看到我的时候,还很不屑地白了我一眼。

    我也懒得理她,出了门就朝着山下走了,梁厚载和刘尚昂和我同行,闫晓天则跑去跟自己的保镖沟通去了。

    闫晓天的车就停在火车站的站门外,我对这种四个轮子在地上跑的东西没什么了解,一看到闫晓天的车子我就皱了皱眉头:“闫晓天看起来挺有钱的,怎么开了辆吉普车过来?”

    刘尚昂顿时朝我翻了翻白眼:“大哥你不懂车就别瞎说行吗,人家那是悍马好吗?光一个轱辘就值这数。”

    他一边说着,还朝我伸出了五个手指头。

    我也不知道他那五个指头代表了多少钱,不过看到他那一副很鄙夷的表情我心里就来气,搞得我好像多没见过世面似的。

    我也给了刘尚昂一个白眼:“什么悍马悍驴的,不就是一辆吉普车吗?”

    刘尚昂很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就朝着闫晓天的车子跑过去了,在他跑远了之后,梁厚载也嘟囔了一句:“这么一辆车,能装得了那么多人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了,看那辆车的体积,顶多也就是坐五六个人的样子,可闫晓天光是保镖就带了十几个,这么多人,怎么只有一辆车?

    这时闫晓天也从山顶上下来了,我就问他:“你们那么多人,就开了一辆车过来?”

    闫晓天的表情立刻就变得有点尴尬了:“啊,对啊。我现在还没出师,接声音赚来的钱绝大部分都要交给师父保管,而且……而且从安保公司租车很贵啊。”

    我靠,原来是为了省钱。

    梁厚载在一旁问他:“你连悍马都买得起还在意这点钱?你可别告诉我,你那些保镖都是走路来的。”

    梁厚载竟然主动和闫晓天说话,而且语气很自然,一改平时见到陌生人就表现出的那种腼腆。

    闫晓天变得更尴尬了:“这辆车是我师父的,师父说,在外行走的时候该有的场面还是要有的,不能让别人小看了我们百乌山。昨天我从自行车租赁公司租了十几辆自行车,那些保镖不是走过来的。”

    听着闫晓天的叙述,我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一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的画面。

    十几个西装革履、带着黑墨镜的人气势汹汹地骑着自行车,中间围着一辆吉普车,在人流攒动的城际公路上风驰电掣。

    光是想到那种情景我就想笑,不过当着闫晓天的面,我没好意思笑出来。

    我们三个一边说着话,一边下了山坡,远远就看见刘尚昂正围着闫晓天的车子左看看右看看。

    刘尚昂见我们下了山,就将身子靠在了车前门上,远远朝着我们喊:“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

    谁知道他这是突然玩的哪一出,我和梁厚载都没理他,闫晓天张了张嘴,好像想说话,可又见我们我们两个都不说话,也跟着闭上了嘴。

    刘尚昂见我们都不理他,就憋不住气了,自己坦白道:“行了,我就告诉你们把,先说好消息,那就是,这辆车的玻璃都是防弹的,车身也经过了防弹加固,所以呢,我们只要待在车里,生命还是很有保障的。然后是坏消息,闫晓天,你被人跟踪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摊开了右手,一个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金属仪器赫然出现在他的掌心处,那东西的外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微型的对讲机,上面还有一根很细的天线。

    刘尚昂将那个东西递给了闫晓天,说:“跟踪器是从你车地盘找出的来的,这是最新的英产,军工产品,在欧洲的黑市上能买到好几万。嘿嘿,盯上你的人,来头很大呀。”

    我就问梁厚载:“你怎么知道他车上有跟踪器?”

    刘尚昂很得意地冲我笑了笑,将他手上的电子表摘了下来,将表的背面正对着我,我这才发现他手表的表背上镶着一个很小的显示屏,上面只显示了一个很简单的数字:7。

    我刚看到那个数字,刘尚昂又把手表戴在了手腕上,之后对我说:“这个表里面嵌着一个小型的信号探测器,能检测周围的低频发信源,这样的发信源胡南茜家里有5个,闫晓天他们来了以后又多了两个出来,以老张的习惯,他出任务的时候身上肯定会带一个发信器,所以其中一个发信源应该就在他身上,而另外一个,就是这个跟踪器了。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最后一个发信源在哪,不过干我们这行的都有职业病,逢车必查,我也是误打误撞,从车子的地盘发现了这么个玩意儿。”

    他嘴上说的误打误撞,可脸上那得意的表情,明明是在向我们显摆。

    我又看了眼刘尚昂的手表,笑着调侃他:“厉害呀,都用上高科技了。”

    刘尚昂嘿嘿地冲我笑:“什么高科技啊,就老包那破公司,穷得叮当响,哪用得上那么高级的东西。这个表里的检测器就是最简易的那种,开个微波炉都能影响它的检测效果。”

    说完这些,刘尚昂又问闫晓天:“你想明白是什么人在跟踪你了吗?”

    闫晓天摇了摇头:“我这些年虽然也常在外面走动,可一直以来也没什么仇家呀?”

    刘尚昂叹了口气,说:“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呢,只有你的仇家会跟踪你啊?你们百乌山建立了这么多年,有没有和什么门派有过过节,或者有没有什么竞争对手之类的?”

    闫晓天支支吾吾了半天没说话,最后竟然将视线转到我身上来了。

    他这么一看我,我才想起来,百乌山最大的仇家和竞争对手,好像就是我们寄魂庄了吧。

    眼见气氛突然见变得有些尴尬,我就对刘尚昂说:“追踪器的事,你还是联系我包师兄,让他查查看吧。”

    刘尚昂说:“哦,我已经拍了照,给老包发彩信了,不过这种追踪器的销售源比较复杂,估计得等上两天才能有结果。”

    在当时那个年代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微~信这一类的手机客户端,用手机发照片,基本上只能靠彩信,刘尚昂能有一块带照相功能的彩屏手机就很不错了,像我和梁厚载,连普通的黑白屏手机都没有。

    闫晓天开了车门,招呼我们三个上车。

    车上以后,闫晓天就从车后座拿了一套道士的衣服给自己换上,一边换衣服还一边对坐在副驾驶的我说:“我开车技术不是很好啊,你们多担待着点。”

    他换完衣服之后,又换上了一双布鞋,我就问他:“你们百乌山属于道家吗?”

    “不属于,”闫晓天启动了车子,一边对我们说:“系好安全带。虽然百乌山不属于道家,可出门在外,还是换一身行头比较好,像这种时候吧,你就得把自己打扮得像个高人,要不然事主不会信任你。”

    这时梁厚载在后面说道:“闫晓天,你不会是打算去了以后直接和朱刚见面,告诉他你是来除尸的吧?”

    闫晓天转过头去问梁厚载:“不然还能怎样?”

    梁厚载就说:“我觉得朱刚的事有些蹊跷,咱们最好不要这么大张旗鼓的。我看,咱们还是悄悄地潜进去比较好。”

    “也不用悄悄进去,”我从后视镜里看着梁厚载,对他说:“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进村,如果朱刚他们问起来,咱们就说是路人得了,咱们三个先进村摸一摸情况,闫晓天你最后进去,还是穿你这身道衫,你就……扮演一个江湖骗子吧,别被黄大仙看出马脚来。”

    说这番话的时候,我还以为闫晓天会不同意,毕竟百乌山的人似乎都是很要面子的,让他扮演一个江湖骗子,他大概会十分抵触。

    没想到他很爽快地应了声“行”,之后又对我们说:“都系好安全带,我要开车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重,好像在警告我们一样。

    直到确认我们都系好了安全带,闫晓天才发动了车子,车子发动起来以后,闫晓天没有立即放开手刹,而是从车座旁拿起了一个厚厚的本子,很认真地翻看起来。

    我一开始还以为那是什么文件,也没多问。

    刘尚昂大概是透过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中间的缝隙看到了本子上的内容,顿时嚷嚷起来:“不是吧大哥,你开车还要看说明书啊?你到底会不会开车?”

    闫晓天用很快地速度把那个本子翻了一遍,对我们说:“当然会开了,三年前我就拿到驾照了。坐好了,咱们走!”

    他一边说着,一遍松开手刹,挂上了倒档,然后一脚油门踩到底,我就听前车厢传来“嗡——”的一声长音,车子呼哧一下就倒退了一大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