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9章 芦苇荡诈尸案
    闫晓天朝我点了点头,又对胡南茜说:“房子不会拆的,不过今天的事……”

    “行了行了,我不说就是了。”胡南茜松了口气:“真是的,折腾了半天,全都白折腾了。都别磨磨唧唧的了,进屋吃饭!”

    她一边说着,人已经朝别墅那边走了。

    闫晓天又分别朝我和师父投来一道感激的目光,还朝我抱了抱拳。

    我还是冲他笑了笑,没说话。

    我知道,他之所以感激我,就是因为我们帮他堵住了胡南茜的嘴,这次他败给我的事,也不至于声张出去。对于他来说,我们这样做,无疑是保住了百乌山的尊严。

    而我和师父这么做,为百乌山保住尊严是假,不想平白多出闫晓天这么一个仇人才是真的。寄魂庄和百乌山千多年的恩怨纠葛,到我们这一代,也该结束了。

    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多说两句。

    过去我总听人说,江湖,应该是一个强者为尊、快意恩仇的地方。

    我不知道多少人向往过那种一个人、一把刀、一壶酒,就可以浪迹天涯,万事置之度外的生活。

    可这样的生活,在我们那个行当永远不会存在,过去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我们所在的这个行当,也算是一个小江湖了吧,可这片江湖,却绝不是一个快意恩仇的地方,更不是只要实力强就能把别人踩在脚下的地方,在这片湖泽里,最讲究的一句话就是“冤家宜解不宜结”,不管什么事,最全满的结局都是大家互不伤害,一团和气。

    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多一个仇人多添堵。我们那个行当里的处事原则,和现今社会的处事原则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

    我们跟着胡南茜回到别墅的时候,赵华已经准备好了早饭,今天早上没有热牛奶和煮鸡蛋,赵华做了茴香馅的馄饨,味道很不错。

    吃过饭之后,我们几个小辈和赵华一起收拾了碗筷,胡南茜则从卧室里拿了几份文件出来,这些文件都是和这次生意有关的一些资料,我和师父人手一份,梁厚载和刘尚昂也得了一份,胡南茜单单忽略了闫晓天。

    我看闫晓天当时一脸尴尬的表情,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把他叫到了跟前,打算和他共看一份文件。

    胡南茜看到我的举动,皱了皱眉头,但也没多说什么。

    这次生意的事主,或者说雇主,是河南当地很有名的一个生意人,他叫朱刚,做食品生意发家,头两天做投资锁酒店的时候遭遇滑铁卢,栽进去不少钱,这个人比较迷信,在他看看来,生意上出了问题,是因为这两年正好碰上流年不利,就花重金找了一个风水先生,说是要改运。

    对于这个风水先生,资料里提到的不算多,只是说他姓黄,人称黄大仙,这个人应该是个籍籍无名的新人,就连我师父也没听说过他的名号,也不知道朱刚为什么花钱找这么个人来做风水局。

    我早年也听说过做风水确实是可以改运的,可对于风水层面的东西我了解不多,资料上也没具体说黄大仙给朱刚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局,只是说经他做了做风水之后,朱刚的生意确实比之前好了一些,但也仅仅是不赔钱了,和早年那种如火如荼的鸿运还是没得比。

    朱刚还是觉得不太满意,黄大仙就建议他迁坟,说是朱刚爷爷的坟选址有问题,又帮朱刚选了一块所谓的风水宝地,让朱刚把他爷爷的棺材起出来,运到那里去。

    可这一迁坟,就出大问题了。朱刚的爷爷之前下葬的地方确实有问题,那是个河道干涸了将近一百年的老芦苇荡,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曾是日本鬼子埋尸体的地方,四周大山林立,是个阴气、怨气极重的大凶之地。

    尸体被葬在这种地方,是很容易发生异变的。

    果然,在朱刚带着人将他爷爷的棺材挖出来的时候,棺材板早就烂光了,可老太爷的尸体竟然常年不腐,除了身上的肉变得十分僵硬,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睡着了的活人。

    这一下可把朱刚吓坏了,他赶紧联络了黄大仙,黄大仙就给他支招,说是老太爷的尸体必须火化,但在火化之前,需要给老太爷重新补一个头七,化解盘在老太爷身上的邪气。

    而且办头七的地点,就是朱刚家的祖宅。

    尸体都发生异变了还不赶紧烧掉,非要补什么头七,也不知道这位黄大仙是怎么想的。

    可朱刚又不懂这些,只能按照黄大仙的意思办,当天夜里就让人将老太爷的尸体运回了老家的祖宅,还置办了香火,同时联系好了火化场,只等着头七之后赶紧把老太爷的尸体烧了,当时朱刚连骨灰盒都准备好了。

    然而就在老太爷的尸体被安置在祖宅的当天晚上,老太爷竟然起尸了,资料上说,老太爷的尸体虽然发生了异变,但并没有尸变为僵,只是普通的诈尸。

    这也正是这件事中最怪异的地方,一个死了几十年的人,只要没有尸变为僵,是绝对不会诈尸的。诈尸这种事,只会发生在刚死不久的人身上。

    事发第二天,黄大仙感到朱刚老家,做了一场法事,暂时镇住了老太爷的尸体。可也就在那天晚上,陪着朱刚一起回来迁坟的朱大全死了,黄大仙发现他尸体的时候,就看到他脖子上多了两个血洞,是被邪尸吸干了血才死的。

    这里不得不多提一下,朱刚头些年做大了生意之后,就把老家的一些亲戚都安置到了他的公司里,而在他为老太爷迁坟的时候,所有跟随他一起发家的亲朋好友,全都跟着他一起回到了老家。

    朱大全之死让朱刚一行人变得人心惶惶,有些人提议抛下老太爷的尸体不管,尽快离开老家。可黄大仙却说老太爷是回魂索命,不管逃得多远也逃不了一死,他还说,大家都留在村子里,他还能保护大家的安全,可一旦离开村子,所有人都是各开各的车各走的路,到了那时候,他就没办法保证每个人的安全了。

    包括朱刚在内的所有都被黄大仙吓住了,在这之后,他们就一直待在村子里,至今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

    由于村庄地处偏僻,在那里无法接收到手机信号,这段时间,朱刚一行人也无法和外界联系,他的老婆担心他出事,才设法联络上了胡南茜。

    我将文件随手扔在桌子上,问胡南茜:“朱刚的老婆碰到这种事为什么不去找警察,而是来找你呢?”

    胡南茜听我这么问就笑了:“有一点我要纠正你一哈,不是她来找我,而是我让她来找我。在朱刚的老婆来找我之前,我们就提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了,我觉得这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意,就设法让人诱导着她,一步步地联系上我了。他老婆确实够意思,为了救朱刚,给出了很不错的价格。”

    我盯着胡南茜,问她:“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朱刚的事了,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人?”

    胡南茜还是一脸的笑意:“这你就不懂了,人容易救,可是人心不易救啊。朱刚这次的事啊,说起来也是他早年没还干净的债,如果我不是看债主做得有些过分了,这桩生意我也不会接。”

    我又看了眼手里的文件,上面似乎没有提朱刚欠债的事情吧,我又看向了胡南茜:“朱刚欠了什么债?”

    “无可奉告,”胡南茜从离开了座位,一边朝她的卧室那边走,一边说着:“我要洗个澡,睡个回笼觉,反正该给的资料我都给了,你们自便吧。”

    说完,她就“哐”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我又问师父:“胡南茜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们?”

    谁知我师父也是一副不爱搭理我的表情,他把青钢剑和番天印都塞给了我,说:“这次的生意我是不打算插手了,你们几个看着办吧,我也去睡个回笼觉。”

    师父一边说着,一边走上了通向二楼的楼梯。

    我、梁厚载、刘尚昂,我们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说不清楚我师父的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刘尚昂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用手点了点“芦苇荡”这三个字,对我说:“离这里六十公里,确实有个荒村,村子西南角就是一个老芦苇荡,周围有大山围绕。”

    闫晓天也拿起了文件,连着翻了好几页,伸着脖子问刘尚昂:“文件上好像没有这些内容吧,你怎么知道六十公里外有个芦苇荡,你是当地人?”

    刘尚昂朝闫晓天摆了摆手:“你听我口音也该知道我是山东的吧。我昨天晚上查过这一代的详细地图,当然知道芦苇荡在什么地方。哎呀,这些事都不是重点。”

    完了他又对我说:“重点是那地方离这里六十公里,咱们怎么去啊?”

    梁厚载就在一旁笑着说:“我看你每天早上都练长跑,六十公里应该能跑下来吧。”

    刘尚昂用胳膊肘顶了梁厚载一下:“大哥你别闹了,六十公里比马拉松还长呢,我又不是专业运动员。”

    梁厚载笑了笑,又转过头来问我:“六十公里的确不近啊,道哥,咱们怎么过去?”

    我想了想,问闫晓天:“你是坐车来的吧?”

    闫晓天愣了一下,旋即点头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