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8章 墨守成规
    闫晓天这一次知道抢先机了,我这边刚说完话,他就举起八卦镜,念动了咒语。

    我师父在楼上看着他,笑呵呵地说了句:“这孩子有点开窍了。”

    闫晓天的念力很强,我也不敢掉以轻心,立刻心至思存,感受九天大势,同时踩出的罡步。

    我不知道师父在思存九天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反正我每次感受到星宿之力的时候,感觉都不太一样,那些悬挂于九天只上的繁星好像也有着它们自己的感情,有时候我感受到的是它们的愤怒,有时候是悲伤,而这一次,则是一种久违的欢快。

    那样的欢快围绕着我,冥冥中,在我们面前好像出现了一片人海,一张张笑脸在阳光的映照下泛着温暖的淡黄色光晕,这些人中很多都是道士样的打扮,也有一些穿着很古老的兽皮围裙,他们挥动着手,好像在向我喝彩,又好像是在对我诉说着什么。

    我只能看见他们的嘴在动,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几年来,我走了无数次罡步,虽然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可脑海中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幻象。

    难道是闫晓天施法影响了我的神志?

    突如其来的担忧顿时让我分了心,走罡一术,分心是非常危险,稍有不慎,就会受到巨大的反噬。

    我试着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将整套罡步完整地走了一遍。

    那些幻象还在我的脑海中徘徊着,可当我朝着闫晓天那边望去的时候,却发现除了我以外,包括闫晓天在内的所有人都已经趴在了地上,连同周围的花草,也被罡步带来的巨大压力压得变了形。

    当时的感觉很诡异,我既能看到脑海中浮现出的景象,又能用肉眼看到周围的情形,而且两种景象之间没有任何交集,我的意识也非常清醒。

    那就好比是一手画方一手画圆,左右手同时持笔,又同时画出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图案,一心二用,丝毫不乱。

    直到罡步的威力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消散,我脑海中的景象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才的情形实在太诡异了,我沉思了好半天,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刘尚昂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我跟前,仔细打量着我的腿,过了一会,他才抬起头来:“你真没长出七条腿来啊?”

    “不早就跟你说了嘛,那是念力具象化。”我很无奈地看着他说。

    刘尚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看了看我的腿,一脸不信任我的表情。

    就在这时候,闫晓天也双手支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八卦镜落在地上他也没去捡,站起来之后就问我:“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术法?”

    我回答他:“走罡。”

    其实他这么问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怪,光是看到我走罡时三步九迹的移动方式,他也应该判断出我用的是什么术。毕竟走罡这门术法常见的很,很多老门派里都有自己的罡步传承,相信百乌山也不例外。

    得到我的回答之后,闫晓天的眼神就变得涣散起来,他身上那股自信的气势,也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我突然明白了他刚才为什么问我那个问题,他大概是无法相信,我仅仅是用罡步这种最普通的术法,就让他一败涂地。

    同时我心里也清楚,寄魂庄不能树敌,更不能和百乌山这样的老冤家撕破脸皮。

    我立刻就向他解释道:“在我守正一脉,罡步也算是压箱底的绝学,你别想太多了,我们这一脉的罡步和普通的罡步区别很大……”

    不等我说完,闫晓天就朝着我摆摆手,之后他叹了很长的一口气,低着头喃喃地说:“我输了。”

    看着他那副灰头土脸的样子,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手脚都觉得有些局促了。

    “行了,不就是输了一场比试么,别想不开,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师父此时拖着行李过来,笑着对闫晓天说道:“其实论传承,你们百乌山不比寄魂庄差,你今天输,不输在传承,输在你的心性。”

    闫晓天抬起头来看着我师父,却不说话。

    师父点了旱烟,继续说道:“你们百乌山的人啊,都是一个毛病,一个个顽固不化,刚才他踩罡步的时候你感觉到不到他身上的念力比你强?”

    被我师父这么一说,闫晓天更低落了,本来他就输给了我,我师父又扯什么我念力比他强,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可我师父的话还没说完,他吐了口烟雾,接着说:“既然感受到了,你还在那一门心思的念咒。你怎么不打断他?怎么不跑?”

    闫晓天顶了我师父一句:“那是临阵脱逃,为人所不齿。”

    师父皱了皱眉头:“什么齿不齿的,别人怎么看你那么重要吗?你知道老夫子对你抱了多大的期望,刚才要不是有那面八卦镜护着你,你现在还能不能站在这,很难说!”

    听师父这么一说,我才仔细看了眼地上的八卦镜,才发现镜面上已经出现了道道裂痕,要知道那可是铜镜,摔是肯定不可能摔成这样的。

    我突然觉得有点得意,没想到我现在踩出来的罡步已经有这么大威力了。

    师父瞪我一眼:“你那是什么表情?你这罡步也就是刚入门的级别,得意个什么劲!”,完了他又对闫晓天说:“还有你,年纪轻轻的,脑筋怎么这么死!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守着百乌山那些条条框框不放,再这么下去,你早晚得栽在这上头。”

    我师父这人什么都是,就是爱说教,只要逮住机会就说个没完没了,对于师父的说教我已经有免疫细胞了,可闫晓天明显招架不住,我就看着他脸都绿了,可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没反驳,就这么静静地听着。

    我师父先是说百乌山的规矩太死板,后来又说到百乌山传承的事,说什么,就是因为百乌山门人都守着那些老传承,千多年了也没什么发展,已经不适应现在的行情了,最后又说到老夫子和赵德楷的事,我也是这才知道,早在我师祖活着的时候,百乌山的当代掌派,也就是老夫子,就在鬼市里做过乱,而当时把老夫子压制住的人,就是我师父。

    而赵德楷,就是老夫子的亲师弟,两个人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

    这么看来,我们师徒两个和闫晓天师徒的渊源还真是够深的呐。

    闫晓天全程一句话也没说,直到我师父把话说完了,他才为他的两位恩师辩白:“其实鬼市的事,师父们都对我说起过,其实他们也不想这样,可各房长老好像对寄魂庄的误会都很深,他们也是众意难违啊。”

    我师父吐一口云烟,说道:“老夫子和我也算是老交情了,他的为人我了解,当初他到鬼市来捣,确实是师命难违。可赵德楷嘛,他和寄魂庄的仇,那可是刻骨铭心啊。有道,你还记得萧壬雅这丫头吧?”

    萧壬雅?这孩子我记忆太深了,当初见她直呼我赵师伯为“怪老头”的时候,让我着实吓了一跳。在豫咸一脉里,敢和我赵师伯那么说话的人,除了她估计也没谁了。

    我冲着师父点了点头,师父就笑着说:“那丫头原本是先被赵德楷看上的,他都和壬雅家里人商量好了,要把壬雅丫头收入门下做徒弟。结果你赵师伯横插一杠子,趁着黑灯瞎火从壬雅家里把人偷了出来,塞给耿有博做了徒弟。事后你赵师伯才通知小丫头家里人,那时候木已成舟,壬雅已经成了咱们寄魂庄的人,赵德楷就算再不乐意也没辙。就因为这,他和咱们寄魂庄算是杠上了,鬼市的事之后,他还给你庄师兄使过绊子,好在你庄师兄人脉广,没让他得逞。”

    萧壬雅和我一样,也是天生阴阳眼,这种人对于各大门派来说都是稀缺资源。这也怪不得赵德楷记恨我们寄魂庄,定好的徒弟被我赵师伯半夜抢了人,换谁谁都不乐意。

    说实话,我都觉得赵师伯这事做得不地道。

    说完赵德楷和我赵师伯的事,我师父又对闫晓天说:“好了,我说了这么多,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确实是你输了,让你的人拆房子吧。”

    胡南茜立刻凑了上来,拉着我师父的胳膊嚷嚷道:“柴宗远你什么意思,凭什么拆我房子?”

    我师父白她一眼:“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明知道寄魂庄和百乌山关系僵,还非要拉着有道和这小子比试。”

    胡南茜也瞪眼了:“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徒弟?左有道现在啥名气也没有,咋接生意啊?咦,我说你怎么带着行李下来呢,早就打谱拆我家了不是?”

    我师父当场就乐了:“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行了,咱们也是老交情了,我呢,也不难为你。这样吧,你呢,只要不把今天的比试结果说出去,估计闫晓天也不能真把你家拆了。你说是不是,闫晓天?”

    闫晓天看了看我师父,又看了看胡南茜,最后将视线挪到了我这边。

    我冲他笑了笑:“我刚才就是开个玩笑,咱们两个切磋,也不能真把胡大姐的房子搭进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