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7章 拳脚功夫
    本来我还想顶胡南茜几句,可没等我张口呢,闫晓天先说话了:“也好,这样吧,如果今天我赢了,头些年在鬼市发生的事,还希望左师傅不要再对外人说了。上次出了那种事,我师父也很过意不去的,这些年,他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我看了也怪心疼的。”

    我就对他说:“鬼市的事我从来没对别人说过。”

    “我知道,我知道,”闫晓天似笑非笑地说:“我相信左师傅的人品。好了,我的条件就是这样,现在换左师傅提条件了。”

    说真的,我跟着师父这么多年,到现在还没出师呢,他突然叫我一声“左师傅”,我还真是不太习惯。

    我想了想了,指着胡南茜的别墅对他说:“如果我赢了,你就让你带来的那些人把这房子拆了吧。”

    胡南茜立刻就不乐意了:“左有道,你凭什么拆我房子?你们两个切磋,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跟你没关系?”刘尚昂咧着嘴在一旁笑道:“我道哥到你家来做客,本来好好的,你非要弄着他跟这个闫晓天比试,哎,不是我说你啊,你自己想想,如果不是你刚才唧唧歪歪的,道哥能跟人比试什么传承吗?你当我道哥吃饱了撑的啊!”

    胡南茜瞪着刘尚昂,没等说话,闫晓天就冲我喊了一声:“好,就这么定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那个秘书打扮的女人就一路小跑地过来,将一个硕大的包袱递给了闫晓天。

    闫晓天拆开包袱的时候,我就看到里面装得全是各式各样的法器,我当然不知道那些法器是干什么的,但能感觉到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浑厚灵韵,那些灵韵精纯而质朴,和青钢剑上的灵韵有相似的地方。

    我想,这些法器大概也都是百乌山代代相传的老物件了。

    他挑了好半天,才从包袱里拿了一个八卦镜出来,对我说一声:“咱们开始吧?”

    番天印和青钢剑现在还在卧室里放着呢,我手里没有法器,但也没打算回去拿,法器这种东西,对付邪物还有些用处,可对付一个大活人,还是手脚上的功夫更实用。

    我朝闫晓天点了点头,然后就走到了他的对面:“开始吧。”

    这一刻,他就举起了八卦镜,嘴里念起了经文,我开着天眼,就能隐约看到他身上正有红光慢慢盘踞,那是他念力的具象化,这个人确实是有道行的,竟然在短短一瞬间就能凝练出念力。

    不过我有些想不通,他现在面对的又不是邪尸,而是我这样一个大活人,为什么要多花时间来凝练念力呢。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快速来到了他面前,单手抓住他的肩膀,用力一掰。

    我知道百乌山的人都会缩骨功,要想在短时间内制住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锁住关节,可我没想到闫晓天竟然连躲都不躲,当场被我抓了个结实。

    本来我还以为他之所以不躲闪,是用足够的信心来应对我的天罡锁,可就在我担心他下一步会做出出乎意料的举动时,他突然“哎呀”一声,之后就是一连串地喊疼。

    我也没敢真下死手,赶紧把他松开。

    他捂着自己的肩膀,疼得龇牙咧嘴的,一边很恼怒地看着我说:“你怎么突然就动手了?”

    我也纳闷了:“不是已经开始了吗?”

    闫晓天皱起了眉头,义正言辞地对我说道:“那你也不能直接上手啊,我还没念完咒文呢,你这是投机取巧。”

    “投机取巧?你现在面对的如果不是有道,而是一具飞僵,早就死了七八次了。”

    这时候,我们头顶上传来了师父的生意。

    我抬头望去,就看见师父正倚靠在别墅二楼的窗户上,一边抽着旱烟,一边朝我们这边看。

    闫晓天也抬头看向我师父,他先是朝我师父行了作揖礼,之后又反驳道:“可这是切磋又不是实战……”

    我师父摆了摆手,将他打算了:“切磋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实战之外积累实战的经验。你们百乌山的人别说是切磋的,实战的时候也是这德行,对付几个邪尸还要讲究那些练功时的条条框框。如果你真有心重振百乌山,先把你们这种恶习给破了。”

    被我师父这么一说,闫晓天竟然哑口无言了,他憋了半天,才转过头来对我说:“再来!”

    再来就再来吧,他话音一落我就出手了,还是和刚才一样,这一次我同样是伸手抓向了他的左肩,之前他左肩已经受了伤,如果再被我抓住他肯定就失去战斗力了,所以我这么出招,他要么躲闪,要么服软。

    服软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他躲闪,我也能大体估算出他的行动轨迹。

    果然,在我身手的一刹那他就立刻倾斜了身子,同时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点向了我的肩膀。

    之前和赵德楷交手的时候,我就领略过了百乌山的铁指功,如果我这一下被他点中,估计左臂也就废了。

    闫晓天的出手速度很快,不过比起赵德楷来还是有一段差距的,而我现在的手速比当年的赵德楷也快了不少,另外,我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身高臂长。

    他出手点向了我,我也伸出两指,点向了他。

    他攻击我的左肩,大概是想以牙还牙,而我则点向了他右胸和右肩相连的地方,这片区域是胸大肌和三角肌前束相连的地方,里面有一层筋膜,筋膜之后就是肩膀的骨缝,只要这个地方受到重击,整条右臂一时半会是抬不起来的,有缩骨功也没用。

    我胳膊长,速度也比他快,在他的手指离我左肩还有几公分距离的时候,我已经后发先至,点中了他。

    闫晓天脸上立时又出现了那种呲牙咧嘴的痛苦表情,他急急后退了两步,然后我就见他以双脚为中心,身子在半空中划过了一道很长的圆弧,接着他又朝我扑了过来。

    我是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让身子划那么大的一道弧线,好看是好看,可并不适用,如果他想借着我还没收回架势的时机反攻,其实最好的选择应该是直接冲向我,切我的中路。可他为什么要让身体划出这么大一道弧呢,那岂不是耽误了最好的时机?难道他是想向我展示一下他控制重心的能力不错?不应该啊,现在可是临场对敌,展示这种东西有什么用?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闫晓天突然一个俯身,攻向了我的左腿。

    我这才明白他刚才那样做的目的,刚才他费了那么大力气扭动身子,只是为了给这次的攻击增加力道。

    可是力道是有了,攻击时间却平白被他拖长了很多,得不偿失。

    他俯身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要打哪了,当即抬脚,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那一下我眼看着他的鼻子都扁了,下一刻他就仰面倒了出去,鼻子里鲜血直流,坐在地上好半天缓不过劲来。

    鼻、眼、耳,这都是上三路的重要器官,只要被击中,人就会在很长时间内失去战斗力,我从小练得就是专打上三路的功夫,虽然这一下我没用上天罡锁,可久练八步神行,脚上的力道也够闫晓天受的。

    那个秘书打扮的女人赶紧拿出纸巾来,给闫晓天擦了鼻血。

    闫晓天鼻子淤青,眼泪不受控制地直往外流,过了快二十分钟之后,才一脸愤懑地指着我说:“你……你怎么用脚?”

    我也是懵了:“我为什么不能用脚啊?”

    就听他说:“我研究过你们守正一脉的功夫,你们的天罡锁只有硬桩,没有腿法!”

    我就奇了怪了,天罡锁里没有腿法我就不能用腿了?我还练过八步神行呢,这怎么说?

    我师父长吐了一口云烟,笑着对闫晓天说:“不愧是赵德楷的徒弟,都是一样的榆木脑袋。临阵对敌,哪来那么多讲究?当初在鬼市,你师父就是被有道的一口唾沫给打败的。呵呵,就你这样子,估计连个街头的混混都打不过。”

    刘尚昂也在楼底下附和我师父:“真是,功夫再高,板砖撂倒。不过这话对我道哥不适用,他是带着功夫手撂板砖,打闷棍下黑手样样都会。那个谁,你干不过我道哥,还是抓紧时间认怂吧,免得遭罪,我们还急着吃早饭呢。”

    闫晓天擦了擦鼻子,由女秘书扶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看着刘尚昂,好像想要反驳几句,可憋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过了好半天,他才将视线转到了我这边,说:“咱们不比功夫,比术法。”

    这是打架打不过我,就像换术法了?算了,他怎么说怎么来吧,反正我现在能拿来比试的术法就只有罡步,虽然背尸也算是本门经典术法之一,可闫晓天又不是邪尸,背尸对他没用。

    闫晓天重新拿起了他的八卦镜,对我说:“出法器吧。”

    法器?我们守正一脉哪有什么法器啊,唯独一个番天印,我现在还用不了。

    不过我也不能说自己不用法器吧,免得闫晓天觉得我看不起他,我想了想,就把手腕上的狗宝链子撸了下来,这串手链这些年一直在我手上带着,没什么大用,充其量就是能避避邪,如果我周围的人中了尸毒,黑狗宝还能帮他们解解毒。

    我拿着手链,在闫晓天面前晃了晃:“这就是我的法器,你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