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6章 闫晓天
    又过了一阵子,在连通山顶的那条山道上,才远远传来了一阵稍显散乱的脚步声。

    那阵脚步声很杂,有轻有重,其中还夹杂着一种类似于马蹄铁敲击地面的清脆生声响,听得出来,此时正朝着山顶走来的,绝不仅仅是闫晓天一个人。

    几分钟之后,一群西装革履的人出现在了山顶上,我没看错,也没记错,那就是一群穿着黑西装、白衬衣,打领带戴墨镜的高头大汉,在所有人的耳朵上还挂着耳麦。

    这些人来到山顶之后,就排开了一字长蛇阵,所有人都是叉着脚,两脚与肩同宽,又将手环抱在胸前,直挺挺地站立着。

    一看这架势我也是惊了,干我们这个行当的人,哪个不是深入浅出,行走在外还要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可闫晓天不过就是百乌山的一个三代门徒,排场竟然这么大,跟拍电影似的。

    刘尚昂走到其中一个人身边,仔细看了看那个人的脸,试探着喊了一声:“老张,是你吗?”一边说着,他还伸出手来戳了戳那人的咯吱窝。

    那个人带着墨镜,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拿正眼看着刘尚昂,只是听见他小声地说:“别闹,我们这执行任务呢。”

    刘尚昂愣了一下,之后他就退到我身边来,对我说:“这些人是老包的同行,隶属于国内一个很出名的安保公司。道哥,你们平时出门在外,也要请保镖啊?”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

    这时候就听胡南茜也在一旁说:“闫晓天十二岁就开始在尸棺生意这个行当里走动了,混了这些年,他早就成了这个行当里的头号红牌,请几个保镖也是正常的。不过人家也确实有本事,在除尸方面的道行比很多隐修多年的老怪都厉害。左有道,哎,你是叫左有道吧?”

    我点了点头:“左有道,左康,这两个名字通用。”

    胡南茜笑了笑,又接着说:“你别嫌人家排场大,人家也是名声在外,有这种派头,那也是实打实地闯出来的。如果你再不挣点气,尸道宗这个名号,恐怕很快就要被闫晓天给抢去了。”

    对于这种事,说实话我倒是不怎么在意,我现在就是特别好奇,等会闫晓天出场的时候会不会再搞出什么名堂来。

    可梁厚载听到这番话却显得不太乐意了,就听他在一旁问胡南茜:“胡大姐,你这次把我道哥和那个闫雄天凑在一块,目的不太纯啊。”

    胡南茜挑了挑眉毛:“什么意思?”

    梁厚载也学着她的样子挑了挑眉:“你看,你把我道哥和闫晓天弄到一起,说是搞什么比试。说白了,还不是为了你那份买卖。如果今天闫晓天赢了,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把我们扫出这个行当。如果道哥赢了闫晓天,闫晓天这些年闯下了偌大的名声,道哥赢了他,一下就能从默默无闻成为你手里的新红牌,这样一来,你和人谈价钱的时候,就可以漫天要价了。”

    “聪明孩子。”胡南茜脸上乐得跟开了花似的,还伸出手来,似乎是想揉一揉梁厚载的头发。

    梁厚载反应也快,在她伸手的时候就躲开了,弄得胡南茜好一阵尴尬。

    不只是胡南茜,梁厚载此时也是一脸的羞涩,他本来就是那种见了生人就腼腆的性格,刚才又一口气和不相熟的胡南茜说了那么多话,也是难为他了。

    哐——哐——哐——

    就在这时候,山下传来了三声锣响,接着我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喊:“喜神过路,生人避让。”

    梁厚载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不是赶尸人的台词吗?”

    这确实是赶尸人的台词,在《行尸考录》上也有记载,喜神,其实就是赶尸人所赶的行尸,每当赶尸人赶着行尸路过一些村庄或者人多的大路时,都会敲锣三声,喊一句“喜神过路”。

    可闫晓天不是百乌山的门徒么,难道说,他们那一脉的传承,也和赶尸人有关?还是说,他让人喊这么一嗓子,只是为了托一托他的排场。

    在女人的声音消失之后,又是一小段时间的寂静,而在这阵寂静之后,那阵类似于马蹄铁敲击地面的声音再次响起,一个身材微胖的年轻人慢慢登上了山顶,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秘书打扮的女人。

    我留意到年轻人脚蹬的那双皮鞋边缘泛着银色的金属光泽,他应该是在鞋底打了铁掌,刚才那阵声音,就是他的脚步声。

    胡南茜朝那个年轻人扬了扬下巴,对我说:“闫晓天。”

    之前听胡南茜提起闫晓天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应该是那种生性张狂,表面上却看似严谨的人,可这下看到了他本人,我却觉得他似乎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讨人厌。

    闫晓天这个人从外表上看,属于那种一看就招人喜欢的人。浓眉大眼的,脸上带着很爽朗的笑容,最关键的是眼神里还带着一份罕见的清澈,不过清澈之余还透着一丝狡诈。

    这两种眼神是几乎不可能在同一双眼睛里出现的,可它们就是同时出现在了闫晓天的眼睛里。

    闫晓天登上山顶之后,就朝着胡南茜行了抱拳礼:“胡前辈。”,之后他的视线依次在我、梁厚载、刘尚昂身上停留了片刻,接着又问胡南茜:“这几位是?”

    胡南茜没多提梁厚载和刘尚昂的事,单单朝我这边指了指:“这是左有道,当初在四川鬼市打败你师父的人就是他。”

    听她这么一说,我当场就愣了。闹了半天,胡南茜早就知道我和闫晓天之间的渊源了,既然知道,还特意让我和闫晓天碰面。

    之前梁厚载说她目的不纯的时候,我还觉得是梁厚载想多了,可现在看来,胡南茜这么做,确实不怎么厚道。

    不只是我觉得尴尬,连闫晓天的表情都变得尴尬起来,他憋了半天,才朝我抱了抱手:“呵呵呵,久仰久仰。”

    我犹豫了一下,也朝他抱了抱拳,说了句:“好气派,好气派。”

    说完我就后悔了,刚才我脑子也是懵了,我在这种时候说他气派,他肯定觉得我是在挖苦他排场大,不像个修行的人,虽然我就是这么想的,可这种话毕竟不能随便说出来。

    他就跟我解释道:“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场面大了好赚钱嘛,呵呵呵,呵呵呵呵……”

    他笑,我也跟着他一起笑,笑着笑着我们两个的表情就僵住了,接下来,就是很长时间的冷场。

    最后胡南茜看不下去了,朝着闫晓天嚷嚷起来:“闫晓天,你这人平时挺尿性的啊,怎么见到仇人了还束手束脚的了?这是你们百乌山的仇人,你看看他,就是这张脸,当年你师父就是栽在他手里的。”

    胡南茜这不是明摆着挑事吗?

    我立即瞪她一眼,她竟然一脸狡黠地朝我挤了挤眼。

    话说你朝我挤眼是几个意思啊?

    闫晓天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其实鬼市的事我都知道,主要是我师父在人家的地界捣乱,怪不得人家出手。我师父这人吧,其实不坏,可他就是容易钻牛角尖,希望你们寄魂庄不要见怪哈,别见怪。”

    他竟然跟我道起歉来了。

    说真的,昨天晚上我几乎一夜没睡好,一直幻想着和闫晓天见面时的场景,可不管我怎么想,都预感今天这次会面,应该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剑拔弩张的会面。

    尤其是当我看到闫晓天请来的那些保镖之后,就更加确信,这次我如果不和他斗个你死我活肯定无法收场。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之前我准备的那些气势汹汹的台词也全都用不上了,只能不停地对他说:“没事没事,都过去了,翻篇了,翻篇了。”

    没想到我这边刚说完话,胡南茜又开始挑拨了:“闫晓天,你这就认怂了?嗨,我就说么,百乌山就是比不上寄魂庄,底蕴就跟人寄魂庄差了好大一块,传承,哎呀,我还提传承干啥嘞,本来就木有可比性嘛。”

    像我们这种人,什么事都可以忍,唯独涉及到传承的事却绝对不行!

    我一看闫晓天的眼顿时变得通红,就知道他这是恼了。

    可他似乎很有修养的人,一直气呼呼地瞪着胡南茜,却没像我想象中那样对着胡南茜坡口大骂。

    可胡南茜明显不是个省油的灯,她见闫晓天还憋着一口气不发作,又说道:“你瞪我干什么,瞪我有用吗?你要是想证明百乌山的传承比寄魂庄强,那,左有道就在呢,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敢不敢比试比试?”

    这一下不想比也得比了,我看着胡南茜脸上那抹不怀好意的笑容,脑子里顿时蹦出了四个字:人心叵测。

    这时候,闫晓天朝我抱了抱手:“左师傅,要不然,咱们就过过手?反正就是切磋一下,咱们就点到为止吧。”

    听得出来,他说话的时候心里还是带着火气的,不过即便是这样,他语气中的那份自信却是丝毫不做假的。

    我说行啊,切磋就切磋吧,正好可以交流交流修行上的一些心得。

    之后我和闫晓天就被胡南茜带到了别墅后面的一块空地上,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闫晓天,又一脸坏笑地说:“既然是比试呢,那就得有个说法,这样吧,你们互相给对方提个条件,输的一方呢,完成对方的条件,不过今天的切磋是私下切磋,不管是输是赢,你们两个谁都不能说出去。”

    她这话说的很有技巧,我们两个不能将比试的结果说出去,可她自己却不受这种规则的制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