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3章 中间人
    刘尚昂说,胡南茜这个人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多人知道她的存在,却从未见过其人,在如今这个世界上,见过她的不超过五个,我师父就是其中一个。

    前段时间,师父联络过胡南茜,说是打算带着我去跟她打个照面,以后再有什么生意,胡南茜可以直接联系我。可当时胡南茜不在河南就脱口拒绝了,直到昨天晚上,胡南茜毫无征兆地拨通了我师父的电话,说她准备在河南待一个星期,言外之意就是,我师父可以带着我去见她了。

    刘尚昂还说,胡南茜当初拒绝了我师父之后,就一直派人暗中调查我,当初在邪墓里的时候,师父特意让我打头阵,说白了也是为了应付胡南茜的调查。

    而胡南茜之所以调查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我有没有那个本事接我师父的班。

    听刘尚昂说了这些,我觉得背后都开始冒冷汗了:“刘尚昂,听你这意思,当时在邪墓里,也有胡南茜的眼线?”

    “道哥你闹呢。”刘尚昂嘻嘻哈哈地应付着:“她的眼线怎么着也不可能跟着咱们下墓啊。唉,其实收集情报这种事嘛,手段是很多的,她不用在邪墓里安插眼线,一样能知道你的表现啊。你还记得当初老包审黄昌贵的时候吧,那时候老包连朱弘光晚上做什么梦都知道,你就没觉得奇怪?”

    我点了点头:“是啊,当时确实觉得挺神奇的。”

    刘尚昂又笑了:“嗨,神奇啥呀,朱弘光睡觉有说梦话的习惯,老包让人找到了他在泰国的邻居和房东,这些人都曾听到过朱弘光梦话的内容,将这些内容串起来,再略加推测,就知道朱弘光那段时间做的是什么梦了。胡南茜要调查你也是一样,她只要找人探探老黄家人的口风,就能知道你下墓的时候表现怎么样了。现在胡南茜这么着急和你师父联系,就说明老黄家的人对你的表现赞赏有加呀。”

    完了之后,刘尚昂又补充道:“最近这些年,胡南茜介绍给柴爷爷的生意,柴爷爷全都推了,她现在肯定是急着让你补上柴爷爷缺。”

    这时梁厚载在一旁问刘尚昂:“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尚昂朝他咧嘴一笑:“今天早上柴爷爷说要带你们去河南见一个叫胡南茜的人,我就提前向老包打听了一下这人的来路。”

    来到文化路和长山街路口的时候,刘尚昂就下了车,他说他要收拾一个小时左右,七点半之前到我师父家找我。

    我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一刻了。

    之后我就和梁厚载回家收拾行礼,我妈早就已经去饭店上班了,我爸当时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我和梁厚载大包小包的收拾东西,就朝我们喊:“你们俩又要出远门啊?”

    我一边将衣服塞进背包里,一边回应我爸:“啊,师父说要带我们去河南,这次行程短,没几天就回来了。”

    之后我爸嘱咐了一句“别耽误功课”,就没再说什么,直到快七点的时候他才放下报纸,穿好衣服上班去了。

    收拾完东西,我和梁厚载就带着行李到我师父家等着了,夏师伯还在卧室里睡觉,赵师伯和冯师兄却已经离开了,客厅的茶几上还摆着没来得及收拾的茶壶和茶碗。

    我师父大概是七点一刻的时候回来的,他回到家的时候,从土房里拿出来的那个铁盒已经不知去向了。五分钟之后,刘尚昂也扛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来到了师父家。

    师父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和梁厚载做早饭,刘尚昂进门的时候,师父正好要到院子里拿葱和蒜,他一看到刘尚昂就皱起了眉头:“胖墩,你怎么也来了?”

    刘尚昂拍了拍自己的旅行装,朝着师父嘿嘿一笑:“我跟你们一块去,正好老包最近一直在找胡南茜,她好容易出现了,有些事我得替老包传达传达。”

    我师父拿了葱蒜,一边朝着屋子里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打电话不行啊,这大老远的,你还非要跑一趟。”

    刘尚昂跟着我师父进了屋,嘴上还说着:“打电话没用啊,人家根本不接,别说我啦,老包给她打电话她都不爱搭理。不过柴爷爷你放心,车票我自己定好了。”

    “行,你愿意去就去吧,王大朋的事弄得怎么样了。”师父说着话,人已经进了厨房。

    刘尚昂就冲着厨房方向喊道:“都安排好了。”

    他这边话音刚落,厨房里就传来了油烟机的噪声,我师父开始做饭了。

    我和梁厚载每天的早饭还是和以前一样,主要是牛奶和鸡蛋,再配上一些干粮和荤素搭配的菜,另瓦,熟蒜也是必不可少的。

    刘尚昂向来喜欢吃我师父做的饭菜,可唯独对早饭没什么兴趣。

    白水煮鸡蛋配牛奶,也就是我和梁厚载这种吃惯了人能受得了那个味道,一般人还真没那个口福。

    吃过早饭,师父就点上了旱烟,吞吐了一会云雾之后才问我:“听老陈说,你昨天和吴相松动手了?”

    我点了点头:“说起来,那应该是今天凌晨发生的事了。起因是吴相松做法失败,把阴气引进了巷子口,我刚碰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故意将阴气引过去的。”

    师父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吴相松那人,这些年一直都是马马虎虎的,心思也一直不在修行上。”

    我问师父:“我没记错的话,吴相松是半路出家吧?”

    师父点头:“嗯,他过去是在实小那边开饭店的,几年前撞了一次邪,才皈依了道门。说起来,老陈竟然能收他做关门弟子,就说明这个人的天资还是很高的,人品应该也还不错,只可惜他这心性……真是没法说。”

    我又问师父:“河脉里的阴气外泄,乱坟山不会有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师父吐了口云烟,说道:“河脉的阴气太强,尸魃又是内阴外阳,现在就怕河脉里的阴气会在一年之内耗尽灵符上的灵韵,到时候河脉的阴气和尸魃身上的阳气冲撞,乱坟山一带必然大乱。”

    说到这,师父将视线挪到了我身上,缓缓地说道:“现在,谁也不能保证灵符还能支撑多长时间,如果墓室大门上的那些灵符真的抗不过一年,咱们就只能将尸魃彻底镇住了。”

    说完之后,师父又朝北墙那边的供桌瞄了一眼,番天印平时就一直放在那张供桌上。

    这时梁厚载也问我师父:“柴爷爷,如果灵符真的失效了,再换新的不久行了么?”

    师父摇头道:“事情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老陈贴在那里的灵符比较特殊,只能一年一换,就在前阵子,老陈才刚刚换了门上的灵符,要想再换一次,必须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了。”

    这番话说完之后,师父就不再说别的了,一个人闷闷地抽起了烟。

    刘尚昂大概是看我师父抽烟,有些眼馋,也从口袋里拿出了烟盒,又摸出了火机。

    谁想我师父竟然一把将他的烟盒和火机全都抢了过来,又瞪了他一眼,说:“趁你放假的这段时间,把烟戒了!”

    刘尚昂盯着我师父手里的烟盒和火机,眨了眨眼,问:“为啥让我戒烟啊?”

    “小小年纪抽烟,把肺都抽坏了,”师父用一种很不悦的语气说道:“就是因为坏了肺,闭气功才一直练不好。哦,对了胖墩,前两天我不在你身边,闭气功没忘了练吧?”

    师父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刘尚昂的眼睛。

    过去我就听师父说过,一个人如果说了谎,瞳孔就会发生变化。我至今也不知道人在说谎的时候瞳孔到底会有怎样的变化,但我每次说谎的时候,只要师父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每次都能轻松把我识破。

    刘尚昂犹豫了一下,才有点结结巴巴地说:“哦,那什么,练……练了,我天天早上都把脸沉水缸里,一练就是好几分钟呢。”

    我师父脸上慢慢展开了一道谜一样的微笑:“哦,每天早上都练啊,不错不错。”

    过去我说谎的时候,师父脸上一旦露出这种谜之微笑,就说明他已经识破我了,接下来,就是一顿惨绝人寰的惩罚。

    我和梁厚载一看情形不对,赶紧收拾了碗筷,躲到厨房里洗碗去了。

    进厨房的时候,我还听我师父对刘尚昂说:“胖墩啊,我记得你以前是个很诚实的孩子啊。”

    刘尚昂很心虚地笑了笑,说:“啊?我有吗?呵呵,应该的,应该的,诚实挺好。”

    “哦”,我师父应了一声,又问他:“你这两天吃的怎么样啊,睡得好吗?”

    我一听师父聊起了家常,就知道刘尚昂肯定要完蛋。

    我师父这人和我们这些小辈聊天,几乎从来不会聊这种家常,只有在两种特定的情况下,他才会聊这些。

    一种是他想说话,但又没话找话的时候。另一种,就是他准备对我们大开杀戒的时候,一般在这种时候,我师父会一边用很正常的口气说着家常,一边眯缝着眼,用那种要杀人的眼神看着你。

    我躲在厨房门口偷听,就听见刘尚昂还回应了我师父:“挺好的挺好的,昨天我妈炸得带鱼,睡得挺好的,都挺好的。”

    说实话,我当时特别佩服刘尚昂,要是换成是我,光是看到师父眯缝眼就已经给跪了。

    接着我又听我师父说:“你家的水缸多大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