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0章 吴相松
    在月光照耀下,能看出巷子西侧就是一排高矮各异的门头房,而在巷子东边,这是一排看起来很有年头的老房子,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很多房子顶层的瓦片已经大量脱落,露出一段段光秃秃的房梁。

    在我的记忆中,聚义庄附近确实有这样一片老房子,当年聚义庄还在的时候,这些老房子里还是有人在住的。没想到聚义庄拆了这么多年,这些老房子竟然一直保留了下来。

    快到巷子口的时候,我隐约看到了一丝火光,光是从紧挨着巷口的一个院子里照出来的,我看了眼院子里的房顶,同样是大片砖瓦脱落,露出了一根很长的房梁。跳动的火光映在那根房梁上,显得十分诡秘。

    我和梁厚载交换了一个眼神,轻手轻脚地来到了院子门口,两扇木门就这么虚掩着,透过门缝,我能隐约看到房子里有一个人影在晃动,大量的精纯阴气从屋子里散发出来,朝着北方缓缓流动。

    我皱了皱眉头,小声对梁厚载说:“好像有人在做法。”

    梁厚载却摇了摇头:“不一定,再向南,阴气场比这间屋子里的更强。住在里面的也有可能是流浪汉。”

    我回到巷子里,看了看院子的围墙,这些墙壁都是用黄泥混合着石子夯起来的,虽然已经有些老旧不堪,可看上去依旧十分结实。

    木门虽然没关严实,可如果贸然推门进去,被锈迹腐蚀的门轴肯定会发出一阵噪声。

    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到院子里面去,就只能翻墙了。

    我拍了拍梁厚载,又朝院墙扬了扬下巴:“上!”

    梁厚载点了点头,一个纵身就翻上了围墙,之后又扒着墙沿,小心翼翼地落了地。

    在这之后,我也一个急冲锋,三步登上了墙头,可当我的脚掌踩在墙顶的瓦片上时,就听见一声非常清晰的“咔嚓”声,那张瓦片承受不住我的重量,竟然裂成了两半。

    也就在声音想起的时候,屋子里传来了一声暴喝:“谁!”

    紧接着,一个身穿道袍的人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在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桃木剑。

    光看他这打扮也知道他不是流浪汉了,而且他身上沾了很重的阴气,我当即就断定,充斥在巷子里的大股阴气,就是他做法引来的。

    “抓住他!”

    我朝着梁厚载喊话的同时,也跳进了院子。

    梁厚载一个箭步冲到了那人面前,就见那个人抡圆了桃木剑,朝着梁厚载的肩膀狠狠砍了下去。

    他下手虽然狠,可手上速度却不快,梁厚载稍微侧了侧身就避开了,同时一记鞭腿扫在了他的小腿上,别看梁厚载瘦,可腿上力气却大得出奇,那个道士打扮的人当场被梁厚载扫得双脚离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我也冲了过去,伸手抓住他的肩膀,用力一扣,将他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梁厚载则快速冲进了屋子,几秒钟之后又冲出来,对我说:“里面有供桌法器,就是他做法引来了阴气。”

    地上那人别我抓着肩膀,疼得龇牙咧嘴的,可嘴上还不闲着,一直在冲我们叫嚣:“你们这些邪魔外道,我师父要是知道你们坏了我的事,肯定和你们没完……哎呀,疼疼疼疼,轻轻轻轻点——”

    我手上猛加了两次力,他就只剩下喊疼的份了。

    我又伸出一只手,抓着他的另一只肩膀将他提了起来,压着他进了屋。

    一进屋,我就看到屋子正中央摆着一个供桌,桌上陈放着香炉和一个鎏金碗。

    除此之外,在正对房门的那面墙上还挂着三请画像。

    一股阴气从南墙上的窟窿流入供桌上的鎏金碗,在碗中环绕三次之后,就朝着巷子那边飞过去了。

    而在鎏金碗的碗面上,还贴着三张灵符。

    梁厚载走到供桌前仔细看了看那三张符箓,转过头来问那个道士:“你画的这是挡煞符吗?”

    那道士被我抓着双肩,疼得说不出话来,他只是用一种很不屑的眼神看着梁厚载,在这种不屑之中,还透着几分不屈和决绝。

    我从他的侧脸看到他这种眼神的时候,竟然有了一种错觉,就好像我和梁厚载才是坏人似的。

    可接下来梁厚载一句话,就让道士坚定的眼神瞬间涣散了。

    就见梁厚载指了指其中一张符箓的左上角,说:“你画错了,这条线应该朝反方向走。”

    听梁厚载这么一所,道士脸上的表情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整张脸变得煞白煞白的,我感觉他这应该不是疼得,而是被吓坏了。

    一个连挡煞符都能画错的道士,想必也没什么道行,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松了松手上的力道,这一下他能说话了,就忙不迭地问梁厚载:“这些符我真……真画错了?”

    梁厚载没理他,从供桌上拾起朱砂笔,重新画了三张挡煞符,将鎏金碗上的三张废符换了下来。

    符箓一换,盘在鎏金碗中的阴气就无法再倾泻出来了,只能不停地在碗中徘徊。

    那只鎏金碗似乎是可以化解阴气的,当一道道阴气灌入其中之后,里面的阴气场却一直没有变强的趋势,一直维持原状。

    梁厚载站在鎏金碗旁边等了一阵子,知道确认了碗中阴气不再外泄,才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哥,放了他吧。”

    我朝鎏金碗那边扬了扬头,问梁厚载怎么回事。

    梁厚载指着那个道士,哭笑不得地对我说:“我第一次进来的还没注意,刚才看到鎏金碗上的挡煞符我才反应过来,他摆的这个阵法在我们那一脉也有,叫做引气阻气阵,是一种最简单的挡煞阵,只不过他把阴气引过来以后,却画错了符,没能吧阴气阻住。”

    我听明白了,这个道士在这做法,本来是好心,可惜手法不行出了疏漏,以至于好心办了坏事。

    我这才松了手,那个道士刚一能活动,就一阵风似地冲到了鎏金碗前面,仔细对比了一下他自己的挡煞符和梁厚载的挡煞符,之后就听他一个在那嘟囔起来:“完蛋完蛋,还真是把符印画错了,如果被师父发现我就完蛋了,哎呀,完蛋完蛋。”

    梁厚载走到我跟前来,对我说:“这道士也太马虎了,竟然连符印都能画错。”

    我看着道士六神无主的背影,心里也是一阵恶寒,三分钟之前我和梁厚载才刚刚袭击了他,可他得知法阵出了差错之后,一心只考虑他师父会不会责罚他,已经完全忘了我和梁厚载的存在了。

    我隐隐有种预感,眼前这个道士弄不好也是一奇葩,最好还是赶紧跟他划清界限,离他远点。

    趁着他还没回过神来,我就对梁厚载说:“先不管他了,还是找到阴气的源头比较重要。”

    梁厚载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现在就走吗?可我觉得这个道士好像不太对劲啊。”

    “怎么不对劲了?”我问。

    梁厚载想了想,说:“其实……也不是不对劲,我就是觉得,这个道士在术法方面肯定极其不靠谱,把他一个人留在这,搞不好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

    我说:“先是先找到阴气的源头再说吧,只要把源头镇了,就他这点道行也不至于捅出太大的楼自来。”

    一边说着,我就拉着梁厚载朝外面走。

    当时我总有种感觉,如果和眼前这个道士牵扯得太深,我们弄不好要惹上一身麻烦。

    可就在我拉着梁厚载,快要走出屋子的时候,那道士突然转过头来了,我本来没打算理他,可他看了我一眼之后,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咦?你不是左有道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不得不停下问他:“你认识我?”

    他笑呵呵地对我说:“我是吴相松啊,你忘了我了?”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在我认识的人里,好像没有叫吴相松的吧,确切地说,我相熟的人里好像就没有一个姓吴的。

    他见我没有回应,又说道:“唉,你忘了,两个月前你师父带着你来仙一观的时候,还是我领着你们进观的呢。”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了,暑假的时候师父教我画符,为了让我感知天地灵韵,曾带着我去了一趟仙一观,师父说仙一观是我们县城里头灵韵最丰厚的地方,在那个地方练习画符,可以事倍功半。

    这个仙一观,也就是陈道长开的那间道观,眼前这个名叫吴相松的道士,是陈道长的关门弟子。那天我们进观的时候,的确是他接待的我们,只不过当时他只和我师父说了几句话,我和他可以算是零交流,而且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不详的预感了。什么样的师父教什么样的徒弟,在吴相松身上,也有着几分陈道长特有的那种气质,那股让人头疼的无赖气质。

    不过既然是仙一观的道友,我也只能对他客客气气的。

    我朝他行了抱手礼,对他说:“原来是吴道长,失敬失敬。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您先忙。”

    没想到他听我这么说话,竟然嘲讽起我来了:“什么失敬不失敬的,什么年代了还说这种话,你武侠片看多了吧?哦,我刚才听你说要找阴气源头是吧?”

    我没想到他说话这么不客气,可他年龄眼看着比我大,我还是客客气气地说:“对啊,确实有这个打算,这一片的阴气太重了,如果不镇住阴气的源头,就怕会出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