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9章 老巷子
    梁厚载这时对我说:“事情不太对劲啊。”

    我点了点头,立刻离开了座位,我压低了脚步声,快速来到了厕门前,将耳朵帖在了门上。

    就在我将耳朵贴在门上的瞬间,门的另一侧立刻变得安静了许多,求救声和抓门声都消失了,我只能听到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声。

    我突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我感觉,我在聆听着厕所里的声音时,厕所里也有什么东西在留意着我的动静。

    粗重的喘息声还在持续,我屏住了呼吸,小心聆听着,就听那阵喘息声正变得越来越急促。

    我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头了,一脚踹开了厕所门。

    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长衣的人双手反握着一把匕首,将匕首的尖端对准了自己的胸口。在他的头顶正上方,还悬着一个灰色的影子。

    在我开门的一刹那,梁厚载也冲了进来,甩手就将一张辟邪符掷向了那个影子,我还没等看清楚那个影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就被辟邪符打散了。

    灰影一散,那个手持匕首的人瞬间就瘫在了地上,手里的匕首也落在了一旁。

    他愣愣地看着眼身旁的匕首,过了片刻之后,竟然哭了起来。

    王大朋大概是听到了哭声,也跑了过来,当他看到那个穿着白衣的人时,顿时惊叫了一声:“狗剩?”

    梁厚载看着王大朋,疑惑道:“你们认识?”

    “认识认识,”王大朋一边说着,一边将扶着狗剩离开了厕所,嘴上还对我们说着:“这个网吧就是我和狗剩他哥一块开的。哎呀,狗剩怎么是这么个打扮啊,被鬼上身了么?”

    一听到“鬼上身”这三个字,狗剩的身子就猛地颤了一下。

    而当狗剩离开厕所的时候,我就看到窗户下的暖气片上挂着一个很长的假发套。

    联系到刚才狗剩在厕所里整出来的那些动静,事情其实已经很明朗了。简单地说,就是狗剩今天晚上原本是想扮鬼吓唬人,却没想到遇上了真鬼,还差点丢了命。

    至于他这么做是纯粹的恶作剧,还是有其他的目的,那就不好说了。

    王大朋帮狗剩搬了把椅子,让他先坐下喘口气。

    之后王大朋又给狗剩点了烟,问他:“你哥不是说你去外地上学了吗,怎么你大半夜的,又跑到我这来了,还是这种打扮。”

    王大朋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已经带着几分愠怒了,看样子,不管狗剩今天晚上的行为是出于玩笑还是别的目的,都已让王大朋心里非常不满了。

    狗剩一口一口地抽着烟,眼神呆滞地注视着前方,一句话都不说。

    梁厚载就拍了拍王大朋,对他说:“他刚才受了刺激,先让他自己缓一缓吧。”

    王大朋又看了狗剩一眼,很无奈地叹了一句:“哎哟,这都什么事儿啊!”

    就在这时候,一直在打游戏的刘尚昂说话了:“什么事?还能是什么事啊?和你合伙的那个辉哥,要害你。”

    王大朋扔了手里的烟头,急吼吼地朝着刘尚昂喊:“放你的狗屁,辉哥绝对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来!”

    我一听王大朋爆粗口了,就担心刘尚昂会突然火气上窜,到时候他的间歇性狂躁症发作就麻烦了。

    没想到刘尚昂竟然也不生气,他一边操作着键盘鼠标,一边头也不抬地说:“他怎么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来?你别忘了,张辉当年就是因为诈骗才进了局子,他现在是狗改不了****,又干起老本行来了。他和你合伙开了这么一间网吧,你以为,他是真心实意想和你一起干啊?他是骗你花钱租房,再用这种损招把你赶走,到时候整个网吧都是他的,他这个人嘛,也不懂经营,就打算着你走了以后他转手把网吧卖出去,做个一锤子的买卖。”

    说到这,刘尚昂拧开瓶盖,喝了口可乐,又对王大朋说:“还好当初你投钱多,营业执照什么的也都是你一个人去办的,现在这家店,名义上也是你一个人的,和张辉没什么关系。如果让张辉做了店主,你们的网吧早就是别人的了。”

    王大朋被刘尚昂说得一愣一愣的,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刘尚昂:“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

    刘尚昂脸上立刻绽放出了花一样的笑容:“我能掐会算。”

    他能掐会算个鬼!刘尚昂肯定是事先调查过王大朋的事。不过想想刘尚昂也是够可以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短短的一个下午搞到这么多情报的。

    我和梁厚载对视一眼,都是一脸无奈的表情,不过谁也没说破。

    王大朋看了刘尚昂一会,似乎也不太相信他的话,转过头来问我和梁厚载:“那现在怎么办啊?张辉可是这一代出了名的地头蛇,他既然盯上了我的网吧,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刘尚昂又在远处嚷嚷道:“王大朋,你这两年是越混越倒退了。不就是一地头蛇嘛,你怕他个鸟,跟他干啊!”

    “你知道个屁!”王大朋白了刘尚昂一眼:“那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心黑手狠,他要想对付我,用个小拇指就能把我给捏死。”

    刘尚昂离开了座位,跑到柜台那边顺了盒烟,然后笑呵呵地问王大朋:“你知道张辉最怕的是什么吗?”

    王大朋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没关系,我知道就行了。”刘尚昂拍着自己胸脯说:“你放心吧,有我在,张辉那小子蹦跶不起来。不过呢,你这事吧,我帮你是没问题,不过我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

    王大朋刚刚才展开点笑容的脸立刻就拉了下来:“你少来这套,我现在可没钱了。”

    刘尚昂笑得更灿烂了:“没说要你的钱,你看你那小气劲。这么着吧,这次呢,我帮你摆平张辉,不过以后我们来上网,你可不能收钱啊,你店里这些零食,也得由着我们随便吃随便拿。”

    王大朋:“嗨,这还不好说?别说是免费上网了,只要你把张辉摆平了,以后我认你当亲哥,你有什么事,只要一个电话,小弟立马就到,绝对不带含糊的。”

    说到“张辉”这两个字的时候,王大朋脸上满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刘尚昂笑着问他:“哎,我说,你刚才还是一副特别信任张辉的样子,怎么现在又明摆着一副想弄人家的样子。你到底有没有拿他当朋友啊?”

    王大朋叹了口气:“我倒是想拿他当朋友,可人家不把咱当人看,咱也不能当软蛋。他不仁我不义。”

    “行,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刘尚昂一边说着,一边又从橱柜里抱了满满一怀的零食。

    这一下王大朋就看不下去了:“不是,你拿这么多能吃了吗?”

    刘尚昂又坐回了他自己的位置上,应了一声:“吃不了带走。”

    我就看王大朋的脸颊直抽抽,但他也没再说什么。

    这时候梁厚载凑到了我身边,对我说:“阴气的源头好像不在网吧里。”

    他说话的时候,还指了指半敞开的厕所窗户。

    我试着感应了一下,窗户外的阴气场确实要比厕所中强一些,里面的阴气,应该是从外面传进来的。

    怪不得梁厚载贴了辟邪符,厕所里的气场却丝毫没有消散的趋势。原来厕所里的阴气是从外面源源不断地灌进来的。

    我朝梁厚载点了点头,又对王大朋和刘尚昂说:“你们在这盯着,我和梁厚载出去一趟。”

    刘尚昂“嗯”了一声就埋头打游戏了,王大朋一把抓住我,问我要干嘛去。

    我就告诉他,网吧里的阴气是从外面灌进来的,如果不把阴气的源头镇住,就算现在网吧不出事,也保不齐以后不会出事。

    同时我还告诉王大朋:“刚才网吧的厕所里的确出现了不干净的东西,你们小心一点。”

    听我这么一说,王大朋就慌了:“啊?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啊,那现在咋……咋弄啊?”

    我说:“只要镇住了阴气的源头,这里应该就不会再招邪祟了。”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刘尚昂已经搬着椅子朝网吧门外走了,王大朋就在后面喊他:“小昂哥你干么去啊?”

    刘尚昂头也不回地应着:“你没听道哥说你网吧里有鬼啊?赶紧出来,带着那个谁,那个狗剩!”

    我和梁厚载也进了厕所,准备从窗户里翻出去,王大朋一看我们两个也要走了,就赶紧拖着那个叫狗剩的人朝网吧门外走了。

    从头到尾,狗剩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双目呆滞地望着前方。

    说实话,狗剩碰上了鬼上身这种事,如果没人对他进行合适的开导,让他自己胡思乱想上十天半个月的,以后指不定就要在神经病医院孤独终老了。

    如果他这次能自己扛过去,那就算是他的造化,如果他抗不过去真的疯了,那也是他的报应。对于他的事,我不打算多管。

    梁厚载将厕所窗户整个窗户完全敞开,我们两个朝着窗外望去,才发现窗外连着一个小巷子。

    当时已是凌晨,路灯都已经熄了,巷子里很安静,也出奇得暗。

    王大朋到底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厕所就在一楼,窗户外面又通着这样一个巷子,可他的网吧开张两个多月了,窗户上竟然还没装防盗网。

    我和梁厚载一前一后爬出了窗口,就朝着巷子的正南方向摸了过去,正南的阴气场比正北要强一些,阴气的源头应该就在那个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