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6章 回到山东
    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感觉师父现在就像是交代身后事一样,几年前我第一次回寄魂庄,就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可那一次的感觉,却远远不如这次来得强烈。

    我有些担忧地问师父:“师父,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啊?”

    没想到我师父突然两眼一瞪:“滚犊子!什么病不病啊,我身子骨好着呢!”

    见师父是这样的反应,我顿时就放心了。

    师父重新望向了车窗外,嘴里吐着云雾,有些沉闷地说:“最近这几年,你先接一接我手里的摊子。可不过怎样,大学还是要考的,不但要考,还得考上。”

    我立刻反驳道:“可是师父,你刚才不是还说,我的学业要先放一放了。”

    师父“嗯”了一声,说道:“是啊,是该放一放了,不过也不能全放下。该学的东西,要学,该考的试,也要考,高一高二你学习的时间少一些,到了高三,我会给你腾出时间来。”

    这下我明白师父的意思了,他之前说我的学业要放一放,意思是说对于我的学业,他打算放手不管了,可我自己不能放手,该怎样还是怎样。

    就在师父望着窗外吞云吐雾的时候,赵师伯一脸心事地过来了。

    师父拿余光看了我赵师伯一眼,问道:“怎么了,还在为有义的事发愁?”

    赵师伯叹口气:“唉,有义这次的桃花劫是大劫,弄不好要背上一辈子的情债。”

    “我听夏师兄说了,他这次碰上了死桃花,很麻烦。”师父慢悠悠地说道:“不过既然是桃花劫嘛,处理起来也容易,就看师兄有没有那个心了。”

    赵师伯盯着我师父看了好半天才问道:“有义的事情我会不上心?柴师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我师父灭了烟锅,转过头来对我赵师伯:“有义这次的桃花劫,主要问题不出在他身上,是有人缠着他对不对?”

    赵师伯点点头:“对啊。”

    我师父又说道:“那你就不要一遍一遍地责怪有义了,让他把那个女人约出来聊一聊,事情就容易多了。”

    赵师伯很无奈地摆了摆手:“那个姑娘我也不是没见过,麻烦得很,反正我是说不动她。上次我在电话里跟她聊过,你猜她说什么,她说她从小到大,只要是想要的东西就没得不到的。你说说,这种话她都说出来了,我还能拿她怎么办?”

    师父又点上了一锅烟,他皱着眉头抽了几口,对我赵师伯说:“这是有义自己的事情,还是让他自己去处理吧。”

    赵师伯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师父也没再说话,一直望着车窗外疾驰的风景出神。

    我知道师父又在想事情了,也不敢打扰他,就跑到卧铺车厢里跟刘尚昂和梁厚载侃大山去了。

    当时夏师伯也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夏师伯也有一搭没一搭地搀和两句。

    夏师伯说,我们三个以后在外面走动他还是很放心的,我和梁厚载虽然道行不高,但是两个人联手的话,大部分邪尸应该都能办得了。

    刘尚昂就问我夏师伯,以后他该干什么,夏师伯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你啊,以后就负责拎包吧。呵呵,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个差事,兵法上不是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么,你以后就是负责后勤工作的,以后你们三个做事情,成败的根本,就在你身上了。”

    听夏师伯这么说,刘尚昂显得很不服气,但也没反驳。经历了老黄家的事,刘尚昂大概也想明白了,如果以后在碰到类似的事情,他在包师兄那里学到的一身本事,很可能是用不上的,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帮我们拿拿东西,处理一下后勤工作了。

    即便是这样,刘尚昂还是愿意跟着我和梁厚载一起行动。

    不过有一点,夏师伯说得很对,刘尚昂对于我和梁厚载来说确实非常重要,脱开我们之间的感情不说,光是包师兄留给刘尚昂的那些情报资源,在将来的日子里都会排上极大的用场。

    只不过当时的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达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入夜,冯师兄提前找好了两辆车,我们三个和冯师兄坐一辆,师父师伯们做一辆,一路上,冯师兄一句话都没说,一直靠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望着窗外。开车的人是他的副手马建国。

    当车子快要开进家属院门口的时候,马建国突然对冯师兄说:“冯队,有件事,我一直没敢告诉你。”

    虽然冯师兄在几年前就已经升成了副局,可马建国还是习惯性地叫他“冯队”。

    冯师兄这才将脸转向马建国,皱着眉头问:“什么事?”

    马建国沉默了一会,才回应道:“上个月,有人给杨局投了一封举报信,实名举报,信上说……说你索贿。”

    冯师兄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索贿?”

    “不过冯队你放心,”马建国赶紧解释道:“这件事已经被杨局压下来了。我是你一手带起来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这种事,我反正是坚决不会信的。”

    冯师兄盯着马建国看了好一会,最后才点了点头,又将脸转向了窗外。

    原本马建国打算放下我们之后,再把冯师兄送回家去,可冯师兄却直接下了车,让马建国自己回去了。

    冯师兄一直目送着马建国的车走远,才叹了口气:“好事不成双,祸事不单行啊。”

    我有些担忧地问冯师兄:“师兄,你不会真的索贿了吧?”

    冯师兄笑了笑,说:“那种事我当然不会做。杨义这个人有问题,他现在看来是发现我在调查他了,举报信的事,肯定也是他一手搞出来的。马建国今天就是给我报个信,不过他这人,老油条了,两边不得罪,一边跟我报信,一边还要帮杨义说好话。嗨,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

    冯师兄口中的杨义我是知道的,他就是马建国之前提到的那个杨局,是去年下半年才调过来的新局长,我曾听师父说,杨义刚上任的时候冯师兄就觉得他不对劲,这大半年来,也一直在调查他。

    人家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可看我冯师兄的样子,好像对于举报信的事情也不怎么在意。现在唯一能让冯师兄感到苦恼的,大概就只有桃花劫的事了。

    这时候赵师伯走了过来,朝我冯师兄招招手:“有义,你跟我来。”

    刚才冯师兄还是一脸淡然的样子,可被我赵师伯唤了这一声之后,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就弱了,灰头土脸地跟着赵师伯走了。

    当天晚上,师父家的灯亮了整整一宿,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和梁厚载去上学的时候,还能看到从师父家客厅里散出来的灯光。

    看样子,赵师伯昨晚应该是和冯师兄进行了一次苦心长谈,不过至于他们究竟都聊了些什么我就无从知晓了。

    我和梁厚载离家大半个月,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跟不上老师的教学进度了,老师在黑板上讲,我们两个就在下面自学。

    那天有一节数学课,我记得高中教数学的应该是个女老师,留着一个很夸张的鸟窝头。我和梁厚载在下面自学的时候,她老是点我们两个的名,让我们两个看黑板。我明明告诉她,我半个多月没来学校了,黑板上的内容我看不懂,必须先把前面的知识弄明白,可她还是很执着地让我们看黑板,弄得我和梁厚载一点脾气都没有。

    那个老师在我们学校待了没多久就转行了,我一直都不知道她叫什么。

    后来换的数学老师就是我高中四年的班主任,姓刘,也就是因为这位班主任,我才能在复读一年之后顺利参加高考。不过他和鸟窝老师有一个共同的特性,那就是在他上课的时候,要求所有人必须紧盯着黑板。

    以至于我毕业这么多年了,见到刘老师的时候还是会叫他一声“黑板老师”,刘老师也不生气,每次我这么叫他,他都是一副很开心的表情。

    刘老师说,我能那么叫他,就说明我把他记在心里了。

    虽然我从小厌学,不过在十几年的学生生涯中碰到的好老师还是很多的,刘老师就算其中一个,不过他和我经历的那些事情没有什么交集,也许在这之后,我也不会再提到他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王大朋突然跑到学校来了,他也不知道是从哪知道了我和梁厚载所在的班级,那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我就看见王大朋站在教室窗外,笑着朝我们招手。

    我当时上的高中就是市一中,王大朋辍学之前,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刺头,很多老师都认识他。

    巧的是当时上物理课的老师原来就教过王大朋,他看到王大朋在窗户外面冲我和梁厚载招手,就用一种很鄙夷的眼神怼了我和梁厚载一眼。当时我和梁厚载就坐在窗边,老师一眼就能看明白王大朋是在冲谁打招呼。

    想想我,从小学开始就被老师和同学贴上了“坏学生”的标签,初中三年我好不容易将这个标签从身上撕下来,没想到高中一开课,这个标签又重新贴回了我身上,不只是我,连梁厚载这样的老实孩子也从那天开始,变成了老师眼中的不良少年。

    我和梁厚载就一直低着头看课本,估计不理王大朋,可王大朋见我们不理他,竟然敲了敲窗户,一边还喊着:“道哥,出来下,找你有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