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5章 内丹
    别说是赵师伯了,在半空中晃了这么几下,我都觉得头昏目眩的,胃里还一阵阵地翻涌,弄得我直想吐。

    就在这时候,有一颗石钉突然震颤了几下,在石壁深处发出一阵轻微的咔嚓声。

    在这之后,它就缓缓从石壁上滑脱出来,落入血池的时候激起一股巨大的血浪。

    我也是这才看清楚,眼前这根和我大腿一样粗的石钉,长度至少在十米左右,石钉的顶端被人为削成了一个尖锐的四棱锥。

    紧接着,第二根石钉也落入了血池,之后是第三根、第四根……当所有石钉都落入血池的时候,在我们对面的石壁上,出现了七个硕大的血洞。

    血水像喷泉一样从中喷涌出来,扑在我的身上、脸上,强烈的血腥味让我根本喘不过气来,隐约间,我感觉有什么东西随着那些血液落入了我的手中,我下意识地抓住了它,当时我的意识不是特别清晰,只是感觉到那似乎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表面很油滑,就像是涂了一层厚厚的蜡。

    这时候我就听赵师伯在我头上喊:“快,信号枪!”

    接着我就听到了一声枪响,信号弹飞向高空之后,绽放出了一道刺眼的红光,我被血液遮住的双眼,都能隐约看到深渊在瞬间被映得一片血红。

    正常的信号弹不会发出这么强烈的光,夏师伯发射出去的那颗应该是特制的。

    就在红光绽放的同时,我的身体还是快速地上升,应该是洞外的师兄们看到了红光,正奋力拉动着钢索。

    我擦了擦脸上的血水,朝着脚下望去,就看见血池的水位也在快速上升着,可其中的生气,却变得越来越弱了。

    我顿时变得担心起来,仰头朝着赵师伯喊:“再这样下去,土地会死!”

    赵师伯俯视着我,长长叹了口气:“咱们救不了它,只能给它一个解脱。”

    难道赵师伯让我洒下阴阳沙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当石钉脱离石壁的时候,这里的土地,已经救不活了。

    赵师伯没再说话,他抬起了头,避开了我的目光。

    其实我没有责怪赵师伯的意思,就是感觉到土地的生命力在我眼前流逝,心中有些不忍。

    当我们重新爬出洞口的时候,深渊中的生气已经消失了,我蹲在洞口前,望着里面漫无边际的黑暗,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人拿走了,说不上是失落,可就是很久都缓不过神来。

    夏师伯解下了腰上的锁扣,长出了一口气,又见我蹲在洞口发呆,就拍了拍我的后背:“怎么了,有道?”

    我想说没事,可不知道怎么了,张了张嘴,就是说不出话来?

    赵师伯就在一旁说:“夏师兄,你先别管他了,让他一个人静……有道,你手里拿得什么?”

    经赵师伯这么一问,我才想起手里还抓着一个东西。

    我摊开了手掌,朝着手心里的东西望去,才发现那是一个铁褐色的规则圆球,在球的表面确实涂着一层很厚的蜡膜,这层蜡一样是半透明的铁褐色。

    赵师伯拿起我手中的圆球,将它对着阳光仔细看了看。

    阳光穿透了圆球上的蜡膜,在球的重心位置有一个豆粒大小的影子,那个影子似乎才是这个球的本体,而外面这层厚厚的蜡膜,只是为了保护它。

    赵师伯拿了一把刀子,一边轻轻地将蜡膜割开,一边对我说:“这东西,可是土地的内丹啊,你给了它解脱,它这是在报答你呢。”

    我听说过修炼多年的灵蛇,体内会有蛇丹,龙的体内有龙元,僵尸在经历多次尸变以后,体内也会凝成尸丹,可没想到,修得灵性的土地也有类似的内丹。

    可是我也知道,不管多厉害的妖物、灵物、邪物,一旦失去了内丹,就意味着彻底的死亡。

    深渊中的那片土地,真的死了。

    赵师伯将蜡层拨开以后,从里面取出了一颗血红色的颗粒,他冲我笑了笑,说:“张嘴!”

    我当时脑袋里空空的,几乎是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唇,赵师伯当场就把他手里的血红色颗粒塞进了我的嘴里,那东西入口即化,一股暖流顿时充斥了我的口腔,又沿着我的食道涌进了我的五脏六腑,我先是感觉身上一阵温热,可几分钟之后温热就退去了,而且在此之后,完全没有其他的特别感觉。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吃了那颗内丹之后,我的心情竟然轻松了很多,土地之死,对我来说好像也不那么沉重了。

    就听赵师伯说道:“这颗内丹啊,没有多少灵力,你呢,也别指望着它能提升你的修为什么的,那种事都是小说里杜撰出来的,当不得真。不过呢,这种内丹虽然对你的修为没什么帮助,可上面却是带着功德的,吃了以后呐,能让人变得有福气。”

    夏师伯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有道命里头坎坷太多,得了土地的这一份功德,多少能化解一些。”

    我的心境比之前好了许多,也能正常地开口说话了:“功德?不是说土地成精是造化使然吗,怎么它也有功德吗?”

    夏师伯点了点头,指了指远方的山,又指了指近处的花草,对我说:“这一方土地,养育了一方生灵,这就是最大的功德。”

    一阵微风沿着河道轻轻拂过,让河岸上几朵狗尾草缓缓摇曳起来。

    土地虽然死了,可这些生命却还在,在今后的几百年、几千年里,它们会一直在这里,沿着光阴形成的河流慢慢延续下去。

    生命,终究还是会延续下去。

    石师兄他们填平了小岛上的坑洞,又重新耕耘了填埋在洞口上的土壤,栽上了一些蔬菜。我也是看到他们的举动才回想起来,在洞口的正上方,原本应该是一片青葱的菜地。

    土地死了以后,大量血水外溢,淹没了包师兄在黄老太爷宅子下挖出的那个巨大坑洞,直到一天以后,从管道里流出来的不再是血水,变成了一股甘甜的山泉。这股山泉冲刷了坑洞中的血迹,也驱散了刺鼻的血腥味。

    又过了三天,邪墓里的生气消失了,血煞阵不复存在,连黄家祠堂的后山都少了三座山峰。

    可不管怎么说,老黄家终于平安渡过了一场劫难,在我们临走之前,黄老太爷给我们举办了一场送行宴,这场宴席算不上盛大,可因为人多的缘故,还是非常热闹的。

    被庄师兄他们解救回来的黄昌荣那一夜喝了很多,师父也和过去一样,碰到酒场必然酩酊大醉,我虽然下过决心,以后决不让师父沾酒,可他兴致到了,我却拦不住他。

    大概是因为宿醉的缘故,从未生过病的师父第二天早上又拉又吐,还患上了肠胃感冒,高烧到了39度。

    这下可把我吓坏了,包师兄来的时候带了一些西药,里面有一些和师父的病正好对症,包师兄就让我拿给师父吃,可我师父似乎对西药这东西很反感,说什么都不肯吃,倔得很,谁也劝不动他。

    最后还是黄老太爷找人给师父抓了中药,又让我煎好了,师父才勉强吃了一些。

    这场病来得快,去得也快,经过一整天的调理之后,师父的烧就退了,吃饭也变得正常了起来,冯师兄订购了回山东的火车票,在当天下午,我们登上了列车,踏上了回乡的旅途。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我和一起登车的人中,除了我师父之外,就是梁厚载、刘尚昂、赵师伯、夏师伯以及我冯师兄了,其他人则全部留在了黄家庄。

    之前在庄里的时候我就听庄师兄说,虽然邪墓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可黄家庄还有一些后事要处理,他们可能要多留一阵子。

    当时已经过了大学的开学季,火车上的人很少,整个卧铺车厢里除了我们几个,就只有一对新婚旅行的小夫妻。

    从上了车以后,冯师兄就一直闷闷地不说话,尤其是当他看到我赵师伯的时候,连眼神都会变得躲躲闪闪的。

    这一点也不像冯师兄平时的样子。

    我师父的烟瘾大,可烟袋里的烟叶没剩多少了,他存了一路也没舍得抽,直到火车开进了山东境内,师父才决定把剩下的一点烟叶消耗掉。

    去抽烟的时候,师父还单独叫上了我,说是有话要对我说。

    来到两个车厢之间的吸烟处,师父先是点了烟锅,长吐一口云烟以后才对我说:“有道啊,以后像这样的日子可是多得很呢,你得有个心里准备?”

    我一时间没明白师父的意思:“什么样的日子还多得很啊?”

    师父望着从车门的窗玻璃外飞驰而过的风景,慢悠悠地吐着烟雾,又慢悠悠地说:“在外漂泊的日子。作咱们这一行的,就是常年在外,四海为家,永远也没个安定的时候。”

    我就问师父:“可师父这两天还不是一直在家窝着,除了每年的鬼市回趟四川。”

    听我这么说,师父就笑了:“那还不都是为了你?我要是总往外跑,寄魂庄的传承怎么办,你的学业怎么办?”

    过了一阵,师父又叹了口气:“唉,为师老了,很多时候啊,也没办法像年轻的时候那么拼命了。有道啊,最近这几年呢,你的学业恐怕是要先放一放了。”

    我和师父相处了这么多年了,师父还是第一次用“为师”来称呼自己,而且从师父的语气里,我总能感觉到一丝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