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4章 阴阳沙
    我:“这个墓,一千年前建的?”

    土地:“一千年前建的,我很痛苦,帮我解脱。”

    我:“是谁建立了这个地方?我们怎么帮你?”

    土地:“一个老人,我不认识他。拔出我身上的石钉,让我解脱。”

    我:“拔出石钉之后,你会死吗?”

    当我问出这句话之后,石壁深处的声音很久没有回应,土地沉默了,它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它突然说了一句:“生命还会延续下去。”

    在此之后,我又问它:“我们怎么才能把那些东西拔出来?”

    土地:“阴阳土。”

    在和我说了这么多话之后,我能明显感觉到它每说一句话,都是变得虚弱几分。它似乎是用尽了最后一丝生命力,才发出了那样的声音。

    赵师伯伸过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我回应道:“土地。师伯,刚才土地在和我沟通,我能听懂它的话。”

    对于我的话,赵师伯显得非常惊讶,他立刻转过头,朝夏师伯看了一眼,夏师伯同样用惊愕的眼神看着他,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好半天,我才听我夏师伯问我:“你师父教过你天耳通?”

    天耳通是什么东西?我跟着师父这么多年了从来没听说过。

    我心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朝夏师伯摇了摇头。

    夏师伯盯着我看了一会,他看我的时候,眼神一直在变化,先是惊奇,之后是疑惑,最后又是隐隐带着几分担忧,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后来还是赵师伯转过头来问我:“土地跟你说了什么?”

    我就说:“它说它很痛苦,让咱们帮它把石钉拔出来。”

    我一边说着,还指了指插在石壁上的几根长棍,其实当土地说出“石钉”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就知道它所指的是什么了。

    赵师伯皱起了眉头,说道:“拔出石钉?可这东西插得这么紧,怎么拔?”

    “土地说,”我回应道:“用阴阳沙。”

    赵师伯这才点了点头:“嗯,这确实是个办法。可拔了石钉,土地就能活下来吗?”

    我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我问了,可它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生命还会延续下去。”

    听我这么一说,赵师伯就皱起了眉头,又朝夏师伯看了一眼,夏师伯先是朝着他摇了摇头,之后又点了点头。

    我是没能明白夏师伯交替着摇头和点头代表了什么意思,可赵师伯似乎是参透了其中的含义。

    他长出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石壁,喃喃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唉,真是为难你了。”

    这番话,赵师伯似乎是对土地说的,可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夏师伯和赵师伯一时间都变得怪怪的,搞得我心里乱糟糟的。

    这时候赵师伯探手抓过了钢索,将其中一个锁扣挂在我腰上,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蛇皮袋子给我,说道:“这个袋子里的东西,就是阴阳沙,你把它们分成七份,洒在石钉、石壁相接的地方。去吧。”

    我将蛇皮袋子紧紧攥在手里,又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估摸着从袋子里抓出了一把阴阳沙,将它洒在了石钉、石壁的相交处。

    阴阳沙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它们就像是受到一股小型旋风的搅动,在石钉和石壁相交的地方不停地盘转起来。

    我盯着那些沙子,竟然有些出神了,赵师伯拍了我一下,让我抓紧时间。

    他一边催促我,一边将锁扣挂在腰上,夏师伯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他挂上锁扣之后,还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大口径的手枪。

    我没记错的话,这把手枪,应该就是刘尚昂他们用的那种信号枪。

    赵师伯见我这边没动静,又催了我一次,我这才点了点头,双腿发力,跳向了对面的一根石钉。

    我腰上挂着钢索,跳跃的时候,那根钢索也跟着我一起荡动起来,我没能算好钢索荡动的幅度,加上石钉的表面太光滑,我起跳的时候滑了一脚,根本没能跳出去,整个身子都被悬在了半空。

    赵师伯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唉,这傻孩子。你蹦跶什么?把阴阳沙洒出去不就行了!”

    直接洒出去,这能行吗?

    可赵师伯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就从蛇皮袋里抓了一把阴阳沙,朝着对面的石钉洒了过去。

    那些阴阳沙似乎真的拥有自己的意识,常理来说,当它们从我手中飞脱出去的时候,应该是在空中变成一大捧,然后在空气阻力的作用下飞散。可当这些阴阳沙离开我的手掌之后,竟然汇成了一股,朝着对面的石钉飞了过去,落在石钉上之后,它们又顺着石钉的表面一路攀行到了石钉和石壁相交的地方,快速盘转起来。

    我又如法炮制地洒了几把阴阳沙,每一次,它们动能自行飞到它们应该去的地方。

    这一下可把我镇住了,在我看来,阴阳沙这种东西,已经完全超出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了。

    就听赵师伯笑着对我说:“我们豫咸一脉炼制出来的阴阳沙,可是能通人性的,你想让它们到哪去,它们就会顺着你的意思走。”

    赵师伯说话的时候,我转头看了他一眼,却发现夏师伯正很无奈地看着他。

    当时我一直没明白夏师伯脸上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直到很久以后,有一次我和冯师兄聊起阴阳沙的事来,才知道赵师伯当初是忽悠我玩呢。

    冯师兄说,阴阳沙上面确实是有灵性的,可若说它通人性,那就有点扯了。这种沙子原本就是用阴阳磁石炼成的,上面带有磁性,因为附带灵性的关系,也可以和一些特殊的气场产生共鸣。

    在我将阴阳沙洒出去的时候,它们受到大地中磁场的影响,才不会像普通的沙子那样到处乱飞,而那些从石壁中流出来的“鲜血”又带有大量的生气,这种生气很容易将阴阳沙吸引过去。

    当阴阳沙受到生气的影响之后,磁场会发生规律性的变化,因此才会呈现出那种不断盘转的动态。

    我问过冯师兄,既然阴阳沙可以被生气的气场吸引,可在我们的正下方就是血池,池中的生气场比石钉和石壁相交处的气场还要强一些,为什么阴阳沙没有直接落入血池呢?

    对于此,冯师兄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他说,阴阳沙更容易受到精纯气场的吸引,血池中不但有生气,还混杂着诸如阴气之类的其他气场,当多种气场混杂在一起的时候,每一种气场都变得不那么纯粹了。而血液流出来的地方,则是生气场的源头,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阴阳沙才没有直接落入血池中。

    同时,阴阳沙受到生气的影响后,会产生自排性。就是说,那些在石钉和石壁的阴阳沙在盘旋的同时,会产生中一种让其他阴阳沙无法靠近的磁场。所以当我再次洒出阴阳沙的时候,新洒出阴阳沙由于受到了排斥,不会朝着已经有阴阳沙盘旋的地方飞动,它们会重新寻找其他的生气源头。

    至于赵师伯将阴阳沙抹在石壁上的时候,那些阴阳沙为什么没有朝着生气源头移动,冯师兄也做了解释。

    冯师兄说,赵师伯应该是在那些阴阳沙上加持了念力,豫咸一脉常常用这种方法来探查某些特殊风水的特殊格局,而我们所处的那片土地已经修出了灵识,土地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风水局。可阴阳沙从石壁上散落,无法取得共鸣,就说明风水已经无法形成格局,而风水不能成局,就说明这片土地已经形同死地,换言之,土地已经受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就算是赵师伯也无法施救了。

    而加持过念力的阴阳沙,由于灵性发生了变化,原本的一些特性也受到了破坏。所以当那些阴阳沙从石壁上脱落的时候,已经无法朝着生气的源头移动。

    除了感知气场源头,和风水格局产生共鸣之外,阴阳沙还有很多不同的妙用。可由于涉及到了豫咸一脉的传承,冯师兄也没有多做描述。

    冯师兄只是说,我们守正一脉是无法将念力加持在阴阳沙上的,因为我们长年修行,自身念力太强,当这样的念力加持在阴阳沙上的时候,阴阳沙很可能被彻底毁掉,变成普通的磁沙。

    这么说起来,阴阳沙似乎是一种很脆弱的东西。

    可在当时,我和没有和冯师兄聊这些,在之后好几年的时间里,一直都认为阴阳沙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

    说真的,那时候我就想把剩下的阴阳沙揣兜里据为己有。

    可赵师伯却朝我摊了摊手:“袋子给我。”

    我颠了颠手里的蛇皮袋,里面的阴阳沙还剩下了一小半,早知道赵师伯还要收回去,我就把这些沙子都洒出来,反正他给我蛇皮袋的时候不也让我将阴阳沙分成七份,全都洒出去吗?

    赵师伯接过蛇皮袋以后,也颠了两下,之后赵师伯就取出了凿子,将之前打在石壁上的登山钉拆了下来。

    这一下钢索失去了固定,我就感觉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牵动力,钢索拖着我们回到了深渊的正中央,之后就不停地摇晃起来。

    钢索一边摇晃,赵师伯还一边说着话:“师兄,等这些石钉全都脱落了,就发射……发射信号弹……不行不行,我不能再说话了,想吐。”